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自發紀念,張愛玲「百年誕辰」在中國還有點「禁忌」?

民間自發紀念,張愛玲「百年誕辰」在中國還有點「禁忌」?
此照為張愛玲1954年於香港所攝|Photo Credit: 北角英皇道蘭心照相館@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愛玲在台港享有盛名,但在中國大陸文壇受重視的情況反而經歷波折。1940年代她在上海就已經成名,1952年離滬赴港,1955年到美國定居;張愛玲的創作不符合中共政權下的主旋律,就此在中國大陸消聲匿跡。

(中央社)今年是作家張愛玲的百年誕辰紀念,上海民間團體或書店發起多場紀念活動,但幾乎沒有一場是由官方舉辦。張愛玲的研究者陳子善說,「這樣已經很不錯了,超乎我想像。」

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研究員陳子善告訴《中央社》記者,要說張愛玲的研究或話題在中國大陸還有什麼禁忌的話,一個是中國大陸至今沒有出版她被視為反共小說的《秧歌》《赤地之戀》;另一個則是她的前夫胡蘭成,後者比前者更為關鍵。

胡蘭成曾在汪精衛政府下擔任宣傳部次長等職務,中共視他為漢奸。陳子善說,「如果張愛玲和胡蘭成沒什麼瓜葛,那情況可能不一樣」。

就記者收集的訊息,9月下旬以來,上海各種與張愛玲相關的講座或活動約有10場,其中有些是以邀請制為主的活動。

之所以說今年上海的紀念活動「幾乎」沒有一場是由官方舉辦,是因為27日下午,在已故作家柯靈的故居,舉辦了一場「文壇掇英—柯靈與張愛玲的往事回眸」,柯靈故居由徐匯區政府管理,算是和官方沾上了邊。

中國研究者:官方沒說不能研究,只是沒有特別重視

71歲的陳子善研究張愛玲30餘年,他整體評價中國大陸對張愛玲百年的紀念情況是:「不冷不熱,但已經很不錯了,尤其是和張愛玲過世時相比」。

學者陳子善談張愛玲百年紀念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陳子善是知名的張愛玲研究者,2019年從教職退休,目前是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研究員,他說張愛玲百年在 大陸的紀念活動以民間自發為主,比起她過世時已經熱絡很多。

他認為,一個作家的百年能有這樣的紀念,在當下的中國已經很了不起,尤其官方的《文匯報》和《澎湃新聞》都報導了有關張愛玲的研究文章和紀念活動。這之前,只有魯迅能有此盛況,而魯迅更多是學術界的紀念。

他說:「官方沒說不能研究張愛玲,但也沒有把她看得很重要。」在大學裡,張愛玲其實常出現在學生的論文題目裡。

張愛玲在台港享有盛名,但在中國大陸文壇受重視的情況反而經歷波折。

1940年代她在上海就已經成名,1952年離滬赴港,1955年到美國定居;張愛玲的創作不符合中共政權下的主旋律,就此在中國大陸消聲匿跡。

不過,陳子善發現,即使是在那樣的年代,張愛玲也不是完全消失的。

1950年代,中國科學院一名文學研究的人員,曾將美國媒體上對《秧歌》的書評摘要,作為官方的內部參考之用。陳子善7、8年前在舊書攤上拿到了這份資料。

1960年代,1本公開發行的《鴛鴦蝴蝶派研究資料》則把張愛玲歸為鴛鴦蝴蝶派作家。

直到1980年代,中共改革開放,文學領域也得到鬆綁。

陳子善說,第一個重新提起張愛玲的,是作家姚雪垠。1980年初,學術刊物《社會科學戰線》上刊登了他的書信,其中說,中國現代文學史的研究,「上海的女作家應該提到張愛玲」。

影響更大的是柯靈撰寫的《遙寄張愛玲》。這篇文章1985年先刊登在《香港文學》雜誌,2個月後刊登在北京的《讀書》雜誌,隨後上海《收穫》雜誌也刊登,後兩者立刻對中國大陸重新閱讀張愛玲發揮很大的影響力,各種散本陸續出現。

1992年,中國大陸終於有了第一套張愛玲授權的全集,由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

陳子善說,張愛玲是特立獨行的女作家,最可貴的是她用自己與眾不同的方式,去寫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和愛情,在那樣的年代,不寫帝王將相、不為當權者歌功頌德,這是了不起的;即使後來她寫了以張學良為本的《少帥》,但寫的仍是愛情,也寫了自己。

他期待,年輕一輩的研究者能不斷使用新資料,對張愛玲有新的看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