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原住民為何憤怒,因為台灣就是一個充滿歧視的國家

你不懂原住民為何憤怒,因為台灣就是一個充滿歧視的國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就是一個充滿歧視的國家,只是多數人的素質不到,難以自覺自己帶有歧視。

文:Lahok Ciwko

週六電視金鐘獎的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得獎人Pangoyod(鍾家駿)、Buya(陳宇)穿著達悟族、泰雅族的族服上台受獎,一年的成果備受肯定,是多麼競爭,也是多麼光榮。不過台上一回事,台下(我指的是youtube直播的留言)就是讓人感到噁心與憤怒交雜的複雜,台灣就是一個充滿歧視的國家,甚至是難以自覺自己帶有歧視的程度,這樣說來難過,因為直白地說就是自己有病都不知道,好聽的說叫做沒有病識感。還活在自以為舒服自在的社會裡,不!你們的自在就是另一群人的悲傷與憤怒。

我去把頒獎過程的直播留言抓出幾個詞彙:「幹!加分了」、「屁股要碼一下」、「番仔rap」、「暴露狂」、「土蕃閉嘴快下去」。這些詞抓出來之後,我停頓很久,我不知道怎麼開始說,我只知道我很生氣。

原民青年Buya與Pagnoyod喜奪金鐘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網路空間本身有一定的匿名性,知道自己被保護了就可以恣意狂言,人性的醜陋與無知就可以在這個空間一覽無遺。更看到有人針對Buya在使用母語對族人說話的橋段,開了自以為幽默的玩笑,該網友留言說:「我翻譯:我很大。」滿滿的憤怒,此時心中只覺得遺憾與無力感了。

我原本想說我是不是要新聞討論媒體在族群議題上的敏感度,或是從社會工作教育中多元文化觀點做討論,但之後想想,不!憑甚麼原住民就應該好聲好氣的跟社會對話?為什麼表達憤怒就是被認為是難相處、情緒化?那我們角色轉換一下,你生不生氣?

「孩子身障就是爸媽以前做壞事的報應拉!」
「低收入戶就是沒錢又笨還不努力才叫低收!」
「老人家就早點死,推長照還要花納稅人的錢欸!」

抱歉我這樣非理性地說出這樣政治不正確的話這些話,不過不論你是不是上述指涉的對象,你聽了不生氣嗎?我也不想這樣說話,但也真的也想不到辦法讓處在優勢地位的你各位非原住民去了解我的情緒。完全不是因為原住民本身情緒化所以難相處,是你們總是帶著刻板印象還自以為幽默又或是自以為合理的的讓原住民覺得你們難相處。沒錯,你們都在自以為,自以為的懂原住民文化、自以為的設計原鄉服務隊、自以為的覺得原住民都會唱歌喝酒跳舞,並且拿說「我也很多原住民朋友」當背書。

我想我稍微冷靜了。

撇開媒體,關於媒體工作者的文化知能,大家一定會去檢視,因此我想談談身分。身分是一種符號,簡單說就是看到一個形象並且跟一個意義做連結,然而在社會環境中有這麼多因素導致權力不對等,我們從社經地位、家庭所得、教育程度、就業類別與環境去評斷一個人的角色地位,同時也給他們評價。

醫生收入高、教育程度也高、聲望也好,這個人好棒棒;做粗工日薪高,但工作不穩定,而且通常沒有大學畢業,工地又常常弄得髒兮兮的,這個人勉強普普;性工作者就是賣淫,不守倫理道德,而且可能很多疾病,讓社會風氣不好,這個人好壞壞。好壞的評斷依據就如我所說的,或是更多我沒提及到的因素,當然這些好壞的憑據、形式要被挑戰,不過那是另一個討論。

鍾家駿穿丁字褲在東京影展亮相 日星讚厲害
Photo Credit: 海鵬影業提供
第31屆東京國際影展25日登場,入選「亞洲未來」競賽單元的國片「只有大海知道」童星鐘家駿(左)身穿達悟族傳統服裝走上星光大道,引起全場側目,讓日本當紅男星誇說:「太厲害了」。

總之,身分因為社會環境與歷史交互作用之下平等難以實現,在原住民族社會處境裡我會說是「殖民歷史與經驗帶來的影響」。一旦不平等,那些刻意的話就像斧頭朝脖子砍過來,自認為的玩笑話或無心之語就像細針刺穿心臟,兩者傷害並無異同,都是死亡。

接著談文化,我不認為臺灣人要成為百科全書,知道每一個族群的過去、現在、未來,還要能理解甚當今看到的到的生活處境、看不到的價值觀、倫理觀,實際上非常困難,我想從落實尊重與自省會是相較容易的解方。

我想分享王增勇(老師)與凃沛璇(碩士生)在衛福部社家署的社區發展季刊發表的〈從文化缺陷到反壓迫社工:多元文化社工的再想像〉一文中提出關於覺察的四個層次來互相提醒,分別是:

  • (1)意識覺察,意識覺察就是直覺地去我覺察的內容
  • (2)反映覺察,指跳脫自己,用一個客觀的身分去看自己的覺察內容的原因
  • (3)反思覺察,像是把這些原因找出原因背後的形成過程
  • (4)批判性反思覺察,則強調覺察到社會結構對現在的自己的影響

以金鐘獎的事件為例:我今天講了「土番閉嘴趕快下去」(意識覺察);我是「講話直覺」的人(反映覺察);我講話直覺可以不用想這麼多(反思覺察);我的受教育經驗不曾讓我覺得需要講話需要想到不同種族的差異(批判性反思覺察), 以上。

講話前多一點覺察自己要講甚麼,為什麼講,怎麼會這樣講,甚麼讓我會這樣講,不只是社會工作者或是助人工作者,更是每一個人要有的自我覺察的能力。

 

要問的不是「為什麼敢?」 ...

Kolas Yotaka 發佈於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後記

我還是很生氣,我還是要好好說話,我還是有讀也讀不完的文本,我還是要點名,期待原民台有所發表:原住民族電視台 Taiwan Indigenous TV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