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優勢》:「黑色優勢」就像是菁英自行車界的興奮劑,或者職棒界的類固醇

《黑色優勢》:「黑色優勢」就像是菁英自行車界的興奮劑,或者職棒界的類固醇
Steven A. Cohen|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中講述的是,華爾街最賺錢的避險基金創始人史蒂夫・科恩跨越違法界線,利用黑色優勢,賺進數百億美元,引來FBI關注、追查與纏鬥的故事……。

文:席拉・寇哈特卡(Sheelah Kolhatkar)

序幕:反咬一口

二○○八年七月的一個晚上,FBI特別探員B・J・姜弓身坐在桌前,戴著耳機監聽一通電話。外頭一片漆黑,他還沒吃晚餐,肚子咕咕叫了起來。

「拉傑,你最好聽我的,」一名女人用輕柔的氣音說,「拜託不要在這件事上拖累我。」「知道。」一位男人說。
「他們要下潛了。」女人說。姜知道下潛(Guide down)是華爾街的常見術語,意思是公司預計要公布他們的營收將低於預期——絕對是個壞消息。女人口中的「他們」是設立於麻州劍橋一間價值八億美金的網路科技公司,名叫阿卡邁科技。「我的人剛剛打來,我把他騙得像旋轉木馬一樣團團轉。」

「我會放空,你知道吧?」男人說。

「我想要你達到頂端。」女人軟聲說。「我們必須彼此配合。」她說的話無關乎性,至少這次無關。這次跟錢有關。「我們一起做這件事吧。繼續放空,每天都放。」

這個女人是誰啊?他暗忖。她可疑到像是卡通裡才會出現的角色。姜一邊聽一邊做筆記。他在FBI的「監聽室」,一間沒有窗戶的簡陋房間,裡面放了十四臺老舊的戴爾電腦和各種風格迥異的辦公桌椅。這裡是曼哈頓下城聯邦廣場二十六號二十四樓,紐約區辦公室的總部。房間其中一面牆邊擺了一個金屬櫃,裡面放滿了穀片營養棒、金魚餅乾和奇巧巧克力——每天花好幾個小時在這裡監聽即時電話的探員們都仰賴這些食物維生。

多數人通常認為監聽是份爛差事,但姜覺得不然。他知道重點在於耐心,只要你投入心力,終究會得到回報。數個月前,聯邦法官終於在三月七日那天把一份禮物送到姜手上,允許他在華爾街巨頭拉傑・拉賈拉特南(Raj Rajaratnam)的手機上搭線監聽。姜從那時開始幾乎住進了監聽室,開始為大型內線交易案蒐證。過去兩年,他一直在抓一些亂七八糟的詐騙小賊,但那不是他進入證券 犯罪部門的目的。他想要拿下狠角色,拿下金融世界裡的知名人物。

AP_111013115980
Raj Rajaratnam|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五十歲的拉傑是價值七十億美金的避險基金公司帆船集團的共同創辦人,是華爾街的知名交易員之一。他知名的一部分原因在於體型。拉傑體型肥胖,性喜炫耀,胃口遠超常人。他喜歡吃,也喜歡花錢,曾帶著七十個朋友去肯亞生日遊獵,還曾為了在比斯坎灣星島上舉辦的超級盃派對,花掉二十五萬美元。拉傑和姜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姜是韓裔移民家庭的孩子,堅守紀律,身材像水泥一樣堅實,留著平頭。拉傑熱愛閒談和旅行,一抓到機會,就誇耀自己的技巧有多高明,姜則總是安靜而不知疲累地工作,如非必要絕不開口。就連調查局裡和他最親近的同事都不太瞭解他。

在監聽那通電話的六天後,姜看著阿卡邁對全世界宣布,他們未來公布的營收數據將會令人失望。一夜之間,阿卡邁的股票就從三十一點二五美元跌至二十三點三四美元。拉傑放空了八十七萬五千股,一週內賺進了五百多萬元。告知他小道消息的女人名叫丹妮爾・奇希,是一名交易員,她賺進了兩百五十萬元。姜想知道她從哪裡打聽到「阿卡邁未來動向」這麼有價值的情資,所以他申請調閱她的電話紀錄。他在通話紀錄中發現她在告知拉傑這項資訊之前,曾和阿卡邁的一位高階主管講過話。

