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曜4超玩》 為何不能入圍?YouTube、網路節目狂吸觀眾,「電視」金鐘獎如何因應?

《木曜4超玩》 為何不能入圍?YouTube、網路節目狂吸觀眾,「電視」金鐘獎如何因應?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製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鐘獎身為台灣電視界最盛大的活動面臨重大的考驗。網路串流平台Netflix的《罪夢者》與《誰是被害者》是本屆入圍的大贏家,大幅搶佔台灣的戲劇版圖;而正風起雲湧的YouTube、網路數位節目是否也有機會站上金鐘殿堂?

來到2020年,台灣電視界最盛大的頒獎典禮金鐘獎面臨了重大的考驗。網路串流平台Netflix的《罪夢者》與《誰是被害者》是本屆入圍的大贏家,大幅搶佔台灣的戲劇版圖;而正風起雲湧的YouTube、網路數位節目是否也有機會站上金鐘殿堂呢?

「第一個做改變的應該是當年的金曲獎吧!金曲獎在2017年就改變了。至於電視金鐘要不要納入數位節目,這是新的觀念,當然規範確實是要加快腳步,因為影響已經是野火燎原,尤其是YouTube對電視、傳統電視節目觀眾的稀釋,他的影響力都已經是木已成舟。」知名主持人黃子佼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提出他的看法。

S__110772234
Photo Credit: Fanny攝影

電視節目面臨轉型,YouTuber當道?

今年金鐘獎報名件數驟減,Netflix與OTT平台入圍了許多獎項,綜藝部分的生活風格節目主持人獎、益智及實境節目主持人獎、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三項入圍者全部從五個減到四個,與去年入圍名單的重複率更高達60%。這或許已成為一個警訊,意謂著傳統電視開始沒落,百花齊放的YouTube與數位節目即將取而代之,成為觀眾新的選擇。

「綜藝不景氣,報名數越來越少,少掉的那個名額就是從缺。」金鐘獎評審主委瞿友寧表示,評審們會從製作狀況、主持人臨場發揮、與過往相比等做出細節的客觀判斷,衡量有多少的成長。「或許這也凸顯出綜藝節目現在窘困的狀況,很多網路平台節目越做越好、越成功,有些人才也被吸引到網路平台。」

網路暢行、3C產品不斷翻新,大眾觀看電視節目的習慣也逐漸改變,以往被傳統節目綁架在電視前面的收視族群,已經開始向可以跨平台隨選播放、五花八門又熱鬧吸睛的網路內容靠隴。在自媒體興盛的年代,YouTube或數位平台已成為一股新興的力量,它的網路發聲甚至超越了許多傳統平台,無論是政治、企業或娛樂等產業都無法忽視。

而這股風潮也吹進了演藝圈,許多藝人紛紛轉戰到網路,主持或參與網路節目,或是利用空餘時間拍攝私下生活,讓粉絲們更加貼近藝人的生活,也能開創新的事業版圖。以韓星為例,太妍、Jessica、姜棟元、IU、朴敘俊、Eric、朴敏英等許多大明星都轉戰YouTube,挑戰當YouTuber,或是拍Vlog,而且影片製作認真充滿誠意,台灣的鄭元暢、曾之喬、楊丞琳、孟耿如也都在經營個人頻道。

「可是YouTube跟網路節目基本有什麼差別呢?當然比如說《綜藝玩很大》這種大型節目,YouTube暫時還做不到,可是像一般的談話性節目其實差不多吧!像我自己在做電視的同時,每次我都覺得其實做《佼心食堂》比較難,因為一個小時沒有廣告,都是直播,一對一,你要怎麼去帶動那個氣氛流程?以技術面來講,或者說是比難度,它不會亞於電視節目的主持,可是卻沒有競爭的資格。」

串流平台的大舉進攻,綜藝界是否還在懶洋洋?

