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局勢升溫,其他地緣政治參與者助長武裝衝突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局勢升溫,其他地緣政治參與者助長武裝衝突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在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地區(Bergkarabach)的衝突再次升級。種種跡象表明,這次的戰爭不容易解決。

文:Mikhail Bushuev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之間的衝突升級至下一階段:自週日(9月27日)以來,敵對雙方持續發生激烈戰鬥,這是自1994年停火以來首次在爭議邊界發生武裝衝突,並且造成數十人傷亡。

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先後宣佈實行戒嚴,儘管戰爭狀態是地區性,而非全國。兩國均指控對方此次爆發激烈衝突的責任,而南高加索地區的戰事可能會越演越烈。但是,究竟是什麼引爆了這次的暴力衝突?

「亞塞拜然:外交已失敗」

事實上早在今(2020)年夏季就有過衝突跡象,兩國之間醞釀了三十多年的納卡地區爭奪戰死灰復燃。7月12日,亞美尼亞士兵與亞塞拜然士兵進行了大約10天的戰鬥,但並不是在納卡地區,而是在國際公認的兩國邊界上。衝突中約有二十幾人喪生,其中包括平民。

這次的軍事衝突也多少與亞塞拜然政府的挫敗感有關。即使歷經30年,期間進行了無數次的和平談判,亞塞拜然仍然無法收復依國際法規定的這塊領土。亞塞拜然政治科學家,戰略諮詢小組負責人法哈德・馬梅多(Farhad Mamedow)表示:「我們的首要任務一直是在公認範圍內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試圖和平解決問題已有28年了,但沒有奏效。因此現在正在進行『反擊』。」

同樣在亞塞拜然,英國皇家戰略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加索計劃主任勞倫斯・布羅斯(Laurence Broers)表明外交失敗:「一個合理的疑問是:從多年的和平談判中亞塞拜然表現出什麼?另一方面,亞美尼亞在和平談判無限期拖延的情況下,鞏固了對納卡地區的控制。」

亞美尼亞將試圖使亞塞拜然意識到戰爭的「沉重代價」

亞美尼亞政治觀察家與埃裡溫新聞俱樂部主席鮑裡斯・納瓦沙迪安(Boris Navasardjan)表示,亞美尼亞現在有兩種選擇:「大幅度動員抵抗亞塞拜然的襲擊,並盡可能給敵人造成巨大損失。或者與國際社會合作,嘗試安撫亞塞拜然的領導人。」

英國皇家戰略研究所的布羅斯表示,亞美尼亞想向亞塞拜然表明,就軍事損失和人員傷亡而言,戰爭需要付出極高的代價。亞美尼亞總理帕辛揚(Nikol Paschinjan)比前任總理薩格森(Serzh Sargsjan)更「不願意開戰」。

穩定休戰?難以想像

亞塞拜然方面,人們希望軍事進行順利,且只能在達成「新條件」的前提下停火。馬梅多如此解釋亞塞拜然的要求:「在限制時間內從亞塞拜然領土撤出,並且嚴格遵循聯合國安理會的四項決議。」

亞美尼亞也對新協議持懷疑態度,納瓦薩迪安表示:「停火很難想像,因為締約方和調解人之間必須存在高度信任」。而目前,「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之間的信任為零。」

布羅斯表示:「亞美尼亞堅稱,安全局勢應該在談判開始之前改善,而亞塞拜然除了破壞局勢穩定外並無其他手段。」僅將衝突責任歸咎於一方也並不合適,因為兩國都在防禦性和進攻性武器上進行了大量投資。

國際局勢助長武裝衝突

衝突升級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國際局勢,自1994年停火以來,國際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布羅斯表示:「明斯克進程(在明斯克歐安組織的領導下進行的和平談判)很大程度上是冷戰剛結束後單極世界的產物。」當時的構思是,「衝突將在某種程度上在自由和平的框架內得到解決」,但是如今美國已漸漸「退位」,其他地緣政治參與者如俄羅斯和土耳其正在取代他們。

國際上並沒有提供幫助,以保證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之間能足夠安全的進行和平對話。布羅斯表示,與沒有「堅實國際基礎」的外交途徑相比,尋找「地緣政治夥伴」要好得多。

衝突升級的風險

他還認為現在局勢如此危險,是因為目前沒有國際調停可以為停火施加足夠壓力。土耳其將支持亞塞拜然多少程度,還有待觀察:「對亞塞拜然的同情和聲援一直存在,但現在正在發展為更積極的支持形式,包括軍事援助。」

布羅斯警告,此次衝突有可能會有其他國家進一步干涉,除非雙方在近期就達成協議。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