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土木系」的雜牌軍:彭中爺爺的故事,就是抗戰時期國軍的縮影

進入「土木系」的雜牌軍:彭中爺爺的故事,就是抗戰時期國軍的縮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彭中先參加了川軍的陸軍第144師,還一度與中共新4軍並肩投入蘇北游擊區的對日作戰。直到後來川軍與共軍鬧翻,不願意介入國共摩擦的他開了小差,卻在回到湖南老家時被99軍拉了壯丁,顯見「土木系」的組成部份其實也相當複雜。

為了紀念抗戰勝利75周年,筆者在彰化榮民服務處許中威大哥幫助下展開對彰化地區抗戰老兵的口述歷史專訪,並完成了對大村鄉「土木系」老兵鄭保太的專訪。而筆者在鄭保太爺爺口述訪談文的尾聲,也提及現年99歲的他並不是唯一現居彰化的「土木系」老兵,甚至不是唯一參加過對日作戰的「土木系」老兵。

在距離大村鄉不遠的彰化市區,就還有一位高齡101歲,曾追隨陸軍第99軍第99師參加第二次與第三次長沙會戰,後來又加入第18軍投入徐蚌會戰的彭中爺爺。同樣是在介紹鄭保太爺爺的文章中,我曾提及「土木系」之所以叫「土木系」的原因,來自於18的漢字「十八」看起來就是「土」字加「木」字的綜合體,所以「土木系」的核心就是陸軍第18軍。

可是筆者同樣也提到,第18軍並不總是以第11師、第14師、第18師或者第119師等核心單位為主力。許多來自其他單位,素質並沒有那麼好的步兵師也會基於對日抗戰的需要,臨時或者永久的納入第18軍的編制下,如鄭保太服務過的暫編第34師,就是屬於「土木系」中的雜牌軍。同時陳誠在中央政府裡的龐大影響力,也讓廣義上的「土木系」部隊範圍遠超過了陸軍第18軍。

直到對日抗戰爆發前,陳誠所能掌握到的「土木系」部隊就包括第六軍、第18軍、第54軍、第66軍、第79軍、第86軍、第87軍、第94軍、第99軍與暫編第2軍。他們大多數是以第18軍和第54軍為基礎,不斷擴編而分離出來的作戰隊伍,在中央軍嫡系部隊中佔有相當高的比例。相較於胡宗南、湯恩伯的部隊,「土木系」也是中央軍嫡系部隊中對日作戰最為積極的。

有趣的是,鄭保太爺爺是非志願從軍的第18軍雜牌老兵,直到國共內戰爆發後才被扶正成為「土木系」的嫡系戰士,投入登步島與大二膽保衛戰。彭中則是先參加了川軍的陸軍第144師,還一度與中共新四軍並肩投入蘇北游擊區的對日作戰。直到後來川軍與共軍鬧翻,不願意介入國共摩擦的他開了小差,卻在回到湖南老家時被99軍拉了壯丁,顯見「土木系」的組成部份其實也相當複雜。

截圖_2020-09-24_上午4_29_2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筆者在彰化榮服處和鄰居大陸配偶幫助下,採訪定居彰化市的抗戰老兵彭中

隨川軍保衛國都

彭中1920年農曆3月24日出生,是湖南省邵陽縣人,如今已經高齡100歲,外加有嚴重的重聽和口音,我們有賴定居在他隔壁的陸籍配偶幫忙才完成了這次訪談。此外彭中的記憶退化的遠比鄭保太伯伯嚴重,所以無法如後者般詳細描繪出自己過去在哪幾支部隊,或者哪些長官麾下服務。只知道他來自於一個貧窮的佃農家庭,在家裡面排行老四而已。

身為貧苦的農民,他坦言1949年以前的中國並沒有大陸許多「民國派」想想的那麼美好,佃農替地主耕種100斤的農作物,必須要交出70斤。對於大多數的佃農子弟而言,從軍報國是擺脫貧困生活的唯一希望,所以彭中的大哥很早就從軍去了,而且再也沒有回到過老家。1937年,即將屆滿17歲的彭中參加了由郭勛祺擔任師長的川軍第23軍第144師,在第432團第3營擔任傳令兵。第144師在12月11日抵達南京,投入中華民國首都的保衛戰。

然而日軍的火力實在是過於猛烈,不是川軍這類地方部隊所能夠抵擋的,所以144師將士雖然作戰英勇,還是遭遇到慘重損失。就連師長郭勛祺將軍,也在戰鬥中負傷,所以彭中他們無法完成阻止日軍攻佔南京的任務。在太湖遭到日軍第6師團擊敗後,第144師撤退到安徽省青陽縣,並與145師、新編第7師混合編成陸軍第50軍,由第23集團軍司令郭勛祺將軍兼任軍長。

郭勛祺將軍立場親共,曾多次與陳毅領導的新四軍一支隊並肩對日軍發起游擊戰,然而此舉卻違反了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將軍反共優先的政策。所以在1941年1月的新四軍事件爆發前,顧祝同在蔣中正支持下撤掉了郭勛祺的軍長職務。繼任的范子英軍長遵從了顧祝同將軍的反共政策,向抗拒中央命令的新四軍發起攻擊,讓彭中老先生毫無選擇的成為了與中共對抗的「頑軍」。

身為佃農子弟的彭中,本來應該是中共解放的對象,卻因為長官的反共政策成為新四軍的獵殺目標。彭中指出中共擅長打偷襲戰,通常會以優勢兵力從兩邊包圍第50軍小部隊,試圖把他們吃掉。第50軍唯一能做的,是設法衝出新四軍的包圍圈,再繞回去打他們。他表示新四軍之所以能打的原因,來自於陳毅對紀律的嚴格要求,每次出去打仗如果有士兵掉隊,就一定會發生槍斃人的情況。

截圖_2020-09-24_上午4_30_07
許劍虹提供
外號「熊貓將軍」的郭勛祺將軍,是力主國共合作的川軍將領,在他擔任軍長的時候,川軍第50軍與新四軍建立了緊密的夥伴關係

進入「土木系」的雜牌軍

對中國人打中國人毫無興趣的彭中,也不想參加毫無人身自由的新四軍,於是他開小差離開了第50軍,偷偷爬上開往湖南的火車準備回家。不料他剛抵達湖南不久,就又被抓到了陸軍第99軍第99師繼續作戰,而第99師又是從第18軍第52師和第五軍第59師各派一部編組而成,所以此刻的彭中已經正式成為「土木系」的一份子,他的師長高魁元就是陳誠的手下愛將。

比起第50軍,第99軍稱得上是抗日戰場上真正的主力部隊,彭中曾隨著這支部隊參加過第二次與第三次長沙會戰,曾親眼目睹國軍健兒在一場戰役中擊斃百餘名日軍。他認為國軍能夠在湖南戰勝日軍的一個關鍵原因,來自於第99師是湖南在地部隊,日軍卻要大老遠從漢口或者南京殺過來,後勤方面的準備十分不足,很容易就被國軍截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