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中美不對稱:Google和YouTube進不去,TikTok和WeChat也別想出來

終結中美不對稱:Google和YouTube進不去,TikTok和WeChat也別想出來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微信和抖音為例,中國政府把Google等國際通用的社群網站以及YouTube趕出中國,才帶來了微信與抖音的興旺。而現在,微信和抖音利用了西方市場的開放,反過來進入國際市場。這就是中國公司在國際上「不對稱」的擴展。

文:張俊華(德籍華人政治學者,在德國生活三十餘年。他曾就讀於德國法蘭克福大學,並獲得哲學博士學位。此後曾執教於柏林自由大學等高校。現為法國IAE Pau-Bayonne 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川普(Donald Trump,港譯「特朗普」)政府上週五(9月18日)宣佈,從9月20日起,在美國境內禁止下載和使用手機應用程式微信。TikTok也將從9月20日起被禁止下載,從11月12日起被禁止使用。

這一宣佈實際上應追溯到美國政府8月6日的關於微信與抖音在美國使用的禁令,該行政命令決定美國在「在現有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禁止與TikTok所有者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yteDanc)進行任何交易,或與微信與其母公司騰訊控股有關的任何人,或任何財產有相關聯繫」,此禁令從8月6日起45天之後生效。

但是,政治永遠是變化的。就在禁令到來之前,不管是中方還是美方,都在努力地尋找一個合適的方式,找出一個雙方都接受的方案,而這更主要的是體現在TikTok的出路問題上。

譬如,川普於8月14日給抖音的母公司ByteDance 90天的時間,以剝離包括用於支撐美國TikTok的數據在內的任何資產。該行政命令說:「有可靠的證據使我相信字節跳動公司……可能會採取可能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行動。」

正是因為這樣,才出現禁令實施前一天即在9月19日的戲劇性的變化。

先看中國政府反映。習近平領導下中國政府,眼看著隨著川普對中國尤其在技術方面的各種防備措施日漸增多,深感他的很多計劃(比如「中國製造2025」)將受到耽擱。好漢不吃眼前虧,所以,從8月份開始,習盡量地迴避與美國直接對抗。但另一方面,戰狼精神已經成了習慣,因此中國政府又不甘示弱。

所以,在這種背景下,一方面中國政府對美國的禁令提出一種形式上的抗議,另一方面商務部、科技部在8月28日,調整發布了《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這意味著TikTok出售業務需要得到中國政府的批准,而不是由華盛頓單方面決定。但是客觀上,中國方面背後確實也在努力地促成一個至少是表面上使美方滿意的方案。

再看在美國微信禁令的變化

在8月禁令出來後,在美國的那些微信用戶(絕大多數是從大陸移民到美國的華人)組織了一個「非盈利組織美國微信用戶聯盟(WeChat Users Alliance)」。這裡,尚不知是該聯盟否背後有中國官方的影子,儘管憑經驗看這種可能性很大。

該聯盟向舊金山市的加州北區聯邦法院遞交訴狀,控訴該禁令限制了微信在美用戶的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其他憲法權利。並申請對總統行政命令發出臨時禁制令。加州一名聯邦法官在無法對此下明確結論的情況下,暫時擱置了禁令的實施。於是,該組織把此舉暫時成功看成是在美華人維權的一次重大勝利。

另一個戲劇性變化是TikTok的後台交易在短短幾天內時間基本成型。川普總統在19日表示,他剛批准了TikTok的母公司ByteDance與甲骨文(ORCL)達成的一項交易,這樣,一方面似乎能保證美國國家安全不受到危害,另一方面也暫時避免了禁令的實施。