「你做得太漂亮了,」拉傑在後來打電話給奇希感謝她的提點時這麼說,「你處理關係的手法太漂亮了。」

奇希嘆了口氣,「這是一場征服之戰。」

拉傑被錄下來的對話證明他違法了:他獲得阿卡邁的機密內線資訊,因此進行交易,然後獲利。他沒有使用密語或暗示。所有線索都完美呈現在錄音中,足以提起犯罪控告:電話在七月二十四日晚間打進來;拉傑在隔天放空十三萬八千五百五十股,賭他們的股票會下跌,接著他繼續放空更多股,直到七月三十日新聞發布為止。單單基於此證據,華爾街裡最成功的交易員之一就有可能要鋃鐺入獄。姜覺得心情更加激動了。如果拉傑和奇希是用這麼隨意、這麼公開的方式交易內線消息的話,一定還有其他人也在這麼做。

通常在早上股市開盤前後,拉傑會接到特別多通電話,姜會特別提早開始注意監聽。拉傑會打電話給朋友與熟人,到處找人閒聊。有些和他交換資訊的人是他以前在華頓商學院的同學,如今他們可能在經營科技公司或避險基金。其中有很多人也有從他那裡領薪水。在姜監聽時,拉傑四處蒐集尚未公布的收益報告與收購消息,藉此在股票市場中賺進數百萬。沒過幾個月,姜監聽的對象就擴展至拉傑的朋友們。

他和其他同樣在監聽的FBI探員都對於他們聽到的內容感到萬分震驚。這在華爾街是正常的行為嗎?內線消息有那麼容易得到嗎?他們都是慣於在金融業搜查貪腐行為的人,但這些行為實在太明目張膽了,非常明顯都是違法的,而且似乎已觸及四面八方。他們每發現一個內線交易圈,就會找到另一個重疊的圈子,並因此得到一份新的嫌疑名單可以追蹤。問題遠大於拉傑這個人。這是一個巨大的複雜網絡。

探員們在監聽與研究對話紀錄和調查筆記時,有一間避險基金公司的名字不斷出現:薩克資本顧問(SAC Capital Advisors)。姜決定進一步調查。

姜將中型租用車開出停車場,南舊金山尊盛酒店的招牌在車子上方若隱若現。他往南方的庫帕提諾駛去,四十分鐘後,在僻靜街道上一棟三房住宅前停下車。他的搭檔靜靜坐在一旁。他們兩人 已在前一晚花了不少時間演練,等一下抵達目的地並敲門之後,有可能遇到哪些不同的狀況。要是他們要找的人不在家呢?要是他叫他們快滾呢?要是他有槍呢?可能性不高,但他們必須做好準備面對任何可能。

這天是二○○九年四月一日,太陽正緩緩落下。姜和另一位探員——湯姆・祖克斯卡,姜總是說湯姆是他的「二把手」——下了車,大步流星地行經前庭小路。他們敲敲門。一名深色頭髮的男 子出現在門後。

「阿里・法爾?」姜說。男人困惑地點頭。姜把手伸進外套裡摸出警徽,拿到男人面前,「我是B ・J・姜。我代表FBI。我們是來跟你談內線交易的。」

他停頓片刻,讓對方有時間消化。

姜解釋說,法爾做過的某些事使他如今陷入了很糟的處境,但或許還有方法能解決。姜和法爾可以互相幫助。法爾的妻子、兩名女兒、母親和岳母都在法爾背後畏縮而警覺地看著他們。「我 們知道你曾在帆船替拉傑・拉賈拉特南工作,也知道你曾做過內線資訊交易。」姜說。「我們有錄音。」

錄音?

接著,姜播放了一段法爾向拉傑提供一間半導體公司內線消息的錄音。這段錄音讓法爾啞口無言。

法爾在二○○八年離開帆船,和他的朋友李洲彬(Richard Choo-Beng Lee,音譯)創立自己的避險基金。李洲彬是科技分析師,曾在薩克資本工作,所有人都稱他為CB。姜希望法爾和李洲彬能讓他更接近全球最大的避險基金公司之一:薩克資本。這陣子姜聽到越來越多薩克資本與其神祕創辦人史蒂夫・科恩(Steven Cohen)的資訊,他聽華爾街的其他交易員說,科恩每一次交易「總是能站對邊」——表面上看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避險基金業裡沒人知道科恩是如何源源不絕地賺進這麼多錢的,他的競爭者都覺得嫉妒——也覺得他很可疑。

