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閔琳議員:性格上的雙面性讓她積極參政,卻也想重拾藝術創作、讀博士

專訪高閔琳議員:性格上的雙面性讓她積極參政,卻也想重拾藝術創作、讀博士
Photo Credit: 高閔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野草莓、同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等社運,高閔琳幾乎無役不與,為何後來選擇加入民進黨?而高閔琳既然是民進黨地方代表,是不是一切都要聽黨意,放棄自我堅持?

2014年發生318事件,人民群起抗爭,攻佔立法院。事件後,台灣孕育出時代力量等諸多第三勢力小黨。過去國民兩黨的版圖,隨之改變,也帶動一波青年從政潮。實則青年從政並不新奇,只因為政治氣氛改變,小黨缺人,社群媒體的力量崛起,使得過去只能循序漸進,於兩大黨內逐步爬升的狀況,在環境改變的趨勢下,有新的「被發現」機會。

這幾年來無論大小黨,都有相當多的青年才俊出頭,青年快速接班成為一個現象。

其中,年輕政治人物崛起的方式各有不同。第三勢力由於缺人,許多年輕人可直接升級參選各縣市議員、立委。也有的憑藉著輿論光環,得享高位。但依照傳統循序漸進方式爬升的人也有,民進黨籍高雄市議員高閔琳即是一個例子。

高閔琳,1982年生於台北,2014年當選高雄市議員,2018年連任,目前就任中。

相較於民進黨其他青年女政治人物,高閔琳的媒體聲量,明顯不如比他早出道的高嘉瑜,以及比他晚出道的黃捷、賴品妤。高閔琳說她自己不愛「媒體操作」,在也沒想在網路上帶風向,所以相對低調。

台灣民眾相當重視政治人物的顏質。台北市蔣萬安、吳怡農的雙帥對決能占用那麼多輿論空間,就是因為選民愛看。而民進黨內年輕女性,無論吳沛憶、黃捷跟賴品妤,也多是因為顏質而獲得更多注目。同樣是因為打韓國瑜,黃捷跟高閔琳同樣以犀利的質詢登上新聞,但也就黃捷成為全國人物。

但現實卻是,就高閔琳登上的新聞版面次數,跟其他高雄市議員相比,可相當多。雖然大部分跟反韓國瑜有關,會上新聞,多是因為犀利問政,能直攻韓國瑜弱點,因此獲得媒體注意。但在網路上,相對的確不受網友青睞,只被當成普通登上新聞的民意代表看待。

客觀說,這反映了台灣民眾喜愛「顏質」的特性。高閔琳既沒拿自己身為女性的身分與外貌做文章,也沒刻意操作網路議題搶發言權(在此並非認為其他較紅的民進黨女性新秀有拿外表操作,那是網友起哄造成),自然不怎麼被關注。

但回過頭來看她的資歷,高閔琳在學時期即積極參與公眾事務,每逢學運、社運都不缺席,然後由國會辦公室助理起步,以豐富的學經歷參選地方市議員,然後連任。這走的是相當傳統的政治菁英路線,在社群媒體時代,如此作法不但難以快速累積聲量,更難一步登天。高閔琳會這樣做,跟她的個性習習相關。

1
Photo Credit: 高閔琳

雙面性的性格

高閔琳出生於台北。她的父親是高雄岡山人,為家中長子。高的父親無權無勢,是普通的螺絲業務。岡山是台灣的螺絲產地,正逢上班的工廠想拓展北部生意,高閔琳父親20歲就外調台北,後來也自己創業開了螺絲工廠,一輩子都在螺絲產業。

高閔琳的母親是台北人,來自書香世家,跟高閔琳父親在螺絲產業相識後,就組織家庭,生了一男兩女,高閔琳是么女。因為母親娘家的因素,高閔琳從小就家教嚴格,相對來說訓練了她自律的個性。但高閔琳是獅子座,骨子裡有很強的自我意識,所以她性格上產生了雙面性。一方面她會順應所處環境,表現出適當的一面,但另一方面她也會有自己的主見。

