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何以成為帝國》:美國把權力投射到遠方的手法,反映其自身的帝國發展歷程

《帝國何以成為帝國》:美國把權力投射到遠方的手法,反映其自身的帝國發展歷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縱觀整個二十世紀,美國在國外動用一系列帝國策略:占領國家,出兵把敵對領導人拉下臺,出錢支持對付敵人的代理人戰爭,利用「飛地」殖民地與外國領土上的軍事基地,派傳教士出國,近來還會提供發展援助與專家支援。

文:珍.波本克(Jane Burbank)、弗雷德里克.庫伯(Frederick Cooper)

昨日造就今日 The Present of the Past

帝國一路走來交錯糾纏的過去,如今把我們推到了哪裡?當然,只要留心注意就會發現,導致帝國成形、驅策帝國前進的權力與資源不均,仍然伴隨我們左右。帝國倒下的破壞性影響同樣也是如此。

讓民族與國家彼此吻合的作法,在一九一九年後以及一九四五年的中歐,一八七八年、一九一二年、一九一九年、一九四五年、一九九○年代的巴爾幹地區,以及一路持續到二十一世紀、屬於舊帝國的部分非洲與中東地區,都造成極具毀滅性的結果。但刻畫領土界線卻能為政治領袖帶來空間,藉此開創事業、得到支持者,站上世界舞臺。儘管不符合人們生活、遷移與交流的實際方式,但維持或拓展這些邊界,始終都是世界各地統治菁英的首要目標。

隨著帝國的結束,許多人希望公民間的平等關係能夠取代許多帝國用來行使權力的垂直紐帶。在某些後帝國的實例中,這樣的願景已經實現了——或者說,在完整度上不輸給「民主」世界中其他的地方。比方說印度——印度以民族國家狀態存在的六十年時間中,有大部分時間都稱得上是公民政治。獨立的非洲國家則經歷了為爭取公民權利而起的周期性動員、軍事政變以及強迫性的一人或一黨專政。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有些平等關係的願景超越了民族國家的層次,例如法屬西非人為了在領土間結成聯邦而展開的奮鬥,以及團結「非洲人」、「阿拉伯人」或是世界革命的呼聲。萬隆的第三世界理想把這些希望帶上雲端,但沒有一個能開花結果。「去殖民」的發生加強的常常不是水平聯繫,而是垂直紐帶。有些領袖統治著資源稀少的小民族國家,他們對人民政治想像的掌控也不穩固;這些人往往會藉由在領土上實施侍從主義政治、尋求來自強國與海外有錢大企業的支持,試圖減少足以取代其統治的可能選擇。

在許多後蘇維埃時期的後繼國家裡,類似的家產官僚勢力重建也在發展當中。這些領袖間的私人交流,既非底下臣民能透過選舉表達意思、加以置喙,也不是過去帝國強權內的利益團體能夠仔細監督的對象。今天,歐洲選民自己疏遠了責任;俄羅斯人從來就沒有責任可負;美國人則是不負責任。

悲觀的人主張:過去的殖民地至今仍沒有發生太多變化,非洲人現在還是活在一個「新殖民」世界當中。但就連上述這種希望破滅的情節,其實也呈現出了某種改變,雖然不是一九六○年代的非洲人以為自己得到的那種改變。主權有其影響力,而且對於某些人來說,還挺管用的——掌控資產,例如石油;找到保護人的可能性(尤其是在冷戰期間);與外國企業、援助機構和國際金融組織談判時的操作空間。主權把簾子給拉了下來,讓國家統治者可以把許多行動藏在簾子後面,從貪腐到種族清洗都算在內。

有些前殖民地在獨立後開始工業化,也活絡了自己的經濟體系,例如不列顛前殖民地馬來西亞以及日本前殖民地南韓;特別是在東南亞,這個地方早在殖民開始之前,就已經擁有和廣大市場整合的歷史。但有些地方的殖民地基礎建設,是設計來將一小撮主要商品透過狹窄的管道,輸入由少數跨國企業主宰的市場;創造嶄新的經濟結構,在這些地方一向是個遙不可及的目標。

而在非洲大部分地區,前殖民地國家的領導人變得異常依戀他們那些殖民前輩的主要成就——當個看門的。這些新統治者擺出一副監管與世界其他地方關聯的控制者姿態;他們對進出口貨物抽稅(包括援助物資),緊緊看著那些富農或生意人——因為他們搞不好會發展出獨立於政府菁英的商業(與政治)網絡。就像美國內戰期間,奴隸解放帶給奴隸的「除了自由以外,什麼都沒有」一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多數殖民領地的獨立帶給它們的,除了主權以外也別無他物。政治菁英會運用主權——但不必然與治下人民以及想得到更多者的利益相符。

跨國企業在資源豐富的前殖民地國家裡,多半都能從低薪與貪腐的政府當中得利,但這些企業同樣會面臨情勢不穩、基礎建設缺乏,以及規模不大、管理不佳的市場所設下的限制。從不列顛到納粹,帝國式國家都曾想在自己控制的領土上尋找關鍵資源,比方說石油;如今,取得石油的管道,成了某些國家拿來狂熱捍衛主權的王牌。

這些國家作為石油供應商的可靠性很成問題,它們的財富也很可能會被用來對抗自己最重要客戶的利益。伊朗、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蘇丹、奈及利亞、安哥拉、委內瑞拉與俄羅斯就是這樣的例子。無論是開放性全球市場明顯的成長,還是美國硬實力周期性的展示,都無法確保最根本的資源供應。

我們只要看看今天最強大的幾個國家,就會在當前世局中,看見本書裡曾探討過的帝國昔日的影子。第一點,也是最明顯的一點:中國回來了。當西方帝國在經濟與文化方面翻騰鼓舞時,中國足足有兩百年的時間,一直被貼上「落後」於西方帝國的標籤;但最後看來,這兩百年就跟中國歷史上其他的王朝更迭期差不多。現在,中國的工業製品跟絲綢一同出口,收進口袋來的不是金條,而是金融商品。中國有遠比以往複雜的資源需求,但它再也不需要在受迫的情況下,附和其他帝國的自由貿易說詞;中國已經將自己整合到了全世界的市場裡。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