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組版畫看「親餵母乳」之於模範好母親、時尚壞媽媽的形象與意義

從兩組版畫看「親餵母乳」之於模範好母親、時尚壞媽媽的形象與意義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餵母乳在版畫中對於模範好母親、時尚壞媽媽的意義。

文:張芸慈

想必大家對於親餵母乳的畫面並不陌生吧!母親將孩子抱在懷中,剛出世的嬰兒正閉著眼,努力地吸吮乳汁。母親臉上的微笑、環抱孩子的模樣,讓整個畫面好像充滿粉紅色泡泡,洋溢著幸福感。

母親的形象反映著特定時空下社會對於母性特質的描述與意義。十八世紀末期的版畫中,也不乏有這類強調感性、母愛、母性情感的親餵母乳圖像,並且被冠以《母愛》(Maternal Love)、《溫柔的母親》(The Tender Mother)等標題,顯示此母性行為已經深植於大眾心中,並具有特定的文化意義。

為什麼親餵母乳在十八世紀的英國等同於好母親呢?如果說親餵母乳等同於好母親,那麼壞母親是不是就是指不願親餵母乳的母親?時尚與壞媽媽又有什麼關聯呢?

這些問題就讓我們從十八世紀版畫家卡登(Anthony Cardon, 1772-1813)複製女性藝術家瑪麗亞.寇斯威(Maria Cosway, née Hadfield, 1760-1838)的兩組系列版畫──《女性美德進程》(Progress of Female Virtue)與《女性墮落進程》(Progress of Female Dissipation)(1800出版)[1]聊起吧!

這兩組版畫描述兩種截然不同的母親形象。在《女性美德進程》中,女兒從小就接受母親充滿道德良知的教育,學習宗教寓意、閱讀道德故事書、將零錢分給其他貧困的兒童,培養內在美德。當她長大、結婚生子後,她也跟她的母親一樣,親自哺餵母乳。

1601367720769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在這組版畫中的第六張,這位好母親將孩子抱在懷中親餵,低著頭溫柔地看著她,母親的肢體動作傳達出溫馨、小心呵護孩子的感性氛圍。母親坐在椅子上,腳踩著小凳子,身處在一處舒適的家居空間中。

在版畫下方有兩行文字,寫著:「母親曾給予過她的溫柔,現在換她給予她的孩子。曾經她帶給她的母親由衷的喜悅,現在輪到她從她的孩子身上得到。」[2]因為上一代的母親曾經這樣溫柔地對待她,現在她才能把這份母性情感傳達給下一代的孩子,並且強調親餵母乳能帶給母親心靈上的喜悅與滿足。

下一張版畫呈現模範好母親陪伴孩子玩樂,展現母子之間的深厚感情。母親正低著頭準備抱起尚在學步的小孩,女兒站在母親左側,勾著母親的手,親暱地靠在她的身上。右邊活潑好動的男孩拉著母親的手,好似他在右方的水池中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迫不及待地要跟母親分享。

以上便是模範好母親的形象,即展現溫柔的母性情感、親餵母乳、陪伴孩子。為什麼親餵母乳能夠代表模範好母親的形象呢?

雖然早自十六世紀便已出現呼籲母親親餵母乳的聲音,認為母親的乳汁是嬰兒最好的食物,但是一直要到1762年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在小說《愛彌兒》(Émile: ou De l’éducation)中,以感性的語言大力提倡親餵母乳,認為這樣的做法有助於建立母子之間的情感紐帶,進而促進家庭關係的和諧後,親餵母乳始成為母親的責任與義務,代表著十八世紀下半葉的理想母親形象。[3]

除了能促進家庭關係和諧,親餵母乳的行為也逐漸被認為能夠展示母親的內在美德,並且應由男性監督觀看。1767年,作家休.史密斯(Hugh Smith,1736?-1789)鼓勵讀者去「看見」、反思女性投入在哺乳這個充滿美德的舉動;[4]女性小說家克拉拉.里芙(Clara Reeve, 1729-1807)在小說《兩位導師:一個現代故事》(The Two Mentors: A Modern Story)(1783)中描述母親沉浸在與孩子玩耍的場景,丈夫在一旁觀看,感動於妻子臉上充滿愛意的微笑,因為這個笑容揭示了配偶高貴的內在心靈;[5]甚至十八世紀末期,瑪莉.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 1759-1797)在捍衛女性公民權的主張時,也認為女人如果不願意哺餵母乳或是教育孩子,就不配作為一名妻子,也就沒有資格成為公民,因為女性親餵母乳的畫面能使她看起來更為動人,即便是最放蕩不羈的男人也會臣服於這樣的景象,這是維繫夫妻情感最自然的方式。[6]

這些言論不分男女、不論發言目的,說明了對於十八世紀下半葉的英國社會而言,親餵母乳代表著母親的內在美德、高貴心靈,並且鼓勵女性親餵,因為這能維繫夫妻間的情感,使得家庭關係和諧。

對比模範好母親從小受到的道德教育,《女性墮落進程》則表現時尚壞媽媽的惡行與後果,並可視為模範好母親的反證。在女孩尚在學步之時,母親便拿著銀製、綴有紅色珊瑚小球的鈴鐺逗弄她,啟發她對物慾的渴求;在成長過程中,她模仿母親拿著羽毛頭飾裝飾自己,以及社交名媛那套裝模作樣的姿態。她沒有從母親身上學到如何溫柔地對待孩子、如何教育她們成長、如何當一名好母親,因此在她結婚生子後,她依舊流連舞會,追求最新的時尚裝扮。

1601367766848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同樣是系列版畫中的第六張,對比模範好母親正在親餵母乳,養育下一代,這位時尚壞媽媽忙著坐在梳妝台前打扮,準備出門玩,一旁的女僕正為她戴上誇張的羽毛頭飾,後方還有另一名女僕捧著更多羽毛走進來,以供挑選。版畫下方的兩行字寫著:「紅通通的雙頰,墮落的娛樂,企圖引領潮流,每天晚上(女士們臉上)火焰般的紅,燃燒了波特蘭社區。」[7]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