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共和黨寧願「跨越時空打臉自己」,也要趕在大選前提名繼任大法官?

為何共和黨寧願「跨越時空打臉自己」,也要趕在大選前提名繼任大法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最高法院的八席大法官中,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席次比是5:3,保守派仍有過半優勢,如果從搶占多數的角度來看,共和黨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在選前承擔強行通過人事案的風險。之所以還強勢提名,原因恐怕比目前看到的保守與自由之爭還要更深。

隨著美國大選的腳步逼近,川普(Donald Trump)與拜登(Joe Biden)的選情日益緊繃,任何政壇上的風吹草動,都很有可能成為翻轉戰局的關鍵。9月18日,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的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可以說是目前為止影響選舉最大的震撼彈。

美國最高法院由八名大法官與一名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 of the United States)組成,金斯伯格的席位空下來後,照理該由總統提名人選至參議院,經參議院表決通過後補上。

此事看起來對共和黨有利,不過一旦沒有處理好,可能會讓民主黨支持者重新燃起投票熱情,對拜登的選情加分。因此這項人事任命的程序,已成為美國新的政治風暴。

共和黨必須好好回答:為什麼歐巴馬不行,川普就可以?

這次的大法官提名之所以夾帶敏感的政治意圖,主要原因在今(2020)年是大選之年,而上一次在大選年有大法官出缺,是2016年的事情。

2016年2月13日,保守派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過世,當時擔任總統的歐巴馬(Barack Obama)想提名自由派法官賈蘭德(Merrick Garland)接替史卡利亞的席位。

由於共和黨在參議院過半,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以大選將至為由,認為要把提名權留給年底新民意選出的新總統,從而在參議院領銜阻撓大法官人事案。

當年麥康諾所說的話猶言在耳,但這次他卻在金斯伯格逝世後,立刻說會請川普補提人選,並會讓參議院儘快表決通過。

史卡利亞在二月過世,距離大選有九個月;金斯伯格在九月過世,離大選僅剩不到兩個月。當年有大選,今年也有大選,且這次大法官出缺的時間離大選更近,沒道理「不能再多等兩個月」。

麥康諾的邏輯明顯與2016年不同,立即引發美國輿論譁然。

雖然包括麥康諾與許多共和黨議員在內,都說當年是總統、參議院多數分屬不同黨,與今年都是共和黨掌握的情況不同,所以在一致的民意基礎上,可以讓川普補提大法官,但當年他們並沒有提出這種觀點。

無論如何,這些政治語言能不能讓美國選民買單,也並非共和黨議員說了算。

麥康諾急著補提大法官,為什麼?

麥康諾冒著「跨越時空打臉自己」的政治風險,也要在第一時間呼籲盡快補提大法官的原因,或許跟他在三年前的所作所為有關。當年史卡利亞留下來的席位,一直到川普2017年就任後,才提名戈蘇奇(Neil Gorsuch)為大法官人選。

雖然席次佔少數,但民主黨揚言在參議院用冗長辯論(Filibuster,又譯費力把事拖)拖延人事任命案,當時麥康諾動用「核選項」(Nuclear Option)的攻防,提案修改議事規則,把「終止冗長辯論」的門檻從60票降為簡單多數,讓僅有52席的共和黨得以終結辯論,護送戈蘇奇進入最高法院。

由於這次的參議院選情也相當激烈,共和黨能否過半還非常難說,如果最終是拜登當選、民主黨在參議院過半,來年大法官人事案,反過來會變成佔少數的共和黨無法用冗長辯論干預提名,一點辦法也沒有。

與其賭總統跟參議院的選舉結果,倒不如以現階段53席過半的狀況下強行通過人事案,雖然難看,但至少能確保最現實的政治利益。

AP_20253734069898
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自由派只剩三席大法官,共和黨在急什麼?

若暫時把金斯伯格空出來的席次拿開,目前最高法院的八席大法官中,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席次比是5:3,保守派仍有過半優勢,如果從搶占多數的角度來看,共和黨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在選前承擔強行通過人事案的風險。

但從日前德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在媒體《Fox》投書的文章來研判,這場政治攻防,恐怕比目前看到的保守與自由之爭還要更深。

克魯茲在文章的最後,特別提到了20年前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高爾(Al Gore)的選舉訴訟,從這個角度來看,麥康諾與共和黨已在為大選後可能的亂局打預防針。

2000年大選,小布希與高爾那場名留青史的世紀之戰,最終的決戰舞台是擁有25張選舉人票的佛羅里達州。兩人在該州近600萬張的普選票中,差距僅有1784票,依佛州規定差距在0.5%將重新用機器驗票,驗完票小布希領先幅度只剩327票,再加上海外郵寄選票,小布希最終贏高爾537票。

不過高爾卻要求對某些民主黨佔優勢的地區進行人工驗票,雙方展開一場為期36天的驗票訴訟。最終此案交由最高法院裁定,先是以7:2認定人工點票違憲(部分人工點票、部分機器點票,並不公平),再以5:4決定禁止任何形式的重新驗票,等同判定小布希贏得佛州選舉人票,當選總統。