高閔琳回憶道:「如果要舉例,我那個年代升學壓力很大,父母當然希望我能功成名就,念升學學校。但其實我的第一志願是師大附中美術班,因為我從小喜歡畫畫,一直想當藝術家。但後來也妥協念了衛理女中,學生一律住宿,雖然適應良好,但非常不喜歡學校採取軍事化、權威的管理方式。」

而高閔琳雙面性的性格,也就表現在高中生活上。她從小就很雞婆,具有正義感,對不平的事會想抗爭。而她的做法,就是參選班聯會主席,透過參與進入體制進而創造改變。而可能因為她具有政治人物必備的「為群眾接受、人皆親近」的特質,自然就當選,也因此開啟了她大半輩子「公眾事務參與」的人生。

高閔琳說:「這其實有矛盾的地方。我因為有正義感,看到一些弊病會受不了,就希望改正,就會跳下去做。一方面對現實有所不滿、希望改革改善,參選當然就是體制內能夠改變現實的做法。擔任學生代表、參與公共事務或社運當然會在團體生活用掉很多時間,但同時我其實是一個很需要自我空間的人;我需要有時間獨處,保持思考和創作,抽離情境。」

我吐槽說,面對各種不公,可以由自己的行動來改變,也可以去破壞現狀。誰說一定要站上某個位置?說你沒有權力慾,誰會信?

高閔琳說:「領導,是為了把事做好。」她認為,參與才有改變的可能,不參與就只能被動接受並不滿意的現實,事情永遠不會改變。有時候當沒人要站出來,或你看到在位者尸位素餐,或是你有更好的處理方式,當然就在民主制度下出面競爭,不然明知道事情怎麼做會比較好,你又不在位置上,那怎麼受得了?

這個態度,也跟高閔琳決定參選並當選台大學生會長有關。

1
Photo Credit: 高閔琳

高閔琳就讀台大昆蟲系,選這科系的理由也跟她熱愛公眾事務無關,只為了自我滿足。她從小就特別喜歡科學和藝術,喜歡畫畫、創作、喜歡觀察昆蟲,常常透過餵螞蟻來觀察螞蟻行為,也在小學時參加過台大昆蟲營。她透過申請入學考試,錄取台大昆蟲系,但因為同時很喜歡藝術和工科,一度想放棄台大入學資格,以聯考方式進入成大建築系。不過因為對於民主政治、校園和公共事務的參與,一直憧憬「野百合」的學運風潮,以及勇於批判、自由的校風,就選了台大。

上台大之後,高閔琳無論活動社團、文學、藝術、議論性的活動,全都參加,甚至在大學時期還參加了兩個搖滾樂團,一個是當主唱玩沒很久,一個是擔任「奶油哈姆」的鼓手,日子過得非常忙碌。而延續高中時期愛「打抱不平」的態度,她對當時台大校園的一些狀況也有所不滿,就先參選選上了農學院代表,順勢選上台大學生會議長。但她關注當時大學法修正議題,對學生會也有想像,後來角逐學生會長,也順利當選。

高閔琳詳述參選台大學生會長的動機,與當時想要改正的狀況,包括青年參與公共事務和轉型正義議題。從這些內容,可看出高閔琳一貫的態度。有些事看起來的確不大,但那涉及了公平與資源分配。就跟她後來發起「友善的直」,聲援同志運動的態度一致。而那些我覺得無謂的台大校內的瑣事,她當時則是「自己既然有想法,要來創造改變」,於是跳出來選,義無反顧的做。

我比較在意的是既然玩樂團,為何要選擇鼓手的位置?高閔琳說,她本來就是喜歡學習新事物、對任何事情都感到好奇的人,從小學習鋼琴十年、參與合唱團、管樂團,熟悉旋律,學習打鼓這樣的樂器更能掌握節奏,同時也是希望在樂團中擔任主唱和創作者時,能夠與不同樂器樂手有更好的溝通。但搖滾史上,鼓手當領導的團並不多,這跟整天想參選,落差有點大。她覺得:「我是那種可以站在不同位置去參與一件事的人,願意把(領袖)位置讓出來。我有時會想站在次要角色,玩團跟我創作一樣,是比較個人的事。」

