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印度支那(十):美中新冷戰下,論東南亞條約組織歷史和重生的可能性

重返印度支那(十):美中新冷戰下,論東南亞條約組織歷史和重生的可能性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頭東約組織和今天的印太局勢,英國海軍增加對印太地區的巡航,法國和印度達成販售軍火和協助武器國造的政策;印度和多國達成軍事後勤協定,基本萬事俱備,只欠東南亞了。

文:阮氏清金(高雄師範大學、高雄大學、長榮大學、成功大學越南文講師,專長為越南語、越南文化、越寮柬關係研究)

東約組織,全名是東南亞條約組織,是由美國、泰國、菲律賓倡導的東南亞集體防衛構想,美國希望再藉由軍事同盟建構美國與東南亞之間的連結,繼而防止共產主義的擴張,不過僅存在23年(1954至1977)。

東南亞條約組織當時面臨諸多困難;首先,東南亞各國狀態差異頗大,除了泰國面對中南半島共產主義擴張、菲律賓有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其他國家皆因不同原因而未積極參與:新加坡、馬來西亞是英國領導的五國聯防的成員,南越、寮王國和柬埔寨簽訂了《日內瓦條約》而不可以參加區域軍事架構;緬甸則是較關注自身內政,除了南越在越戰期間加入之外,東約組織在東南亞之間的關注度不高,反而是巴基斯坦、法國、英國、紐西蘭和澳洲積極參與;但英國和法國後續因接連將外交重點放在歐盟的整合,全球反戰風潮漸起、美中關係正常化和蘇聯主要目標並非滲透亞洲等因素,東南亞條約組織最後無疾而終。

當初東南亞條約組織是在泰國首都曼谷簽約,由前泰國總理乃朴·沙拉信擔任第一任東約秘書長,當時的時空背景是,中國和北越分別都支持泰國境內紹樹民族或左派勢力顛覆泰國政府,當時泰國急需美國的軍事援助,1950年泰國和美國簽署協定、1953年美國駐泰軍事顧問團成立,一直到1964年美國才正式駐軍,換言之當時的泰國除了集體防衛需求,也是積極展現誠意換取美軍駐泰維護安全。

美國過去一直無法有效在東南亞有所建樹,最大原因就是冷戰結束後,軍事不再是主要的追求目標,無限制的發展經濟成為一種主流目標,而美國身為民主國家很難將自身納稅錢去協助他國發展經濟,軍火商生產的武器和遍布全球的美軍成為美國唯一可以施力的槓桿。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建立起來的全球製造鏈和廣大市場,讓各國垂涎中國利益的同時,侵蝕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和安全架構。

在東南亞就是如此,中國因地緣的方便優勢,在貿易、基礎建設、水資源、衛生、農業,一直到人力資源等對東南亞有影響力,而美國提供給東南亞的幾乎都是軍事和安全需要,因此越南是唯一從2007年就支持美國海軍積極訪問東南亞的國家,越南對美國正面觀感高達76%,且學歷越高的越親美。

而回頭看當時的東約組織和今天的印太局勢,英國海軍增加對印太地區的巡航,法國和印度達成販售軍火和協助武器國造的政策,印度和多國達成軍事後勤協定;這些國家除了當年的巴基斯坦替換成印度之外,基本萬事俱備,只欠東南亞了。

shutterstock_75174115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圖為菲律賓曾推出印有東南亞條約組織(SEATO)圖像的郵票。

過去新加坡一直主導東協的外交走向,認為東協不應該特別表示立場,但是碰到中國市場就得委曲求全。而越南本身在南海、寮國與柬埔寨與中國有基本矛盾,越南在南海的海域是距離中國最近的,因此對於美國海軍常態化維護自由航行,一直都是表示肯定,鮮少如同印尼或新加坡一般多次表態不願意捲入美中之間的紛爭。美國海岸防衛隊長期和越南有聯合訓練和巡防艦的贈與合作,因此越南和新加坡主導的東協外交態度不太一樣,在東協架構外和美國發展關係。

而當新加坡說自己不願意捲入紛爭的時候,卻一邊接受中國各科技巨頭的投資、同時讓自己的企業大賺人民幣,這樣的副作用連帶影響整個湄公河國家面對中國時,只能不停退讓。今天湄公河的水位導致5國的航運、農業和漁業的傷害,不正是不敢對中國說出拒絕言詞的負面影響嗎?

而越南正因為對中國一直有較為警戒的心態,才可以成為東南亞防疫成績最好的國家,新加坡反而疫情相當嚴重,外加美國現在已經要東協選邊站,包括在水文、貿易往來、交通建設、旅遊等各經濟層面事務逐漸密切的湄公河國家。雖然美國和泰國一直有官方層級的軍事演訓,但目前泰國對美國態度,並未如同越南般契合美國的南海安全和印太戰略,而一海之隔的菲律賓則基本上就是美國防衛架構下的一員,變數不大,從杜特蒂日前在聯合國大會對南海的態度可看出端倪,接下來美國在東南亞會有下一步動作。

和當年東約組織不同之處在於,美國的競爭對手已經變成中國,南海問題迫使立場不一的東協各國對美國的需求也會變大。在這驅使下,所謂的印太版小北約只差一紙防衛協定和秘書處;而現在美國已經將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在河內設立東亞辦公室,未來真正的軍事同盟會否將秘書處設立在越南?這一點值得接下來長期觀察和研究。

本文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