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昊影業小精靈UG X 陳夏民:就算滿臉鬍子,你也可以變身美少女戰士!

東昊影業小精靈UG X 陳夏民:就算滿臉鬍子,你也可以變身美少女戰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UG談到讀完又仁《我娘》的感受,他語音雀躍地講:「我們是同一代人,經歷很像,小時候都胖胖的,跟媽媽關係比較好,也想要符合爸媽的期待當個好孩子,喜歡畫畫、表演和《美少女戰士》。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喜歡變身的概念,想要扮女裝娛樂大家。」

文:沈眠

逗點十周年之際,總編輯陳夏民想與大家分享,他想透過書本溝通的第一對象:那些覺得自己與眾不同的孩子;於是特別邀請了向來擁有多重面貌與才華的東昊影業小精靈UG,兩人日前於誠品R79暢談「娘」的概念,同時討論,為什麼我們必須變成他人眼中的樣子?難道沒有別的可能嗎?

11584
Photo Credit: Lin Yu 拍攝
陳夏民:「雖然滿臉鬍子,我也可以變成美少女戰士(吧)。」

願意帶給大家快樂的人是很重要的

自嘲「過氣網紅」的UG,早在2009-2010年便在YouTube以模仿少女時代的舞蹈影片爆紅,點擊率頗高,也受邀到韓國綜藝節目《Starking》擔任「台灣少女時代」代表,與偶像見面、共舞,圓了一個從沒想過會實現的夢。如此宛如夢幻般的經歷,UG卻一臉前塵往事早逝去、雲淡風清地說道:「就是很單純的喜歡她們,想要向她們致敬,後來也加入一些剪輯技巧跟故事安排,玩得很過癮。」

其後,有好些經紀公司找上門想要簽下UG,想要讓他進軍演藝圈,他又苦惱又誠摯地說:「我那時比較像是卡在通告藝人與還沒有興起的網紅之間的人,真的卡在時代的鴻溝裡。但我滿確定模仿少女時代跳舞是我的興趣,所以其實沒有想要讓它變成工作,那不在我的人生規劃裡,因為感覺自己熱情可能會在其中消磨,所以就一一婉拒了。」

「你還真是走在時代的最尖端啊,太厲害了!」陳夏民坦言UG就像自己的偶像,在開出版社前、在別的公司擔任編輯時,每當他跟外籍上司吵架,氣呼呼走回自己的辦公小隔間,要不就是大音量地播放音樂專輯,要不就是看剛剛起步的YouTube,10年前的他依賴UG的跳舞影片撐過那些難熬的時刻,開了出版社之後也沒有停過,其中最愛的就是〈Mr. Taxi〉。

陳夏民感性地說道:「人到了中年以後,會有一些新發現,比如帶給人家快樂的人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們願意提供娛樂,相當了不起,不應該被輕視或忽略。何況UG做的影片比娛樂更多,他的扮裝變身,包含了性別多元的可能性。」

為自己施展魔法,成功打怪結交夥伴

兩人隨後討論到成長經驗——UG自言從小就胖胖的,有一點肉的狀態,童年時都沒關係,長輩也不在意,唯到了青春期,周圍就會有要不要減肥的聲音。UG笑言:「但胖一點就容易有喜感的形象,而且我的個性開朗,也有一種讓別人開心是我使命感的奇妙預設。」

UG提及小學時代皆是以孩子王的身分長大,較無遭受歧視,「那時,我很崇拜徐懷鈺,喜歡模仿她的歌舞,同時也愛看《庫洛魔法使》、《美少女戰士》。這些漫畫其實也都在教小朋友包容的重要,像《庫洛魔法使》裡就有師生戀、同志之愛。除了變身的概念外,我也認知到情感是多元的,至少漫畫世界都可以欣然接受,這應該相當程度上給了我生活的信心吧。」

到了國中時期,即便班上有混混,UG也能適應,「像混混裡就有人暗戀學姊,會私下找我幫忙畫她的畫像,這樣一來就等同於我以才藝收服了那些有敵意的同學,簡直像是施展了魔法一樣哦,所以也沒有遭受太多傷害。」

