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人生產無後顧之憂》:以「女人」為主體,建立「生產事故救濟機制」

《讓女人生產無後顧之憂》:以「女人」為主體,建立「生產事故救濟機制」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救濟金額的訂定是整個過程中最傷腦筋及傷感情的事,因為這問題很容易被簡化成:「人命一條值多少錢」的「生命訂價」。畢竟金額太少,救濟機制形同虛設,也有歧視女人生命的質疑;金額太多,可能造成基金負擔沈重,無法永續。

文:黃淑英、蔡宛芬

國家要如何承擔這個風險?

以「女人」為主體,建立「生產事故救濟機制」以承擔生產風險

通常發生醫療事故時,社會的期待是:真相的呈現及補償。補償是對於不可挽回的傷害的一種撫慰。受害人得到撫慰後,責難他人的情緒舒緩;相對於處罰醫師,大家更在乎的是同樣的錯誤不要再發生,因為處罰醫師無濟於事。因此,真相呈現的意義在於找到原因,糾正錯誤,不重蹈覆轍。所以,救濟機制的建立有三個主軸:

一、關懷及協助:責成醫療院所給予受害當事人及其家屬撫慰及協助,降低醫病對立,減少糾紛;

二、事故救濟:國家設立救濟基金。無論產婦生產事故發生的地點是在家裡、在就醫途中或醫療機構,只要是和生產有關或無法排除和生產有關,基金皆及時予以補償,以降低醫病對立,避免訴訟的二度傷害。

三、以「不責難,有責任」的精神提升醫療品質及安全:對於發生在醫療院所的事故,不處罰醫護人員,讓他們願意呈現事實;而醫療體系應負起「除錯」的責任,亦即,檢討事故發生原因並提改善方案,以提升生產醫療的安全及品質。政府建立外部監測機制,監督醫療院所有無真正地檢討和除錯。此外,司法訴訟不得提調此「除錯」相關資料,以確保醫師們願意坦誠以對而無後顧之憂(圖2、圖3)。

生產事故(圖2)
Photo Credit: 群學出版提供
生產事故(圖3)
Photo Credit: 群學出版提供

醫療體系的責任是什麼?

關懷產婦,誠心檢討並改善

一般而言,相較於病人,產婦或其家屬較沒有風險意識,好端端的女人走進去,怎麼就躺著出來了?十個月來明明在肚子裡活蹦蹦踢著的胎兒,怎麼突然就失去生命跡象?當生產發生事故時,產婦方多會認為醫療處置出了問題,堅持事故原因的呈現,並要求賠償;而醫師就會解釋一切醫療的處置都是按照醫規處理,比較不會道歉或釋出善意。因而,常形成難以化解的對立。

因此,生產事故救濟機制規定醫療院所(含其醫療人員 )的責任為:

一 、 設立「生產事故關懷小組」,在事故發生後及時給予受害當事人事故說明、撫慰及協助;

二 、 建立醫院內部及外部(主管機關)的生產事故通報機制;

三 、 確切落實「不責難、有責任」的精神,亦即在無司法或行政懲處下,誠實地負起責任檢討與分析事故的原因,並提出改善措施,不再重蹈覆轍,確保女性生產醫療的安全及品質。

救濟基金的來源是什麼?

由國家編列預算設置生產事故救濟基金

通常醫療事故基金的經費應由造成風險的各方來分擔,也就是使用者、醫療界及政府一起注入,但是本條例的救濟基金,則是由政府編列預算設置,理由是:女人生產有「利他」的意涵,而生產的女人,同時也是生產事故的傷害承受者,道理上可以不必分擔基金的注入;而醫師及醫療院所是在協助完成此「利他」的行為,同時也被政府課以如實地負起事故檢討及除錯的責任,應也可不用分擔基金的經費。

基於上述原因,此基金的來源並不包括使用者與醫療界,而是以公務預算、菸品健康福利捐或其他捐贈等作為法定來源。

生產事故救濟標準及金額是什麼?

給付比照藥害救濟

生產事故有輕微、有嚴重。輕微者多可藉全民健康保險或早期療癒系統來治療,因此,在考慮基金規模時,救濟的範圍就設定在產婦、新生兒及胎兒死亡或發生中度、重度、極重度身心障礙(根據國際健康功能與身心障礙分類系統〔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簡稱ICF〕定義)。子宮切除雖然不是身心障礙的類別,但是因此而喪失生育能力,也造成女性極大的傷痛,因此,也一併納入補償給付

救濟金額的訂定是整個過程中最傷腦筋及傷感情的事,因為這問題很容易被簡化成:「人命一條值多少錢」的「生命訂價」。畢竟金額太少,救濟機制形同虛設,也有歧視女人生命的質疑;金額太多,可能造成基金負擔沈重,無法永續。

本法授權主管機關訂定。立法之時,生產傷害救濟給付是比照《藥害救濟條例》的規定,給付上限在產婦死亡為200萬;在胎兒或新生兒為30萬;在極重度障礙為150萬;在重度障礙為130萬;在中度障礙為110萬;而在子宮切除致喪失生殖機能則是80萬(表2)。

生產事故(表2)
Photo Credit: 群學出版提供

知識小方塊:藥害/預防接種受害救濟

當人們正當使用藥品或接種疫苗,因其產品的特性、個人的差異,且當時醫藥科技無法預先防範而產生藥害或死亡時,由藥廠設立救濟基金,及時給予受害者救濟,以保障消費者、醫療院所及製藥者之權益。

生產事故救濟金額比照《藥害救濟法》而非《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主要是出於經費的問題。目前,「預防接種受害救濟」的救濟給付比「藥害救濟」高出許多,原因在於:使用藥物的人是病人,治療是「為自己」;而疫苗接種的人是健康人,很多時候是配合國家政策接種,有「利他」的意涵。

然而,就生產來看,產婦是健康的人,其生育子女,也是在延續國家的命脈,更有「利他」的意義。由此觀之,若因生產發生死亡或重大傷害,其救濟給付也應該要比照《預防接種受害救濟基金徵收及審議辦法》才較為合理,也才符合救濟精神。這部分,還有待日後檢討修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讓女人生產無後顧之憂:《生產事故救濟條例》推動始末》,群學出版

作者:黃淑英、蔡宛芬
繪者:黃居子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就憑女人忍耐及堅持的本事!!

我們不但要記載,讓我們活在歷史裡,我們更要掌握詮釋,才不會讓我們的存在失真,因而被忽視、無視,甚而歧視。因此,把女人寫進歷史裡,讓女性被看到,被重視,才能翻轉女性在社會的地位。

紀實女人推動「生產事故救濟條例」的始末,一方面是要呈現法案的本質,不要被矮化及窄化;一方面是希望這一路的經歷及體會能啟發、激勵更多的女性。讓她們知道,憑女人忍耐及堅持的本事,我們可以成就自己的理念。

本書特色

  • 本書以第一人稱視角,透過生動、有趣的文字及書寫方式,記錄在台灣推動法案的歷程。
  • 全球第一個「由國家承擔女人生產風險」的法案歷經十多年推動,透過書中的紀錄,讓人深切感受到女人堅韌不放棄的精神,同時瞭解法案的內涵與價值。
getImage-4
Photo Credit: 群學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