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的社運】香港社運(上):外敵強壓的受苦經歷,讓香港人產生共同體的想像

【網絡時代的社運】香港社運(上):外敵強壓的受苦經歷,讓香港人產生共同體的想像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前你沒辦法預期連登這麼重要,事後也沒辦法預期連登是否會持續一樣重要。好像就在歷史的時空當中,就被突然賦予重要的角色,這似乎就是網路時代社運的特徵之一。

採訪:劉維人、廖珮杏(憤怒與希望》譯者)|文稿整理:黃琪樺

大致符合憤怒與希望:網際網絡時代的社會運動對網絡社運描述的東亞例子是香港。近年香港社運的運作機制是怎樣?網絡在其中如何作用?以下為訪問參與香港社運的台灣人江旻諺的內容。


江旻諺:我在2014年去香港唸大學,2018年回到台灣,直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發生時,我和許多夥伴在台灣組織了616「撐香港,反送中」、929「撐港反極權:台港大遊行」和613「抗爭未完,台港同行」等幾場聲援香港的集會遊行。香港的事情還未結束,我也會持續在台灣撐香港,直到香港有真正民主的一天。

網路讓無大台的社運得以實現

問(劉維人、廖珮杏):香港的社會運動在14年到18年有什麼改變?

答(江旻諺):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香港人在歷史上第一次經歷全民占領行動,長達79天,規模遠遠超過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他們面對的敵人──北京政權,也比起我們在台灣遇到的處境更加嚴峻。

很顯然,就結果而言,雨傘運動是失敗的,但失敗之後香港人嘗試用其他方式抵抗。2015到2016年間,有許多年輕人成立政黨組織參選,但這次行動跟之前雨傘運動的訴求不太一樣,香港青年開始強調自己身為香港人的認同,強調抵抗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提出香港要做一個政治主體,在國際上有發聲的機會,而最終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未來。但在2016年到2018年他們又迎來非常嚴厲的政治打壓和清算。中國政府不讓這些香港人參選,藉由控告他們暴動罪,可能會被關六年、七年乃至於十年的刑期,讓人感到害怕,導致運動的士氣低落。

但非常令人震驚的是,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還是有這麼多人站出來,非常令人驚艷。雖然現在來看,結果似乎不是很理想,但一切都還正在進行,尚未見到結局。

問: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和之前其他運動的形成和機制是不同的嗎?

答:非常不一樣。2014年那次運動從事前策劃發展成突發占領,一開始港大法律副教授戴耀廷提出要占領中環時,規劃了全民審議,並經過全民公投的過程,提出一個完整的行動計劃,決定什麼時候要占領,以及目的是什麼。

但到了九月,由於中國正式決定不實施香港真普選,學生開始罷課,青年運動領袖黃之鋒就在集會中號召大家衝入政府前面的「公民廣場」,改變了原先的策劃路徑,就這樣展開了79天的占領運動。雖然後面這段是突發狀況,但前面全民審議的過程,展現出香港人在英國自由主義式的殖民統治下所操練的民主審議過程:即便我們「非法」占領,也要事先討論,取得民意正當性。

然而,2019年,香港面對的中國,已經不再像以前的殖民主一樣,而是更殘暴。港府提出送中條例,要把這些反抗的港人送往中國,中國的統治模式沒有留下多餘的社會空間讓香港人發展自由意志。當送中條例開始被討論,香港人一開始沒有預期會有這麼大的抗爭行動,但後來在議會抗爭的場域裡慢慢發酵,出現熱度後,香港運動團體號召一次大遊行,結果竟然有一百萬人上街,這其實打破了香港人自己對於香港的想像。

這場運動非常突發,也沒有團體或組織可以宣稱是「領導」,再者,警察的打壓更別於2014年雨傘運動,變得更加殘酷、暴力。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大遊行,甚至到衝入立法會占領失敗後,還展開遍地開花的分區占領行動、國際遊說戰線。無大台的運動,不斷地在這半年內跟中國政權搏鬥,在街頭抗爭、流血,這些事前都無法預期。

上班族和你lunch(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問:你剛剛講到的運動形成方式,很像《憤怒與希望》書裡提到的網絡社運的自我組織方式,即使沒有領導,各個節點的連結幾乎可以只靠網路運作。2019年反送中的時候,是怎麼靠這樣的方式運作的?

答:有個最顯著的例子是《抗爭者宣言》的出現。香港往年7月1日都有遊行,因為這天是香港主權移交的日子,民眾會用遊行方式,向中國政府表達要爭取自由民主的意志。但在2019年7月1日,有一群年輕人一早就打算占領立法會,到了晚上8點多,遊行結束,人潮聚集到立法會周邊,學生成功衝進去。當時現場一片混亂,沒有人能宣稱誰是大台,也沒有人能發號施令,但卻出現一位抗爭者──梁繼平──站到議事桌上,拉下面罩,號召大家留守議會,並且讀出了一篇《抗爭者宣言》。

這一部《抗爭者宣言》是來自香港的連登平台,類似台灣的PTT網路論壇。沒有人知道帳號背後的人是誰,可能來自各行各業,各種年齡層。他們在連登上共同參與創作這部宣言,一個版本、一個版本審議、投票,甚至一個字、一個字討論。

在那次占領立法會的行動,那麼多人裡,只有他選擇把口罩拿掉,然後讀出網路上這部由群眾共同創作的《抗爭者宣言》,到宣言最後提出「五大訴求」。這起行動,連帶宣言的「五大訴求」立刻成為媒體焦點,也迅速在網路上流傳。之後在反送中運動當中出現的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就是源自於此。如今,網際網路已經成為社會運動的物質基礎,讓無大台、無領導中心的社會運動得以實現。

問:「五大訴求」這句標語是源於網路上,那大家耳熟能詳的「攬炒」呢?

