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電影供應鏈的競爭力與隱憂,回看魏德聖的「台灣三部曲」

從韓國電影供應鏈的競爭力與隱憂,回看魏德聖的「台灣三部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電影處在韓國電影的前價值鏈階段,雙方電影工作者所面對的產業環境與挑戰完全不同。台灣電影連產業鏈都尚未完備,遑論價值鏈的國際化。

文:沈榮欽

世界供應鏈重組,令不少人開始對於所謂的供應鏈或價值鏈理論產生興趣,其實這種思路不僅可以用於討論製造業或科技產業的發展,也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像是韓國音樂影視產業。我過去曾經利用這個理論,討論K-pop產業的發展以及台灣廠商低利潤的成因,當然也可以用來討論韓國的電影產業,這裡的篇幅當然不足以提供分析,但是可以讓大家稍微了解一下這種分析方法的特色。

韓國不是世界上電影製作的前五名,像是印度、奈及利亞、美國、英國、中國、法國、日本的電影數量都超過韓國,但是其中很多國家的意義不大。例如奈及利亞多數電影的成本只有$25,000 - $70,000美元,而美國三分之二都在$100萬美元以上。

韓片與神同行劇組抵台(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以每部電影的票房來看,世界只有三個國家能夠超越韓國:遙遙領先的美國,以及英法兩國,韓國甚至已經超越日本。考量韓國並無殖民地經驗、兩韓之外說韓語的人少之又少、國民平均所得遜於美英法與日,而且整個二十世紀,除朝鮮半島之外,世界上幾乎沒有人看韓國電影,因此韓國電影的發展,實在是本世紀電影產業最重要的現象之一。

電影的製作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 前製(劇本、音樂、選角、募資等)
  • 製作(拍攝、管理等)
  • 後製(剪接、特效、聲音等)
  • 銷售(放映、行銷、DVD、串流等)

韓國在這四個階段的收益分別是16%、5%、3%、76%。而韓國電影佔世界票房已經超過6%,僅次於美國與英國。

如同麥可・波特所說,我們在討論產業的國際競爭力時,乃是看該國在國際市場的佔有率。如果計算顯示性比較利益(韓國電影出口占韓國總出口的比重,除以世界電影總出口佔世界總出口的比重),近年來韓國電影乃是世界第一,換句話說,近年來韓國電影是世界電影出口最具競爭力及成長性者。

其中的原因很多,但是從價值鏈的角度來看,韓國電影最大的特色是將價值鏈上的不同活動予以國際化,透過外包、合作與專業化,韓國得以迅速形成國際化的電影價值鏈,因此得以在以上四個階段都獲得最大利益(細節比較複雜,但是這其實是韓國影視音樂產業的共同策略,有興趣的人可以見我過去討論K-pop的文章,這裡無法詳談)。

不過韓國電影的迅速發展,並非沒有隱憂。最好的例子或許是日韓兩國都曾翻拍伊坂幸太郎的《金色夢鄉》。韓國版很明顯讓你感受到姜棟元身為快遞員生活的真實性與諜報片節奏的刺激,日本版的堺雅人,雖然在職業細節與動作節奏上不如韓國版,但是韓國版將一部精髓在於小人物間的信任如何對抗巨大的國家體制,變成了公式化的陰謀論動作片。

在好萊塢式迫人的音樂與動作節奏精算下,全片的人物性格扁平、轉折生硬、破綻百出,將一部感人至深的電影變成看似緊張刺激實則平淡無味的動作片,完全喪失了堺雅人與竹內結子等人所闡述感動人心的文化精髓,文化底蘊就是在這種最不可見的地方如影隨形地發生力量。

這是過度迅速發展價值鏈的弊病,韓國電影已經到了要產生傑作,必須要對現有過於流暢的體制反思的階段。相較之下,台灣電影處在韓國電影的前價值鏈階段,雙方電影工作者所面對的產業環境與挑戰完全不同。台灣電影連產業鏈都尚未完備,遑論價值鏈的國際化,這時需要的是建立可以依賴的價值鏈,而不是超脫於價值鏈之外。

魏德聖電影場景落腳高雄 陳其邁歡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但也因此,我們應該對於魏德聖近乎偏執的堅持「台灣三部曲」,有更多的期望與敬意。如同多年前《教父》改變了好萊塢體制,台灣三部曲同樣有機會改善長久缺乏投資而營養不良的電影價值鏈,接下來才有機會將重新完備的價值鏈國際化,這樣台灣的電影才有未來可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