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為了防堵網路犯罪,只好犧牲隱私?

【插畫】為了防堵網路犯罪,只好犧牲隱私?
Photo Credit: 事件地平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個資」的問題從疫情轉往偵查犯罪行為,我們該如何拿捏其中著平衡?事實上,網路駭客的爭議至今在法律上沒有縝密的規範,政府如今端出「科技偵查法」,真能維護憲法保障的人民自由與隱私嗎?

119940911_3452773974948585_2480901088484
PhotoCredit:事件地平線

近期法務部針對網路犯罪偵查研擬的「科技偵查法」草案,希望讓執法單位可針對通訊軟體,開放監聽聲音、文字,引起了侵害隱私權及秘密通訊自由的爭議。

並且,僅開放外界討論五天!

這個草案,將授權執法機關,合法監聽嫌犯手機、平板或電腦等設備,若有事實足認犯罪嫌疑重大,檢警就可向法院聲請「核發設備端通訊監察書」,包含:

  • 植入木馬——從嫌疑人的手機提取與案情有關的資訊,做為呈堂證供
  • 雲端資料——亦可查扣且具證據力持搜索票查扣被告的電腦或手機等電磁設備時,若犯罪資料備份在雲端

草案中亦授權辦案人員使用科技工具辦案,包含:

  • 空拍機——蒐證使用上警調可自行運用,但超過30天需向檢察官核備獲同意才能繼續
  • GPS——蒐證以檢察官許可為原則,偵查逾2個月,需向法院聲請延長
  • 屋外對屋內監視錄影——限於蒐證中度犯罪或重度犯罪,要經法院核准

防堵網路犯罪重要,那人民的隱私呢?

台北律師公會點出各機關研擬的法律或法規命令草案,至少要公告60天,科技偵查法明顯不急迫,質疑為何法務部僅給予外界五天時間討論。

律師公會認為,專法方式立法將強制處分事項割裂在刑事訴訟法外,造成相關主管機關有多頭馬車情形,為何法務部不直接在通訊保障及監察法進行增修?

刑事法委員會主委林俊宏律師就舉例,在德國若要實施設備監聽,都要類似台灣高等法院的法官才可核定,加上其他條件限制。

科技偵查法草案以物理空間做為隱私空間,但隱私不應該以空間判斷,假設連續透過GPS長期追蹤兩個月就可推估一個人固定的生活軌跡,不可不慎。

難題:自由與安全的天秤該如何拿捏?

在人民隱私自由與國家公權力維護治安的平衡之間,向來是個難題。近期為了防堵疫情,亞洲就有不少政府透過追蹤民眾手機來把關疫情傳播、降低社區傳染:

  • 中國:支付寶「健康碼」填寫個人健康狀況,判斷人民是否可外出、移動
  • 南韓:建立網站取用手機定位丶信用卡消費丶監視器和網路對話,將確診病例的位置標示在地圖上
  • 新加坡:要求人民安裝手機應用程式TraceTogether,利用手機藍芽之間的信號交換,讓政府可以取用來追查感染者曾接觸過的人
  • 台灣:據台灣媒體《天下雜誌》報導,自2月1日成立「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平台,已監控超過一萬個手機號碼

但相同的問題,德國政府則認為容許當局追蹤民眾手機定位是對隱私的嚴重侵犯。

「我們不應被恐懼蒙蔽,而忘記數據保護的重要性。假如明天開始在電台廣播確診者的名字,很多人都會覺得是不合比例的公開私隱」

而當議題從疫情轉往偵查犯罪行為上,我們又該如何拿捏其中著平衡;網路駭客的爭議到現在都在法律上沒有足夠縝密的規範,政府如今端出草案是否能夠維護憲法保障的人民自由與隱私?

你認為安全重要,還是自由隱私更重要呢?

本文經事件地平線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