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崩盤》:全球數百萬人同時間都在問,「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閃電崩盤》:全球數百萬人同時間都在問,「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閃電崩盤後過了將近5個月,期管會和證管會終於發表了聯合報告。要判斷股災的根本原因,就像是要說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或是希特勒是怎麼崛起的一樣。

文:連恩.范恩(Liam Vaughan)

Chapter 11 後續

美國財政部部長提摩西.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在2010年5月6日休市後,於美國東岸時間傍晚6點30分召開了總統金融市場工作小組。與會成員還包括了期管會主席蓋瑞.根斯勒(Gary Gensler)、美國證券交易管理委員會(簡稱證管會)主席瑪麗.夏皮洛(Mary Schapiro)、聯準會主席班.柏南克(Ben Bernanke)、紐約聯邦儲備銀行行長威廉.杜德利(William Dudley),以及其他美國國內大型金融機關的主管;他們每人都負責了數百兆美元的市場。

美國總統雷根在1987年10月的股災之後就成立了這個工作小組,以進行跨部會的協調,人稱「救市國家隊」(Plunge Protection Team)。雖然沒有事實根據,但這些人會持續為了國家而干預市場的謠言,始終沒有停過。那天傍晚之所以召開會議,就是因為全球數百萬人同時間都在問:他媽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蓋特納部長要求所有人輪流報告他們當時所掌握的資訊。

那天發生的事和1987年的股災意外地相似。市場原本就容易激動,標普指數期貨忽然下降,影響了股市,投資人紛紛急著出場,所以交易量大增。股市的基礎結構撐不住這狂亂的行為,導致資訊匯入產生時間差和好幾筆異常的交易。這兩場股災最大的差異是:1987年的股災發生了一整天(黑色星期一),而閃電崩盤只有半小時。幸好,這次市場回彈了。至

於是誰或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次的股災,所有人都毫無頭緒,一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或許是某個交易員的手指特別粗壯,有人責怪駭客,有人懷疑是恐怖分子。但是世界已經進化成市場裡的陰謀用肉眼都觀察不到了,為了要能找出明確的答案,負責監管期貨的期管會和負責監管股市的證管會,就必須獲得交易數據,每毫秒、每毫秒地分析,才能知道每個人在每個時間點上在做什麼。

這是電子時代以來規模最大的嘗試。有人可能以為,監管人員可以隨時監控市場上的行為,但其實收集數據的是交易所,監管機構得提出要求,交易所才會呈報。以期貨來說,多數商品都在一個交易所裡交易,所以相對單純很多;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已經把當天E-mini的交易紀錄檔案都送交期管會了。

但股票就不一樣了。從2005年推出新規範以強化競爭後,美國股市就零碎得亂七八糟,數十個交易所、電子網絡和隱匿的交易站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讓投資人可以買股票,證管會得等這些機構都回傳資料,才能進行完整的分析。蓋特納部長建議由他自己、根斯勒與夏皮洛,來與大型交易所的主管會談,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收斂對話,找出結論。儘管有資訊黑洞,政府還是得頂著壓力安撫大眾,讓大家知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股災隔天以及那個週末,所有新聞都在談閃電崩盤,輿論都認為這是因為演算法交易興起所造成的,如《紐約時報》寫著「高頻交易出差錯,投資人痛失數十億」。而且這起事件發生的時間也差到不能再差了。那個月,美國在經濟大蕭條之後最大宗的金融法案《陶德─法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案》(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Bill)正要送到參議院,這部龐大的法案已經讓金融機構的成員不眠不休地忙了很久。

有鑑於2008年的金融海嘯,政府為了要監管衍生性金融商品,並增加銀行的耐受力,所以推出這部法案。法案中幾乎完全沒有提到演算法或高頻交易,因此有些國會議員便質疑,有關當局是不是太忙著修復上一場危機所暴露出來的危險,沒看到下一座冰山已逐漸浮現了?5月7日,閃電崩盤隔日,民主黨參議員泰德.考夫曼(Ted Kaufman)和馬克.華納(Mark Warner)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要求監管機關向國會報告該法案生效後60天內發生的事。他們在信中表示:「軟體出差錯導致市值暫時跌了1兆美元,這完全不能接受。」

為了回應喧囂紛亂的輿論和媒體,政府做了政府常做的事:組了一個委員會——新興法規聯合期管會與證管會顧問委員會;會中成員包括業界領袖、過去的監管人員和得過諾貝爾獎的教授。該委員會要思考:市場結構是否有調整的必要?以及如果要調整,那麼在這個全新的自動化時代裡,該如何改變?市場又要如何監督?這個團體的成員身分顯赫,但沒有一個有高頻交易的直接經驗,而且最年輕的成員都已經55歲了。

同時,期管會與證管會的幕僚繼續尋找線索,拼湊出5月6日當天的事發經過。期管會將責任託付給文質彬彬的賽勒斯.阿米爾─莫克利(Cyrus Amir-Mokri),他曾經是菁英薈萃的世達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他的目標是要盡速調查閃電崩盤,以表示他們很在乎這件事。期管會的總部設於華盛頓市中心,在這棟橘色磚牆的九層樓建築物裡,阿米爾─莫克利組成了一個包括大約20名律師、調查員和經濟學家的團隊,其中有些來自執法與市場監管部門,他們要負責訪談閃電崩盤當天最活躍的交易員;其他人則要負責檢視總體經濟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