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 vs. 習近平,21世紀當代世界最關鍵的一場對決

川普 vs. 習近平,21世紀當代世界最關鍵的一場對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與習近平的對決,就是右派觀念秩序與左派觀念秩序的對決。這是繼一戰、二戰、冷戰和反恐之戰之後,當代世界最關鍵的一場對決。

《川普向右,習近平向左》自序

人們既不理解川普,也不理解右派的觀念秩序

當我寫完《用常識治國:右派商人川普的當國智慧》和《習近平:喪屍治國》這兩本分別呈現兩個任務及兩種截然不同的治國模式的專著之後,感到意猶未盡,覺得還有必要將川普(Donald Trump)和習近平合在一起寫一本書。

向右的川普與向左的習近平,背道而馳,但因為地球是圓的,他們終將正面對決。美國和中國兩個大國的國運將由此決戰而定,並將影響人類未來之命運。那時,川普或許早已不在美國總統任上,但正如蘇聯崩潰之時雷根(Ronald Reagan)總統也不在總統任上,卻絲毫無損於其歷史功勛一樣。

華人世界受制於儒家文化和西方左派的觀念秩序,理解川普時存在著巨大的思維障礙。有一個笑話生動地呈現此誤解有多大:有人常嘮叨特朗普(川普),特不靠譜,弱智,俺笑了——「特朗普:身高一米九○,常青藤畢業,名門之後,橄欖球隊員,作家,主持人,地產大亨,身家百億,摟著小自己二十多歲的世界名模,世界最強軍隊的三軍統帥,美國總統,關鍵人家還是伊萬卡她爹!你都瞧不起,你什麼履歷呀?難道家裡有豬?」

我經常在臉書上奉勸那些沒有研究過川普、單靠左派主流媒體對川普抹黑的報導而辱罵川普的人「快快地聽,慢慢地說」,可後來發現裝睡的人確實叫不醒。

我可能是華語世界對川普研究最多的人之一,幾乎讀遍所有川普公開出版的著作,也聽遍了川普在競選中和上任後的重要演講,還研讀了別人寫的川普的傳記,包括攻擊川普的著作。我在成為右派(保守主義者)的精神轉型之旅中,對英美保守主義做了全面梳理,我的「川普學」建立在宏大的保守主義思想背景之上。

本書分為上下卷,分別介紹十五本書,以此呈現川普和習近平的人格特質和治理模式、以及中美兩國的內政外交和國運興衰。在本書上卷中,首先介紹川普本人的五本著作:《讓美國再度偉大》、《交易的藝術》、《永不放棄《川普、清崎讓你賺大錢》及《你錄取了:美國傳奇大亨的五十個致勝思維》。

這五本書,有的談論治國理念,有的是成功學和理財寶典——川普撰寫的成功學和理財著作,跟華文世界裡的厚黑學和縱橫術截然不同,它是米塞斯、海耶克的自由市場經濟理論在美國的鮮活呈現。

川普的成功之路表明,在美國,第一流人才首先選擇成為商人或為私營企業工作,而非當公務員,美國的強大首先是因為商人和私營企業的貢獻。商人創造巨大的財富,也擁有耀眼的榮譽,這是仇視商業和商人的儒家及社會主義的觀念秩序所無法理解的。川普商戰的戰略戰術跟其治國之道觸類旁通,他以此打敗商場上的敵人,國內的反對派(深層政府)以及國際上的敵對國家。

川普不是理論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知識分子,但其思想觀念自有脈絡。我接著介紹了幾本美國當代保守主義巨著,如果讀了這幾本書,就知道川普的想法自有其偉大淵源:拉塞爾・柯克的《美國秩序的根基》、艾倫・布魯姆的《美國精神的封閉》、小威廉・法蘭克・巴克利的《耶魯的上帝與人》、諾齊克的《無政府、國家、烏托邦》。

可惜,這些著作雖有中文譯本,但華人世界用一本羅爾斯的《正義論》遮蔽了所有的右派著作,使華語知識界「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羅爾斯的《正義論》是當代版的《共產黨宣言》,「正義即平等」的箴言在華人世界無往而不勝。從毛澤東到習近平的暴政,仍未讓人們從被催眠狀態中醒過來。

