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談「分手時的心理障礙」:別過於執着「不愛了一定要先讓我知道」的程序約定

心理師談「分手時的心理障礙」:別過於執着「不愛了一定要先讓我知道」的程序約定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不說」是錯的,本文無意為它脫罪,但也想讓大家知道曾經相愛的兩人,要分開前的矛盾心理,及對新希望的情不自禁。

愛情開始後,沒有安全感的春嬌問志明:「萬一你不愛我了也沒關係,答應我一定要第一個讓我知道。」

志明很不捨地看著春嬌:「我答應你。可是你不用擔心,不會有這種事的。」

兩年後他們儘管仍在同居,生活交集卻越來越少,很少在一起,說話兩三句,感覺有些疏離卻偶爾做愛,感覺是平行線卻偶爾一起小酌。志明脾氣突然暴躁,常為小事吵,春嬌覺得奇怪,問怎麼了也不回應,然後有一天,她發現志明劈腿的證據,理直氣壯地質問。

沒想到志明不閃躲,一會兒聲淚俱下說他的錯,一會兒又惱羞成怒地提分手。

「有沒有搞錯?你認錯劈腿,然後提分手?」春嬌先是氣憤,沒多久又委屈與難過,她控訴志明:「你愛上別人沒關係,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愛了要第一個告訴我的嗎?你明明答應的......」

春嬌無法承受這失落,而且是被發現才這樣,她糾結於志明「程序錯誤」,事情不該是這樣,他不可以這麼做。

愛情的發生是一段故事,會分開也是一段故事,曾經愛過的當然是真感情,但隨著時間流逝,雙方經歷的事多了、成長了、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價值觀會分歧、成長幅度會有差別,對需求的渴望和共同目標不會再一樣。慢慢地話不投機,依賴與連結弱了,不會什麼事都只跟對方講。

關係必須要經營(保養的概念),否則就會逐漸退去色彩,沒有期待,只剩責任的雞肋關係。

你會吃無味道的雞肋嗎?雖然可以飽,但那是沒有其他選擇的狀態下。多數人會繼續吃,不見得是對愛情的承諾,反倒是:

  1. 社會沒有教怎麼分手
  2. 社會價值觀是,對方沒做錯事,念在舊情上,不至於要到分手的局面吧
  3. 如果你一定要分手,造成對方創傷、痛苦,社會給你「殘忍無情」的稱號,你承受的起嗎?

由於上述種種理由,所以繼續待在雞肋關係裡,因為分手的代價比不分手的代價高而已。

除非有「新的希望」出現。

關係先有洞,才有容下第三者的空間,新的對象帶來新的刺激與熱情,重新啟動新的故事。當這個故事成立、新的關係誕生,分手的代價便低於不分手的代價了。選擇已經定局,剩下的是志明要如何結束舊關係了。

​​

作者註:「劈腿」一詞代表一面還在舊關係裡,一面卻在發展新關係,本身有「故意」的意思。在本文裡先排除志明玩完故意就丟的渣男設定,這裡要談的是一段感情結束前後的心理歷程。如果是渣男,分手時反而不會顧慮這麼多。

​​

志明選了新關係,按照道德標準程序,他應該:

  1. 與春嬌面對面懇談,道出自己變心的前後因果,感到抱歉、愧疚,自己無法在關係裡繼續努力。
  2. 宣告分手,等春嬌回應。
  3. 討論分手細節:如搬出住處、東西歸還、告知家人與朋友,以後是否還要再聯絡等。
  4. 前三項都完成後,才和第三者開始曖昧或正式交往

如果讀者有遇見遵守上述條例的人,請通知作者,我好想採訪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因為極少人能堅持這樣做。

原因無他,上述是符合道德與理性的,然人類是受情感驅動的生物,不是理性的,情緒和需求才是老大。理性只負責執行,一旦不滿足超出極限時,潛意識就會衝動處理,像是乾柴遇見烈火、飛蛾撲火一樣一發不可收拾。不是不知道火會紋身,而是你就是有這個需要。

心理學家史登伯格提出愛情三元素,愛情是由激情(熱情)、承諾(責任)及友情(日常生活)所共同組成,不過這三元素並非均分,在愛情裡真正有感的,是激情(包括熱情、心動、性愛、依賴)主控全場。激情才是老大,後兩者跟打籃球的左手一樣,只是輔助。

對志明的心理來說,反倒是與第三者的激情,讓他下決心離開舊關係,並承受社會責難分手方的代價。

或許有人會問,為何志明不及早討論挽救關係呢?是的,應該要,關係有裂痕就要補,一旦破洞過大就難破鏡重圓。不過本文並不討論補救階段,此故事設在志明已決定要分,卻不明說的心理歷程。

這個「不說」是錯的,本文無意為它脫罪,但也想讓大家知道曾經相愛的兩人,要分開前的矛盾心理,及對新希望的情不自禁。

應該要提分手,但是卻不敢提

志明應該要提分手,但是卻不敢提。

遵從道德程序最大的自我阻礙是,他已經先和第三者有所曖昧(儘管還沒有牽手),他確實已喜歡上對方,他是先有曖昧才開始與春嬌面對面懇談,但他不敢說,所以只說分手的理由是:「我覺得我們不適合,還是分手好了。」

這是矛盾心理,志明以確認喜歡第三者的狀態,來確定自己不再愛春嬌的狀態,精神上已經寄託了他人,算不算是一種出軌呢?