李洲彬和法爾利用他們在帆船集團和薩克資本習得的技巧,推出自己的基金公司史芬利斯資本,他們向潛在投資人吹噓自己有辦法接觸到科技公司的管理高層,且能靠這層關係獲得價值極高的資訊。姜對此一清二楚。他總喜歡說自己能清楚分辨「重要的骯髒避險基金」、「不用浪費時間的骯髒避險基金」和「不重要的避險基金」。他告訴FBI的同事,他們應該把調查範圍從拉傑・拉賈拉特南和帆船進一步擴張到更龐大、更有權勢的目標上,例如科恩。

姜認為法爾和李洲彬認識很多人,似乎能直接從公司員工那裡獲得內線資訊,他們是第一線的重要人士,值得追查。但對姜來說,他們也是通往更重要目標的途徑。姜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說服他們提供證據,反咬金融界的其他人。

姜認為法爾的個性尤其像是有可能與 合作的那種人。他似乎是個好人,應該會想做出對家人來說最好的決定。

「你真的希望讓你的孩子經歷這種事嗎?」姜問。他要法爾仔細想想,這將會是他能得到的最佳協議了——絕對比坐牢還要更有吸引力。要是他不做出正確的選擇,下一次FBI探員出現在他家時就會是為了逮捕他。「別把這件事告訴任何 人。」姜在道別前告訴他,「我們會監視你,我們會知道你有沒有說出去。」兩名探員走回車上。

那天晚上,法爾陷入愁雲慘霧中,整夜輾轉難眠。雖然姜已事先警告,但法爾還是打了電話給他的合伙人李洲彬。電話轉進語音信箱。「FBI剛剛跑來我家。」法爾說完便立刻掛掉電話。

對FBI來說,確保調查與監聽這兩件事不會流傳進避險基金社群中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姜必須盡快找李洲彬談話,避免消息流傳出去。李洲彬和母親一起住在距離法爾家二十分鐘車程的地方,兩天後,姜去見了李洲彬。李洲彬一打開門,姜就告訴他,他知道李洲彬一直在史芬利斯資本進行內線交易。

一開始李洲彬拒答FBI提出的任何問題。但談到最後,姜有信心李洲彬會合作。「我們要彼此幫助。」姜告訴他。「你是在做對的事。」

在薩克資本公司,史蒂夫・科恩辦公室裡的電話響了。電話那頭是李洲彬。他和科恩已經好一 陣子沒聯絡了。

「嘿,史蒂夫,我們要結束我們的基金公司了。」李洲彬盡可能用冷靜的語氣告訴科恩。他解釋他和阿里・法爾處不來,無法在利潤分配上取得共識。「我很希望能再次跟你合作。」李洲彬說。他試著讓科恩想起數年前他還在為科恩工作時,他們曾一起賺進大把鈔票。李洲彬建議他們可以安排他回去當科恩的顧問,若李洲彬提供了好資訊再分潤給他。他列出了幾個科技公司,誇耀說他有辦法取得這些公司的內部機密數據。

「我有人脈。」李洲彬說。「我認識輝達公司(NVIDIA)銷售部門和財務部門的人,他們會告訴我季度收入,我在台積電也有人能提供晶圓數據。」

科恩很感興趣。李洲彬在二○○四年離開之前,一直是他手下表現得最好的分析師之一,他可以靠著李洲彬的交易消息賺大錢。李洲彬的資訊調查太過優秀,以致於當時科恩和公司的其中一位 投資組合管理人甚至會為此你爭我搶。但科恩並不笨。他想要謹慎行事。

「我不想在電話裡談太多。」他說。

不過他的確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後來他又叫人資招募的主管聯絡李洲彬,跟他討論回來薩克資本工作的方式。他們兩人針對這件事談了好幾次。

幾週後,科恩向他的其中一位研究交易員提起他想要重新僱用李洲彬。交易員打了個冷顫,但沒有多說什麼。這位交易員最近才聽到,一位在拉傑的帆船基金工作的朋友說起一個跟李洲彬有關的流言。聽說聯邦探員最近曾造訪過李洲彬和法爾經營的避險基金。「我不知道那裡是怎麼回事。」帆船的交易員三天前在曼哈頓聚餐時提起這件事:「有點詭異。」