克魯茲在文章重提2000年大選後所出現的驗票僵局,相當程度是已預警今年選情緊繃程度,尤其因為疫情影響,許多民眾選擇提前或郵寄投票,若某些搖擺州開票結果相當接近,很可能會面臨選舉訴訟。

根據調查,民主黨選民有69%考慮郵寄投票,共和黨則只有19%,郵寄投票明顯對民主黨有利,所以8月22日民主黨過半的眾議院,通過一項250億美元的預算,給美國郵政署做為寄送選票之用,而川普已揚言要否決這筆預算。

由此觀之,如果選後發生計票爭議、川普不認郵寄選票的效力而進行選舉訴訟,只要案件交到最高法院,川普仍有機會獲得對自己有利的判決。

最高法院保守派佔多數?恐怕只是假象

以目前保守派五席的大法官結構,川普照理來說已佔有優勢,為何還要急著提名第六名保守立場的大法官?這就要提到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

羅伯茨是小布希任內所提名的首席大法官,法律立場被歸類為保守派,但自從被稱為最超然中立、關鍵搖擺票的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在2018年退休後,羅伯茨已在多次的投票紀錄中與自由派合作。

以今年為例,禁止雇主因性別認同對員工歧視、反對川普廢除「追夢者計畫」、裁定路易斯安那州墮胎禁令無效等,羅伯茨在這些案件都跟自由派大法官的決定一致,連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都說:「我們非常尊敬最高法院大法官,可是羅伯茲卻讓保守派人士失望了。」

縱使在可能出現的選舉訴訟上,羅伯茨的決定未必會跟自由派站在一起,但對川普來說就是一個未知的風險,若形成4:4僵局該怎麼辦?所以在此時補上一名立場明確的保守派大法官,對共和黨而言才是最穩妥的選擇。

AP_20036117941165
川普(左)與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即使真讓川普於選前提名,大法官人事案也不見得過關

目前共和黨在參議院有53席,看似穩定過半,實則相當脆弱。首先,在金斯伯格逝世後,緬因州的柯琳斯(Susan Collins)率先表態反對在大選前表決大法官人事,隨後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也跟進。

這兩位女性參議員立場一直以來都較為溫和,曾有過多次跑票的紀錄。在人事案上,最著名的跑票就是2017年2月7日,參議院表決川普提名的教育部長戴佛絲(Betsy DeVos)人事案,柯林斯與穆考斯基投下反對票,導致票數形成50:50的僵局,最後由參議院議長、副總統彭斯投下關鍵票讓人事案過關。

除了表態的柯琳斯與穆考斯基之外,另一位關鍵人物是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瑞姆(Lindsey Graham),這位來自南卡羅萊納州的參議員,過去曾說反對大選年審理大法官人事案,但在9月19日他卻表態支持川普提名人選。

由於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將負責大法官人事的審查,通過了才能送給全院表決,所以葛瑞姆的決定相當關鍵,但這位今年面臨連任壓力的老將,目前在許多民調都顯示與民主黨候選人呈現膠著狀況。

不僅是柯琳斯與葛瑞姆,還有科羅拉多的賈德納(Cory Gardner)、北卡羅萊納的提力斯(Thom Tillis)、亞利桑納的麥薩利(Martha McSally),以及愛荷華的恩斯特(Joni Ernst),這幾位在搖擺州正面臨龐大連任壓力的共和黨參議員,會在大法官人事案做出什麼決定,都有待觀察。

意興闌珊的民主黨選民,會變為熱情的拜登支持者?

目前川普在選前提名大法官人選幾成定局,第一個戰場會落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而委員會成員有一名非常特別的人,就是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

檢察官出身的賀錦麗,讓她一戰成名、從菜鳥參議員變成家喻戶曉的政治人物,就是2018年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人事聽證會,把卡瓦諾問得當場啞口無言。

如今賀錦麗又有機會處理大法官人事案,加上她是拜登副手的身分,一定會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等於免費取得一次盛大的新聞版面,若能好好表現,將能替拜登拉攏喜愛金斯伯格的年輕與自由派選民支持。

另一方面,若共和黨在人事任命上的手段過於強硬,甚至提名一位形象有爭議的人選,非常有可能反過來傷到川普自己。

金斯伯格雖然是非常著名的大法官,但在保守派與自由派選民心中的評價完全不同;自由派選民此次選舉對於溫和的拜登,並沒有很積極的投票動力,如果繼任的大法官過於保守,或是任命過程急就章,這群本來意興闌珊的自由派選民,很有可能被激出投票熱情,把票投給拜登,也會連動國會選情。

大選之年「插隊」的大法官人事案,將是決定今年選舉結果的最大關鍵,從決定候選人、舉辦聽證會到參議院表決,短則數十天,長則需要兩個月的時間,屆時有不小的機會橫跨大選的11月3日。

這場已超越金斯伯格之死的政治風暴,才剛剛開始。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