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家庭的療癒力》: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沒有贏家或輸家

《找回家庭的療癒力》: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沒有贏家或輸家
Photo Credit: StockSnap@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一段婚姻中的孩子必須努力度過並接納家庭的分離,以及分離帶來的所有結果,而不急於進入一個新的家庭層面。要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不該讓孩子陷入「贏家與輸家」模式中,因為孩子有很強烈的系統公正性。

文:茅里齊奧・安東爾菲(Maurizio Andolfi)

【第三章】社會轉變及新的家庭型態

(前略)

在前工業社會與東方社會以強烈家族傳統為特點的文化,焦點是在父母-孩子的關係上;而在經濟發展進步的國家,則將伴侶關係視為家庭的核心單位。雙薪家庭和平等的伴侶關係,已漸漸取代過去舊有僵化、階級制度的家庭模式──專制的男人和打理家庭的女人,經濟和社會權利的不平衡,影響著家庭生活的品質。

前一章描述了「傳統」家庭的生活週期,這一章則將焦點放在其他的家庭結構,描述這些家庭的主要特質和關係品質。儘管家庭型態不同,相同的多世代架構及系統發展的取向,依舊能夠適用於理解與治療家庭上。

離婚與單親家庭中的孩子

事實上,單親家庭(single-parent families)並不罕見。單一親職在過去歷史上,常常是因為死亡或戰爭造成很高的父母死亡率,或因為未婚生子所致。現今社會中,單親家庭比較是因為離婚率增加了。單親父母通常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也就是大多數時間都與孩子居住一起的人。普遍來說,母親是主要的照顧者,即使這個現象在近年來有所轉變,許多父親積極地扮演「家庭主夫」,愈來愈多的母親回到工作場域。此外,共同監護也讓許多父親與孩子的連結更緊密了(McLanahan & Carlson, 2004;Ahrons, 2007)。

單親媽媽面臨更大危機,尤其身處不利的社會經濟情境下,可能因為勞動市場的低下地位,以及獨自養育孩子所面臨的排山倒海的責任,此外,也會因為沒有工作或父親的缺席,經濟和情感上都毫無所託(Amato, 2000)。經歷父母離婚的孩子數量不可小覷,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與雙親仍一起生活的孩子一樣多。基於這個現象的重要性(關於這個主題有大量的文獻參考),我們不能低估失去家庭的完整與和諧對孩子所造成的傷害。

理想上,家庭的完整與和諧,是孩子能健康且快樂成長的最佳條件;幸運的是,孩子即使在非常艱困的情境下,依舊有堅韌的能力,並且有能力尋找愛和關懷。孩子從不喜歡看見父母分開,但若是父母水火不容,對孩子來說是更糟糕的事,因為父母無法處理婚姻之間無解的衝突,孩子可能被捲入其中而形成三角關係或由家庭中分裂出去。

在單親家庭中,父親或母親可能仍因離異感到受傷或難過,此時孩子會開始扮演有支持能力的成人角色。我們常常低估了孩子對父母保護欲和照顧,即使是年紀非常小的孩子亦然,尤其是當他們感受到父母的痛苦和孤寂的時候。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某種程度上,單親家庭的孩子扮演照顧父母的角色是有益的,但若是演變為長期讓孩子負起照顧的角色和功能,而導致角色轉換(role reversal),對孩子來說可能會造成非常大的傷害(Blau,1993; Whiteman, 1993; Andolfi & ascellani, 2013)。

諮商和心理治療可以從父母的延伸家庭啟動正向的資源和支持,較為年長、擁有更成熟經驗的家庭成員,或許可以幫助「親職化兒童」(parental child)由照顧父母的需要中解放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孩子出現心身、關係或行為的症狀,或是父母出現憂鬱或焦慮症狀,可能需要治療的介入。症狀是不適關係的重要指標,可以引導治療師看見家庭的開放性傷口,像是還在隱隱作痛、具有敵意的分離、孩子生命裡父母其中一方的缺席,或是手足間的對抗或競爭。

通常,治療師會忘記考量不再居住於同一屋簷下的人,忽略了重新連結缺席/疏離父母的重要性。當然,如果伴侶已經離婚,就不適合把他們當作還住在一起般地與整個家庭工作。在這樣的狀況下,治療師會與單親父或母和孩子見面,但也會在其他會談時間交替地與另一位父或母和孩子見面,有時候則單獨與孩子會談。認為邀請沒有孩子監護權的父母不重要,是以「非系統」(non-systemic)的方式在看待家庭。即使是長期忽略自己孩子的父親,都應該有機會與孩子重新連結並學習照顧孩子(Aquilino, 2006)。

藉由擴大架構,可以幫助被捲入父母三角關係的孩子停止選邊站,並重新創造手足間的連結。在這個平行的歷程結束時,可以提議父母與孩子共同進行一次會談(joint meeting),以評估治療的進展,包括症狀的改善,並肯定所有人為一起合作所做的努力(Andolfi & Mascellani,2013)。

shutterstock_29165384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繼親和混合家庭

