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電視金鐘賽後點評:入圍與得獎名單很精采,但典禮完全沒有三金應有的水準

2020電視金鐘賽後點評:入圍與得獎名單很精采,但典禮完全沒有三金應有的水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電視金鐘獎於上週六落幕,典禮當然幾家歡樂幾家愁,但是就典禮本身,電視金鐘獎應該還能更好。

第55屆金鐘獎已經落幕,《想見你》、《罪夢者》各奪四獎成最大贏家,《鏡子森林》姚淳耀獲得戲劇節目男主角獎,最佳女主角為《想見你》柯佳嬿,吳奕蓉榮獲迷你劇集女主角,游安順則是迷你劇集男主角、男配角獎雙冠王,琇琴(于子育)得到迷你劇集女配角獎。

各大獎項公布揭曉後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這次獲獎的大贏家是《想見你》,入圍六項獲獎四項,抱走節目、編劇、女主角及創新獎;《罪夢者》入圍八項獲獎四項,幾乎帶走了技術類獎項;《俗女養成記》入圍八項獲獎三項,《大吉》入圍五項獲獎三項。而五部入圍戲劇節目獎的戲劇至少都得到一座金鐘。

金鐘55 想見你獲戲劇節目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本屆金鐘獎無論獎項或是典禮,都有許多值得探討的部份,入圍名單很精采,但典禮真的不太精彩。整體流程與節奏掌握都有嚴重的失誤,原訂晚間11點半結束的頒獎典禮嚴重超時,由八位主持人輪番上陣,三段冗長無味的表演,又沒有限制得獎者的發言時間,拖慢整場典禮的時間及步驟,直到凌晨12點都還有多個獎項未能頒完,導致看到後面已經不再有期待或好奇的心情,只有著「到底要什麼時候結束」的焦躁與疲憊感。

金鐘獎是台灣電視娛樂界最重要的活動,更是與金馬獎、金曲獎並列的三金盛典,但與金馬、金曲的格局規模與製作水準的差距卻越來越大,這幾年只有金鐘一直在原地踏步,辜負了台灣這麼多優秀的影視人才,浪費了影視發展與成熟的機會。

現在就來談談幾個重要項目。首先是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姚淳耀在《鏡子森林》裡的社會線記者角色很複雜,內在衝突大,人物刻劃非常立體,各種對手戲都極為精彩,把認真、體貼、滑頭、無謂等面向掌握的相當出色,連錄音那場戲光靠聲音就震住全場,30集的時間也有滿強大的轉變,得獎實至名歸。

姚淳耀曾以《在台灣的故事》獲得第51屆金鐘獎最佳行腳節目主持人獎,第一次入圍戲劇類獎項就奪標。他拍攝《鏡子森林》時一度相當沮喪,有場戲他怎樣都演不好,鄭文堂導演讓他看魚缸裡魚的動線,結果他看著魚突然自己頓悟了,覺得自己的記者角色就像魚缸裡的魚一樣,遊走黑白兩道,靠自己的求生意志一直努力,要不斷掙扎的心境。

姚淳耀首入圍就奪金鐘視帝(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姚淳耀事前除了跟著資深社會記者泡警局裡做功課,也看了「如何當記者」相關書籍,甚至還嘗試寫新聞稿,「當記者真的不簡單,要理性又要感性。」姚淳耀表示,拍《鏡子森林》壓力很大,全劇第一場戲在居酒屋拍群戲,自己拿捏不到社會線記者的心態,一度重拍20多次,鄭文堂甚至嚴厲地說:「你再繼續這樣我救不了你」,把他差點逼哭。

戲劇節目召集人陳世杰表示,五位視帝入圍者競爭相當激烈,評選標準是選最好的,而非刪掉最差,因此最後由姚淳耀勝出。陳世杰指出,姚淳耀的角色非常複雜,是位有正義感的記者,又夾雜在政治與黑道之間,角色內在衝擊非常大,《鏡子森林》的集數讓姚淳耀演技呈現比較吃香。而張孝全演出只有八集《誰是被害者》,相對比較吃虧,但他詮釋亞斯伯格症、面對女兒方面,表現也非常好。這就回到一個根本問題,難道集數長短可以左右演員得獎的機會嗎?製作團隊也能掌握演員的表現嗎?