接著,我介紹了幾本能幫助讀者認識川普的內政和外交政策的書。塔克・卡森的《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揭示了民主黨及共和黨建制派的合流、美國菁英階層的腐敗和脫離民意,正是川普崛起的社會氛圍。

傑德・凡斯的《絕望者之歌》描述了美國中部「鐵鏽地帶」的「窮白人」,是如何被東西兩岸新自由主義菁英出賣的。後者是從全球化的得利者,前者卻失去了工作機會甚至整個生活——他們是沉默且憤怒的大多數,是川普的「基本盤」。

丹尼爾・奎恩・密斯、史蒂芬・羅斯菲爾德的《狂妄而務實:川普要什麼》和麥可・曼德爾邦的《美國如何丟掉世界:後冷戰時代美國外交政策的致命錯誤》,則從正反兩面論述了川普的外交政策為何要「大轉彎」。

最後兩本書是川普及其遵奉的觀念秩序的反面:霍夫士達特的《美國的反智主義》和鮑布・伍華德的《恐懼:川普入主白宮》。有時,敵人就是一面鏡子,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前者是歷史學家,後者是著名記者,他們或反對川普代表的傳統價值,或批評川普的統治模式,他們期待的偉大政治是知識分子治國或柏拉圖所說的「哲學家當國王」——但實際上,最有知識分子氣質的總統往往將國事搞得一團糟。

法國就是一個左派為王的國家。法國右派知識分子領袖雷蒙・阿隆一針見血地指出法國模式的弊端:「在巴黎社會中,小說家擁有與政治家相同甚至更高的社會地位。」知識分子就他所不熟悉的事情發表荒謬的言論,卻得到公眾的狂熱支持。

在享有充分的資訊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情況下,卻有一些左翼知識分子讚美史達林的嚴酷統治,這豈非怪事?阿隆質問道:「法國社會給予知識分子體面的生活,為什麼竟然有如此多的知識分子厭惡這個社會,而去讚美專制制度呢?」他的答案是,法國人醉心於抽象的思想觀念(精神鴉片),對政治制度的建設卻不上心,拒絕對政治進行理性思考,知識分子掌權往往給社會帶來莫大的災難。

3p9ge7vpn9jzhtv2qyo69yuoz1lmxq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習近平當然不是川普的「好朋友」,習近平是所有自由人的敵人

川普將「習近平主席是我的好朋友」這句話掛在嘴邊,引起一些人權活動人士的不滿,就連川普的前任國家安全顧問波頓都對此表示非議,並在被逐出白宮後出版的揭秘之書中將此作為川普的一大罪狀。其實,川普當然知道習近平不是他的「好朋友」,而是他的「大敵人」,他這樣說,這是戰術層面的「障眼法」。

當年,胡錦濤剛上台時,西方媒體紛紛追問「誰是胡」?習近平在二○一二年接班時,西方媒體同樣追問「誰是習」?不僅是西方媒體,就是中國本國國民,大都對國家元首一無所知——這個國家的國家元首不是民眾投票選出來的,他不必在競選中向選民闡明其政見和政策。因此,很多懷有明君情結的中國人,一度對習近平充滿美好的期待。

從習近平還是儲君的時候,在我尚未離開中國的時候,我就開始撰文批判習近平。在前後將近十年的時間裡,我出版了華語世界最為尖銳的「習近平三部曲」(《中國教父習近平》、《走向帝制:習近平和他的中國夢》及《習近平:喪屍治國》)。我對習近平的預測和批評無一落空:習近平是左派,是帝國派,是所有自由人的敵人。不是因為我有多麼聰明,僅僅是因為我尊重常識。

二○二○年四月,中國的武漢肺炎疫情剛剛緩和,習近平突然赴陝西考察。在西安交通大學,他兩度提到「西遷精神」與毛澤東五十年前所作的「楓橋經驗」的批示。

在西安交通大學西遷博物館參觀時,習向師生發表講話說:「大的歷史進步都是在一些重大的災難之後,我們這個民族就是這樣在艱難困苦中歷練、成長起來的。」一大群白髮蒼蒼的老教授在這個假博士、真文盲面前宛如小學生般乖乖聽訓,好一個滑稽場景。