像黃子佼主持的Yahoo TV自製綜藝節目《佼心食堂》,每集邀請大明星挑戰現場直播,並開放網友即時問答QA的節目,無論是企劃、內容及主持人臨場反應,難度都相當高,但目前的電視金鐘獎卻沒有提供任何機會給這個節目。雖然文化部影視局在2017年首次開放網路節目參賽戲劇節目獎及迷你劇集獎,但也只佔所有獎項中很小的一部分。

「開放YouTube報名金鐘的角度比較像是跟得上時代,因為很多人才都已經流動到網路、YouTube,像《佼心食堂》其實很多人以前是在電視台做電視節目,現在就變成人才的流動,可是他們卻沒有機會去角逐榮耀,是相對比較可惜的。就像《罪夢者》、《誰是被害者》也是很多人以前都在拍電視劇,現在變成網路,或是演員以前在演電視劇。這個東西(金鐘獎)應該是讓他們能夠被看見,不要因為平台的轉換,好像就沒有機會共享榮耀。」

黃子佼就質疑,如果Netflix與OTT平台可以報名金鐘獎,為什麼YouTube平台、本土資金的Yahoo網路類型節目不能報名加入戰局?「Netflix可以報名,因為他是劇組有台資,這種話根本說服不了我,YahooTv難道不是在台灣製作的嗎?這個規範就很奇怪嗎?蔡阿嘎難道不是在台灣出資有工作室?佼心食堂也是Yahoo外包給本土製作單位,所以這個確實是bug啦。」

「開放所有的攏來報名那個叫做瓜分榮耀,現在這個角度比較像是共享榮耀。即使現在換個跑道,就像邰哥或是我跨界去做網路節目,技術與身份也還是主持人呀,難不成要把我們歸類到網路直播主?可是在規範上確實被排在外面,耕耘五年的網路節目依然不夠資格?」

S__111190109
Photo Credit: yahoo提供

對於電視金鐘獎未完全開放網路節目報名,黃子佼也有許多疑惑。「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網路戲劇界這麼快就進入金鐘獎,反而是我們綜藝界好像懶洋洋的,大家懶得去爭取,我覺得很可惜。我認為確實是法規或規範跟不上時代。因為現在的變化太快了,我相信文化部有關單位應該也開始在思考這件事情了。」

「像《木曜4超玩》的影響力、魅力,功力都存在,只是因為平台不同。其實最矛盾,就是為什麼戲劇可以,娛樂不行,如果都是所謂的在地製作公司、在地的資金,那這個就很矛盾。」黃子佼指出金鐘獎開放的問題。

台灣傳統的電視節目看似多元,卻有很多是買國外戲劇及綜藝節目來播。「金鐘獎本來就是鼓勵台灣的從業人員的,金曲獎也是比較open,這是一開始定調的人就這麼定了。只是台灣這些好的創作又被壓縮。照理說,這個市場是自由的、競爭的,現在台灣電視台很多黃金時段都直接播陸綜、韓綜,最快又省錢,那我們在這裡耕耘一輩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等著被排擠嗎?」

「這樣講好了。如果我們以規模來看,台灣的節目比不過陸綜、韓綜,可是台灣的人才是很值得敬佩的,在這樣艱苦的預算與環境裡面,同時又衍生出很多元的YouTube或網路節目,這些東西代表著台灣影視圈奮戰不懈的精神,這個精神我認為可以藉由獎項被更多人看到,因為還是有一些人不一定知道他們在幹嘛,所以金鐘獎的必要性可能是在這塊,就是提供大舞台,讓某些人被看見,得不得獎,則是看評審喜好了。」

雖然傳統電視的預算逐年降低,比起YouTube或網路節目的「陽春」製作,仍然有著天差地遠。「確實傳統電視節目資源還是比較多啦,裡面有攝影棚、樂隊、燈光等等,可是在創意表現上,像《木曜4超玩》的靈活度其實不會輸給傳統電視,因此也許可以再迴向給傳統電視人一些刺激。哇,它十五萬就可以做到,我手上三十萬為什麼做不到?這是有機會做一個良性的競爭,可是如果你一旦把它摒除在外,就有點好像鴕鳥心態了,不太健康。」

4yyv2nt7vlxaejrdgp5xv6fkrek2wy
Photo Credit: 三立提供

就算網路節目能報名金鍾,評斷的技術面標準會在哪?