答:《抗爭者宣言》是一個比較靜態的過程,其它類似的還有如連登上針對2019年6月底的G20峰會討論的訴求,目的向各國元首及國際媒體發聲,讓香港人的訴求登上國際媒體版面。

除了這樣的模式外,也有如「攬炒」策略,主動出擊。不是學術圈、社會科學背景的人,可能不知道「攬炒」之所以為有效策略,是因為香港在國際上有特殊的經貿位置能牽制中國,也提供國際社會的介入的手段與空間。後來因為這個行動概念出現在連登,讓大眾比較好懂,在連登上也有聲量。

另一方面,也有香港眾志或香港大專院校國際事務代表團這些組織,取用了在網路上產生且較易懂的「攬炒」概念,作為在國際遊說的主軸。而在2019年9月是美國國會針對《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聽證會上,香港大專院校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黃之鋒、何韻詩皆受邀出席,他們的意見也正式成為美國國會認證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後來也成功促使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從那時候到現在,我們已經看到美中加速脫鉤,美國也祭出更多對中國與香港高官的制裁措施,這些局勢的變化並不是當初在連登網路空間上的抗爭者所能預期,然而就是因為能在網路空間上討論,再加上有人將這些概念轉譯為現實的行動,便成為香港目前的局面。

連登在反送中運動的意外功效

問:在討論的過程,可以想見有長期耕耘或有相關專業的人,會擁有更多資訊優勢及發聲權。這些人如何防止自己跟群眾脫鉤?

答:這是一個實際且重要的問題。比如像黃之鋒這樣的政治領袖,不論是不是大台,他們都很難知道民眾真正的想法,或應該怎麼做才不會失去民意。這時候,連登除了變成抗爭者互相討論的平台之外,還提供了即時功能,讓運動領袖在連登上瀏覽時可以感受到民意。

但我覺得同樣的連登模式不太可能複製到下次抗爭,因為當運動持久,參與成員變多,網路平台可能會遭到滲透,摻有政府人士、網軍或其它惡意的潛伏者,大眾就會變得比較不信任連登。所以上述的過程其實很偶然,也是這場運動中,短暫突發而出現的形式。連登剛好在反送中運動被拿來使用,初期相對純粹,也在運動中形成重要的討論,因此能成就一些事情。

另一點是,事前你沒辦法預期連登這麼重要,事後也沒辦法預期連登是否會持續一樣重要。好像在歷史的時空中,就被突然賦予重要的角色,這似乎就是網路時代社運的特徵之一。

AP_19160335660140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外敵強壓的受苦經歷讓香港人產生共同體的想像

問:參與者來自各行各業各種不同人,他們會不會擔心自己被代言?

答:這要回到2014到2016年開始講,那時候香港正經歷這種非常嚴重的社會矛盾。2014年的雨傘革命是失敗的,這多少導致民眾對政治領袖的不信任,並開始歸咎失敗的原因,像有些人就會設想,運動失敗是不是源自於大台決策失誤。

當時有些與政府之間的居中協調者給予大台領導者意見,事後就有人歸咎這些協調者是不是幫中國講話,害運動失敗。此外,也有運動策略上的不一致導致雙方不信任,比如有些人認為要占領立法機構,有些人怕如此會讓運動更難收場,因此反對。

這些矛盾在運動時存在,並在運動後期爆發,到2016年的局面則變成:雖然有很多年輕人組織參政,但和老一輩或不同世代、領域的工作者之間,信任破裂的程度非常嚴重。

到了2019年反送中,這樣的矛盾相對不嚴重。第一個我認為是中國的誤判,其透過非常殘暴的治理方式,全面封殺香港,而沒有留下空間給中間派,讓香港社運圈或原本民主派的政治領袖沒辦法站在原本的位置講話。在外敵強壓的情況下,也就出現被迫團結的狀況。

另一個重要條件,是2019年香港警察的作為更加殘暴,他們用催淚彈、瓦斯彈、橡膠子彈攻擊示威者,甚至還有人被失蹤。這些痛苦,很具體存在於每一個抗爭者,甚至那些不在現場參與抗爭的市民。他們常在言語當中流露出「為什麼這些年輕人會被打,而我好像什麼事情都幫不上」。

也就是因為這些受苦的經歷,讓他們有共同體的想像。在政治學裡常說,會形成共同體是因為更上位的結構因素。以香港為例,確實有結構因素使然,但對於個人而言,更真實的是他們共同經歷每天都被警察鎮壓的處境。我認為這是香港在反送中運動持續團結,非常重要的動力來源。

雖然這樣講有點殘酷,但或許就是因為受到帝國主義式的壓迫,才形成香港共同體。

延伸閱讀

  1. EP01 憤怒與希望專題|莊程洋:身為臺灣人,不可能迴避政治參與
  2. EP02 憤怒與希望專題|江旻諺:受苦的經歷讓香港人有共同體的想像
  3. EP03 憤怒與希望專題|蔡亞涵:其實你不用這麼辛苦,才能說出自己想說的

本文獲南方家園出版社授權刊載,標題由關鍵評論網編輯所擬。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