隨著全世界的伴侶分居和離婚的增加,混合家庭(blended families)的數量已經快要與傳統家庭相同了。然而,居住在一起,形成混合的新家庭,包括繼親一方或雙方前一段關係的孩子及雙方共同的孩子,這樣的歷程很少進展順利。根據許多作者所描述的,這是非常具有挑戰的經驗(Visher & Visher, 1991;Bray & Kelly, 1998;Nelson, Erwin & Glenn, 1997;Steward, 2005;Goldscheider & Sassler, 2006;Michaels, 2006;Greeff & Toit, 2009;King, 2009; Papernow, 2009;Lambert, 2010)。我們需要考量一些混合家庭所需要面對的主要議題,幫助家庭創造穩固的基礎,成功地一起生活。

完成分離/離婚的需要

父母雙方需要在情感及經濟層面上和前一段婚姻徹底劃清界線,度過痛苦的分離時期,不將任何未竟事宜帶入新的關係中。前一段婚姻中的孩子必須努力度過並接納家庭的分離,以及分離帶來的所有結果,而不急於進入一個新的家庭層面。讓孩子知道婚姻中的分離是公平的,不讓孩子陷入「贏家與輸家」(winners and losers)模式中。

孩子們有很強烈的系統公正性,無法忍受不公平的結束或沉重的三角關係,因此會選邊站,並且打破手足間的聯盟。在父或母親死亡的情況下,另一位家長再婚,可能會引發孩子尚未處理的悲傷,而孩子需要空間和時間哀傷,不被勉強急於進入並接受新的生命安排(life onfiguration)。

優先忠誠及手足競爭

兩個成人第一次結婚時可以自由地選擇,而當他們決定再婚時,就必須得到孩子的允許。事實上,父母相當清楚,若是孩子不認可或是對這位家庭新成員沒有正向態度的話,他們的新生活很有可能成為惡夢。通常再婚母親會非常謹慎,並且非常保護孩子,不讓新伴侶訓誡或直接管教孩子──至少在關係的前幾年。

她們對於自己孩子的忠誠度可能會產生偏袒的情況,或者另一個極端情況是,她們可能會給予繼子女過度的關愛及關注。手足變多,可能是非常有益的,但有時手足間也會產生嫉妒、競爭,以獲得更多的愛及關注,尤其是再婚父母生了孩子,這個孩子也有可能因為年紀最小,而享有特權。

讓所有父母參與

孩子若能與親生父母雙方維持聯繫,便能夠在混合家庭中適應得較好。因此,所有的父母都參與進來,並努力成為親職夥伴關係(parenting partnership)是很重要的。男孩們常常會很難接受混合家庭中的新父親,尤其當他們長時間生活在缺乏親生父親的單親家庭中,心中仍暗自希望父母能夠重修舊好。他們希望親生父親能回到家庭,而不是接受新的外來者繼父,繼父需要謹慎以待,不要侵擾孩子脆弱的情緒空間,而且要適應孩子的步調。每個孩子都不同,他們也會讓大人知道他們與人連結時所需要的快慢程度。害羞、內向的孩子需要大人慢慢來,給他們時間和大人變熟、贏得他們的信任。

在混合家庭中維持婚姻的連結

幫助孩子適應、設立界限,以及分擔親職的責任,無庸置疑需要很大的力氣,但為了建立一個奠基於互相愛惜及照顧的穩固婚姻連結,卻是不可缺少的。這基本上對所有人都是有益的,包括孩子。如果孩子們看到父母之間的愛、尊重及開放的溝通,他們會感受到更多的安全感,甚至學習模仿這些關係品質。

相關書摘 ▶《找回家庭的療癒力》:終結世代關係債,情感上才能不再倚靠原生家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找回家庭的療癒力:多世代家族治療》,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茅里齊奧・安東爾菲(Maurizio Andolfi)
譯者:張在蓓, 楊菁薷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在家庭形態極為豐富的今日,家族治療必須考慮到多世代、跨文化的背景和影響,甚至是同性伴侶家庭、單人家庭所面對的細緻議題。

本書是知名義大利家族治療師安東爾菲,多年來與世界各地家庭一起工作的成果結晶。跨文化經歷幫助他從多元角度欣賞不同價值觀;不同族群表達愛和關懷的方式,更豐富了他身為治療師的內在資源,在治療中回饋給個案。

安東爾菲引用關係心理學的概念,將三人關係做為衡量家庭發展歷史中人際關係的單位。他繼承薩提爾、鮑文、米紐慶等大師的理論資產和做法,詳述進入治療歷程的語言,以及觀察家庭的多重方法,例如家系圖、家庭雕塑等。

此外,安東爾菲非常建議治療師要活用治療手法,例如邀請孩子擔任協同治療師、開發創造性的關係問句、留心傾聽每個成員的聲音、掌握非口語訊息、重視停頓和沉默,甚至是充滿療癒效果的觸碰等。

如同「用眼睛竊取」這句義大利諺語,他強調治療師應細心觀察,吸收前輩的技能和知識,自己也常以展示創新的治療方法來示範、實踐家族治療的精義。

當治療師帶著探險家的好奇心,能讓當下的困境成為關鍵鑰匙,打開長久以來的僵固關係,家庭就能運用自身的資源進行轉化,達到多世代家族治療的終極目標:在家庭破碎之處搭起橋樑,形成完整的圖案,讓家庭重新感受到力量和團結。

1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