瞿友寧不諱言,相較於戲劇節目的百花齊放,綜藝節目確實存有擔憂,金鐘獎的入圍名單也透露出這個現況。「其實綜藝應該可以做出更多東西,只是需要資源。這也提醒很多節目製作單位,綜藝節目的製作費下降的問題。只是如果不凸顯這個事情,早晚也還是會面臨這個問題。」

只是綜藝節目的製作、規模、設備、資金及拍攝手法等各方面,網路與電視的規模還是有差距,就算開放綜藝可以報名金鐘,其實現有的網路節目應該還是會比不上傳統電視。黃子佼強調:「我完全認同,這有很大的矛盾點,我們先假設都可以報名好了,OTT的戲劇其實拍得跟電視台一樣厲害,可是數位平台上的綜藝或網綜,確實是比不上傳統的三台,不管是畫質也好、燈光也好,規模是這樣。可是我剛剛提到的重點就是他的創意,或者說技術面。」

「譬如說我們常常會聊到金鐘獎,說你這個節目沒有收視率憑什麼入圍,或是你已經停播了。可是金鐘獎本來就不是在比收視率、點擊率,他是比技術,所以最佳綜藝節目並不是最受歡迎綜藝節目,而是由傳統的、資深的評審、業界大老去判斷這個製作單位的技術好,或是這個主持人的技術好,這個事情你一旦搞懂之後,這個就通了。」

金鐘獎55公布入圍名單 李永得出席
Photo Credit: 三立提供

至於開放後會不會有起跑點不平衡的問題,黃子佼也有一套見解。「假設《木曜4超玩》的資金是瓜哥、憲哥節目的十分之一,可是如果他設計出來的東西是超越傳統的綜藝節目,它當然應該被肯定。這個東西就像是今天吃一碗五百元的牛肉麵,跟路邊五十元牛肉麵是平等,跟售價是無關,好吃就是好吃,即使他的原料是十元或昂貴和牛。所以呢,所謂的製作成本、收視率、點閱率、人氣什麼有的無的,本來就不應該列入討論。」

「金鐘、金馬、金曲比的就是技術,很多得獎的人我們根本不認識呀,可是評審覺得他就是該入圍,他就是優秀呀!那你要尊重評審嘛,不然就不要來報名。所以我覺得這個是回到根本,金鐘獎本來就是在鼓勵業界賢達,假設這個業界擴散到網路、YouTube,為什麼不可以?假設它可以用十萬元做出一個超有創意的節目,為什麼不能一起來討論?」

黃子佼指出,做網路行腳節目的創意、發想、idea、出發點及勞累的程度,不一定會比較電視少。「你去看這個技術面,尤其像我們很多都是網路直播,一個是用剪接,一個是用直播,這當然可以比技術呀!哪個比較難?剪接的可以錄三小時只剪二十分鐘,可是直播這一小時,我們每次燒腦的程度,我都快真的快崩潰了。這當然是可以比的,內行的人是看得出來這個人的表演技術,或者說這個節目的創意技術,但是比硬體或是導播那種,真的比較難PK啦。因此我覺得在個人表現、在技術面,都是有機會被看得出來的。」

j7xpo7dj1bhqr5hhffwzs8bkuk4oj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管哪種型態,都叫節目,都叫主持

鄭元暢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就坦言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如果可以報名金鐘獎當然很好,但我不會特別或刻意為得獎而製作,因為做YouTube只是娛樂自己,就像FB、微信等等一樣,是與粉絲溝通的管道。」他認為若金鐘獎開放所有網路節目報名,「大家一起共襄盛舉,彼此良性競爭,觀眾多些選擇,這樣很棒呀!」

