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在南洋的臺灣人》:為何日本戰敗後,被遣返的臺灣人卻再回南洋定居?

《日治時期在南洋的臺灣人》:為何日本戰敗後,被遣返的臺灣人卻再回南洋定居?
圖為1945年11月8日檳榔嶼,距離日本投降已兩個多月,喬治市街道上懸掛歡慶二戰結束的布條。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戰敗後,散居南洋的台灣人國籍從日本改為中華民國,儘管許多海外台僑被集中在新加坡後遣返回台,但國民政府為緩解百廢待興的台灣內部人口、就業壓力,又鼓勵返台者回到的南洋居住國發展。

文:鍾淑敏

編按:作者為尊重原文獻中所用的名稱,因此文中部分地方名稱為舊名,如「新嘉坡」;同時為讓讀者可了解更多細節,本文保留原文的註釋標記。

戰後,海外各地臺灣人紛紛成立同鄉會,發揮提供生活物資品、協助旅外臺灣人返臺之功能,同時在思想教育與國語文訓練發面,也發揮作用。又在法律上協助辦理國籍復籍登記、爭取發還被盟軍沒收之臺灣人財產。198 1946年3月18日,在新嘉坡的臺灣同鄉會(星洲臺灣同鄉會,會長吳錫源)199 致電南京外交部,「現集中星洲之臺僑約二千人,曾屢向英方交涉運送回省,皆以無船推諉,始終與日敵同待遇,困苦難堪,盼從速派遣送還。」200 對此,中國政府一方面請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協助,一面請在東京的盟軍總部設法安排。5月30日,同鄉會收到駐日代表團的代電僑字第一六○號,表示美軍總部稱遣送工作正在進行,第一批已於4月24日啟運,但也要求俟後有所查詢時,要先將有關僑民之國籍、目的地及證明文件詳細函告。201

在新嘉坡集中營的臺灣人,除了原本就在新嘉坡者外,也收容鄰近各地等候遣返臺灣而集結候船者。5月,來自印度集中營者抵達,在此前後,雅加達收容所的臺灣人也移到新嘉坡,新嘉坡成為各地臺灣人匯集之處。以在雅加達的臺灣同鄉會長林益謙為中心的一群人成立了「明臺會」,會長林益謙原是日本佔領時期被派往爪哇軍政部的司政官,幹事吳墩燦、陳武雄、蕭再火、陳慶焜、張瑞源。藉著1946年6月18日起發行5號的《明台報》,可以窺探臺灣人心境。202 該報深刻的討論臺灣人面對中國政府治理臺灣的新局面,究竟應當如何應對的問題。在 《明台報》第4號(1946年6月22日)中,有來自印度集中營、原本 在吉隆坡中華學校任教的杜存禮的文章〈我們的使命〉,文章以中文展開如下的論述:

現在要建設新臺灣,第一個先決問題,是要幫助政府把五十年來的奴化教育滅族餘毒洗雪淨盡,使我們臺灣六百萬同胞都知道中國是我們的祖國,我們是和祖國內的人民同種同族的⋯⋯青年們 一同向正義光明的大路邁進,我們的口號是 ⑴ 團結一致,集中力量,把我們臺灣的所有貢獻給祖國。⑵ 幫同政府肅清國內一 切貪官污吏。203

可以想見,新嘉坡在臺灣人摸索成為中國人的過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

AP_444805948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1941年的新加坡。

1946年中,從印度轉來的臺灣人,在顏上醫師的率領下,搭船返抵臺灣。204 但在1945年底,還沒有等到父親消息的顏氏家人,卻選擇前往父親的故鄉,搭乘遣返船踏上未知之地。因為不論依據日本或中華民國國籍法,他們都有權「返回」臺灣。大多數離開印度的臺灣人回到臺灣,但有少數人如徐高雷一家,既未隨臺灣人返臺,也未能以日本人身分返日,停留在吉隆坡。徐高雷,原籍臺北,在吉隆坡栽培橡膠,妻為日本人,子徐華(山口隆)、女徐萬沙(山口政子)都以日本人方式教養。戰後返回新嘉坡裕廊集中營時,山口隆無法隨日人返日,才知道自己失去日本國籍。205 徐家停留在吉隆坡,並沒有隨臺灣人撤返。郭國正家族似乎也因為其妻郭清雲有新嘉坡市民身分,一家人得以停留在新嘉坡。在收容所號稱頭腦非常好、很會唱歌的學生郭詩禮,1959年5月任柔佛監獄助理警監時,曾奉派赴英國受訓半年,研究監獄行政。206 郭詩禮有英國倫敦大學學歷、曾任新嘉坡監獄局長,也是世界郭氏宗親會榮譽理事。207

