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專訪】汪精衛衛士張國俊:我永遠無法忘記汪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提到汪精衛到底是不是「漢奸」的問題,老人家永遠無法忘記當年他在頤和路34號服務時,汪精衛先生每天憂國憂民的表情。張國俊認為汪精衛是當年中國容貌最英俊的政治人物,與日本合作的目的是給老百姓爭取喘一口氣的空間。

今年是抗戰勝利75周年,筆者過去曾寫過《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向當年參戰的海陸空將士致意。不過一個完整的抗戰史,並不是只存在抵抗者的視角,合作者的觀點也不能夠漠視。然而兩岸關於抗戰的傳統歷史論述上,將所有二戰時與日軍合作,尤其是加入汪精衛政權的人視為「漢奸」看待,不願意深入討論這一層面的歷史。

荷蘭歷史學者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在他的作品《罪惡的代價:德國與日本的戰爭記憶》(The Wages of Guilt: Memories of War in Germany and Japan)中也坦承,親歷納粹佔領的歐洲人傾向於將自己形塑為英勇的抵抗者,並對更多同胞當了合作者的事實避而不談。即便是在荷蘭這樣開放的西方國家,也是要到70年代以後才逐漸願意面對殘酷的歷史事實。

面子問題給亞洲人帶來的困擾向來多於歐洲人,所以否認南京大屠殺與慰安婦,拒絕向周邊國家道歉的日本人很多。韓國人則如歐洲人一樣,不願意承認大多數朝鮮人在二戰期間支持日本打「大東亞戰爭」的真相,只能以強調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抗日史的方式來掩蓋之。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對於抗戰時有2億中國人生活在親日政權統治下當順民的史實也不願給予重視。

對於當時人口四億的中華民國而言,兩億人口佔了國家總人口的一半,雖然受到日軍沒有兵力佔領整個淪陷區的影響,淪陷區內有許多地區是被控制在國軍或者共軍手裡,可重慶國民政府無法掌握住整個國家的治權卻也是事實。畢竟就算是在非佔領區內,許多土地其實是被掌握在中共甚至於蘇聯支持的疆獨份子手裡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生活在日軍佔領區裡的中國人,凡是想要生存下去的都要在不同程度上當合作者。對於絕大多數不想當亡國奴的淪陷區居民而言,有一個中國人組織的親日政權存在,其實是同時能滿足他們生存與自尊上的需求的。所以汪精衛政權是否一定是「漢奸」,是否一定違反了中華民族主義,其實也是個值得商榷的問題。

現居台中的張國俊老爺子,抗戰期間不只留在淪陷區,而且還當上了汪精衛的衛士。汪精衛到底是不是「漢奸」?所謂的「偽軍」是否認可大日本帝國?面對日軍要求他們進剿抗日游擊隊,親日政權下的中國軍隊又是什麼態度?面對今天的兩岸關係,他們又是什麼看法?透過對張國俊的訪談,我們能有更詳細的瞭解。

為抗日投奔新四軍

張國俊生於1922年,是安徽省合肥雲五鄉高崗村人,來自一個在地方上經營當鋪的小康家庭。1937年抗戰爆發時,他正在安徽合法考初中,並受到愛國心的驅使下決定從軍報國,上戰場殺日本鬼子。剛好當時中共新四軍在他老家附近活動,張國俊便主動前往報名參加,並因此在共軍裡當了足足四天的兵。不過因為他是家裡獨生子的關係,很快就被父親給拉了回去。

抗戰初期共軍鼓吹「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對張國俊一家人還算客氣,也就讓父親把年幼的他帶了回去。然而就如同那個時代絕大多數愛國知青一樣,張國俊想上戰場的意志絲毫沒有因為父親的反對而動搖。家裡實在沒有辦法,既不願意讓他跟著中央軍上戰場,也不願意讓他當共產黨的兵,只好透過在合肥當縣幹事的叔叔介紹,讓他去安徽省保安第三團服務。

安徽省保安團的任務是維護地方秩序,不上前線與日軍作戰,確實讓張國俊過了一段還算輕鬆的日子。不過隨著新四軍擴張地盤的野心越來越大,還有國共關係的日益惡劣,中共最終還是把矛頭對準了保安第三團。新四軍殲滅了保安第三團,殺了他們的團長,還處死了保安團裡許多的大哥。國民黨員和地方政府的幹部,當然全都上了新四軍的獵殺名單。

提到中共的殘暴,老爺子表示起初中共是槍斃人,到後來怕子彈不夠就改為活埋人。不過因為地方上的土地很鬆弛,活埋人很難馬上把人悶死,所以共產黨後來決定在泥土上澆水,提高殺人的速度。眼見老家待不下去了,張國俊只好投奔陸軍第21集團軍司令廖磊的部隊,在第7軍第171師第511團當兵,從維持秩序的地方警察變成正規的中國軍人。

截圖_2020-09-29_上午2_16_01
許劍虹提供
抗戰初期,打著國共合作旗號在江蘇、安徽發展根據地的新四軍,非常受到青年知識份子歡迎

隨李品仙圍剿新四軍

廖磊指揮的第21集團軍,屬於第5戰區司令長官,桂系將領李宗仁手下的嫡系隊伍,曾經投入過淞滬會戰。而張國俊所服務的第7軍,更是因為在戰場上令日軍聞風喪膽的作風,被賦予了「鋼軍」的外號。不過隨著主張國共合作的廖磊將軍去世,反共的李品仙將軍兼任安徽省主席、第21集團軍總司令與豫皖邊區總司令,他們的主要敵人由日軍變成了共產黨。

張國俊表示,桂系部隊的裝備不如中央軍嫡系部隊,中正式與捷克造機槍的數目很少,主要還是湖北條與漢陽造等老舊武器。他坦言這些武器面對日軍的大正十一式機槍和八九式擲彈筒比起來,根本就毫無招架之力。中國軍人的待遇普遍不好,每個人一天只有兩餐可吃,有的時候甚至整天沒得吃。腳上穿的草鞋也是自己打出來的,行軍的時候都一邊走路一邊流血。

因為無法擊敗日軍,李品仙選擇保留實力為上,除非逼不得已否則絕不主動開戰。倒是日軍、和平軍以及國軍都把共產黨視為地方秩序的破壞者,有共同掃蕩共產黨的默契。所以在安徽的時候,僅有第171師的第512團被調到大別山支援過對日軍的戰鬥,他們第511團則集中兵力掃蕩共軍。張國軍指出,他們不是被動等待共軍上門,而是常常主動出擊中共根據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