儘管此交易還得經過中國政府以及美國的有關方面的點頭。但總得趨勢已定,即TikTok不至於被徹底槍斃了。

這裡,必須提及的是,當歐洲各國特別是德國的媒體在報導這些事時,頗有一種旁觀者的姿態。

一般往往把這些事件看成中美之間的在數位技術上的衝突,是美國脫鉤的表現。卻很少有人意識到,目前在美國展開的,實際上是所有發達的民主國家與中國逃不過一道關,而這只是個時間問題而已。要過這道關,雙方的結果有如下幾種可能性:1)A輸B贏,2)A贏B輸,3)A贏得少,B贏得多,4)A贏得多,B贏得少,5)AB皆輸,6)AB皆贏。

RTS3K2A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重新審視微信與抖音

為了把問題在國際政治經濟學的大框架下,把上述問題看得更透徹一些,有必要從微信與抖音的發家史談起。

首先,應該看到在技術領域特別是數位技術領域,後來者在具備一定的模仿與創新能力後,那他就很可能用極短的時間趕上技術上領頭羊,甚至超越他們。從某種層度上說,微信與抖音具有這種後來者居上的優勢。

微信是一個超等級的社交平台,因為它綜合了西方所知的Twitter、Facebook、Amazon、PayPal和Uber的功能。2010年10月,騰訊廣州研發中心開始開發微信。2011年1月21日,微信正式發布,2013年1月15日,達到3億註冊用戶,成為全球用戶最多的通信軟體。

到現在,它已有了12億用戶——當然這裡主要的用戶都在中國,也就是說大多是中國人。微信的成功,除了騰訊自己本身創新能力外,一個重要因素是它有一個威權主義的環境。而這個環境,排除了它的尤其是來自西方的競爭對手。

可以想像,如果沒有政府對國外社交平台的強行禁令,如果中國政府從一開始就如實地執行反壟斷政策,微信就不可能有今天。而正是這個原因,才造成微信與政權的一種姻親關係。

正是這種姻親關係,使得微信成了在中國大陸生活的百姓必不可少的工具,其依賴性可說是到了缺了它就好像人缺了空氣一般,說它幾乎是每人在中國生存的基礎,一點不過分。所以,官方能巧妙地把言論自我審查制度與微信各種功能的使用捆綁在一起,使得大多數人為了不被安全部門吊銷微信而不敢發聲。

至於收集管理個人數據,那實在給中國的安全部門甚至跟其有關的公司,提供了一個任何國家都無法提供的機會。如蔡霞教授所說,「在高科技和大數據配合下,中共已能對每個人民實施24小時、全天候的立體監控」,而這裡微信的貢獻是巨大的。

換言之,像微信這樣「一攬天下」的工具,在西方那種強調多樣化、反壟斷、言論自由的制度下就很難有滋生的土壤。

筆者以為,一個是上面提到的這種與威權政治的姻親關係,另一個是微信的以中國為中心的模式,在中國以外的非華人範圍內並非像國內那樣火熱。這就導致川普政府決定在美國國土上徹底禁止這個產品。

與微信類同,抖音的發跡也是典型的「後來居上者」。在所有的社群網站平台中,包括臉書、快照聊天、推特和Instagram,也許沒有一個比TikTok發展得更快。2012年3月:字節跳動(ByteDance)在中國成立,推出表情包交換軟體;2016年,它在中國開發了一個叫做「抖音」的類似服務程式。一年內,它在中國和泰國吸引了1億用戶。

於是在2018年,它買下了Musical.ly,將它合併,開始了TikTok的全球擴展。目前,它在30個國家、180多個城市有辦公室,並擁有超過6萬名員工。以TikTok為例,它成了目前全球最受歡迎的應用之一。2020年7月它們下載量已經達到20億,約有8億活躍用戶。

截至今(2020)年6月,TikTok下載是在印度(佔總數的三分之一)進行的。第二名是中國,近12%的下載發生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最後,美國排名第三。有人預料,TikTok的用戶有望在不久的將來趕上Facebook。

抖音是為那些喜歡用極短的時間擴大自己影響、吸引眼球的年輕人設計的。它跟以社交圈為重點的Facebook不同。它解決了Twitter以及所有人都試圖解決的問題,即如何讓人們參與進來。人們喜歡它主要在於它體現的是人的創造性、自我表現,在此,跳舞、對口型、各種裝設等是其無窮的手段之一。

