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第一位同志議員參選人,為遭受警暴的LGBT社群發聲

緬甸第一位同志議員參選人,為遭受警暴的LGBT社群發聲
2020年1月18日,緬甸仰光(Yangon)的同志遊行。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緬甸擁有約5400萬人口,宗教以佛教為主,政黨會考量社會根深柢固的恐同態度以及出於保守心態對LGBT社群的歧視。政黨是否在勝選後恪守自己對LGBT社群友善的政見,還有待觀察。

緬甸11月8日即將舉行的全國大選,會出現第一名公開出櫃的地方議員參選人。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港譯「昂山素姬」)帶領的執政黨5年來對LGBT平權議題表現不彰,「我理解LGBT社群,因為我是他們的一分子。」39歲的Myo Min Htun說,「我決定與其要他們伸出援手,不如自己在議會中站出來。」

Myanmar Now》報導,Myo Min Htun代表人民先鋒黨(People's Pioneer Party),在擁有120萬人口、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Mandalay)的城鎮Aung Myae Tharzan參選地方議員,該地區的LGBT(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社群長期不滿警察對他們的不當對待。Myo Min Htun是曼德勒當地人。

「只有在感到口渴時,人們才知道水的價值。」Myo Min Htun在接受《Myanmar Now》專訪時說,「只有LGBT社群知道我們多缺乏LGBT的權益、警察帶來的問題,以及警察如何非法濫捕LGBT社群的人 。我理解LGBT社群,因為我是他們的一份子。」

人民先鋒黨的建黨者是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後簡稱全民盟)的前議員,後來因批評全民盟而被開除黨籍。人民先鋒黨的政策以青年為主並且也處理性別歧視的問題,讓Myo Min Htun感覺自己受到歡迎,他在入黨申請中,表達自己想為LGBT社群爭取權益的理想。

這是Myo Min Htun踏入政壇的第一步,在訪談中也略顯緊張。不過,Myo Min Htun說,在寫入黨申請時,他的性取向(sexuality)完全不成問題,「我們不設界線。」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11月8日Myo Min Htun(《自由亞洲電台》文中寫作Myo Min Tun)將與來自90個黨派的將近7000名候選人中,競爭議員席次。各政黨必須在11月6日前,向選民介紹政見以爭取支持,在過去的競選行動中,政黨很少LGBT議題上採取立場,但本次選舉不太一樣。

Myo Min Htun是花藝和婚紗設計師,自陳想要捍衛LGBT社群的權益,因為在曼德勒經常聽聞同志、跨性別者和同志伴侶抱怨被無故控訴因而被逮捕,甚至有來自警察的肢體暴力。

2013年,曾有一群同志和跨性別女性控告警察任意逮捕、毆打、言詞霸凌並羞辱他們,但警方否認這些指控。對此,Myo Min Htun說,「這不合法。」他也補充,「我想如果我是身在議會的LGBT社群成員,我就能保護他們。」

知名LGBT社會運動者、人權團體平等緬甸(Equality Myanmar)的執行長 Aung Myo Min說,LGBT團體長期要求《刑法》第377條和《警察法》第30和35條修法。在這些法律下,當局以非法手段騷擾、逮捕和暴力對待LGBT社群。

Frontier Myanmar》報導,《刑法》第377條是在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法律,將同性性行為入罪,最高刑期為10年。一名跨性別女性Lin Lin說,雖然這條法律現今已經甚少真正被使用,但警察還是經常藉以對同志或與男人發生性行為的男人(MSM)騷擾、威脅或勒索金錢。《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警察法》第30和35條賦予特定警察和警官,抓捕和懲罰知名的竊賊,被當局廣泛用來針對LGBT族群,羅織捏造罪名,形成騷擾和迫害。

跨性別者、化妝師和臉書名人Ma Htet住在仰光(Yangon),她說,人們身在LGBT社群,意味著在權益受到侵害時,通常沒有資源討回公道。「法律應該幫助他們(LGBT社群)。」Ma Htet表示,「懲罰應與罪名相符。只有他們活的安全,才會感覺到被鼓勵。」

政黨是否在勝選後恪守自己對LGBT社群友善的政見,還有待觀察。緬甸擁有約5400萬人口,宗教以佛教為主,政黨會考量社會根深柢固的恐同態度以及出於保守心態對LGBT社群的歧視。此外,緬甸軍方掌控國防和安全部,根據軍方領導修憲的2008國家憲法,使其得以在全國和地方議會指派1/4的議席,掌握了修憲案的關鍵否決權。

自己站出來

汙名和惡法是LGBT社群面對的難關,還有執政黨的怠慢也是問題。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雖然緬甸並不承認跨性別者的性別身份或同性伴侶, 但LGBT社群仍然越來越有可見度,全球對LGBT社群接受度逐漸提高是趨勢。2011年到2015年的緬甸准平民政府(quasi-civilian government)也開始參與政治改革。

7年前,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仍做為反對黨領袖時,曾在亞太地區國際愛滋病會議(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AIDS in Asia and the Pacific)演說中,高呼同性戀合法化,她指出將同性戀入罪會阻礙這個國家,致力於治癒感染HIV的同志治癒。

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在2015年大選時,承諾推進緬甸人權,她的政府在2018年端出國家青年政策( National Youth Policy),宣示要終結以性向和性別認同為基礎的歧視,但是5年執政以來,卻沒有對反LGBT的法律做出任何修改。

在2020年選舉倒數期間,全民盟在9月1日發行34頁的選舉宣言,喊出消除對LGBT社群的歧視。「政府從未在LGBT議題上做出政績,但現在他們把他們(LGBT社群)納入(選舉)宣言。」Aung Myo Min指出,緬甸的政黨對LGBT社群耍嘴皮子,試著得到選票而已,「我呼籲他們為LGBT議題努力,當他們真的被選入議會後。」

Myanmar Now》報導,「我們投票給議員參選人,確保他們在議會中的議席。」Myo Min Htun說,「但是當我們需要幫助時,卻找不到他們。所以我決定,與其要他們伸出援手,不如自己站出來。」地方議員不能直接參與《刑法》第377條的修改,但Myo Min Htun表示會致力於保護曼德勒當地的LGBT社群。

跨性別社會運動者Shin Thant說,她希望Myo Min Htun的參選,能鼓勵更多人站出來,「其他LGBT社群的政治人物還在櫃子裡。這可能給他們作為 LGBT人士公開露面的動力。」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