另外志明也害怕,面對面的坦誠,會提醒他「自己傷害了春嬌」,他心理預期「對方會傷心大哭、難過崩潰」,想說既然不愛,或許不該讓她更心碎。

志明提不提分手都是痛苦,提,他無法面對春嬌的控訴與哭泣,不提,也是在浪費和欺騙春嬌的時間。在矛盾之下,志明無意識地走奇幻路線,他讓自己突然/刻意/明顯拉開與春嬌的距離,不做愛、不說話、找理由不相聚,很常因小事吵架、批評數落她......

他想讓春嬌討厭自己,如果他變糟變壞,春嬌認清後應該就會找更好的人了吧,這樣她就不會傷心,只會生氣而已。

可是對春嬌來說,志明莫名其妙的行為,她根本無法理解。他不明講是第三者,她只好從兩人關係反省起,猜「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不斷檢討自己與討好志明。

志明與春嬌一退一進,關係斷不了,志明焦慮、春嬌自責,此舉根本弄巧成拙。春嬌越付出與包容志明不明確的無理行為,志明越歉疚不敢說實話。逃避真正的責任時就會這樣。

不被愛是一回事,不告知不被愛又是另一回事

志明的歉疚不可能跟任何人說(很多人都罵他渣男),只好跟第三者說,而她的接納與撫慰更加深了兩人關係。志明一面亟欲分開,一面不忍傷害,這種歹戲拖棚的日子有時好幾個月,直到最後爆掉,乾脆「故意被發現劈腿」以揭露事實,終於可以談了。

當春嬌終於發現真正的理由,她才如釋重負,然也因為志明不早說、不溝通、不好好地分手而受傷,很嚴重的傷。不被愛是一回事,不告知不被愛又是另一回事。

「不愛先告知」的約定,其實沒有太大意義

講述志明分手前的心理歷程,主要在解釋不能遵守相愛前「說好不愛先告知」的約定。

這類約定其實沒有太大意義,因為人類情感面過於多慮、同理,答應時是彼一時也,而不早說不敢說是此一時也,感情連結不同了,反應自然不同。

真的有人可以就事論事的說:「不好意思喔,我覺得我不愛你了,我最近欣賞另一個人,為了對你公平,我們先分手,待會來說細節好嗎?」不會有人這樣說的。

一昧對志明說「沒想到你是渣男!我錯看你了」是毫無幫助的。不過也不是因為這樣就免責,志明的行為仍然是錯的,他不敢面對面談分手,對不知情的另一方真是傷害。

然反過來講述這個心理歷程,是想讓大家知道「不早說」的心理困難,然後,要找方法提前應對:

提分手的人:

  • 談分手是需要學習的,不學就會落入志明自以為是的分手法。閃避並不會避免對方傷心,而是雙方都嚴重受傷。
  • 分手方要面對「恐懼」,沒辦法,分手方已經準備好了才做,但被分手方毫無準備而被嚇到,因此心理準備上並不公平,所以分手方要「先學習面對自己的恐懼」,承受對方負面情緒,坦誠說出自己的心情,好好分手。
  • 真的不敢,拜託找人幫忙或去心理諮詢。提分手需要有人支持,最重要的是確認自己的心意,感謝對方的付出,只要誠懇地說,多能好聚好散。

被分手的人:

  • 被分手/劈腿會很錯愕、傷心,會開始懷疑過去的感情是否都為欺騙。不是的,這個心理歷程在說,對方是曾經愛過你的,只是後來沒有而已,不是從頭騙到尾的。
  • 人的感情本來就會變,「永誌不渝」是經營出來的,你可以探求對方放棄繼續經營的原因。他若不想經營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但記著絕對「不是你不夠好」,真的是彼此不適合。請找人支持與安慰。
  • 請勿執著對方不是第一個告訴你的程序錯誤,就算第一個說,你所受的驚嚇與傷心應該還是差不多的,不過你絕對可譴責他用「讓你發現劈腿」此「行為」,這很錯愕也很痛。請跳過程序執著,去探求你真正的心意是什麼,想挽回對方也沒關係,找人討論可以怎麼做最重要。
  • 跳脫受害者的位置。一直說自己被分手,很容易進入等待、被動的待救援位置,若你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與需要,可以主動挽回,也可以主動好好談分手,重點在於「主動」。

本文經林仁廷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