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家庭的療癒力》:終結世代關係債,情感上才能不再倚靠原生家庭

《找回家庭的療癒力》:終結世代關係債,情感上才能不再倚靠原生家庭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子女對父母的關係債,在短期間很難解除,並會形成跨世代連結的基礎。有時即使子女長大成人、自組家庭後,父母與子女間的「債務」關係仍然存在。「翻轉個人權威」是指個體努力不向其他世代妥協。一個成年人唯有到達這種狀態,才能感知自己真正成熟。

文:茅里齊奧・安東爾菲(Maurizio Andolfi)

【第二章】家庭生命週期與多世代面向

每個家庭都呈現出自己獨特且複雜的時間結構,其中有著家庭個別成員的歷史,同時也交會著彼此的共同經驗與世代之間的連結。時間,由過去、現在的發展軸線所組成,過去,受到舊世代傳承下來的迷思與傳統所束縛;現在的生活,則受到長輩的期待與價值觀所啟發,也受到新世代規畫未來的影響。因此,家庭具有包含過去、現在、未來的生命歷程觀點,因而有別於其他的社會團體。

一對新組成的伴侶代表的是兩個家族的交會,這兩個家族都有各自複雜的族譜根源,對這個新形成的核心家庭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力。這對伴侶的關係,不僅是由兩人共同經歷擇偶、追求、相愛、承諾一起生活的事件所構成,也由兩個原生家庭的交織歷史所構成。「現在」不僅留有過去的痕跡,也帶有描繪未來的紋絡,即使大部分是處於隱微與內在的層次。因此,這個新家庭進入了非常豐富的時間之流,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中,出生與死亡留下標記、持續轉換著,並在不同成員加入與離開這個家庭系統的過程中,進入它獨特的生命週期。

家庭生命週期理論

有些作者將家庭生命週期(family life cycle)描述為一個理論模型,把家庭的發展視為一種動力歷程,具有因應特定發展階段而須有所改變及重新調整的特徵(Haley, 1973; Minuchin, 1974; Carter & McGoldrick, 1980, 1988; Walsh, 1982; Duval & Miller, 1985; Mattessich & Hill, 1987; Andolfi, Angelo & de Nichilo, 1989; Becvar, 2007; Andolfi & Mascellani, 2013)。

家庭生命週期的各個階段被認為是普世皆然,且以特定的重大事件做為標記:出生與死亡、分離與結合,以及任何家庭中的成員之加入與離開。上述所列的作者大致贊同的幾個主要轉換階段為:脫離原生家庭的單身成年期、形成伴侶關係、有年幼子女的家庭、有青少年子女的家庭、子女離家、親代伴侶關係的重新調整、親代的老年生活、擁有孫子女,以及最終的死亡。

依據卡特與麥戈德里克(Betty Carter& Monica McGoldrick, 1980, 1988)的看法,家庭生命週期的這些重要階段,因為可對應家庭系統的自然發展過程,所以也可視為家庭的基本流程事件(normative events)。這些流程事件是可預測且可預期的,但並不表示這些轉換是容易的,也不代表家庭的因應系統(coping system)在不同的家庭或是不同的文化和背景脈絡下,會有相同的功能運作方式。例如:小孩出生、青少年離家、年老父母過世,可能具有非常不同的意義,以及非常多樣的社會與家族儀式的特徵。其中的一些轉換階段,可能會對個別成員和家庭帶來許多壓力與痛苦。通常當家庭從一個階段轉換至下一個階段而遭遇困難時,就會需要治療的介入。

個人症狀,特別是發生在兒童與青少年身上的症狀,通常是家庭面臨需要重新調整角色與功能運作,尤其是在照顧與情感面向有所轉換的階段,所發出的複雜之明確訊號。舉例來說:對大多數的家庭來說,第一個孩子誕生是令人興奮的新鮮事。同時,新手父母需要轉換原來的兩人親密關係,將孩子這個第三者納入他們的親密世界中;子女離家後,父母需要重新協調他們的情感樣態,在夫妻關係中找到可適應且成熟的新做法,以重新安排他們的生活。

不過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愈來愈多的離家成年子女,因疾病、關係問題、財務狀況,被迫回到父母的家,形成了啃老族(boomerang generation或新的回巢症候群(crowded-nest syndrome(Shaputis, 2003; Collins, Jordan & Coleman, 2007)。在年老父母/祖父母過世後,通常會有更大的轉變,每個家庭在處理這個可預期且重大的失落議題時,有著非常不同的態度。悲慟與哀悼並非平常該有的情緒反應,家庭也無法從書本中學習如何面對悲慟,然後繼續生活。有些家庭有機會獲得較多的資源與技巧,來應付出現危機的階段,其他家庭則把任何改變視為一種威脅而持續掙扎;有些人能從延伸家庭、朋友圈和社交系統中找到支持,有些人則會感到疏離且孤獨。

