印尼移工Maya創立台灣第一個移工淨灘團,拾起了超過2400公斤的海岸垃圾

印尼移工Maya創立台灣第一個移工淨灘團,拾起了超過2400公斤的海岸垃圾
Photo Credit : One-For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是Maya,今年36 歲,來自印尼的西爪哇,我來台灣工作5 年了,一開始我喜歡和印尼的朋友一起爬山也順便淨山,後來我想說,那不如也去海邊清垃圾好了

星期天早晨,在台灣的東北角海岸上,一群人徘徊在海岸邊界,其中一位頭戴紫色頭巾,眼上掛著墨鏡的女性移工,他是Maya。只見他一手抓著垃圾袋,一手熟練的從石縫中掏起塑膠碎屑,過去曾有媒體報導,他與一群印尼移工拾起了台灣海岸上,超過 2400公斤的垃圾。

我是Maya,今年36 歲,來自印尼的西爪哇,我來台灣工作5 年了,一開始我喜歡和印尼的朋友一起爬山也順便淨山,後來我想說,那不如也去海邊清垃圾好了,所以我從 2018 年開始,在臉書上創立了一個叫Universal Volunteer (環球志工印尼移工淨灘)的社團,邀請許多印尼移工加入我們,一起在周日早晨淨灘,讓台灣的海岸變的更乾淨。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都有責任保護這片土地

剛開始想要清理台灣的海邊時,我們想說先看看台灣的淨灘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參加了台灣人在基隆外木山舉辦的淨灘活動,卻因為前往淨灘地點的交通不是那麼方便,所以我們遲到了,抵達目的地時,台灣的隊伍也差不多準備離開。這時有一個台灣人,我們後來都叫他「阿伯」,他自願留下來陪我們一起清理旁邊的海岸,從那時候開始,我們和阿伯就像家人一樣,一起吃飯、一起打鬧、一起淨灘。

在那之後,我們透過Universal Volunteer的社團,讓更多人知道我們每個月會有一到兩次的淨山淨灘活動,社團會取名字叫Universal Volunteer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地球是大家的,不管你是台灣人,我是印尼人,你住在哪裡,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都有責任保護這片土地。

m2
Photo Credit : One-Forty
Universal Volunteer 成員。

Universal Volunteer ,我們都是瘋狂的一群人

我覺得在Universal Volunteer中的人都有個特質:瘋狂。因為誰會在難得休假的星期天早起去海邊,在大太陽下切割漁網、搬運垃圾?天氣很熱阿,身體很累阿,神經病嗎?雖然知道很累,但我們知道這都是為了地球好。

除了辛苦以外,偶爾大海會飄來從來沒有想過的東西,像是Yudhi(Universal Volunteer 成員)說他曾經撿過潛水用的手套,然後到現在都留著,因為他覺得很好看,希望以後淨灘可以再撿到另外一個,湊成一對。

除了偶爾的「禮物」,我最喜歡的是淨完灘後,大家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食物,然後一起吃飯,這是我忘記身體疲憊的方法,我很喜歡大家坐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因為我們坐的很近,心也可以靠的很近。

m3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4
Photo Credit : One-Forty

吸取台灣淨灘經驗,帶回印尼保護環境

Universal Volunteer不只在台灣,我們也開設了印尼分部,印尼的海比台灣更糟糕,除了髒亂甚至還很危險,因為只要海水一多,陸地就會淹水,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去年1月開始,透過募款的方式,在印尼募集到了1035顆紅樹林的種子,然後將這些種子種在印尼的海岸。

進行到現在,紅樹林的計畫已經到第四次了,每次都去不一樣的海邊。而在種紅樹林前,淨灘就是一個必要的工作,但因為印尼很少人淨灘,所以我之前有回去印尼,然後與印尼Universal Volunteer的成員分享,我在台灣身上學到的淨灘經驗。

像是淨灘的工具很重要,我們都是自己帶一雙手套以及小刀,比起夾子什麼的,這樣處理石縫中的垃圾可以更來的有效率,也可以清理得更乾淨,有時碰到漁線漁網殘繞在大石頭堆中,沒有辦法馬上抽起,身上的小刀就是最好的工具。

除此之外,台灣淨灘是非常有系統的,在台灣淨灘可以從網路上去申請,也有專用的垃圾袋,也知道那些垃圾可以丟在哪裡,但是在印尼就沒有這個方式,如果我想要在印尼的某個村的海邊淨灘,就必須先聯絡當地的村長,之後才能做這件事,我想,這也是我們未來可以在印尼改變的方向。

m5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6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6_8
Photo Credit : One-Forty

不要想這個是誰的垃圾,而是想這個是誰的地球

我們可以一起「Make The Earth More Better」,不管你是哪一個國家的人。我們不但要跟台灣人說,更要跟全世界的人說,保護地球是每個人的責任,不要想這個是誰的垃圾,而是想這個是誰的地球。

我們沒有辦法預測Universal Volunteer十年後會怎麼樣,但是我們接下來的責任是希望可以透過教育,讓小朋友從小就知道保護地球的重要,並且以「Save The Earth」為目標,面對環境的不斷變化,持續進行可以讓地球變得更好的行動。

m7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8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9
Photo Credit : One-Forty

淨灘的前一晚,我們來到Maya 的「小窩」,那個小窩是位在汐止一處的電梯公寓,一進門的櫥窗上就放著Universal的招牌。每個星期六的夜晚,是這間房唯一亮起的日子, 因為這是他們難得的假日,可以過一下像「家」的生活。

Maya在廚房忙進忙出張羅一家人的晚餐,我們跟著湊熱鬧的攪和幫忙,從六點煮到九點,我們足足煮了三個小時。在餐桌上我問Maya覺得我們煮飯的表現怎麼樣?他說:Everyone cannot do everything, but everyone can do something. 我想,這不只在說我們的廚藝普通(笑),更多的是在和我們說,每個人都可以找到一些擅長的方式,為世界做一點改變。

m10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11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12
Photo Credit : One-Forty
m13
Photo Credit : One-Forty

2020【轉機:台灣】年度攝影展,十月高雄登場!

每位移工都在跨國旅程中尋求成長、創造價值、綻放光彩。對於Maya來說,這趟台灣旅程讓遠在印尼的家人生活變的更好,甚至實踐了他對環境保護的一份心力,這肯定是一場意想不到的故事。

對於台灣來說,這些移工的到來,撐起了台灣的家庭和建設,而他們不只是勞動力,在移工之外,他們更是一群充滿故事和創造力的夥伴。或許我們能透過善待與我們生活在同片土地上的移工,將每一份連結串連成台灣與東南亞、與世界產生更深刻連結的轉機。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