通常來說,一部好的戲劇編劇、導演、演員、攝影、剪輯、音樂導演(配樂及歌曲)、燈光、音效、場佈、服裝、道具等細節都很重要,在國外知名的好編劇甚至有挑選製片、導演、演員等的主導權。但一部戲的節奏與流暢、場面調度要靠導演,攝影鏡頭的畫面與角度呈現、剪輯的流暢度、音樂的情緒融入、場景的情境都能讓戲劇更加成功。而演員就有畫龍點睛的效果,優秀的演員還可以救起一部爛戲。

以韓劇《The King:永遠的君主》為例,前面集數劇本龐雜、導演節奏掌握不對,敘事混亂、剪輯跳躍、配樂不佳讓畫面乾枯,即使有李敏鎬、金高銀、禹棹煥等好演員也拉不起這齣戲。直到第十集後增加導演、換剪輯、加強音導,才讓這部戲變順。是的,只是變順,而不是變得好看的佳作,也成為名編劇金銀淑的污點。

陳以文姚淳耀新戲飾社會線記者
Photo Credit: 公視提供

這樣來說,幕後製作團隊確實是一部戲最大的重點。然而,大家並不會否認這齣劇中演員的演技及角色魅力,但也不會把這齣戲當成演員的代表作。這是否表示傑出的演員可以跳脫出爛劇?國外的電影就太多這種例子了,勞勃迪尼洛(Robert De Niro)、周潤發演過多少爛片,但大家會因此而認為他們沒有演技嗎?只是他們幾乎不太可能憑爛片得獎就是了。

回到張孝全,筆者認為他二部戲都沒得獎並不是因為集數,而是他沒有掌握住角色。他在《誰是被害者》的亞斯伯格症詮釋的非常不理想,完全沒有抓住重點,請看看《雨人》的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充氣娃娃之戀》的萊恩葛斯林(Ryan Gosling)、《馬拉松小子》的曹承佑等人的演技再來比較。

亞斯伯格症的困難表演,連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的吳正世都被批評得很慘。而《罪夢者》則是編劇導演的敘事風格混亂,削弱了張孝全的演出。只是演出同劇的王柏傑、許光漢就很出色,能從這齣戲的缺點跳出來,就不好再繼續討論下去了。

金鐘55 張孝全王柏傑頒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至於柯佳嬿以《想見你》得到戲劇節目女主角獎,陳世杰表示,這回再度陷入「柯楊之爭」,三年前《一把青》的楊謹華敗給《必娶女人》柯佳嬿,這回再度重演表示柯佳嬿將《想見你》中三階段的角色詮釋得恰如其分。這又回到老問題了,這次《想見你》的劇本結構完整,導演掌控流暢及鏡頭調度,都讓柯佳嬿加了不少分,甚至可以說是柯佳嬿的人生戲劇。

《鏡子森林》的導演、劇本並非不好,而是部份地方轉換有些不順,無法完全突顯出楊謹華的精湛演技,可以說楊謹華並非演技輸給柯佳嬿,而是柯佳嬿碰到了最合適的角色。天心也是面臨同樣的問題,因此編劇、導演、製作單位真的對得獎佔有很重要的位置。

金鐘55 柯佳嬿摘金鐘視后(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Netflix原創影集《罪夢者》囊括最佳戲劇類節目攝影獎、聲音設計獎、燈光獎、美術設計獎等四項製作技術大獎,展示台劇製作新高度;年度怪物新人李沐以《誰是被害者》抱回最具潛力新人獎。這是否又表示優秀的幕前演員、幕後製作團隊的表現,可以跳出表現不佳的編劇、導演之外?