隔天早上,那位研究交易員靠到科恩身邊,鼓起所有勇氣。他不知道這位變化無常的老闆會對他即將說出的這席話有什麼反應:「我要說的這件事可能完全沒有根據,」他說,「但是有謠言說調 查局的人進過 (李洲彬)的辦公室。你可能會想要確認一下。」

「你是說證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證券交易管理委員會)嗎?」科恩說。

「不是,」研究員回答,「是FBI。」

科恩抓起電話撥給一位朋友,對方曾在薩克當過投資組合管理人,和李洲彬很熟。「我聽說CB有可能在和FBI合作。」科恩告訴他。「我們聽說他帶了竊聽器。」聽起來像是有人正在針對避險基金產業進行聯邦調查。誰知道最後會查到什麼地方去?

「你要小心。」

這次的調查不同於以往的任何一個華爾街調查案件,此次調查長達十年,數名政府探員合作追緝內線交易案,焦點幾乎全然放在避險基金上。最一開始是拉傑・拉賈拉特南和帆船集團,很快地他們開始抓捕數十間公司的管理者、律師、科學家、交易員和分析師。調查的最終目標是身價數十 億的薩克資本顧問創辦人史蒂夫・科恩,薩克資本可能是避險基金界有史以來最有權力的公司。

科恩在一九九二年設立薩克資本,當時一般人對避險基金還沒什麼概念。多數基金一開始都跟科恩的公司一樣,是極小型的非正式操作公司,創辦者通常都是具有強大金融野心,覺得就算是華爾街最強大銀行也無法讓他們滿足的另類交易員。他們對於企業文化沒有耐心,也沒興趣年復一年為了獎金討價還價。許多人工作時都穿著牛仔褲與夾腳拖。他們對於大公司的厭惡感使他們自豪。

AP_1622957496648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當時避險基金被視為一種小型,甚至可說是精品級的服務,是富人多樣化投資、產生穩定和適 度報酬、不受股市波動影響的工具。這種投資方式背後的概念很簡單:基金經理人會找出幾間最好的公司買他們的股票,同時放空表現可能不會太好的公司的股票。放空代表的是,你把錢賭在某支你預期將會下跌的股票上,這種操作為技術純熟的投資人打開了新的機會之窗。

放空的過程首先是借股票(需支付手續費),再將股票賣進市場,接著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你就可以用低價把股票買 回來並還給出借方。在表現良好的股市中,多數股票都在上漲,這時做多能賺錢,放空則會賠錢; 但在表現不佳的股市中,你可以藉由放空賺來的錢弭平做多導致的損失。做多某些股票的同時,放空另一些股票代表你正在「避險」。除股票之外,這個策略還可以應用在全世界任何一種市場裡的其它金融工具上,例如債券、期權和期貨。

如果證券不斷上漲的話,放空能賠掉的錢是沒有極限的,所以一般人公認放空是高風險投資。再加上許多避險基金會在全球的各種市場中使用資金槓桿(也就是借錢),利用不同策略去交易,迫致監管機構最後規定只有最老練的投資人才能投資避險基金。只要避險基金把投資人限定在富人階級,避險基金幾乎想用什麼方式賺錢都會被允許,愛收多少費用也可以,因為就理論上看來,富人無論投入多少錢都負擔得起賠掉的風險。

過去數年來,避險基金通常不在華爾街的操縱漲跌週期之中,但約從二○○○年代中期開始,避險基金進入了金融業核心。有些避險基金開始每年產出極高利潤。避險基金原本是因為與謹慎策略有連結,才獲得了避險這個名字,但它們漸漸脫離了謹慎,變成了基本上想做什麼都可以、不受管控的投資公司。雖然它們逐漸以操作資金槓桿與冒險而聞名,但多數避險基金的明確特徵是經營者可賺進的高額費用:

避險基金收取的手續費極高,通常每年會收取百分之二的資產金額做為「管理費」,收取百分之二十的利潤做為「績效費」。假設一位經理人替一位投資人處理二十億基金,那麼在他為投資人賺進任何一毛錢之前,光是維持基金運作,就能讓他賺進四千萬的手續費。到了二○○七年,保羅・都鐸・瓊斯和肯・葛立芬這樣的避險基金創辦人,已經在管理數十億美金的基金了,他們打造了占地兩萬平方英尺的宮殿當作居所,搭著價值五千萬的私人飛機往返各處。

