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拒承諾會和平轉移政權,共和黨急滅火:美國政治的憲法至上與黨派意識

川普拒承諾會和平轉移政權,共和黨急滅火:美國政治的憲法至上與黨派意識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受訪時,拒絕承諾如果敗選則願意確保政權和平轉移,其言論涉及不尊重憲法,使共和黨緊急出面滅火,通過決議強調支持和平轉移政權。美國本次總統大選激烈,參議員選舉也難分難解,又逢大法官病逝,使選情撲朔迷離,眾人也如履薄冰。

美國總統大選戰情膠著,川普23日受訪時被問到,若他在11月大選落敗,是否願意確保政權和平轉移,而川普則拒絕承諾,並再次指民主黨極可能透過郵寄投票採取選舉詐欺手段。川普言論引發譁然,白宮發言人與共和黨緊急出面滅火,參議院也快速通過決議,強調會支持和平過渡政權。

23日記者會上,《花花公子》雜誌(Playboy)記者卡瑞(Brian Karem)向川普發問,是否承諾敗選後願確保政權和平轉移,川普迂迴地說:「再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你也知道我一直強烈批評投票方式,選票真是個大災難。」當卡瑞重新強調一次問題時,川普回應:

「我們真該擺脫選票,大家就會有很和平的政權過渡期。其實根本就不會有政權轉移啦,只會有政權延續。選舉都是被廣告控制的,你也懂,而你知道誰最懂嗎?民主黨最懂。」

這段話引發譁然。民主憲政是美國最引以為傲的事,川普「擺脫選票」的主張等於不承認美國民主制度的基礎;無論兩大黨再如何鬥爭、投票與計票機制如何與時俱進變化,「選舉」、「選票」始終是共識。而川普拒絕承諾政權和平轉移,也有分裂社會之嫌,雖然他過去在種族、移民等議題上早已被多次質疑分裂社會,但這段話裡對於選舉的蔑視,踩到了美國政界的紅線。

《路透》報導,川普23日還表示,他預期這場選舉最後將需要交由最高法院來解決爭端;川普昨(24)日又解釋,需要最高法院的原因是他不知道本次大選會否是場「誠實的選舉」,認為郵寄投票會造成一堆「不請自來的選票」。川普過去就曾因宣稱郵寄投票的不公正,被推特標註為「假資訊」。

白宮發言人麥肯內尼(Kayleigh McEnany)昨在記者會上澄清,「川普總統會接受自由公平選舉的結果」。在國會一路為川普掃清障礙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推特強調,11月3日勝選的人,將會如期在明年1月20日宣誓就職,「如同1792年起每四年一度的慣例,這次政權也會井然有序地轉移。」

AP_20266726973058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肯塔基州參議員麥康諾。

參議院昨天還緊急通過1項決議,重申承諾依循《美國憲法》致力讓政權和平有序地轉移,全力防止包含總統在內的任何權力人士顛覆美國人民的意志。立場中立的《國會山莊報》報導,這項決議由民主黨籍參議員提出,獲得全參院一致通過,這代表即使是共和黨人也不反對;共和黨黨鞭圖恩(John Thune)對此表示,「共和黨人相信法治,我們信仰憲法」,強調憲法對事件發生與否,具有主宰力。

憲法不容藐視,無關立場利益

《路透》和《國會山莊報》都指出,麥康諾等共和黨人通常不會直接譴責川普的言行,只能另外針對事件本身回應。從參議院的決議、以及共和黨黨鞭圖恩的說法來看,「憲法」在強調民主法治的美國具有其不可動搖性,是無論右派、左派、保守派、自由派、或者任何立場的人都必須尊重的準則,無關個人利益。

此外,美國憲法序言開頭是「我們合眾國人民」(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憲法前三條依序是關於國會、總統、聯邦法院的組織與規範,象徵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這再再強調,在美國最至上的並非總統,而是美國人民的憲法。

《路透》報導,眾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向美國人呼籲,雖然川普崇尚獨裁者,但不要被川普的言詞嚇到,應勇於投票;她也警告川普,「你不是在北韓、土耳其或俄羅斯」。

共和黨籍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也在推特指出,民主政體的基礎在於政權能和平轉移,如果這項基礎不能實現,「就會發生此時正在白羅斯發生的動亂」。羅姆尼表示,無法想像、也不能接受任何總統可能不會尊重憲法的說法。