所謂「西遷精神」,指的是一九五五年中共將民國時代由美國幫助建立的上海交通大學大部遷往西安。這是六○年代「三線建設」的前奏,是內陸中國對海洋中國的反噬,也是傳統中國對西化中國的侵蝕。

所謂「楓橋經驗」,指的是上世紀六○年代初,浙江省諸暨市楓橋鎮提出的「發動和依靠群眾,堅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實現捕人少,治安好」的經驗。一九六三年,毛親筆批示「要各地仿效,經過試點,推廣去做」,「楓橋經驗」成為毛澤東時代政法領域內「群眾路線」的楷模。

習近平效仿毛的「西遷精神」和「楓橋經驗」,意味著習意識到武漢肺炎之後中國將與西方脫鉤,中國的經濟中心要西移,中國對內控制要收緊,要用高科技的監控技術來升級「楓橋經驗」,使中國成為「網格化」的動物農莊。

同時,也表明習近平贊同數年前朱德的孫子、中國鷹牌將領朱成虎的戰爭宣言:一旦中美發生戰爭,「中國人已做好西安以東城市全數遭到摧毀的準備,當然,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一百多個或二百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

納粹大屠殺主要執行者之一艾希曼在法庭上說:「希特勒的所做所為可能都是錯誤的,但有一點卻不容置疑:他確實從下士一路爬升到元首之位,引領近八千萬人……他的成功證明,我應該要追隨這個人。」同樣,認識習近平,僅僅「聽其言,觀其行」是不夠的,還需要借助媒體、學界、評論家們的觀察、報導和分析。

我首先介紹八本以習近平為主題的著作:峯村健司的《站上十三億人的頂端:習近平掌權之路》、鍾祖康的《拷問中國:兼論習近平論文剽竊事證》、徐斯儉等的《習近平的大棋局:後極權轉型的極限》、范疇的《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林洸耀的《把脈中國:對習近平的第一手觀察》、易明的《習近平與新中國》和沈大偉的《中國的未來》。

這些著作有的極具參考價值,有的則漏洞百出。我對其中的某些觀點和分析提出尖銳的批評意見——某些表面上炙手可熱的中國問題專家,對中國、共產黨和習近平無知到了違背常識的地步,他們對過去西方對華政策的錯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然後,我介紹了三本認識習近平時代權力運作的重要著作:裴敏欣的《出賣中國》、吳國光的《權力的劇場:中共黨代會的制度運作》和廖亦武的《十八個囚徒與兩個香港人的越獄》。這些著作從腐敗及反腐、中共黨內權力運作和分配、人權迫害等方面呈現了習近平治下的中國的黑暗與邪惡。廖亦武的訪談錄中,有一篇的主人公是毛時代的「利用小說反黨」的習仲勛案的當事人和受害者,首次披露了該案的來龍去脈。其實,習近平也是受害者之一,他搖身一變成為加害者。

很多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將左派意識形態作為其文青面貌的點綴,絲毫沒有意識到左派的致命危害。習近平帶領中共及中國迅速滑向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在其左派口號之下,底層民眾的生活不僅沒有得到任何改善,反倒淪為被任意驅趕的畜生不如的「低端人口」。

張彤禾的《工廠女孩》、吳介民的《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和派屈克・聖保羅的《低端人口》這基本書從不同角度呈現了中國模式的秘密及工廠女孩、「低端人口」的悲慘世界。

習近平認為中國可以「取美代之」,其野心不僅是成為毛澤東,更是成為史達林,所以俄國歷史學家奧列格・賀列夫紐克的《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一書同樣是了解習近平的重要參照物。在美中兩國進入「新冷戰」甚至「暖戰」之際,美國學者彼得・格奧格和斯・柯爾合著的預言體小說《幽靈艦隊》,或許可以讓我們對這場未來的巔峰對決「先睹為快」——這本小說居然讓中國國防部如臨大敵。