然而,就在遣送返臺的工作尚未完全結束時,1947年2月又有臺灣人重返南洋的行動。因為南洋各地遣送返臺者不下萬餘人,「臺灣省長官公署為解決失業問題,希望此等臺民,能返回南洋原居留地。」於是外交部乃依據歸國證明文件核發護照,美國領事館也依據護照而給予簽證,但是暹羅以及法國、英國、荷蘭對其殖民地的入境方式並不明確,外交部因此於2月13日以字04031號詢問各國駐華大使館「關於臺僑重返南洋居留地」辦法,並以1947年2月26日東36 字第4015號代電,發給駐各國中華民國大使館。208

與英國的交涉並不順利,由於駐臺的英國領事館認為「臺民戰前係日本國民,戰後乃以敵俘身分遣送回臺,故拒絕簽證臺民重返英屬各地之護照」。然而,英方曾於1946年12月31日函知中國駐英大使館,謂「英國當局予臺民以友邦人民之待遇,並同意凡屬臺民案件,英有關機關應與中國駐外使領館接冾」。只是臺灣英國領事館對此似未獲悉,因此,外交部再次函送英國大使館,請轉知對臺民請求簽證重返南洋英屬各地之護照一節,准予照辦。209 再三交涉之後,1947年8月獲得英方「英政府根據予臺僑以友邦人民待遇之原則,已訓令其屬地簽證機關,對臺僑持有中國護照者一律給予簽證,所取費用與華人相同」的答覆。210 這個給予「友邦人民待遇」並不代表承認臺灣人的國籍轉換,儘管國民政府認為依據開羅宣言在臺灣事實上恢復其原有主權,也於1946年7月9日以東(35)字第03541號照會各國使館「臺灣人民自34年10月25日起恢復中國國籍」,英美認為開羅會議不能作為臺灣主權轉移之法律根據,但在對日和約簽訂前,允以臺灣人民以友邦人民待遇(treated as nationals of a friendly country)。駐日盟軍總部也對臺僑以華僑同等待遇。211

1947年9月,英國政府同意凡臺僑持有中華民國政府發給之證照者,一律給予簽證,其取費與一般辦法相同。僑務委員會電知臺灣省政府查照,並命令各僑務處局知照,俾臺僑得早日重返南洋。212 1949年駐新嘉坡總領事伍伯勝「呈復交涉臺僑重返原居留地經過」的代電中,回復「關於臺僑一百四十人返回新嘉坡及馬來亞原居留地事,……新嘉坡輔政司本年三月九日函復,以該案業經新嘉坡政府及馬來亞聯合邦政府慎密考慮,惟歉難允如所請……。」213 回絕了臺灣人返回僑居地的申請。1953年8月1日新嘉坡政府發布新法令,除了那些具有英國公民權的人、少數技術專家和殖民地華人居民的妻兒外,任何移民都被禁止。翌年,只有4千名華人准許移入新嘉坡,其中有3⁄4是華人居民的妻兒。214

儘管臺僑140人返回原居地的申請案不獲通過,但有部分臺灣人一度返臺,又再度到南洋發展。曾成智醫師之妻、華僑黃妙枝於臺灣大學接受齒科醫生研修後,到新嘉坡市開業。215 黃添水重返峇株巴轄經營藥局,二子皆為醫師。第一翼的醫師林其瑤戰後返回屏東潮州開業,之後先前往馬來半島的麻坡,再轉至新嘉坡,在芽籠(Geylang)開設林Clinic(診療所),1976年因病關店返臺療養。216 林世香醫師曾任萬巒鄉衛生所主任,之後再度前往新嘉坡。經歷過收容所生活的長男林啟明於新嘉坡開設川林企業有限公司、澤霖貿易有限公司,也開設鳳梨罐頭公司等。又在吉隆坡經營Pacific Hotel、高爾夫球場等,另外還從事川崎製鐵關係的工作,生意極為成功。之後家人各自在美國、新嘉坡等地發展,成為醫師者有3人。217

