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於馬習會的「歷史地位」,馬英九甘願成為兩岸對峙中的汪精衛

沉醉於馬習會的「歷史地位」,馬英九甘願成為兩岸對峙中的汪精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英九與交往論者,常刻意忽視中共在兩岸經貿交流中存在的政治意圖,太陽花學運已可視為台灣民意對此的總體批判,但馬英九至今似乎只沉醉自己卸任前的「馬習會」,還在想自己的歷史定位。

由於克拉克訪台前後美方有意提升台美雙邊政經關係,重要指標如邀請台灣加入新的供應鏈、提高對台軍售的質量、強化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等具體內容,皆可視為華府對其「一中政策」進行典範轉移式的調整。在北京的眼中,美台關係的正面穩健發展必然衝擊其統治基礎,因此採取必要的反制更是集權政權慣性思維,這正是近期中共在台海進行高強度軍事演習的原因,除了軍機頻繁擾台外,中國外交部索性宣布不存在台海中線,挑釁意味尤其濃厚。

然而,何以北京如此忌憚台美關係的持續發展呢?

美中經貿大戰除了價值理念的應然目標外,打破中共製造2025以及紅色供應鏈更具有實然的意義,台灣在其中更具備關鍵的位置。自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甚至兩岸皆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台灣接單、中國製造、出口美國」的三角貿易模式,曾經是新自由制度主義與整合理論者的「理想典範」。

直言之,在美國交流派眼中,中國的經濟現代化意味更多中產階級萌芽,有了外在於國家掌控的市民社會內涵,就意味著民主化將由下而上逐步發展,使得威權政體最終面臨轉型的壓力。這是過去西方「第三波」民主化的歸納,也在台灣找到了具體的實踐,民主黨與和中派人士希望將顏色革命模式複製在他們所認知中的「後極權政體」或「蛻化集權」下的中國。

另一方面,自從兩岸經貿關係日益緊密之後,經濟互賴與生產群聚效應也同步發生中,兩岸人民的密切往來也出現了新功能主義所倡議的「外溢效果」或「連綴社群」,最樂觀的人期待在消弭政治分歧下,走向兩岸整合,持這種天真論調的人,其中一位就是馬英九。

ikxlbqg6yoyt92jl7rwlpx6whnmz9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馬英九與交往論者,往往刻意忽視中共在兩岸經貿交流中,存在的政治意圖。

胡錦濤時期的「寄希望台灣人民」或「入島入戶入心」的口號喊得溫暖,但也不改其「以民逼官,以商圍政,以通促統」的統戰目的。再深入觀察,馬政府時期,兩岸經貿關係乍看走到最繁榮的地步,在簽訂各項經貿協議直奔兩岸服貿前夕,也是這種異化形式最為徹底、買辦經濟與代理人文化橫行、藍營的特權人士壟斷兩岸紅利的時期,這也是中國「權貴資本主義」與「扈從經濟」的延伸。

其後爆發太陽花學運,則可視為台灣民意是對這種「反動模式」的總體批判,然而馬英九似乎只沉醉自己卸任前的「馬習會」這個臨去秋波。

川普執政之後,顯然徹底將前述「接觸交流」或「擁抱熊貓派」所建構的中國機會論徹底顛覆。由於習近平上台後,北京意圖改變全球政經秩序的企圖過於明顯,不論是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訴求,都將既有國際體系或建制完全翻轉,這也讓川普的「讓美國再度偉大」有了立足點,更提供美中經貿大戰創造了道德高度與正當性。

在川普的語境中,他將帶領美國領導世界對抗極權中國,一如他的偶像雷根一手摧毀蘇聯政體與冷戰鐵幕一般。

AP_2020917961728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川普的訴求與口吻不難懂,中國的崛起偷走了世界與美國的技術、金錢與就業機會,只有對其實行經濟制裁並打斷紅色供應鏈,才能讓美國勞工發大財;中國的崛起試圖奪走美國的領導權,只有在印太戰略下,聯合區域受其威脅的國家對其實行圍堵遏制策略,才能避免權力失衡。由於中國隱匿疫情,並控制世界衛生組織的話語權,才會使得各國面臨慘烈的生命財產損失。

值得觀察的是,川普批判指責中國的三件事都有台灣的角色。

台灣握有厚實的資訊產業的製程與生產能力,除了持續扮演台灣自己「矽屏障」的功能外,也將在美國重組的新供應鏈中扮演核心的位置;台灣位於第一島鏈的地緣政治樞紐地位,又處於中共鋭實力攻勢的最前緣,唯有將其納入印太戰略架構,並售與先進武器才能免於紅色勢力威脅。台灣防疫成功經驗,已經成為政府治理的楷模,醫療與公衛的軟實力不僅躍上世界舞台,更成為民主國家的公共財,唯有借重台灣模式才能與中國的維穩防疫作出對比。

這就是阿札爾與克拉克來台訪問的重要背景,也是讓北京極為痛苦掙扎的原因,為了打擊台灣不斷上升的政經地位,除了透過高強度的軍事恫嚇外,對內統戰也是最為有效的方式;簡言之,國際社會給予台灣的正面肯定,剛好可以從馬英九這類人的否定給彌補回來,有什麼大內宣比起前總統否認現任總統更為直接有效?

遺憾的是,馬英九卻唾面自乾自願去領銜主演這個當代汪精衛的角色,面不改色。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