而歷屆台大學生會長,都非無名之輩。高閔琳一路下來擔任台大學生代表大會議長、行政院青年國是會議全國代表、凱達格蘭學校第一屆青年領袖營、行政院青少年諮詢委員。2006年,他當選台大學生會長,後來從台大國發所畢業,慢慢的就走向了學生領袖的從政之路。

但這中間有個問題。當時的政治環境中,如果想參與公眾事務,除了不可能選擇的國民黨,當然只剩「當時聲勢頹弱」的民進黨陣營可選。一路下來,高閔琳接觸參與的都是民進黨的組織、活動。但除了兩大黨外,還有各種不大不小的社運圈可以跑,高閔琳又為何加入民進黨?

高閔琳說,一來自己從小就充滿批判性格,個性獨立、嚮往自由,對於權威、洗腦、填鴨死背的大中國史觀黨國教育非常不滿,從小就是所謂的「天然獨」。此外,政治的啟蒙應該也與她的養成背景有關。高閔琳的家庭是泛綠,父母當然就是當年「黨外」的支持者。而她的舅公是醫生,同時也是白色恐怖受害者,小時候會教她彈鋼琴,然後引導她讀一些課外書籍。在解嚴初期的社會環境下,她的家人都不會跟她談政治。但高閔琳也在耳濡目染下,很小就知道二二八事件,對於民進黨轟轟烈烈的「黨外」抗爭,自然憧憬。

高閔琳說:「在學生時代也參與不少學生運動、社會運動,但她因為想要能更直接並務實地創造改變,往往選擇了透過參選進入體制的方法,參選學生代表、參選學代會議長、學生會會長都是這樣的過程。」

她性格上的雙面性,也讓她不是那種站在邊緣角度鬥爭的人。

1
Photo Credit: 高閔琳

相較現在,民進黨當權之後,一堆狂熱的蔡英文信徒,只要有泛綠人士反對蔡政府的政策,就抓著往死裡打,無視提出建言者的想法、動機與背景,許多黨外前輩受盡羞辱。這股黨同伐異的狠勁,比對泛藍更狠。這些人看不出自我主張,只「為護航而護航」,對不過近30年的民主運動歷程,甚至一無所知。但高閔琳自有其識見,這也讓她決定代表民進黨參選市議員。

高閔琳說:「我對『學生會長是從政跳板』這個說法一直相當反感,至少當時我參與各種議題和運動的目的,並非是未來想從政,我也從未想過離開校園後的自己,有一天真的會參選、從政。你也知道,2008年開始(註:馬英九執政開始),野草莓、同運、反國光石化、反媒體壟斷⋯⋯當時社會運動風起雲湧,我幾乎無役不與,也有很多感觸。

原本我打算研究所畢業後,想出國念博士,然後回來找教職。因為其實在社會上不同的位置和角色都能創造改變,未必一定要從政。當時台灣整體政治環境的急遽惡化,馬英九政府又毀憲亂政、造成民主倒退、經濟衰退、社會動蕩種種的政治亂象,以及過度親中的政治立場,讓我對於台灣的前途和未來,既憂心又焦慮。我最後決定不要對從政有所遲疑,『不做,就永遠不會有改變』,所以就跳下來選。」

而為何要到高雄市選?