從臺灣人的戰爭體驗而言,在印度的生活似乎沒有帶給臺灣人特別負面的印象,原因之一是集中營所在地並未成為戰場,因而度過平靜的生活。更重要的是這些原本可能會在第一線上、被迫捲入戰爭,成為軍人、軍屬的臺灣人,因此遠離戰場,全身而退。並且,相對於留在英屬馬來、被迫擔任通譯等戰爭協力者,遠離該處的臺灣人,在沒有仇恨的情況下,也有助其戰後重返南洋,繼續拓展海外活動。

AP_460729021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1946年7月29日,經歷了日本殖民的新加坡人民,在大街夾看著英國軍隊的歸來。

註釋:

198 湯熙勇,〈烽火後的同鄉情:戰後東亞臺灣同鄉會的成立、轉變與角色(1945–48)〉,《人文及社會科學集刊》(臺北)19: 1(2007 年 3 月),頁 28–35。
199 湯熙勇、陳怡如編著,《臺北市臺籍日兵查訪專輯:日治時期參與軍務之臺民口述歷史》(臺北:臺北市文獻委員會,2001),頁 199。
200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 史研究所檔案館藏),館藏號:11–29–01–18–014。
201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1–18–014。
202 クリスチャン•ダニエルス(唐立),〈雲間の曙光:《明台報》に見られる臺灣籍日本兵の戦後臺灣像〉,《アジア•アフリカ言語文化研究》(東京)51(1996 年 3 月),頁136–138。
203 クリスチャン•ダニエルス(唐立),〈雲間の曙光:《明台報》に見られる臺灣籍 日本兵の戦後臺灣像〉,頁 143。
204 顏上返臺後,先任臺糖溪洲糖廠醫務室主任,之後在臺北開設顏醫院。參見陳國柱、連志成、林志華編,《臺灣省醫師名鑑》,頁 50。
205 峰敏朗,《インドの酷熱砂漠に日本人収容所があった》,頁 255–256。
206 〈柔佛監獄助理警監郭詩禮赴英受訓〉,《南洋商報》,1959年5月26日,頁15;〈監獄廳長郭詩禮已經恢復視事〉,《南洋商報》,1975年8月24日,頁3。
207 〈世界各地的郭氏宗親組織〉(2014年1月24日),「中華郭氏網」,下載日期:2016年10月2日,網址:http://www.zhgsw.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96。
208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1–18– 014。
209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1–18– 014。
210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1–18– 014。
211 〈沖繩、瓊崖及南洋等地臺僑遣送回臺〉,《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1–18– 014。
212 〈荷印僑胞慰問金匯出即將派員前往分發 英方已允臺僑重返南洋 南非謀排擠我僑民將提出交涉〉,《中央日報》,1947年9月23日,第4版。
213 新加坡領事館,「呈復交涉臺僑重返原居留地經過」(1949年4月2日,穗字第04385收文),〈戰後華僑遣返荷印原居留地〉,《外交部檔案》,館藏號:11–29–08–07–067。
214 刘宏,《战后新加坡华人社会的嬗变:本土情怀•区域网络•全球视野》(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3),頁 44。
215 〈各地で歡迎攻め星馬、香港、臺北を訪う〉,《インドワラ通信》14(1977年7月),頁2。
216 〈林其瑤医師他界〉,《インドワラ通信》14(1977年7月),頁 8;2017年3月3日林元祺先生訪談。
217 〈林啓明君來日,学校友達と交歡〉,《インドワラ通信》14(1977年7月),頁1;〈消息〉,《インドワラ通信》33(1986 年 11 月),頁 6。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治時期在南洋的臺灣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出版

作者:鍾淑敏

本書是第一本綜述日治時期(1895-1945)臺灣人在南洋活動的著作,全書分成6章,約42萬言。從日本帝國南進與西方各帝國的殖民統治之大背景下,探討處身於帝國主義國家的競爭與衝突中,又深陷中、日兩國歷史糾葛的臺灣人,如何在今日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泰國、菲律賓等東南亞各地發展的歷史。

1010901101_01
Photo Credit:中研院台史所

Photo Credit:中研院台史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