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賭盤、拉丁裔與選民熱情,川普這場選戰的贏面比拜登高

看賭盤、拉丁裔與選民熱情,川普這場選戰的贏面比拜登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民主黨的拉丁裔鐵票被川普拔樁,美國保守派團結支持川普的領導,再加上川普染疫的加持,以及其本身的人格魅力,更能催促基本盤出來投票。

文:思想機器 投資的筆記

在八月與九月初,當時主流輿論還是一面倒的看好拜登(Joe Biden),而我一反主流觀點的認為,川普(Donald Trump)並沒有像媒體報導與民調顯示的輸那麼多,其實選情應當是五五波的態勢,川普的贏面仍然較高。

現在我回頭檢視當時的論點,大方向依然沒變,而且我甚至認為川普已經篤定當選了,以下會說明我的判斷依據為何。不過在此之前,必須先修正對原本資料的看法,因為過去兩次的分析,有引用到賭盤的勝率,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我認為賭盤跟民調一樣,參考性非常低了。

過去賭盤看好希拉蕊,更勝現在的拜登

目前川普與拜登的賭盤,在川普染疫後再度拉開差距,詳細原因不得而知,但這個價格變化與事實是完全不符的,因為川普染疫、並且順利康復,對他的選情理當是大利多。

國家元首在疫情期間染疫,是非常重大的國安議題,美國政府的運作是否因此失能,社會是否因此失序,都會激起人民的危機意識,也會催出川普的基本盤更踴躍出來投票,川普的強人形象可以讓他在社會有失序危機時更帶給民眾穩定感。

如果以實際的例子來說,2004年台灣的總統大選,陳水扁在投票前幾天遭到槍擊,最後開票險勝對手連戰,以及2010年台灣的地方選舉,連勝文在造勢台上被近距離開槍,最後也讓國民黨在五都選舉守住台中以北的三席,政界普遍認為槍擊案影響至少3%以上的得票率,可見若是在五五波的拉鋸過程,候選人遭遇外來的意外事件,並且可能危及生命危險,對選情的影響將會非常大。

因為選舉是需要激情的,民眾為什麼不是在家看電視、睡覺,而要浪費時間出門排隊投票,那絕對需要激起他們的熱情,才會有投票的動力。

再回過頭來看賭盤,2016年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賭盤真的是完勝川普,川普在選前當選機率大概只有12%-13%,希拉蕊的當選機率則高達88%,但即使這樣最後川普還是勝選了。

那麼這次拜登在賭盤的領先幅度,還是輸給2016年的希拉蕊,因此我們可以排個順序:2020川普>2016川普=2016希拉蕊>2020拜登。雖然川普在賭盤中仍然落後,但我解讀出來的訊息是——川普的勝選機率不會低於2016年的選舉。

美國總統大選是採登記制,催出選民熱情很重要

美國人投票跟台灣不一樣,不是你當天想要去投就可以的,必須要事前先去登記,光是這個步驟又會刷掉一些對政治冷感的民眾了,要嘛是太忙忘記、要嘛是太懶,總之沒去登記就沒辦法投票,因此哪個候選人能夠催出自己支持者的投票動力,對選情的影響至關重要。

前面說了川普染疫已經對於他的基本盤有催票效果,再來是看誰對群眾的動員能力較強,從目前看到的影片資訊,拜登從未發起大規模的造勢,反觀川普的造勢活動的人潮相當可觀,在我看完這些影片後,實在非常懷疑拜登的潛在支持者是在哪裡。

如果說拜登因為疫情考量,不願意發起大規模的群眾集會,那麼去網路搜尋川普支持者與拜登支持者自發的遊行活動,很明顯川普這邊的動員能力還是明顯強很多的,如果拜登的支持者連自發性的動員都不願意參與,那又如何保證他們有意願投票給拜登?

川普造勢大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民主黨鐵票拉丁裔被川普拔樁

美國拉丁裔和平官員協會(National Latino Peace Officers Association),在10月5日宣佈支持川普連任總統,這是一個從中央到地方的拉丁裔官員組織,背後是將近6000萬拉丁裔美國人,占美國人口約18%。

2008年歐巴馬(Barack Obama)獲得67%的拉丁裔選票,2012年拿到更高的71%,2016年希拉蕊還有拿到66%,都是相當高的得票率。而這次拉丁裔倒向川普,在這個拉鋸的選戰中,他們在各個搖擺州將會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而拉丁裔之所以轉向的原因,在於美國境內的中產拉丁裔,受到BLM運動的衝擊,中產階級最需要穩定與秩序,川普在這個議題上的強人形象可以帶給他們安定感;而且BLM的訴求太過於非黑即白,會讓少數族裔有壓迫感,相比之下拉丁裔的膚色更容易融入美國社會,其實也沒必要跟黑人站在同一陣線。

保守派大團結:大主教維加諾發公開信聲援川普

前梵蒂岡教廷駐美國大使,後被調職於科索沃烏爾皮亞納(Ulpiana)擔任大主教的維加諾(Carlo Maria Viganò),傳聞他與梵蒂岡中央人士理念迥異,並於BLM運動大鬧時美國各州的街頭時,發文給川普總統,認為當前局勢如同《聖經》所描述的兩個相互對立的勢力,即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對抗。

總統先生,這兩個相互對立的勢力在社會中是永恆的敵人,正如上帝和撒旦是永恆的敵人一樣。如今看來,黑暗之子正在向您全面攤牌,展露他們的計劃,他們包括了影子政府(deep state),而您已明智地對付他們。他們正在向您發動更猛烈的攻擊……

此舉等同於支持川普總統,相信他能帶領美國克服當前的政治局勢,這傳達的訊息是美國保守派勢力需要川普的強人手腕,不只對內要能鎮住BLM的動亂行徑,更要對付其背後可能隱藏的紅色中國勢力。

據統計,美國的基督徒人口將近2億,其中20%是天主教徒,約佔成年人口的四分之一,是相當龐大的數量,而這些天主教徒的價值信念是較貼近川普,也是很重要的基本盤,因此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於辯論會上,才會主張他是反對墮胎的,由此也很清楚他所訴求的群眾是哪些人。

結論

綜上所述,過去民主黨的拉丁裔鐵票被川普拔樁,美國保守派團結支持川普的領導,再加上川普染疫的加持,以及其本身的人格魅力,更能催促基本盤出來投票。

還有另一點我沒有詳述的,就是原本共和黨建制派並不認同川普這號人物,因為他是半路出家的政治人物,從未擔任公職,沒有實質政績,然而這四年來他的施政表現是有目共睹,他在初選以91%的支持度勝出,顯示共和黨內是團結狀態,對川普已經沒有太大意見了。

因此在質化分析上,我是完全看不出拜登有什麼顯著優勢能勝過川普,那些民調數字也真的不知道怎麼做出來的(其實仔細看民調的樣本數,很多都有問題)。所以結論與先前相同,甚至我現在會更有信心的說——2020,川普會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