高閔琳詳細敘述自己參選的動機:「當初選擇高雄有幾個點:一、回鄉下鄉服務、蹲點耕耘、從地方扎根。二、被陳菊打動。菊姐曾語重心長跟我說,青年人都集中在台北,高雄、南方也需要人才。三、當時民進黨要拚議會過半。我後來回想,其實這也是我的個性。我當鼓手,是因為想要成為能夠跟不同樂手良好溝通的主唱和創作人。我願意下鄉回鄉,是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視野寬廣,而非只有天龍經驗的政治工作者。」

從當選到連任的心路歷程

高閔琳嘆說:「2014年當選後至今,又是另外一層的體悟。2009到2010,在台北見證世界運動會的光彩和高雄的進步,而後來到父親故鄉高雄輔選,當時我居住和活動範圍主要在高雄市區,但父親故鄉岡山位在原高雄縣。2014年我參選的選區(岡山、橋頭、燕巢、梓官、彌陀、永安)包山包海,有農村有漁村有眷村,也有工業區。沈浸在地方服務工作裡,了解地方派系、參與既充滿理想,卻也無比庸俗現實的地方政治。」

這部份如果細談,自然是個大議題。很多事情就是資源差異跟思想差距。就像苗栗的石虎保育,留下僅有的1000隻石虎,自然極為重要,但對在地人來說,開條馬路讓他可以解省舟車勞頓之苦,快速到家,促進地方繁榮讓他們有錢生活當然更重要。不然你房子跟工作跟他換,叫你去忍受不便,你要不要?而鄉下的道路橋樑建設、經濟開發、人情世事,就更複雜。說到底每件小事都可以上綱到國家制度的弊病,自非市議員等級能處理。

1
Photo Credit: 高閔琳

高閔琳身在其中,不但每天要面對地方民代生活,隨著民進黨執政以來的種種利弊得失,身為黨籍民意代表,她也夾在其中。以我的立場,蔡英文政府的種種政策,都是改革方向與概念正確,但落實下去常是毛病一堆。大半的訪談時間其實都在談這問題,高閔琳也有她的想法。

對高閔琳來說,她任內面對最激烈的,就是「一例一修」跟「同婚法案」。同婚法案在她選區造成很大的反彈,但她還是堅持支持婚姻平權,而且這單純只是觀念問題。但一例一修直接影響的是勞工的收入與生計,也涉及了資方的營運成本和收益。無論政府說得多漂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惡質的資方就是會鑽漏洞,藉機減薪,損害的是勞工的權益。

高閔琳也提到,包括空污法、老車汰換、違章工廠,和投票當天選務的各種缺失,讓這些民怨直接衝擊到九合一地方選舉,讓民進黨大敗。而在高雄,更給了「韓流」伺機崛起的養分,高閔琳雖未被波及,但高雄市議會版圖也因此改變,有些事要推動,也就更加艱難。

但我比較想知道高閔琳的心態。她既然是民進黨地方代表,是不是一切都要聽黨意,而放棄自我堅持?

高閔琳嘆說:「政治很複雜,很多事情不是單純的對錯。我有我自己的堅持。我支持性別平權和同婚,就會盡量跟選民溝通,讓他們能理解。而有時候我覺得錯的事情,也會跳出來講。例如韓國瑜被罷免後,高雄代理市長人選的議題,儘管當時黨內有高度默契,支持其邁代表民進黨參選高雄市長,但針對代理市長人選,黨政高層似乎有意讓陳其邁直接代理。當時我表達了支持陳其邁參選但反對代理的主張,提出清楚的論述,呼籲高層懸崖勒馬,最後卻被媒體放大炒作成派系鬥爭,引發不少風波。像最近的美豬事件,我上電視就說,美豬通過可以,但要講清楚如何保障本土豬農、可以換來什麼、如何規範標示產地來源?我不會一昧護航。」

我問高閔琳,市議員任內,印象最深的是什麼?她的答案反而有趣:「人生第一次看到自己爭取的道路開闢完成。那真的很有成就感。」

1
Photo Credit: 高閔琳

高閔琳人生快走到不惑之年,對於未來,有什麼打算?她說:「我現在每天早上六、七點起床,就要進行一堆公開行程。處理地方案件、開會、地方的婚喪喜慶、宮廟宗教活動,通常回到家就已經晚上10、11點,連睡覺時間都很少。我已經好幾年沒回家吃年夜飯,都得跑行程。很少有自己的時間。」