而跟其他社群網站一樣,很多數據可以從Tiktok那裡收集到。TikTok成功的秘訣在於,它對音樂的運用和極其巨大的運算法,令它比大多數其他程式更快得多地瞭解到哪些內容是用戶愛看的。

川普作為一個商人出身的總統,不能不另眼看待作為一個高度的國際化和具有巨大潛力的TikTok,同時也不得不在大選前考慮4500萬TikTok美國年輕用戶的訴求。

所以,對川普來說,最理想的辦法就是一方面解決國家安全問題,另一方面,又能藉著TikTok這個母雞為美國下蛋。按19日公佈的交易情況來看,ByteDance已同意將TikTok的全球總部遷至美國德州,在那裡將創造多達兩萬個新職位。

而對TikTok的母公司ByteDance來說,也有個平衡各方利益的問題。中國政府對其劃了兩條紅線,一是TikTok Global即作為一個今後在美國的新公司,必須是字節跳動持股80%的子公司。第二,關鍵技術不會隨意出賣或外流。

所以,甲骨文在於TikTok Global合資後不涉及佔有TikTok的原始碼,也符合此原則。一方面,字節跳動入稟美國法院,欲阻TikTok禁令生效,儘管它明知獲勝的機率很小;另一方面中方利用在美國的各個平台周旋,試圖跟美國政府達成共識,使其能在美國市場繼續存在和擴展。

美國的「國家安全」以及互惠原則

一般來說,涉及到國家關鍵基礎設施、經濟命脈(包括金融)、關鍵資源、情報等是國家安全的狹義理解。從這一點來說,5G網路絕對是國家安全的範圍。那麼,美國在對微信和抖音發布禁令時,講的「國家安全」是指的什麼呢?

這裡,應該看到,儘管微信與抖音確實也涉及一定範圍內的狹義的國家安全,但比較其5G網路來說,特別是抖音涉及到了廣義範圍下的國家安全。川普總統8月的行政命令中指責微信「自動抓取用戶的大量數據」,讓「中國共產黨獲得美國人的個人和財產訊息。」同時,他也指責TikTok通過「潛在地允許中國(政府)追蹤聯邦雇員的位置,建立個人訊息檔案以勒索和進行企業間諜活動,從而構成了安全威脅。」

川普指的現象實際上已有不少先例。最近西方媒體暴露出來的一家在深圳的與北京軍方和情報機構有聯繫的科技公司,一直在匯編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印度和日本數百萬人的個人訊息,這自然會引起西方各國的警惕。

另外,2019年10月,臉書的祖克柏(Mark Zuckerberg)也公開批評,TikTok刪查涉及抗議示威的內容。總之,情報、數據的採集以及審查,是美國微信與抖音禁令的根本理由。同時,也得看到,相當一部分微信用戶、商家透過微信支付避稅的行為,積小成大,無數的小份額避稅,同樣也會給美國造成巨大損失。

但從操作的層面看,川普這幾年在對付中國的擴張手段時,是建立在歐洲人喜歡講的「互惠」(reciprocity)原則。只是美國只幹不說而已,而歐洲則喜歡放在桌面與中國談。

所謂互惠,就是雙方為對方作貢獻的時候,基本上要對等。但互惠有正面層面的,即你給我什麼,我給你什麼。也有反面層面的,即你不給我什麼,我也不給你什麼。與歐盟不同,川普政府更喜歡採用反面層面的「互惠」原則。

以微信和抖音為例,中國政府把Google等國際通用的社群網站以及YouTube趕出中國,才帶來了微信與抖音的興旺。而現在,微信和抖音利用了西方市場的開放,反過來進入國際市場。這就是本文的標題示意的中國公司在國際上「不對稱」的擴展。

