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只是「一種感覺」?

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只是「一種感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德國擔任歐盟理事會主席國期間,歐盟對中國表現出更多的自信。歐盟的一個目標是在年底前和中國達成投資協議,在市場准入方面爭取更多平等,減少依賴。但對於中方,德國扮演著什麼角色?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性又到底有多大呢?

文:Eva Lamby-Schmitt

對於德國來說,中國排在第一位。至少從貿易額來看,自2016年以來,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同時中國也是許多德國達克斯企業的最重要市場,特別是汽車行業。德國最大的汽車製造商大眾在中國銷售的新車約佔40%。這也成為詮釋德國對中國依賴性的典型例子。

德國工商會東亞事務處的菲利普斯(Vera Philipps)也表示,對這種情況可以使用「依賴」這個字眼,但總的來說,她認為是 「相互依賴,因為我們彼此都是相當強大的經濟夥伴。」

她說,中國是德國在歐盟以外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德國同時也是中國在歐盟的最要貿易夥伴。例如,中國企業依靠德國晶片、智能軟體生產機器和機器人。相對來說也基本上達到貿易平衡:「如果我們再仔細看一下貿易數據,就會發現有一個非常輕微的趨勢。去(2019)年,我們從中國的進口超過了出口。不過差距不大,進口額是1100億,出口額960億。」

對中國的依賴只是一種感覺?

根據海德堡大學的一項研究,儘管貿易數字相對平衡,但德國媒體卻在越來越多地報導德國對中國的依賴性。研究員朱毅對2017年以來6家不同媒體發表的六百六十多篇報導進行了分析,並將數字和統計數據進行了對比。之後她發現,中德之間的貿易往往被描述為德國對中國的單方依賴關係。

朱毅表示,實際上,雙邊貿易關係要複雜得多。例如,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德國依賴中國的口罩,但同時中國又依賴德國生產口罩的技術部件,例如生產人造纖維的噴絲嘴。在朱毅看來很顯然,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性只是德國公眾社會存在的意識。

德國工商會的菲利普斯女士也認為,實際的依賴性和感覺中的依賴性是有區別的。她說:「比如,你可以看看德國究竟有多少工作崗位是依賴對中國出口的?據估計最多可達到1000萬。這聽起來很多,但如果我們再把它與德國就業總人數相比較,我們就會意識到:『這些都還是可以彌補的。』」

歐洲不可低估

此外,如果不考慮貿易總額,而只看德國的出口,那麼美國就是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根據海德堡的一項研究報告,如果把維西格勒集團(Viségrad-Gruppe),即中歐國家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加在一起,那麼這些國家就是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事實上也是如此。德國與這些國家的貿易額是與中國貿易額的1.5倍。這使得歐盟成為德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

是歐洲被低估了嗎?對於德國工商會的費利普斯來說,這恰是一場有趣的討論——尤其是在談到華為和5G的話題時,她表示:「全球有三家供應商有能力生產5G的所有設備。其中有兩家是歐洲廠商。中國雖然佔了世界市場的50%,但還是有兩個廠家是歐洲的。」瑞典的愛立信和芬蘭的諾基亞是華為的最主要競爭對手。在選用哪家技術設備問題上德國政府仍在猶豫不定。即使歐洲的技術成本較高和成熟較晚,但還是具有選擇餘地的。

德國和中國都有脆弱的一面

符茲堡大學研究中國經貿問題的費多麗(Doris Fischer)教授也堅信,中德之間是一種相互依賴的關係。如果這種貿易關係破裂,中國和德國都會蒙受巨大損失。所以,計劃簽署的歐中投資協議對雙方來說都很重要。

費多麗認為中國計劃在經濟上採取閉關自守的說法過於誇張。她說,中共5月宣佈的「雙循環」戰略其實並不新鮮,只不過是以新的面目出現。中國想要表明的是,自己可以在危機中獨立發展,不依賴任何人。儘管如此,全球貿易對中國來說仍是最佳解決方案。

費多麗說:「他們已經有這樣的想法:如果出現很糟糕的情況,我們就必須經濟獨立,不依賴任何人。這和『即便是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也想獨立發展』的說法還是有區別的。在中國人看來,理想的情況是:只要不總是對我們指手畫腳,我們願意和大家合作。」

要利益還是要人權?

許多人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盡可能避免對中國提出批評建議。《時代》週刊對與中國有著生意往來的達克斯企業進行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它們很少對中國的人權問題持明確立場。費多麗認為,所有公司以及德國和歐洲都可以更加自信地與中方談判,討論所謂的敏感問題。

根據費多麗的建議,嚴重依賴中國市場的各個行業也可以考慮是否也關注一下其他的市場,進一步開闊自己的業務範疇。此外,歐洲作為一個整體與中國進行談判,而不是各個國家單獨簽約也很重要。其次是需要具有創新能力。她說,「無論從土地面積還是人口數量上,中國當然都是德國的許多倍。因此德國對中國產生某種依賴的可能會大些。只有提高了創新能力和掌握了關鍵技術等強項才能扭轉這種局面。」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