S__111190107
Photo Credit: ARCOS提供

只是YouTube及網路節目這麼多類型,是否會像二度入圍的《瘋神無雙》一樣,被質疑都是短劇,許效舜入圍綜藝節目主持人獎也引發爭議。

黃子佼說:「《佼心食堂》是傳統型主持,《瘋神無雙》也可以,都叫主持。其實本來就不應該太侷限所謂的技術表現。傳統有傳統的功力在,《佼心食堂》怎麼樣在一個小時要直播、高低起伏、中間掉眼淚、後面又笑出來;《瘋神無雙》如何在短劇的情境裡面去完成主持動作,去hold全場,只是它是用短劇的方式,我們是用直播的訪談。所以我覺得《瘋神無雙》能夠入圍,金鐘獎評審在某方面非常的開放,就表示評審團其實是很open mind的,我們不要侷限在那個狀況裡面。」

「像電視綜藝可以有那種歌唱、選秀節目,可是YouTube沒有辦法去做,燈光、音響、技術上氣勢都不一樣。規模、格局、運用的素材確實比不上傳統節目,但你可以開放,但不一定讓它入圍嘛。我覺得開放的意思就是鼓勵這些YouTuber把規模做大,如果你們想來玩這個遊戲,你人生想得到金鐘獎,對於這個榮譽是有興趣的,你可以來,但是你們也要努力投資,不能只是一直做業配,這樣當然入圍不了呀!」

S__111190111
Photo Credit: Fanny攝影

對於YouTuber或網路主持人,黃子佼也站在鼓勵、支持的立場。「像眼球中央電視台就蠻有意思的,他真的有設計,那些東西也花很多成本。其實有時候他們拍片也是不少錢,當然真的比不上傳統電視節目,傳統一台攝影機就幾百萬,現在GoPro就可以拍了,確實是有這個問題。但是也許反過來可以鼓勵他們,你們現在已經功成名就了,但是如果你們想要得到榮譽,要重新開始思考付出這件事情,不能只享受個人的掌聲,你要為台灣的影視產業做點事兒,除非你不在意金鐘獎。」

串流戲劇與傳統電視劇目的品質與比較

回歸到現在的娛樂界,黃子佼就很佩服戲劇界。「真是了不起,可以在OTT平台拍出一個規模媲美、甚至超越電視劇的戲劇,所以他們來做合理的競爭是非常非常OK,沒有辦法去反駁,你不讓它入圍都不可能,包括艾美獎也是,碰到Netflix、HBO也是一樣。」

瀚草影視總經理湯昇榮就表示,OTT平台的崛起,硬體科技的進步,改變了整個影劇產業的商業模式,觀眾不僅能去戲院享受聲光效果,也能在家裡觀看高畫質的螢幕,因此各大影業加入OTT戰場,越來越多好萊塢電影導演開始做影集,創作自己獨特的影視內容。「清楚自己的目標市場,才可能抓住大眾的目光。我認為台灣的影劇可以朝向替OTT做原創影集的創作,優點是可以有效控制規格、經費與成本,還可以讓更多人看到,不再被傳統電視的收看時間給綁住,有更多可能性與彈性。」

對於網路串流時代的來臨,湯昇榮認為,影音串流節目與平台,擁有時間、空間選擇權的觀眾是最大的贏家,這樣以內容創意為先、與觀眾的直接連結,將逐漸影響金鐘獎整體入圍選擇。「隨著串流平台的興起,加上文策院、文化部的助力,至少可見未來的兩年榮景,但三年內產業應該會有一次大洗牌,趨勢如何走,有待觀察。」

「從今年金鐘戲劇節目的入圍多元已經窺見改變,類型多元、技術提升不但觀眾喜歡、國際平台投資,或有輔導金加持作品的製作公司主導,已經是當前趨勢。當廣告量走向新媒體,就改變了媒體生態。」湯昇榮指出,獎項鼓勵引導作品一直是全球商業考慮之外的另一個戰場,前仆後繼也是希望可以得到關注,增加投資者的籌碼。