對於某些交易員而言,在避險基金工作是一種釋放自我的體驗,他們在這裡有機會能在市場中測試自己的技巧,還能在過程中暴富。避險基金公司的職位變成了金融界人士最夢寐以求的工作。它們承諾的巨大財富使得較為傳統的華爾街事業——在貝爾斯登或摩根史坦利等著名投資銀行的體系裡往上爬——變得相對無趣。

二○○六年,高盛執行長勞爾德・貝蘭克梵的年薪是五千四百萬美 元——此事在某些圈子裡引起軒然大波——同一時間,在避險基金經理人中,薪水落在前百分之二十五的人裡面,收入最低的人賺了兩億四千萬美元。薪水前三高的人各自賺了十億美元以上。那年科恩的年薪落在第五名,九億美元。到了二○一五年,避險基金控制了全球將近三兆美元的資產,以強大的力量推動了二十一世紀早期的極端財富失衡。

避險基金大亨們沒有鋪鐵路、建造工廠或發明得以拯救性命的藥物或科技。他們把錢賭在市場中,只要賭對的機率遠大於賭錯,他們就能透過投機賺進數十億收入。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不但賺進了鉅額私人財富,也獲得了對社會各方面的驚人影響力,無論是政治、教育、藝術、專業運動——任何他們選擇加以注意並投入資源的產業。

他們管理高額的退休基金與捐贈基金,對市場的影響力,高到上市公司的執行長只能別無選擇地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為了股票的短期表現,而討這些避險基金股東歡心。然而,多數避險基金交易員都不認為自己是公司的「持有人」,甚至也不認為自己是長期投資人。他們感興趣的是買進、賺取利潤並賣出。

若說有哪個人能代表避險基金的崛起及改變華爾街的方式的話,絕對非史蒂夫・科恩莫屬。雖然他是個神祕人物,就連在他公司裡工作的人也都這麼認為,但他在二十年間的年平均報酬率落在百分之三十這件事,無疑是個傳奇。他特別引人注目的原因在於,他的表現並非基於任何一種已知的策略,他不像喬治・索羅斯或保羅・都鐸・瓊斯等著名投資人一樣使用眾人皆知的策略。

科恩出名,並不是因為他把錢賭在全球經濟脈動或預測到房地產市場會衰退之上。他似乎能靠直覺抓住市場的轉變,當社會大眾即將要特別偏愛某個產業更勝於其他產業時,他總是能選擇最正確的那一刻入場。他會以野火燎原之勢買賣股票,一天之內交易數十次。年輕的交易員都渴望能為他工作,有錢的投資人乞求著能把錢放到他手中。到了二○一二年,薩克資本已成為全球營利最高的投資基金之一,管理金額達到一百五十億美元。華爾街人人都認為別名「小史」的科恩就像神一樣。

這種新致富方式很快就廣為流傳,數千間避險基金公司問世,每間公司都僱用了兇悍好鬥的交易人,四處尋找能利用的投資機會。競爭越來越激烈,潛在資金像吹氣球般不斷膨脹,避險基金交易人開始為了在市場裡獲利做出不顧後果的舉動,他們僱用科學家、數學家、經濟學家與心理醫師。他們把電纜系統設置在靠近證交所的位置,以便使執行交易的速度能快上十億分之一秒,他們僱用工程師與程式開發者,把電腦打造如同五角大廈的電腦一樣強大。

他們花錢請小康的家庭主婦,去沃爾瑪觀察貨架,回報架上正在銷售哪些東西。他們研究停車場衛星影像,帶執行長去吃奢侈晚餐,挖掘各種資訊。他們要做這些事情是因為他們知道,想要日復一日、週復一週、年復一年地勝過市場有多困難。交易員把避險基金一直以來都想要獲得的東西稱為「優勢」(edge)——也就是能讓他們領先其他投資人的資訊。

他們對於優勢的需求終究衝撞到了一條線,並跨越了它:事先得知某間公司的營收、聽說某間晶片製造廠會在下週被收購、提早收到某種藥物試驗的結果。華爾街通稱這種資訊——專屬的、非公開的,並且絕對會改變市場的資訊——為「黑色優勢」(black edge),它們是所有資訊中最有價值的。