RTX7FF5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習近平是魔鬼,川普是魔鬼的終結者

有人批評川普對中國不夠強硬——難道要對中國動武才是強硬嗎?難道沒有看到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留下的亂局嗎?有人說,只支持川普的對華強硬政策,不支持川普的其他政策——殊不知,川普的政策是一體的,你不可能否定大半卻支持你喜歡的一小部分。

某些流亡美國的所謂「中國海外民運人士」(有沒有「海外民運」,我個人深表懷疑)仇恨川普,不是因為川普對中國不夠強硬,而是因為川普政府收緊移民政策,嚴格審查政治庇護申請,這些人多年來靠幫助福建等地偷渡客偽造政治庇護資料謀生,川普動了他們的奶酪,斷人財路比殺人父母還嚴重,他們當然對川普恨之入骨。

看到種種辱罵川普的言論——他們恨川普超過恨習近平,我不僅想起國際戰略大師喬治・肯楠在日記中的一段記載。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九日,在日內瓦的肯楠前去拜訪一個剛從蘇聯叛逃的人。肯楠對其極度痛苦、充滿懇切但又混亂無序的講話深感失望:這位叛逃者相信自己了解西方的一切(他從蘇聯逃出來總共才七個月),相信自己理解這兩種制度的不足,知道如何糾正西方制度從而將人性引入正途,他質問西方為什麼不激烈對抗和打擊蘇聯,或者(假設)對其發動戰爭。肯楠暗想:「蘇聯的共產主義者,你們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讓一個人變成這樣,讓受壓迫的不同政見者也變得像你們一樣思維混亂不堪?」這個批評也可以用在今天中國的流亡人士群體身上。

川普在尚未結束其第一個任期時,實施的對付中國的政策就比老布希、柯林頓、小布希、歐巴馬等四名總統執政的二十八年加起來都多。川普大聲譴責目前「過於以中國為中心」的、已衰敗不堪的國際機構,包括聯合國和世界貿易組織等。

由於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防疫工作中淪為中共的隨附組織,川普宣布美國正式退出世界衛生組織,進而考慮建立一個全新的國際衛生組織。川普表示,聯合國是一個過時的組織,美國退出中國主導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國在香港實施國家恐怖主義的國家安全法之後,中共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糾結了七十個流氓國家對其表示支持,反對的國家只有二十七個)。

川普倡導應成立一個以具有共同的價值觀即民主自由制度的國家組成國際組織,同時打造新版的西方七國集團——吸納印度、巴西、韓國等國加入。

比之歐巴馬只說不做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川普的印太戰略更積極主動,美國的戰略重心已從歐洲轉移到印太地區。美國對中國的擴張不再只是內容空泛的抱怨,反而是堅強執行具體政策。

美國正在印亞地區部署前所未見的、高達三十七萬五千人的軍力,占美軍總兵力的百分之二十八,其中包括百分之六十的海軍艦艇(三大航母戰鬥群齊集東太平洋,為越戰之後罕見)、百分之五十五的陸軍部隊,以及三分之二的陸戰隊兵力。

歐巴馬八年任期中,在南海只執行四次航行自由行動,川普上任迄今三年多已執行二十二次,是歐巴馬的十一倍。

具體到針對中共的政策,首先是斷絕中共的資金來源:川普發起貿易戰,提高關稅,迫使各國投資紛出走中國;提供優惠政策,輔導美企撤離中國,回到美國;嚴審中概股,逼迫中企會計公開透明,乃至退出美國股票市場;下令美國聯邦退休基金撤出中國,禁止用美國公務及老兵的退休基金投資中國。

其次是斷絕中共的技術來源:制裁中興、華為及與中共及解放軍有關係的中企,阻斷中國晶片來源,並向西方盟友施壓,促使各國放棄與華為在電信基礎建設方面的合作;反制習近平的「軍民融合戰略」和千人計畫等,針對中國公民和學生進行簽證禁令,禁止具解放軍背景的中國人入境,逮捕一大批此前多年逍遙法外的出賣美國科技成果的犯罪嫌疑人;以「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等法律,禁止美國大學與中國在敏感技術方面的合作。

