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昇:「空少不都是Gay?」當《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裡的穢言歧視與美麗歌聲並存

陳昇:「空少不都是Gay?」當《刻在你心底的名字》裡的穢言歧視與美麗歌聲並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大銀幕上映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早已不分年紀、不分族族群爆紅。

文:家安老師

當音樂直擊人心

「好不容易離開思念的軌跡, 回憶將我連繫到過去。」——《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即將在大銀幕上映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早已不分年紀、不分族族群爆紅。不僅是因為連續一個月接連不斷的特映、校園、口碑場,更是因為盧廣仲主唱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有許多人分享、與轉發。截自9月28日,官方YouTube已突破360萬次的點閱;但看過電影的人更了解,裡面還有更多好的配樂、以及歌曲。在上映前,不妨在一杯好酒微醺的晚上,戴起耳機享受音樂吧。

陳昇:《擁擠的樂園》

「一輩子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 多情的人他們怎會瞭解,一生愛過就一回 。」— —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1988年5月3日,陳昇第一張專輯《擁擠的樂園》裡的同名歌曲,標定了電影的年代。《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是一個發生在30年前的故事,描述兩位男主角張家漢(陳昊森飾)與王柏德(曾敬驊 飾)自中學開始的感情故事。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演員出席簽書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導演柳廣輝自承,這是一部刻畫自己高中初戀的電影:「原本我以為我早就淡忘了當時的對象,沒想到一邊寫劇本,越寫心中情感越滿溢。」這樣一個老師也未曾經歷的年代,只得靠許多先進來替各位補充:「1986年,當時我(祁家威)講了婚姻平權的事情,還真的被警備總部抓去關了162天;那時的社會風氣是別人家的孩子都不可以有同性戀,自家孩子更不可行,就是要打斷腿。」《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的前半段,正是中華民國解嚴的前後三年,鏡頭語言以特寫為主,直到30年後的加拿大外景拍攝才逐漸放鬆。

軍歌:《夜襲》

「夜色茫茫,星月無光
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夜襲》

1962年9月,由中華民國國防部軍歌創作小組的黃瑩、李健協力所做的《夜襲》至今仍是軍歌比賽的不敗金曲,更是《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呈現臺灣人民探索民主、自由時的重要旋律。

哪一個學校的?下去!

分別擔任領唱、指揮的兩位男主角,在強調「殺氣」的軍歌裡結合了當時的流行音樂,進而被教官喝斥下台;現在軍歌比賽,這樣的結合或許已經是理所當然、但在那個時空裡,卻會是十惡不赦的,也因此打開了吳若非(班班,邵奕玫飾)與王柏德的交錯。

蔡藍欽:《這個世界》

「我們的世界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
你又何必感慨?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添一些美麗色彩。」——《這個世界》

1987年,年僅22歲的蔡藍欽因突發性心臟麻痺而辭世。「那時候就有很多人說這首歌也是同志情歌,」導演柳廣輝表示,選用這些30年前的歌曲,自是希望在三十年後的現在,仍要告訴大家「更要勇敢、更應該美麗、做自己。」

結語:當塵埃透著光,你的名字在我心底發燙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忘記了時間這回事
於是謊言說了一次就一輩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那些年,社會大眾普遍對同性愛以「Faggot、咖仔」的貶意稱呼,而如今,雖然同性婚姻合法了,關於平權(如職場歧視、同志參政等)我們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譬如第二段所盤點的歌手陳昇,2012年因臉書爆出的醜聞,或許你也還記得:2012年12月6日凌晨,陳昇在酒吧出言挑釁、並用台語三字經與非常不雅的字眼諷刺空少出身的豪哥(店長)有「特殊性傾向」。

這些新聞顯示,歧視至今仍在在地出現於日常中。但一部好的電影作品並不會將其粉飾為太平,而是讓這些不公不義有機會被看見:

「他們有呼喊過、有爭取過、有感覺到無力,我要讓這件事情,表現在我的旋律動機上。 」— — 侯志堅老師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作為一部跨時間尺度的電影,帶領觀眾從視覺、也用聽覺走過臺灣民主史上艱辛的一段路;感謝有《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以及這些美麗的音樂陪伴我們,讓臺灣社會無畏風雨、亦更有勇氣向前邁進。

「如果有下次,我會再愛一次。」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