至於情報系統或用戶的數據的採集問題,也有類似的不對稱。在中國的蘋果公司2018年起,把所有在中國購買的Apple手機按照中國政府的旨意,均把iCloud存放在「雲上貴州」那裡,而該公司是屬於貴州省經信委的產業投資公司,可謂是100%政府背景的公司。從這點來說,美國要求中方在美國市場份額的數據存放在美國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當然,從美國鐵桿鷹派角度來看,川普做得還是不夠硬,而且是跟原來自己發誓要做的顯然打折扣。比如說,根據與TikTok交易的框架,ByteDance將能夠成為合並了TikTok全球業務的新實體的大股東,而甲骨文將成為該公司的「可信賴技術合作夥伴」減輕對國家安全的擔憂。美國零售業巨頭沃爾瑪則有望入股、並參與商業的運作。

鷹派並不認為這裡安全問題得到徹底解決。為了得到一種自我滿足,川普只是在玩文字遊戲。比如,甲骨文與沃爾瑪9月19日稱,美國投資人將佔新公司TikTok Global的多數股份,但字節跳動仍堅持聲明,該公司將持有TikTok Global的八成股權。

《華爾街日報》解讀說,字節跳動雖會保留約80%的新公司TikTok Global經營權,但母公司因字節跳動本身有約3成多的股權,屬美國投資人;若把這一筆計入,再連同甲骨文與沃爾瑪的股權後,新公司就可以算是由美方掌握多數股份。

可見,這次TikTok交易,給中美雙方提供了各自解讀的空間。所謂打折扣的交易是指,川普本來發誓要讓TikTok完全控制在美國手裡。顯然,他在同意這項交易中是採取了折中的態度。

AP_2023565297557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今後走向

禁令前發生的戲劇性變化,只是說明一切還在過程中,而遠非故事的結束。從整體來看,微信在美國站住腳的機率很小,那些以言論自由為理由阻止微信禁令實施的可能性幾乎沒有。如本文所說的,微信本身已成了禁錮言論自由的工具。但是TikTok用另外一種形式,即與美方合營在美國繼續存在下去的可能性則很大。

微信與抖音事件,給世界提供了兩個重要啟示:一是在當前還將持續相當長的抗疫經濟階段,數位技術將會得到曠闊的滋生土壤。可以想見,中國在數位經濟領域特別在各種app方面將會繼續發揮其「後來者」的優勢。類似於微信和抖音的產品今後將不斷出現在世界市場上。這實際上就對所有不同的政治制度的、特別是民主社會提出了挑戰。西方正在從微信和抖音事件中學會如何去應付這種挑戰。

第二個啟示是,技術優勢是維護國家安全以及保護「互惠」原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正是因為這個因素,中國政府已將科技發展上升至「科創救國」戰略高度。

微信與抖音事件更是激勵著習近平用所謂「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原則,在「十四五」(即2021至2025年五年規劃)期間,在9大領域(即訊息通訊包括5G和6G;晶片;航空發動機;新材料;人工智慧;生物醫藥、量子科學、超導材料、及海洋生物研究)建立自己關鍵基礎技術,打造中國的技術體系,免關鍵基礎技術受制於人。

而放眼看西方,這種迫切感似乎並沒有像中國政府那麼強烈。歐盟美國甚至還出現了減少科研投資的狀況。久而久之,西方的國家安全是否能真正得到保護,令人擔憂。

有人說,抖音的交易給華為今後在西方各國的出路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案例。筆者在此大不以為然。首先,如文中已指出的,華為的5G網路涉及所有狹義上「國家安全」各個領域,這跟微信與抖音不同。正是因為這樣,中國政府才在自己的領土的市場上給Nokia和Ericson很小的份額。也正是因為這樣,中國政府對美國微信與抖音的禁令的反應,遠不如對華為在西方國家受阻的反應那樣強烈。

這點是肯定的,只要中國政府無法解決在國際社會特別是發達的西方社會的政治信任問題,將自己「關鍵技術」在國際市場上作為「硬通貨」推銷,將仍會不斷受到阻礙。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