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幣三千年》:「袁大頭」在統一中國近代貨幣進程中的重要地位,以及鮮為人知的故事

《鑄幣三千年》:「袁大頭」在統一中國近代貨幣進程中的重要地位,以及鮮為人知的故事
Photo Credit: Sam895522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袁大頭」銀幣應該是中國近代鑄造的近千種機制銀幣中,鑄造時間最長、數量最多、流通最廣、影響最大、存世量也最多的銀幣。因此,它的版別也最為複雜。「袁大頭」作為最有收藏群眾基礎的銀幣,哪種版別最有收藏價值呢?下面簡單做一介紹。

文:王永生

【袁大頭:最初的國幣】

鑄有袁世凱頭像的銀幣,民間俗稱為「袁大頭」,這是中國進入民國以後鑄造和使用最為廣泛的一種銀幣,「袁大頭」甚至已經成為銀幣的代稱。但是,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俗稱的「袁大頭」正式名稱是什麼。實際上它叫「國幣」,即國家的法定貨幣。

下面我就透過追述「廢兩改元」的艱難過程,來介紹國幣「袁大頭」在統一中國近代貨幣進程中的重要地位及其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一、「廢兩改元」的艱難推進

「廢兩改元」中的「兩」,指的是銀兩,它是透過核算銀錠的重量和成色之後,計算出銀錠的價值;「元」指的就是一枚銀圓。因為每一枚銀圓的形制、重量、成色都是統一的,所以透過計算銀圓的數量就能計算出它的價值。這是直到近代以來,中國和西方在使用白銀作為貴金屬貨幣方面最大的不同,也是中國幣制改革的方向。

自明朝中後期隨著新航路的開通來到中國東南沿海進行海外貿易的葡萄牙、西班牙商人將西方的銀圓帶來之後,中國的商人很快就發現製作精美,重量、大小、成色都標準統一,使用的時候可以計數核算價值的西方銀圓,與中國那種不但大小、輕重、成色都不統一,而且每次使用時還需要稱重、驗色,煩瑣無比的中國銀錠相比,使用起來十分便捷。因此,東南沿海一帶的商民,經過短暫的試用之後,很快就接受了西方的銀圓,不再像最初那樣將銀圓視作雜銀都熔鑄成銀錠,而是像西方的商人一樣,也按銀圓的枚數來計算使用。

到了清朝道光年間,台灣以及福建漳州一帶的商人,率先開始模仿西方採用手工打壓的辦法,鑄造了中國現存最早的銀幣即「壽星銀餅」和「漳州軍餉」。後來咸豐年間的上海、光緒年間的湖南長沙也模仿西方銀圓鑄造了銀餅。在民間自下而上自鑄銀圓浪潮的推動之下,清政府於一八九○ 年(光緒十六年)正式在廣東開爐鑄造了名為「光緒元寶」的機制銀圓。因為新鑄的銀圓背面圖案是一個蟠龍,所以又被稱為「廣東龍洋」,這是中國正式鑄造機制銀圓的開始。

當時因為社會各界都苦於銀錠使用的不便,期盼著能夠有一種新式的、便於使用的銀圓來替代它。因此,廣東龍洋出現之後,不等清政府正式下令推廣,各省就紛紛地開始仿鑄起來。一時間,全國竟然出現了爭先購買新式機器,招聘外國技術工匠,廣鑄「龍洋」的高潮。

因為各省的銀圓局相互獨立,所鑄造的龍洋雖然名稱上都叫「光緒元寶」,形式上也差別不大,但是,重量和成色上卻互不相同,出省之後又被視為銀兩,仍然需要重新進行核算。譬如廣東龍洋雖然光緒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就已經開始在北京流通,但是計算的標準仍然是銀兩而非銀圓。面對這種各自為政的混亂局面,清政府於是又開始籌畫進行統一鑄造銀圓的努力,但是遇到了重重的困難。

以國家的力量統一鑄造銀圓,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實際上卻並不那麼簡單,關鍵是新鑄造的銀圓,到底以什麼為重量單位?是以中國傳統的「兩」為單位,還是用西方的「元」為單位,朝野對此分歧很大,意見不能統一。