通常也是違法的。

若你問某個交易員,他知不知道有哪個基金沒有在買賣時利用非法資訊,他會回答你:「沒有半個,那種基金無法存活。」如此看來,黑色優勢其實就像菁英自行車界的興奮劑,或者職棒界的類固醇。一旦最頂層的自行車手或者全壘打打者開始這麼做,你只剩兩個選擇,跟著做或者輸掉比賽。

就像自行車界和棒球界一樣,華爾街終究也遇上了清算時刻。二○○六年,證券交易委員會、聯邦調查局和美國檢察官辦公室聲明,他們將開始追查黑色優勢,沒多久後他們的調查就讓他們把矛頭指向了科恩。他們發現,無論那些人在做什麼,科恩顯然是做得最好的那一個。

本書是一個故事背景設定在辦公大樓密室與華爾街交易市場的偵探故事。這個故事描述了FBI探員們如何跟隨直覺、搭線監聽、策動證人反咬同行一口、順著體制一路追查,直到抓住掌權者。這個故事描述了理想主義的政府檢察官如何面對年薪高出他二十五倍的狡猾辯護律師;描述了年輕的交易員如何用鐵鎚打爛硬碟、撕碎檔案,並為了擺脫牢獄之災而出賣自己最親近的朋友們;描述了像薩克資本這種避險基金如何謹慎建構制度,保護上位者免受員工的可疑交易牽連。

本書著墨最多的,是史蒂夫・科恩、他在金融界顛峰經歷的炫目旅程,以及他為了能保住地位而進行的史詩級戰鬥。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黑色優勢:比狼更狡詐!揭開華爾街不為人知的黑錢流動、內線交易,以及FBI與頂級掠食者的鬥智競賽》,樂金文化出版

作者:席拉・寇哈特卡(Sheelah Kolhatkar)
譯者:聞翊均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紐約時報》年度暢銷書
《紐約時報》和《經濟學人》譽為年度最佳圖書
英國《金融時報》和麥肯錫年度最佳商業圖書獎
入圍紐約公共圖書館的海倫・伯恩斯坦新聞獎和安德魯・卡內基非小說傑出獎
Netflix口碑爆棚神劇《金錢戰爭》(Billions)真人版故事

若你問某個交易員,他知不知道有哪個基金沒有在買賣時利用非法資訊,他會回答你:「沒有半個,那種基金無法存活。」

一直以來,華爾街的交易員最想要獲得的東西稱為交易「優勢」(edge)——也就是能讓他們領先其他投資人的資訊。然而,他們對優勢的需求,終究衝撞到了一條界線。事先得知某間公司的營收、聽說某間晶片製造廠會在下週被收購、提早收到某種藥物試驗的結果,華爾街通稱這種資訊——專屬的、非公開的,並且絕對會改變市場的資訊——為「黑色優勢」(black edge),它們是所有資訊中最有價值的。但,通常也是違法的。

書中講述的是,華爾街最賺錢的避險基金創始人史蒂夫・科恩跨越違法界線,利用黑色優勢,賺進數百億美元,引來FBI關注、追查與纏鬥的故事……。其中最引人入勝的是,科恩的公司最後共繳納了18億美元天價和解金,其定罪的關鍵人物,竟然是台灣某半導體大廠的前職員!(哪一家呢?答案就在書裡,等著你去找)

史蒂夫・科恩,他是……

  • 與索羅斯、西蒙斯,並稱避險基金三大巨頭!
  • 《華爾街日報》上被譽為「避險基金之王」、「華爾街最強的交易員」。
  • 一年支付摩根史丹利、摩根大通和高盛的傭金,高達1・5億美元。
  • 為了賺取名聲,故意抬價用上億美元買下豪宅與藝術收藏,其中包含梵谷、高更的畫,以及畢卡索名畫《夢》。
  • 前洋基球員A-Rod一同競標MLB紐約大都會隊,砸下20多億美元入主大聯盟。
  • 他的內線交易案創下美國史上和解金最高的紀錄!

這是一個手握億萬資產的操盤手,運用黑色優勢(非法管道)獲利與監察機關周旋的故事,它像是一部引人入勝的法律驚悚片,提出了一些緊迫且重要的問題:當一個人手握重權或坐擁億萬資產,擁有近乎無限支配他人的權力之後,最終,他想要的結果會是什麼樣的呢?人的欲望無窮,那麼這種誘惑力又有多大?這個故事揭開了華爾街那些不為人知的權力故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 樂金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