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疚外,記者要更勇敢

愧疚外,記者要更勇敢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至今,受訪者撐我們保護我們對我們的好,實在太多了,愧疚以外,作為記者,我們更需要勇敢。

文︰莫坤菱(寫專題的人,難為記者,難更要做。)

每當報導運動,着住黃背心落場時常會內疚。

示威者被打被拉,只能盡力記低。咩守護新聞自由大義凜然嘅說話,其實講唔出,更多時在現場叫自己保持冷靜,緊守崗位,回家才感到無力、內疚。確實是無止境地在「旁觀他人的不幸」。

在報導過程中,黃色背心某程度上是我們的「擋箭牌」,讓我們留在現場,入了理大,都未至於怕有入無出。我久不久就會想,點解我們能夠全身而退、他們卻不能?

今日,警方篡改警察通例,他日我們落場,黃背心都不再是護身符。是的,會阻礙新聞自由、剝奪公眾知情權,只會有更多荒謬事情發生。

但是掀開遮醜布之後,我卻有一刻釋懷,終於明白,我們,終於和他們一樣。

做記者在說真相,說真相在這個年頭就是危險的工作。是的,日後或在法庭見,或在監獄見(經常和同事說,可唔可以申請獄中可飲可樂,我不要煙了),但是我可以更加了解他們的擔憂、懼怕、掙扎和一往無前,那個本質,其實更靠近作為一個專題記者或紀錄者要做的事。

去年至今,受訪者撐我們保護我們對我們的好,實在太多了,愧疚以外,作為記者,我們更需要勇敢。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