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好友邦】兩蔣時期就跟台灣友好,巴拉圭首都還有條「中正路」

【台灣好友邦】兩蔣時期就跟台灣友好,巴拉圭首都還有條「中正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拉圭並非民主國家,早年政權幾乎都由右派軍人靠政變掌權,1954年由史托斯納爾將軍執政,政權一直維繫到1989年才被軍事政變推翻,這種國家多半和國民黨政權關係不錯,尤其兩位蔣總統和巴拉圭都保持良好關係。

如果要說和台灣關係最佳的友邦,巴拉圭應該當之無愧。幾天前巴拉圭總統阿布鐸(Mario Abdo Benítez),在聯合國大會上侃侃而談台灣加入聯合國的重要性;再稍早之前,阿布鐸穿著繡有台灣國旗的飛行外套出現在公開行程,這些行動,凸顯了巴拉圭和台灣的邦誼,至少在阿布鐸任內應該相當穩定。

阿布鐸和蔡英文見過三次面,第一次見面時阿布鐸還不是總統,而是國會參議院的議長。阿布鐸長相很好看,和影星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略顯相似,那是蔡英文第一次在邦交國的國會演講,雙方都隆重以對。不過當時的巴拉圭總統卡提斯(Horacio Cartes)和阿布鐸雖然同黨,但關係緊張。總統和國會議長不愉快,令人想起2013年台灣的馬王政爭。

為了因應可能發生的變局,台灣使館對兩位重要人物都採取穩健交往的態度。蔡英文和卡提斯關係也相當密切,她還曾經在2016年的國慶演講中,引述卡提斯「你的國家比你想像的更大」之語,詮釋不要小看台灣,並展現前進南錐組織的雄心。當然,南錐組織本就鬆散,在這個雙邊重於多邊的時代,這透過巴拉圭走向國際市場的雄心,實現的可能性大概不高。

卡提斯卸任之後,由他的黨內政敵阿布鐸當選總統,蔡英文也親自出席就職典禮,並邀請阿布鐸回訪。蔡英文為巴拉圭帶了進一步開放牛肉進口的大禮,也親自出席「台巴科技大學」的啟動儀式,即將卸任的卡提斯總統在現場特別提到,蔡英文答應這個兩國共同培養優秀科技人才的計畫,一共只考慮了一秒鐘。而阿布鐸總統也將蔡英文奉為上賓,不僅在就職典禮上給他一個好位置,更邀請蔡英文到他家餐敘。

而阿布鐸回訪台灣期間,台灣的外交部也用盡全力,把訪問活動規劃得有聲有色,阿布鐸和美麗的夫人所到之處無不大受歡迎,讓阿布鐸十分開心,也更進一步鞏固了台灣和巴拉圭的堅強友誼。

地空聯合作戰演訓落幕 蔡總統鼓掌
巴拉圭總統阿布鐸與台灣總統蔡英文|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台巴之間的友好,並非自蔡英文任內之始。巴拉圭在1957年兩岸冷戰之時,就選擇和中華民國來往,由於巴拉圭和周邊主要國家如巴西、阿根廷都關係不睦,因此確實有賴於中華民國和盟友美國在經濟上給予支持。

巴拉圭並非民主國家,早年政權幾乎都由右派軍人靠政變掌權,1954年由史托斯納爾(Alfredo Stroessner Matiauda)將軍執政,政權一直維繫到1989年才被軍事政變推翻,這種國家多半和國民黨政權關係不錯,尤其兩位蔣總統和巴拉圭都保持良好關係。

在今天的巴拉圭首都亞松森,還有一條「中正路」,以紀念中華民國前總統蔣介石。至於蔣經國,在1983年,把他在年輕時就重用的愛將王昇,派至巴拉圭任大使,此舉雖有針對王昇功高震主的流放之意,但對外也是宣稱巴拉圭邦交重要,需要總統派出左右手前往,儘管王昇當時根本不會講西班牙文。

以國內政治來看,王昇的處境算是流放;但台灣和巴拉圭的邦誼,確實因為王昇的履新而有了新的變化。過去這些拉美國家和台灣的邦誼,都是靠美國人穩固,大使雖是閒差,但若說酬庸,差勁的生活條件又顯得有點懲罰性質。但坦白說,除了負責給錢之外,真的要做事的人,也很難在獨裁國家發揮什麼功能。

王昇是實力派人物,能夠在蔣經國身邊走紅,能力當然也不差。他一到亞松森,就把巴拉圭當作自己年輕時的贛南來經營,他幹勁十足的組織鬆散疲弱的僑社,讓華僑成為強大有力的組織,讓華僑不再無依無靠;他也積極向巴拉圭獨裁者建議,要學習蔣經國,適度的開放自由權利,才能在變動的時代保住政權。

不過自由化尚未開始,1989年史托斯納爾將軍就被自己的手下羅德里格斯(Andrés Rodríguez)將軍的軍事政變推翻了。

中國當然想要抓住機會挖走巴拉圭,但王昇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和各項援助成果的能力,讓繼任的羅德里格斯理解中華民國台灣對巴拉圭的重要性。儘管當年的巴拉圭沒什麼產品可以出口,但台灣單方面給予的援助卻已經數量龐大,深入的農村社團培力,也足以維持邦誼。

當時中國尚未富裕,海外耕耘的能力也不強,中華民國在巴拉圭的經營,都靠這些點滴經營才能成長茁壯。

當然,巴拉圭沒有斷交,最終還是因為美國介入,以及巴拉圭軍政府對左派的排斥。在台美支持下,羅德里奎茲在1989年追認的民主選舉中獲勝,開啟了巴拉圭的民主新頁,也讓巴拉圭一步一步走向民主化之路。

王昇在巴拉圭待到1991年,一共待了八年,為台灣和巴拉圭新政府的邦交奠定了強大的基礎,也讓巴拉圭相信台灣是一個可靠的夥伴。這件事情要不是王昇剛好被外放,不見得會有相同的結局。

王昇在八年的任期內,也努力學習西語,最後以西語和巴拉圭政壇告別,留下了說再見的美好身影。回到台灣後,台灣已經走向民主化之路,因此舊時代王昇也顯得格格不入,便也退出了政壇。

今天台灣政壇對王昇的故事已經很陌生,不過因為台灣的邦交受到重重壓力,巴拉圭是台灣面積最大的邦交國,因此這幾年兩岸之間的交鋒,更凸顯了巴拉圭的重要性,蔡總統到任至今,已經訪問巴拉圭兩次可見一般。

從王昇之後的巴拉圭大使,許多都是外交圈的重要人士,像是後來當到次長的劉德立、現任的拉美司長俞大㵢、被認為是未來之星的現任大使韓志正,都是外交圈的戰將。短期內台灣和巴拉圭之間的邦交應該很穩固,但中國畢竟不是吳下阿蒙,長期來看,恐怕還是要戒慎恐懼,交友交心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