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幾多「史」都救不了,三件事看奇幻的國情教育

吃幾多「史」都救不了,三件事看奇幻的國情教育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幾位女士請願,強國容不下;幾個學生北上,也不歡迎,這就是國情教育。

有幾件事,應該都是「國情教育」。

一個中史資源網站啟用,名為「吃史」,諧音先聲奪人,網上引發一陣笑談。網站開發組織由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擔任召集人。

網站負責人解釋「吃史」名稱由來,謂「開發小組多年輕人,參考了兩岸四地很多歷史網站,他們很擔心做出來,無人睇,無人覺得得意有趣。」於是名稱與內容,「兩樣都兼顧」。

總算解釋了一些朋友的疑問,中史網站以「吃史」為名(片段稱「史片」),並非「蝦碌」,而是刻意為之,吸引眼球,成功了,成功了最少一日。

想起錢穆在《國史大綱》開宗明義的一句︰讀史者,要對本國歷史有溫情敬意。

Photo Credit: 網上圖片

Photo Credit: 網上圖片

是日,微博上這輯相片,也引起不少討論,一個內地團在某機場準備出發,據說是往法國的公務團,將過境香港,每位團友身上掛著「香港,我不購物」的紅彩帶,似乎要借出遊反擊香港的反水貨示威。

這種規模的示威,在國內,如果對象是政府,應該要被控尋釁滋事或被喝茶的。不過,這幅相片,吸引我目光,是那幅國旗。為何出國旅行,要帶國旗?我多麼希望他們帶上國旗,純粹是為了向香港人示威,不是帶五星旗去法國。

出外旅遊,理應懷著謙卑的心,認識他國文化,細味風土人情,體會地球另一方的價值觀;而非拿著國旗,去弘揚國威,以紅旗與鈔票宣示崛起,喧賓奪主。

每年的人大政協會議,都是學習國情的好機會。人在北京,自然轉左。

談到「國情教育」,港區人大代表羅范椒芬除了講「抓教師」,也談到大學生,她接受鳯凰網訪問說︰「還有一條建議,希望香港的大學能讓每一個大學生帶學分到内地去上一個學期的課。比如說念法律的學生,也要學中國法律,可以到内地的法律學院來上課。」

長年累月的國情教育告訴我們,國家的法律很完善,無錯,的確寫得好,應有盡有,合符國際標準。不過,如柴靜在《穹頂之下》告訴我們,減排與環評法律俱在,鉅細無遺,但零執行、缺監管、無配套,形同虛設。

法律,當選擇性地執行,就是暴君的工具。《獨裁者的進化》一書謂,二十一世紀的獨裁者,「一定要法律幫他們背書。對那些想要用民主外衣來掩飾獨裁本質的政權來說,法律是最有效工具之一。專制政府有法律作遮醜布,就能夠為所欲為。」

尊貴的港區人大代表們,如果你們真的關心法律,真的關心「依法治國」,請關注一下,人大開會期間,五位女權人士在北京被扣留的事件,她們是李婷婷、韋婷婷、鄭楚然、武嶸嶸和王曼,其中最少四人被指尋釁滋事。

幾位女士請願,強國容不下;幾個學生北上,也不歡迎,這就是國情教育,吃幾多史都救不了。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