政治上,高閔琳如果要往上爬,下一個目標就是立委。但她不可能放棄自己選區的選民,若要在同選區選,同選區的立委邱志偉表現良好,跟她交情也不錯,她自然不可能去搶。若說有沒有機會入閣,這也不是她能決定的事。外界說她是菊系人馬,她覺得那是霧裡看花。陳菊任內,哪個地方議員不是菊系?陳菊擔任監察院長後,也無實權,能安排什麼?她也不會去跟陳菊要什麼。而且政務官通常老闆卸任,下面也就被撤換,有些持續要做的事就可能中斷。應該還是會繼續待在市議員的位置上。

但是都快40歲了,市議員也沒保證可一直連任,沒想過回台北政壇發展嗎?

高閔琳說,其實如果市議員卸任,她也不見得會繼續走政治之路。她反而想繼續回去念博士班,並重拾藝術創作,體驗不一樣的人生。

這又凸顯了她性格上的雙面性。一方面她因為雞婆、愛打報不平的個性,讓她積極參與政治,另一方面她又有一種孤僻的性格,有時會想避開人群,跟自己相處,然後做藝術創作。回頭念博士,出來之後找教職,其實算是跟長期以來公眾參與的生活分道揚鑣。但高閔琳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能否繼續往上爬,也不那麼重要。

她說出了自己的人生態度:「你說我做這些事,積極參與政治,到底是為了求一個什麼?其實就是一個信念。參與才有改變的可能,如果都不參與,改變就不會發生。參與的意義在於,即使改變最後沒有發生,至少我努力過、參與了整個過程;如果事情因為有我的參與而變得更好,那就有了價值。」

「至於創作或唸書,那就是自己的事啦。」高閔琳笑著說。

高閔琳年表

  • 1982 出生在台北的岡山女兒
  • 1998 當選衛理女中班聯會主席
  • 2000 就讀台灣大學昆蟲學系
  • 2001 獨立樂團奶油哈姆鼓手
  • 2003 當選台大學生代表大會議長;第一屆同志大遊行
  • 2003-2004 台大農學院學生代表(連任兩屆)
  • 2004 行政院青年國是會議全國代表;青年國是會議全國代表;凱達格蘭學校第一屆青年領袖營
  • 2005 就讀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憲政組;抗議反分裂法;反美麗灣渡假村爭議
  • 2006 當選台大學生會會長(並為台大性別平等委員會等當然委員);行政院青少年事務促進委員會諮詢委員;行政院青輔會青少年諮詢小組召集人
  • 2008 謝長廷競選總統逆風行腳共同發起人(雙腳走完全程511公里);野草莓運動
  • 2009 創辦「花媽一日秘書團」活動
  • 2010 性平團體「友善的直」發起人;陳菊市長競選辦公室暨競選總部秘書;創設經營「陳菊(花媽)市長」FB粉絲團 創辦「青年幹部選戰營」培訓輔選志工;抗議國光石化設廠(反國光石化萬人大遊行)
  • 2011 聲援性別不明行動聯盟
  • 2012 鄭麗君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研究員;為 Live House 音樂人請命、公廣集團媒體改革
  • 2012~2014 反媒體壟斷運動、反核大遊行、勞工大遊行、同志大遊行、聲援關廠工人案、聲援苗栗大埔佔領內政部(818拆政府、把國家還給人民) 、為洪仲丘祈福 、國慶日挺江國慶 、九七凱道「伴」桌、反黑廂服貿
  • 2013 財團法人青平台基金會會務總監
  • 2014 民進黨提名高雄市議員候選人;當選高雄市最年輕議員
  • 2015 高雄市議會國民外交促進會副會長
  • 2015-2019 多次獲得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問政優質議員
  • 2016 高雄市蔡英文婦女後援會副會長
  • 2018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辦公室發言人;當選連任高雄市議員
  • 2019 蔡英文總統連任高雄競選總部活動部主任
  • 2020 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辦公室發言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