AP_2026545003933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流亡的白羅斯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右)9月21日受邀至歐盟外長會議,舉照片講述白羅斯政府選舉舞弊及鎮壓人民。

郵寄投票會導致詐欺?FBI局長作證:很難

川普一再質疑的郵寄投票之公正性,聯邦調查局(FBI)昨也對此有所表示。《國會山莊報》指出, 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昨赴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作證時表示,從歷史上看,無論是郵寄投票還是其他方式,FBI都沒有發現總統大選中有全國串聯的詐欺行為。

對企圖影響大選的外部勢力而言,大規模製造選民詐欺實屬難事。FBI和國土安全部網路安全與基礎建設安全局(CISA)聯合報告指出,就連網路投票也難以有詐欺行為。駭客針對投票系統的攻擊,可能干擾民眾上網投票的速度,但不會影響選民投票的完整性或資訊正確性;即使在11月3日發生大當機等意外,各地選舉機構已有多種應變計畫,「大規模操縱選票的企圖難以實現」。

FBI和CISA警告,網路攻擊和外國勢力比較能夠操作的是選前虛假訊息流傳,發布假新聞來誤導選民觀感,影響選民做出決定。

若屆時川普和拜登的選舉結果過於接近,有一方提出質疑,最終將由最高法院決定應如何處置。在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本月18日過世後,美國最高法院目前有8名大法官;美國史上不是沒有大選年提名大法官的案例,但從未有如此接近大選時還提名新法官。

為了大選訴訟做準備?參議院推動新大法官表決

上屆大選前,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在2016年2月上旬猝逝,以共和黨為多數的參議院表示,時任總統歐巴馬一年後就要卸任,「美國人民有權在選擇大法官一事上發聲」,認為應由當年11月勝選總統的人來提名新任大法官。

AP_2026751347680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大法官金斯伯格的靈柩9月23日抵達最高法院,書記官列隊迎接。

而今金斯伯格過世時,距離大選只剩46天。仍由共和黨把持的參議院這次沒有打算讓「美國人民有權在選擇大法官一事上發聲」,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在金斯伯格過世消息傳出後數小時內就表示,將會立即啟動新任大法官的表決程序,川普也將在本周正式提名人選。

美國《公共電視新聞網》(PBS)整理出一份清單,列出共和黨參議員2016年與2020年對於大法官任命與否的意見。包含麥康諾、科羅拉多州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佛州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北卡羅萊納州參議員提力斯(Thom Tillis)、南卡羅萊納州參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等,幾乎所有有表態的共和黨員態度都改變,2016年反對任命新大法官、2020年就贊成。可以說,忠於黨派利益的意志沒有改變;但是當初以「美國人民有權選擇」作為理由,這部份現在就站不住腳,得換個說法了。

始終如一的僅有2名女參議員:阿拉斯加州的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緬因州的柯琳斯(Susan Collins)。穆考斯基2016年和今年都反對在大選前任命新大法官;柯琳斯2016年只同意舉行提名聽證會、今年直接反對。

共和黨當心:最高法院得意,參議院可能失利

然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瑞姆支持在大選前任命新大法官。《路透》報導,葛瑞姆的說法是大選後若敗方提出訴訟,必須要有完整9位大法官的最高法院來裁決。

AP_2003615656686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左起: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大法官凱根、戈蘇奇、卡瓦諾。最右兩人是川普任內任命。

報導指出,實際上可以成立另一個獨立的選舉仲裁委員會來因應,民主黨籍的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如此呼籲。畢竟總統一任是4年,但大法官是終身職,為了4年期的總統職倉促選出終身職的大法官,並不合理。

由於總統和參議院多數黨都是共和黨人,本次選前填補金斯伯格大法官留下的空缺席位,幾乎是無可避免,這將使美國最高法院有很高機率形成保守派6:3領先自由派的優勢,引領下一世代的判例和社會意識。

除了川普選情激烈,共和黨也要當心參議院選舉。根據選情資訊網站《270toWin》,該黨的亞利桑納州參議員麥莎莉(Martha McSally)、科羅拉多州賈德納落後於對手,北卡州提力斯、愛荷華州恩斯特(Joni Ernst)、緬因州柯琳斯皆選情搖擺。兩黨戰況勢均力敵,民主黨要奪回參議院不是不可能。一旦共和黨失去參議院,國會兩院接下來至少2年就都由民主黨主導。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