因此,這個生命週期模型讓治療師得以辨識家庭正經歷的階段,也能針對家庭從一個階段轉換至另一個階段的改變與重新調整,進行探討與評估。卡特與麥戈德里克(1988)及華許(Froma Walsh, 1982)認為,家庭處於轉換階段所產生的壓力,是整個家庭,而非個別成員,在承擔著多個世代轉變中的壓力與負荷。如果我們把他們的論點都納入考量,情況就會變得更複雜了。當第一代邁入年老,第二代正應付著空巢症候群(子女離家),第三代忙著成為大人、建立新的伴侶關係,而第四代,也就是新生兒的出生,正開始進入成為家庭系統新成員的歷程。

這裡所描述的是傳統家庭的生命週期,在這樣的家庭中,夫妻保有婚姻關係,父母與子女的角色及功能也有明確的定義。現代的家庭形式則包括繼親或重組家庭、單親家庭、跨文化家庭、移民家庭、收養家庭、同性家庭等,這些將在下一章說明。雖然這些家庭在組成、角色、功能運作上非常不同,仍能以相同的系統-發展架構(systemic developmental framework)來理解。

在家庭生命週期理論剛被提出時,有些作者,諸如羅傑(Roy Rodger, 1973)及阿道司(Joan Aldous, 1990),對此理論有些評論,他們尤其挑戰基本流程事件非基本流程事件(para-normative events之間的區別。例如分居或離婚等現象,在現代就和終身婚姻一樣,相當普遍、在統計上同等重要,不能不歸類為正常家庭發展的範疇內,更不用說其他戲劇化、意外且不可預測的家庭事件,如長期疾病、突發意外的失落、移民、家人失散等等。在現實中,有哪個家庭不需要因應一些非預期且不順利的生活狀況呢?這些作者建議應當放棄「太過決斷」的家庭生命週期之概念,而採取更具動態的生活導向之概念,也就是羅傑所稱之家庭生涯(family career)。

本書無意加入這場學術爭論,而是著力於描述多世代家庭的發展,並聚焦於對他們的生活有重大情緒影響的主要事件,以及他們面對危機與轉換時期的特有方式。

Kid parents shutterstock_115620868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多世代家庭的敘事

一個人出生,往往被描述為一場投入虛空的冒險,不過這是不實之說。事實是,迎接我們的並非虛空,而是一道像似安全網般的網絡。出生,就像是被拋進一本人物與情節已經占滿篇幅的書本中;出生,就是自曝在部分規則已經寫定的現實裡。我們的存在將改變這些敘事的情節,甚至可能改變敘事的結局,但我們永遠無法將自己隔絕於我們進入故事之前的章節之外,這些章節必然會影響我們,因為我們是他們的孩子。每個家庭的歷史都是複雜又獨特的編織體,由時序中相互依隨的個人故事、代間聯繫及共同的經驗所組成,與其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組成,更可說是在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之間所組成。

與過去相比,儘管現代家庭可能凝聚力較低,但是家庭成員之間仍有著無形的牽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串連起過去、現在和未來,並將每個世代的歸屬感連結於獨特的族譜。如此一來,即使每個人都是自己個人歷史的創作者,但由於每個人生下來在家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仍不可免地參與著代間腳本的演出。家庭成員隱微地被期許要符合期待與角色,並或多或少在無意識中服從於那些主導世代間傳遞規範、價值觀和行為的歷程(Zuk & Boszormenyi-Nagy, 1969; Boszormenyi-Nagy & Spark, 1973; Bowen, 1978; Scabini & Marta, 1995; Andolfi & Mascellani, 2013)。

即使在為孩子命名的選擇上,也可能是回應世代期待、角色和文化規範。文化規範可能要求在出生順序或性別上要依據前幾輩長者的名字來命名,也可能是為了紀念好幾代中已故的家庭成員而重複命名,以彌補過去的缺憾或失落。這些做法有可能成為個體一生中巨大的負荷;有時,人們改換名字,就是為了試圖逃避或擺脫他們在出生時就灌注於名字裡的種種。

處於失和對立的父母,有時會透過命名來表明孩子是屬於哪一方,例如:在我會見的印度父親與英國母親所組成的跨文化家庭中,長女的命名源自父親的名字,次女的命名則源自母親的名字,如此一來,兩位家長都表明有個孩子屬於自己的陣營;可悲的是,這也反映出這個家庭有東方與西方對峙的兩大陣營。

在其他情況中,孩子也可能因為承受家庭迷思的沉重負擔後產生症狀,而接受治療,例如西羅(Ciro),一位因憂鬱症來接受治療的十五歲男孩。在探索西羅的家庭歷史時,我發現,西羅是在哥哥去世後出生的,而哥哥也叫西羅,是為了紀念備受尊崇、已逝的祖父,其在當地村鎮是非常重要的人物。這個名字經過第三次傳承後,帶給男孩巨大的負擔,他必須同時承擔祖父的英雄形象及家中長子去世後遺留下來的悲哀失落。

觀察三代家庭,會尊重一個事實:老一輩向年輕一代分享著一個循環不已的故事,在其中,每個人都必須面對普遍共有的人生大事。每個世代都要經歷關係性的變化,如:伴隨子女出生、喪偶、從青少年期轉換至成人期等等而來的變化。家族中的年長者已經經歷、克服了這些發展階段,並累積了經驗,提供更多資源傳承給新成立的家庭。依據前述舉例,我們必須問問自己,個人容有多少自由可以開展自己的道路,以及該如何運用前人的經驗與期待。