再次,強力打擊新華社、中央電視台等九家名為媒體實為間諜機構在美國的分部,將其定位為外國使團,要求它們必須向美國國務院提供在美員工的名單及在美租賃或持有的房地產清單。同時,對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的美國之音等美國政府辦的新聞機構清理門戶,白宮史無前例地批評美國之音為中國政府做宣傳,其家族在中國有龐大生意往來的原台長阿曼達・貝內特(Amanda Bennet)等高管被迫辭職。

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人權及自由保障方面,川普政府的努力也超過任何一屆美國行政當局。

以新疆而言:二○一九年,美國宣布將二十八個打壓新疆維吾爾人的中企列入黑名單;二○二○年,美國宣布將中國公安部法醫研究所和八家中企列入經濟黑名單,並將三十三個協助中國政府監控維族,或與中國解放軍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有關聯的企業、機構、個人列入黑名單(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兒子經營一家向新疆輸出監控設備的公司)。

簽署《二○二○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呼籲停止在中國境內外對這些族群的任意拘留、酷刑和騷擾,將制裁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制裁手段包括凍結他們及其直系親屬的在美財產、拒絶入境、拒發或取消簽證等。

以香港而論: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撤銷香港特別關稅區待遇,取消與香港的引渡條例,禁止軍用及敏感高科技產品出口香港,潛在的制裁對象首度包括在香港的國際金融機構,可能導致中港銀行無法與美國銀行交易、甚至不能使用美元結算。簽署《香港自治法》,準備對傷害香港自治的中港高級官員作出嚴厲制裁,制裁對象包括中共政治局常委、香港特首等官員;制裁手段包括凍結其在美資產、禁止入境美國。

以台灣而論:川普親自與蔡英文通話,稱其為台灣總統,確認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的核心夥伴,公開邀請台灣參加南海軍演;二○一六年,共和黨首度將《六項保證》納入黨綱;簽署《台北法案》,內容涵蓋台灣對外關係、美台經貿關係和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增強美台雙邊經貿關係,並要求美政府促進台灣的國際參與。

簽署《二○一八年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其中有「對台灣之承諾」條款,規定「美國總統應依來自中國之威脅而定期對台軍售」,將雷根的軍售保證國內法化,川普政府在對台軍售的質與量方面都有大幅提升;簽署《台灣旅行法》,促進兩國高層互訪和交流;簽署《台灣防衛法》,確保美軍有能力保護台灣安全。美台關係進入兩國斷交之後的最佳蜜月期。

奧地利經濟學派的大師米塞斯說過,真正的對決是觀念與觀念的對決。川普與習近平的對決,就是右派觀念秩序與左派觀念秩序的對決。這是繼一戰、二戰、冷戰和反恐之戰之後,當代世界最關鍵的一場對決。你不可能既反共,又反川普,那你就是精神錯亂。此時此刻,任何人、任何國家都必須選邊站。這一過程漫長、艱巨甚至痛苦,如卡夫卡所說,「太陽的光芒時常會被烏鴉的翅膀所掩蓋」,但我深信,烏鴉必將落地,太陽必將升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川普向右,習近平向左》,主流出版

作者:余杰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在臺灣,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有關新聞媒體對於這兩位世紀領導者的相關報導,也有相當豐富的資料和著述,但余杰用他一貫犀利的政治評論,將中美兩國領導者合在一本書,他說:「向右的川普與向左的習近平,背道而馳,但因為地球是圓的,他們終將正面對決!」

《川普向右,習近平向左》一書最重要的核心是作者認為很多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將左派意識形態當作是文青面貌的點綴,絲毫沒有意識到左派的致命危害。余杰引用米塞斯的話:「真正的對決是觀念與觀念的對決。」並指出川普與習近平的對決,就是右派觀念秩序與左派觀念秩序的對決,「這是繼一戰、二戰、冷戰和反恐之戰後,當代世界最關鍵的一場對決。你不可能既反共,又反川普,此時此刻,任何人、任何國家都必須選邊站,這一過程漫長、艱鉅甚至痛苦。」

川普向右,習近平向左
Photo Credit: 主流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