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盪在區域與次區域之間的桃園市,面臨國際化與區域化發展「雙面刃」

擺盪在區域與次區域之間的桃園市,面臨國際化與區域化發展「雙面刃」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桃園來說,除了與台北的聯繫之外,也是「桃竹苗生活圈」的一員,商業投資上屬於大台北地區的組成,產業科技研發則和新竹地區有更多鏈結。桃園應將「衛星」的概念轉為「核心」,思考與周邊城市的鏈結關係。

桃園於2014年改制為直轄市,全市人口位居全國第五名,因為擁有全台灣最大的國際機場,因此有國家門戶之稱的美名。

桃園市在改制後的城市規模並沒有太多差異,與高雄市、台南市及台中市的縣市合併升格模式不同,所以在城鄉發展上承接了過去縣府時期的行政條件與經驗,相對而言,無須經過傳統改革主義下「大市制」(Urban County)的磨合,升格後的資源挹注與市政規劃都有較為明顯的治理成效,是六都中獨樹一格的區域治理個案。

今日桃園的形象創造:年輕、創新與進步

桃園市近年來的城市發展也有相當亮眼的表現,2019年得到國際組織智慧城市論壇(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肯定,獲頒「全球年度智慧城市首獎」,嗣後更於2020年獲得「2020智慧城市創新應用獎」,快速進步的城市形象已成形;「智慧城市」(Smart City)的光環吸引新興產業的進駐,以及加快了城鎮化發展,進而帶動人口的移入。

連續四年來,桃園市的遷入人口大於遷出人口,而且老化指數不但低於全國平均值,更是台灣第二年輕的城市。

產業政策也是桃園城市進步的原因之一,2016年中央力推「五加二」創新產業政策,將「亞洲矽谷」的重點項目設定在桃園地區,市府也將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等產業列為重點發展類別,在原本具備航空城的交通資源下,加上多元的交通網絡,貫穿南北的高鐵路線及連結雙北的機場捷運,桃園有相當有利的區域位置,產業在地化、區域化與國際化成形,多項跨國企業與創新單位的合作在桃園落地深根,也促進了跨區域的產業聚落化與鏈結化。

雙面刃:桃園的國際化與區域化發展

事實上,一個以國際化為發展目標的城市,除了吸收跨國資源與全球動能之外,更必須面臨國際高競爭與高風險的挑戰。

今年在COVID-19疫情的肆虐下,全球經濟、產業與航空網絡倍受影響,極力打造「航空城都會區域」的桃園也無法倖免,其中又以觀光出入境的快速萎縮所造成的衝擊最為明顯,過去仰賴觀光資源輔以為生的過境旅館、停車業及免稅商店等行業,都因為各國採取嚴格的邊境管制,跨國觀光的停擺也因此受到波及,進而衍生停業與失業的問題。

shutterstock_149704065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桃園市升格為直轄市後,無論是行政位階、職能與治理能力都有相當之提升,也帶來城市的進步;不過,桃園的城市發展仍有先天與後發的困難,其中,茲因地處同為直轄市的台北市與新北市邊緣,在「磁吸效應」下,往往有「區域核心」的城市定位問題。

理論上,公共選擇理論所強調的「用腳投票」,在桃園會出現「有條件」的流動,也就是「居住在桃園,工作在雙北」的型態,而未來大台北地區是否會出現類似「逆都市化」的現象,這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桃園未來的城市定位:發展「次區域」

持平而論,淪為雙北的衛星城市,恐怕不符合桃園的未來發展藍圖。

若在北台灣的區域概念下,僅是以廣泛的「大區域」為城市的歸屬,這恐怕將帶給桃園城市發展的一大挑戰,被形塑下的「首都生活圈」一員,縱然可以在大台北地區獲得類似「逆都市化」的短暫紅利,但仍必須面對類似「再都市化」的人口重新回流。換言之,桃園應當有「次區域」的發展格局,以自身具備的產業條件、基礎建設、城市規模為出發點,將衛星轉為核心去思考與周邊城市的鏈結關係。

對桃園來說,除了與台北的聯繫之外,也是「桃竹苗生活圈」的一員,雖然以商業投資的流動來看,被納入大台北地區的組成之一,但若以產業科技研發的條件而言,桃園與新竹地區的鏈結則有產學能量(科學園區、工研院、清大與交大)合作的機會。

這是桃園可以發揮核心城市的關鍵所在,順勢在桃竹苗地區形塑多元的聚落網絡,包括高科技產業鏈、人才培育與留用、跨域觀光對接等,都是跨縣市合作的地利之便,且契合這二市二縣的發展條件及互補空間,合作大於競爭的機會,將會是北台灣的次區域合作的發展典範。

地景藝術節碉堡守衛戰27日開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產業與城市的結合,才能帶動城鄉發展的平衡

微觀來看,桃園境內仍有城鄉落差的問題,各行政區人口分佈的統計數據,人口最多的桃園區和人口最少的復興區,兩區的落差高達37倍之多,若就人口密度的分佈,兩區更有超過300倍之差,這與地理及地形的分布有關,卻也夾帶著行政資源分配不均的現實。

這樣的偏鄉發展侷限,雖然復興區近年來有人口增加的趨勢,但人口的稀少及地處山區仍有發展上的侷限,這是「邊緣」的挑戰也是「創生」的機會,桃園如何促進城鄉平衡發展,「地方創生」極具關鍵。

最後,桃園在內外區域發展的現實中,除了「次區域」的城市定位之外,也必須將都會區和非都會區的差異與連結進行全面性的歸納,這包含了產業、教育、人才、生活、交通等面向該如何讓桃園各地有個別的角色與功能。

以近年來桃園市府大力推動智慧物流的產業聚落為例,提升境內創新產業及促成跨縣市合作之外,如何在境內不同的行政區落實聚落的成效及連結也是重中之重,讓產業與城市有了全面性的結合,會是相當具前瞻的城市發展藍圖,也有助於城市的整體形象與清晰的定位。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