IMG_4142
Photo Credit: 王祖鵬攝影

黃子佼則點出OTT平台不投資拍綜藝節目的原因—「因為不好賣」。「我很羨慕演員。我跟老婆孟耿如一起去喝咖啡,三個女孩看到她就發亮還PO文說:『我們是因為看了最近的《高塔公主》二播愛上孟耿如。』你會看兩次《型男大主廚》嗎?綜藝再好笑也不會看第二次,可是你可能會看二次、三次《鬼怪》,因為孔劉太帥;《天能》也是,我看不懂要二刷,你有聽過人家說《綜藝大熱門》這集太好看了,我要三刷,二刷?頂多二刷啦,三刷不可能。」

「賣版權也是,綜藝頂多二賣、三賣,我們到現在還可以看到《亂世佳人》,看到侯孝賢的老電影,你願意去看二十年前的《超級星期天》嗎?很難。綜藝節目有一個時效性在、有流行感,它不像戲劇是精雕細琢,很classic,然後還有偶像崇拜,主持人很難變成偶像崇拜。」

黃子佼認為綜藝節目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進不來。「所以綜藝圈確實遇到了很大的瓶頸,它的文化差異,二刷、三刷的被利用性,即期的降低,因此他的投資就會越來越少,我如果有錢,是置入綜藝節目還是戲劇?其實我們真的是很無奈,但也沒辦法。」

誰是被害者
Photo Credit: 《誰是被害者》劇照

「假設我今天有一百萬,我怎麼樣也不是傻子啊,當然去投戲劇啊,因為它可以賣版權,《我們與惡的距離》賣了五十個國家,綜藝節目再厲害,能賣五十個國家嗎?五個都賣不了,還有地方性、接地氣的問題。《與惡》這個題材全球共鳴,可是我們講一個『是在哈囉』,外國人怎麼聽得懂什麼意思,怎麼翻譯?可是《與惡》不用翻譯呀,直翻就好啦。」

「我們比較像口香糖,真的是很甜,好甜好香,然後吐掉;戲劇比較像回沖的茶,可以一泡再泡,所以這是一個無奈、但是必須面對的事實。」黃子佼語重心長地說。

「我也跟演員朋友說,你們要珍惜啊,今天如果真的很幸運接到一個戲,可以紅到全世界,而且可以在二十年後,還不小心有重新上檔的時候,像某某導演的紀念,不斷的復刻又修復,你有看過數位修復《綜藝一百》、《歡樂假期》嗎?我很想看,是我小時候的回憶唷。復刻綜藝節目丟到YouTube,贏得了YouTuber新片?我當然看更新的嘛!但是有一天,都可能像口香糖一樣被吐掉,所以太羨慕戲劇人了。」

MV5BNGI2OTU1YTktYmY3NC00MmZhLTkyMWItY2Nk
Photo Credit: 《我們與惡的距離》

金鐘獎未來的發展與結論

金鐘獎雖然是鼓勵戲劇、演員、導演、攝影及工作人員,但也代表著台灣電視的趨勢發展。瞿友寧表示會向文化部建議,未來開放所有網路節目報名,「我有跟文化部建議與討論,每年金鐘獎也都有討論、調整細節,或者做出大幅度改變,未來是有機會的。」

最後黃子佼回到最後的結論,「所以我們回到議題,就是各種的開放,其實不只是為了讓誰得獎,反而是讓有心的人彼此重新省思,為什麼網飛辦的到,我這個電視台,有這麼多攝影棚、道具間這麼多服裝,卻拍不出一部《罪夢者》。綜藝也是,彼此提醒,他們做了啥?我們又都在幹嘛?」

綜藝大熱門入圍金鐘55兩大獎
Photo Credit: 三立電視提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