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uber「桐生可可」與「赤井心」炎上!虛擬偶像被中國小粉紅霸凌?

VTuber「桐生可可」與「赤井心」炎上!虛擬偶像被中國小粉紅霸凌?
桐生可可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一間公司的資金過分倚靠中國市場、甚至營運策略都以中國為主,作出符合「中國政府官方意識」的抉擇,絕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中國紅色供應鏈不只存在於三次元的物質生活,此次也是血淋淋的告知御宅族們:虛擬娛樂也將是中國意識的天下。

即便hololive較後期才進軍中國市場,卻比競爭對手公司「にじさんじ」發展得更穩健。可以說,hololive能夠撐過早期艱刻營運、迅速成長為日本當地第二大VTuber公司,正是因為擁有海外這群中國觀眾的資源挹注。

  • 其三,就要提到hololive與中國當地動漫產業的連動

hololive與中國當地動漫產業並不是止於表面的投資當地VTuber或合作少許活動,我們可以細分成數項:

A:hololive的虛擬藝人代言中國產的手機遊戲,獲得大量工商金源。

只要是喜歡玩遊戲/有在做遊戲的人都知道,中國在手機遊戲產業投注的資本金額非常龐大, hololive連續與兩個重量級中國手遊《碧藍航線》和《明日方舟》連動特殊活動,將兩款遊戲從中國推廣到日本。

可以想見hololive VTuber們的形象代言費,以及VTuber們在各自節目直播當中推廣該手遊等工商服務,絕對都讓hololive入帳甚巨;也不難想像,有多少中國遊戲希望通過hololive推廣到世界。

118401922_3551278408237604_8105143014446
《碧藍航線》遊戲截圖
hololive社Vtuber與中國手遊《碧藍航線》的連動活動

B:hololive VTuber積極參與中國當地動漫相關展覽會,進行表演或販售周邊等實體活動。

讓VTuber參與實體動漫展會活動/舉辦VTuber實體演唱會,能夠賺取利潤兼打廣告,一直是各家VTuber娛樂公司喜愛經營的項目之一。畢竟VTuber不需要真人到現場、就能跨區跨國參與活動,也一樣享有實體展會福利:販賣周邊和演唱會門票,甚至可以販賣因應疫情誕生的線上演唱會節目等等。

承前,hololive在中國動畫網站bilibili廣受歡迎,2019年旗下虛擬偶像便開始登上中國動漫展覽會的表演現場。包含一系列bilibili舉辦的中國當地大型活動「bilibili World」「bilibili Macro Link」,以及中日雙邊連動的跨國線上節目「Virtual UNIT Fes. VILLS」。

相較競爭對手公司「にじさんじ」有資本大量參加並自行舉辦日本當地的動漫展覽,hololive的實體活動多數正是倚靠這些bilibili連攜活動——能否與中國動畫網站打好關係,繼續享用bilibili的實體資源,對於較少日本實體活動的hololive來說絕對是重要問題。

C:中國粉絲社群的培養,以及中國創作者的連動育成。

hololive早期便積極經營中國圈的粉絲群,譬如派出專人與中國當地無償翻譯hololive旗下藝人影片的字幕組聯繫,即便沒有給予這些志願者薪水,但授予這些志願翻譯者們一個「官方字幕組」稱號。讓原本只是「山賊游擊」一般的字幕組擁有「正統身分」獲得網路榮耀,也讓hololive旗下說日文的VTuber節目能夠觸及更多中國觀眾。

不只是bilibili中國當地字幕組,本回事件當中,專門將hololive系列節目翻譯為英文字幕的YouTube頻道「HoloLive Moments」也公告承認:這個看似和官方一點關係也沒有的英文翻譯字幕組,實際是由中國人營運,並且是來自bilibili的同一群中國粉絲。

另外, hololive也積極與中國當地動漫產業的創作者們接觸,大量採用中國音樂家和動畫師製作hololive旗下藝人的影音作品。

最具代表的,便是中國創作者連動最深的VTuber「星街彗星」,星街不但有一首翻唱歌曲〈Franchouchou「佐賀事変」/星街すいせい with ホロライブファンタジー〉由中國動畫師們幫忙製作超乎規格的3D動畫MV。更有一首應bilibili官方活動邀請、全曲從混音到演出都由中國方一手打造的原創歌曲〈Pieces〉,只在bilibili中國網站單獨發表。

hololive可以說獲得了較低成本的中國動漫代工,同時這些中國創作者由於對hololive旗下偶像懷抱高度喜愛,繳出成品的高品質遠遠超出他們拿到的報酬。對hololive來說,培育中國粉絲和中國創作者,絕對是一箭雙雕又低成本高CP的戰略。

總論「hololive」的中國戰略,我們不難理解hololive和其背後母公司「COVER」高層為何跪得又快又急。

反過來看另一面, hololive 也揭示了一條「隱形的中國動漫產業鏈」——日本VTuber即便是日本籍,即便主要TA是全世界的YouTube觀眾,然而給予莫大資金的卻是中國客戶,包含:

  • 中國手機遊戲產業的巨額工商資金
  • 中國的實體動漫娛樂產業連動

不只從中收受利益,日本VTuber合作對象也包括:

  • 中國低成本高CP值的動漫娛樂創作者

當一間公司的資金過分倚靠中國市場、甚至營運策略都以中國為主,作出符合「中國政府官方意識」的抉擇,絕對是理所當然的選擇。中國紅色供應鏈不只存在於三次元的物質生活,此次也是血淋淋的告知御宅族們:虛擬娛樂也將是中國意識的天下。

炎上?或不炎上? VTuber藝人的經營危機

即便是虛擬偶像,VTuber經紀公司會面臨的現實問題和現實的藝人公司沒有兩樣;而在政治問題以外,hololive此間事務所處理VTuber糾紛的分針,也一向頗具爭議。

光是2020今年,hololive就已經爆出過沒有取得權利方首肯就以收益模式進行遊戲遊玩轉播,必須緊急下架大量直播節目的出槌事件。以及旗下新人VTuber「魔乃アロエ」還未活動就爆出黑歷史和失言事件,導致出道不到幾天就立刻引退……甚至有日本觀眾戲稱,hololive每個月都會爆出一次爭議事件,難道是在做「炎上行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