《罪夢者》播出時備受批評,卻在獎項總數上贏了《俗女養成記》,評審瞿友寧認為各自表現不同,而獎項是用分項的方式個別去檢視,他更強調評審在入圍名單中沒有比壞,而是在比好。陳世杰也肯定Netflix《誰是被害者》與《罪夢者》的技術面、硬體方面。陳世杰表示11位評審一致全數通過由李沐拿下新人獎,更讚美她的表現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演戲。

金鐘55 李沐喜獲戲劇節目最具潛力新人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先撇開這些問題,金鐘獎最大垢病在於嚴重超時。今年多拖了55分鐘,最終典禮在凌晨12點25分結束,導致視后、導演、戲劇大獎都到凌晨才揭曉,讓所有人等到疲憊不堪。超時原因除了八位主持人輪番上陣,沒有主要控場人,金鐘獎獎項多達38個,有些得獎者不止一人,部分得獎者發言過於冗長,若每個得獎者走上台再發表感言,平均耗時五分鐘以上,加上今年得獎感言無時間限制,放任得獎者暢所欲言,造成時間失控嚴重超時的狀況。還有網友認為超時關鍵在於得獎者頻頻感謝上帝、感言太長,連炎亞綸都開玩笑說:「今年典禮贊助商是信仰。」

其中獲生活風格節目獎與節目創新獎的《我在市場待了一整天》,製作人劉志雄看著手機講稿說出四分多鐘的感言,擺明就是要說完作文級的感言,加上之後二度上台的感言時間,為了彌補上次講太短的遺憾,總計長達九分多鐘的「報復性感言」,完全沒考慮到大型頒獎典禮的時間壓力,難怪被部分網友認為是造成典禮超時最大原因。

以往為防止典禮超時,會使用降麥克風、播放音效、關音等方式提醒得獎者,連主持人黃子佼也曾直接跳出來點明掌控時間。雖然主持人、製作單位與來賓都超時做出一些因應,製作單位以字幕提醒,頒獎人藍心湄還以開玩笑語氣提醒嚴重超時,最後一組主持人曾國城與炎亞綸,更當機立斷直接砍掉對唱、搞BL劇橋段、戲劇類最佳男主角獎五位入圍者快問快答橋段,總共十分鐘的長度,但仍然無法獲得改善。

至於典禮內容,黃豪平、李霈瑜(大霈)主持的星光大道平穩流利,反應機敏,不搶主角風采,藍心湄+黃子佼、許效舜+馬力歐的頒獎組合節奏明快,亦莊亦諧,證明台灣綜藝人的能力。浩子跟阿翔(乱彈阿翔)得到金鐘綜藝節目主持人獎,真的就像評審說的樸實無華卻美好而溫暖,也是難得綜藝類主持人獲獎後沒被批評,更顯現出真誠的表演才是最好的演出。終身成就獎則是最感人的橋段,于美人的引言、過世的藝人們的影片真的非常感人,讓現場來賓及觀眾都忍不住落淚。

主持人及頒獎人的安排也很奇怪,分成三組主持人,除了創新與自肥電視台人員,也凸顯出找不到適當的人選,更難掌握時間,當然救不了典禮的超時。此外,多項入圍者就是頒獎者,讓這種場合非常怪異與尷尬。而開幕表演太冗長又失焦,安排的表演完全沒有戲劇相關的歌曲,表演內容與典禮實在毫無交集,大支的表演意義不明,多組頒獎人尷尬的聊天、導播常拍舞台全景不直接放影片(這時真的很想念李麗芳導播的運鏡技術)、運鏡差、收音糟、流暢度不佳、綠色與桃紅色的視覺設計很沒質感…都讓整場典禮像是電視節目,而不是大型頒獎典禮,完全沒有三金應該有的水準。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台灣自詡為多元民族社會,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主Buya(陳宇)與Pagnoyod(鍾家駿),鍾家駿穿著達悟族族服、丁字褲的裝扮上台,讓大家眼睛為之一亮,大讚他穿族服有夠酷。

這種呈現的文化意涵及莊重嚴肅的解讀,卻遭到部分媒體以「屁股蛋整顆露出」、「全場最露」、「全場最辣」等不雅標題報導,扭曲族服欲呈現的文化意涵,讓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特別發聲明指出,達悟族人無論是出席國際重要典禮、政府各類重要活動,都是穿著傳統族服出席與會,表達對參加活動的最大敬意,Pangoyod(鍾家駿)穿著族服出席金鐘盛宴,同樣也是對金鐘獎表達高度敬意。

x2hx326ezpbelstdd35kphrtdrf11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