高中時,UG身邊更有可以聊《美少女戰士》、聽西方女性音樂的同學,更進入了舒適圈的狀態。但他也提到一件往事,彼時有一個特別異男的同學對他說:「你很煩欸,人妖。」16歲的UG,當下就回嘴道:「你不要那麼幼稚,人妖的說法很污辱人。」周邊的朋友也都予以聲援,UG心裡就有了暖意:「好像世界會有支持自己的力量,不再覺得孤單,也不會是自己一個人活在舞台上。」

11581
Photo Credit: 誠品R79提供

一直成績好,堪稱學霸的陳夏民,也分享到一件普通的小事,「有一回朝會,太陽底下坐在童軍椅上,旁邊有同學忽然開口:『陳夏民你的腳毛好長哦。』他說完,旁邊的人頭就探過來,當時,我完全當機,然後脫口而出很莫名的發言:『可是我很會讀書。』」陳夏民帶著滿臉笑意講完,台下的讀者盡皆哄堂大笑。

陳夏民懇切地說:「當自己忽然被推到跟別人完全不同的處境裡,會直覺反應,想要證明自己很好,可是這件事根本無須證明。這種正面思考,可以讓自己不困在情緒裡。但有些孩子可能沒有那麼幸運,尤其是持續遭受欺負的人。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不要過度簡化身邊年輕人的煩惱,會仔細聆聽和關注。當他們對世界還非常敏感時,需要更多方式與支援才能走過去。我做出版,就是想要讓與眾不同的孩子有抒發的出口,不要讓心理壓力長成最後一根稻草壓倒一切。」

UG則分享去年12月,受邀到花博園區變裝皇后講故事的往事。當時,他朗讀的就是近日遭受護家盟家長抗議的教育部推薦好書《國王與國王》。他說故事時,小朋友都理解故事中主角是兩位王子,也都為兩位王子可以成親而開心,就在他帶著小朋友為他們歡呼慶賀時,卻看見一位阿嬤以雙手默默掩住孫女的耳朵...... 這是一個悲傷的畫面:保守的家長誤以為讓下一代不看不聽就可以讓孩子長成他們喜愛的樣子,然而某些天生而來的氣質與性傾向,是無法透過這種方式壓抑的。

UG Liang(@ugishot)分享的貼文 於 PDT 2020 年 9月 月 5 日 下午 7:47 張貼

不只做自己,也想在家人面前做自己

UG緊接著談到讀完又仁《我娘》的感受,他語音雀躍地講:「我們是同一代人,經歷很像,小時候都胖胖的,跟媽媽關係比較好,也想要符合爸媽的期待當個好孩子,喜歡畫畫、表演和《美少女戰士》。最重要的是,我們都喜歡變身的概念,想要扮女裝娛樂大家。」

頓了一頓,UG的聲腔略帶憂懷,「但他又比我更進一步了,他跟家人緊密的程度讓我很羨慕。我目前還不得不守在彼此不說破的最後一道防線,又仁的經歷讓我備受感動,一方面看到過往的自己,另一方面也會想,未來有沒有可能更自在做自己。」

陳夏民也認為,又仁和家人的親密情感的確令人艷羨,「不用談認同,光是能夠與家人親近就相當難啊。而對我這樣一名出版人來說,《我娘》所展現的同志生存與家庭狀態是罕見的樣版。當然了,現在說起提供樣版好像是很老派過時的想法,但偏偏類似又仁般的樣版幾乎不太能看到,他不但能夠成為自己,且家人也都支持,情感聯繫很強。」

也因此,陳夏民在又仁寫完《我娘》的劇本、散文後,才提議他與母親寫交換日記,讓整本書有多重視角。透過母親的自我揭露,讓又仁與讀者讀見一名女性轉換到媽媽的心理歷程,及其「學著當媽媽」時反覆出現的挫敗與驕傲感受。「在這樣的心靈交流中,我們才能知道,彼此的角色扮演有彼此的苦。」

活動尾聲,陳夏民鼓勵大家留意身邊與眾不同的孩子,提供適當協助,也總結道:「我想,性別多元的意思,不僅僅是聚光在同志議題而已,而是必須包含各種不同性別角色的心聲與體驗,促成理解。」

延伸閱讀

本文經逗點文創結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