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延禎《南迴》詩選:車過東華大橋、海線

陳延禎《南迴》詩選:車過東華大橋、海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迴》是年輕詩人由故鄉台南往返花蓮求學沿途累積的詩作,有台南院子裡的雞冠花,花蓮宿舍裡的工業風房間,還有翻越中央山脈此起彼落的臭青母。一面懷想原鄉的童年種種,一面憧憬離鄉背井的紛華。

文:陳延禎

〈車過東華大橋〉

走了多久的路
才發現砂石製成了夢境
和整面海的回音
盡頭是一家便利商店
街燈昏暗閃爍如謊言
我小心翼翼的掀起水溝蓋
將故事馴養
故事都是穿鑿附會的
像候鳥埋伏著四季
獵人埋伏著衰老

漸漸會開始會發現
最安靜的時候有蜂鳴聲
在步行與正坐 在側臥與平躺間
聽見寒冷的關門聲
等待著更好的睡眠狀態
當百葉窗停止了晃動
我在游離的囈語間彷彿
聽見五官對話的聲音

雙黃線會在最適宜的情況下
切割出月亮與月亮推進的軌跡
風停的時候
就是世界靜止的時候
我牽著你外套鬆脫的線頭
向你坦白語言間隙縫

我的確是在模仿
我告訴自己此處有愛
我錯置文法與星星的位置
在最短暫的瞬間曝曬在霧裡
「請把水龍頭栓緊
這樣時間會過得更慢
天會暖 油漆會剝落
雨會停」

當你開始相信我的時候
我開始懷疑自己
開始發現簡單和困難其實並不相對
發現肉身臆測的節氣
在最狂喜與狂悲的時刻
發現穿過隧道的窗台最遠處
閃電忽略的死角
風和灰塵堆積在每一個
貨櫃屋大小的夢境


〈海線〉

窗外的海零碎
雨和花崗岩並行
偶爾砸落日子與日子間
微小尚待察覺的碎片
穿越眾多的黑
就是山脈了

訓練自己睡著
夢裡我側躺在山的稜線上
不發一語
光影各自占據我的半身
直到雨點拍醒我

夢的縫隙和山對稱
火車駛過水平線
駛過換日線
穿越時區像是跨過沙嶺
與整座島的背脊

直到我抵達
離開這狹窄的國度
跟上候鳥的腳步
只要向前
夢就可以繼續

相關書摘 ▶陳延禎《南迴》推薦序:詩不會是救贖,但可以是一張柔軟的床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南迴》,雙囍出版

作者:陳延禎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走了多久的路
才發現砂石製成了夢境
和整面海的回音
——〈航線〉

重新回到生活的詩
《南迴》是年輕詩人由故鄉台南往返花蓮求學沿途累積的詩作,有台南院子裡的雞冠花,花蓮宿舍裡的工業風房間,還有翻越中央山脈此起彼落的臭青母。一面懷想原鄉的童年種種,一面憧憬離鄉背井的紛華。

無所不在的縫隙
在語言中,在生活裡,在親愛的人的臉龐,處處都充滿了縫隙。這些縫隙被一句又一句的詩行填滿,田野裡的景致,書本裡的偉大敘事,螢光幕上的少女團體,餐桌上的一道料理,統統都被寫進詩裡。當日常的巨浪淹沒我們的時刻,延禎還有餘暇刺穿碎浪的白沫,悠悠寫一行詩。

遠方的麋鹿
作為美好想像的麋鹿,三番兩次在《南迴》裡出現,牠被寄託的是未來的美好,在幽靜深邃的林間,優雅的存在。麋鹿是現代詩人心中的南山,是南迴道路上的守望者,當然,也是詩人不惜捍衛的價值觀。

我想起忘記帶的水壺裡
有阿嬤煮的青草茶
——《夜遊》

本書特色

  • 直球對決,球來就打的快意書寫,不悲天,不憫人,腳踏實地,迎向四周吹來的風。
  • 鄉土終將走進現代,新褶曲後的文青亞種,一段從台灣海峽到太平洋的漫長旅程。
getImage-2
Photo Credit: 雙囍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