隱形的忠誠

在研究一些家庭不同世代間的某些事件之重複特性時,伊凡.納吉與史巴克(1973)注意到當中存在著非常容易辨識的代間互動模式。個人內化並遵守系統中未明示的規則,會發展出對系統的許多忠誠方式,而且會一代又一代傳遞下去,並且難以消除。對多世代敘事及其規則的忠誠與尊敬,會影響家庭中的每一段關係。

原本照顧與關注子女的成年人,反過來成為孩子必須償還的一連串「債務」(debt)的債主。伊凡.納吉與史巴克認為,子女對父母的關係債,在短期間很難解除,並會形成跨世代連結的基礎。有時,即使子女長大成人、自組家庭之後,父母與子女間的「債務」關係仍然存在。在某些情況下,債務關係會在第三代出生,並以其做為回報第一代的付出而解除。

婚姻關係代表著從原生家庭邁向個體化的決定性步伐,但有時,父母會將子女在新關係中對配偶的忠誠視為對自己的不忠誠。因此,世代間垂直面向的忠誠與伴侶間平行面向的忠誠形成交錯,在當中必須有所平衡,能在新與舊「任務」間有所調和,才不至於在不同面向之間產生衝突。伴侶關係正處於被他人傳承及傳承他人的交匯點,重要之處在於,隱形的忠誠並非必須貫徹履行,反之,要去挑戰它們。高夫(Jean Goff, 2001)、高登柏格與高登柏格(Herbert Goldenberg & Irene Goldenberg, 2008)針對伊凡.納吉的脈絡治療理念提出了應用的概論。

翻轉個人權威

另一方面,威廉森(Donald Williamson, 1981, 1991)將個體化及解除代間債務關係的歷程稱為「翻轉個人權威」(the conquest of personal authority),這個歷程主要是個體努力地不向其他世代妥協。一個成年人唯有到達這種內在本質性的權威狀態,才能感知自己真正成熟,最後成為擁有良好自尊與自信的父母,在情感上不再倚靠原生家庭。依據威廉森的看法,為了達到完全的心理成熟狀態,自主與個人權威在代間動力的重新平衡上,至關重要,以避免讓上一代繼續握有賞罰的特權。

父母的角色必須經過轉換歷程,從權威地位轉降到與成年子女平等的地位;成年子女的角色也必須轉換,唯有透過挑戰自己為何需要減縮自我,發自內在地尊重父母的義務與責任,才能獲得更多的自主與自由。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能低估來自文化傳統與社會規則的壓力,這些壓力根植於許多文化,來自對老一輩人家的尊重/奉獻,往往使得成人子女面對年邁父母時或是戰戰兢兢或是百般順從。

雖然伊凡.納吉堅持,償還代間債務,是化解隱形忠誠議題的唯一方法,但威廉森卻認為,後代能夠、也必須啟動這個轉換歷程,以終結世代間的壓迫。不過,唯有當年輕一輩的成年人不再害怕自由,勇敢地承擔起自己的責任,放下生活中依循父母引導的需求,轉換歷程才會發生。這個達到「我立場」(I position, Bowen, 1978)、而不再情緒性地依賴父母的複雜歷程,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要到三十五到四十歲左右才能完成。

相關書摘 ▶《找回家庭的療癒力》: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沒有贏家或輸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找回家庭的療癒力:多世代家族治療》,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茅里齊奧・安東爾菲(Maurizio Andolfi)
譯者:張在蓓, 楊菁薷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在家庭形態極為豐富的今日,家族治療必須考慮到多世代、跨文化的背景和影響,甚至是同性伴侶家庭、單人家庭所面對的細緻議題。

本書是知名義大利家族治療師安東爾菲,多年來與世界各地家庭一起工作的成果結晶。跨文化經歷幫助他從多元角度欣賞不同價值觀;不同族群表達愛和關懷的方式,更豐富了他身為治療師的內在資源,在治療中回饋給個案。

安東爾菲引用關係心理學的概念,將三人關係做為衡量家庭發展歷史中人際關係的單位。他繼承薩提爾、鮑文、米紐慶等大師的理論資產和做法,詳述進入治療歷程的語言,以及觀察家庭的多重方法,例如家系圖、家庭雕塑等。

此外,安東爾菲非常建議治療師要活用治療手法,例如邀請孩子擔任協同治療師、開發創造性的關係問句、留心傾聽每個成員的聲音、掌握非口語訊息、重視停頓和沉默,甚至是充滿療癒效果的觸碰等。

如同「用眼睛竊取」這句義大利諺語,他強調治療師應細心觀察,吸收前輩的技能和知識,自己也常以展示創新的治療方法來示範、實踐家族治療的精義。

當治療師帶著探險家的好奇心,能讓當下的困境成為關鍵鑰匙,打開長久以來的僵固關係,家庭就能運用自身的資源進行轉化,達到多世代家族治療的終極目標:在家庭破碎之處搭起橋樑,形成完整的圖案,讓家庭重新感受到力量和團結。

1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