如果新鑄造的銀圓選用「兩」為單位,主幣的重量就是一兩,這屬於銀兩制,便與中國傳統的銀兩制掛鉤;如果選用「元」為單位,主幣的重量就是七錢二分,這是最早流入中國的西班牙「本洋」一元的重量,清政府最早鑄造的「廣東龍洋」的重量就是根據「本洋」來的,這屬於銀圓制,便於同外國的銀圓相通。當時的清政府是兩者都想兼顧,因此難以定奪。

因為朝廷內部的意見不能統一,清政府就於一九○七年(光緒三十三年)向各省徵求意見。

當時全國總共有二十四位督撫,其中,有十二位主張以「兩」為單位,有九位贊成以「元」為單位,另外還有三位主張「兩」、「元」並用。最後,清政府就參考多數督撫的意見,決定以「兩」為單位。但是,不久光緒和慈禧先後去世,以「兩」為貨幣單位的決定又被擱置了下來。

這中間的關鍵人物是載澤,他當時任度支部尚書,負責主持幣制改革的工作。他作為清末主要的宗室大臣,曾經是出洋考察憲政的「五大臣」之一,政治上比較開明,主張實行立憲改革,幣制上他傾向於使用「元」為貨幣的單位,因此於宣統元年(一九○九)設立幣制調查局,要求再議幣制。

並於第二年(一九一○)頒布《幣制則例》,宣布鑄幣權統一收歸中央,各省停止鑄造貨幣;採用銀本位,以「元」為單位,名稱為「大清銀幣」,重庫平七錢二分,成色為千分之九百,由設在天津的戶部造幣總廠負責製造;計畫於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十月發行大清銀幣,並限期收回其他各種大小不等的銀圓,統一全國的幣制。但是,新幣還沒有來得及發行便爆發了武昌起義,「大清銀幣」於是就以軍餉的方式發放市面,而成為通用銀圓的一種,因此,沒有能夠完成統一貨幣的使命。

清末統一幣制的工作,因為辛亥革命的爆發而被迫中斷,貨幣制度上仍然被迫繼續維持「兩」、「元」並用的混亂局面。這樣一來,中國近代以來幣制改革最為核心的「廢兩改元」難題便留給了民國政府。

二、「國幣」標準的確立

國幣是一個近代以來受西方的影響而產生的貨幣概念,因為在此之前,中國只將銅錢鑄造成貨幣,而白銀雖然是重要的支付手段,但是卻不鑄造成貨幣,使用的都是冶煉好的銀塊,通稱銀錠。收支雙方所關心的只是銀錠的重量和成色,具體銀錠是什麼形狀、什麼機構或個人鑄造,都無所謂。這樣銀錠在不同的地區就有不同的式樣,有方形的、圓形的、牌坊形的、馬鞍形的,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中國自明朝中後期實現了白銀的貨幣化以後,受西方銀圓流入的影響,白銀就開啟了一個由稱量貨幣向金屬鑄幣過渡的緩慢過程。白銀首先由稱量使用的各式銀錠,向清末各省自行鑄造的按枚數計算的龍洋轉變。

民國成立之後,各省鑄造的帶有帝制色彩的龍洋,政治上已不適合流通。因為成色不一、輕重有別,跨省流通時需要驗色稱重等缺陷,也急需用一種國家統一標準的銀幣來取代各省鑄造的龍洋。因此,統一幣制的工作就成為社會各界期盼的目標。

民國政府對統一幣制的工作也極為重視。一九一二年元旦,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財政部就將原江南造幣廠接收過來,改稱南京造幣廠,鑄造了鐫有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側面肖像,面值為壹圓和貳角的「中華民國開國紀念幣」,民間俗稱「孫小頭」。一九一二年四月一日袁世凱就任總統後,建立了北洋政府,年底財政部就受命設立幣制委員會,研究統一幣制的問題。

一九一三年春,北洋政府改組幣制委員會,增設專職人員,討論幣制改革的方案。為了加快進度,年底又裁撤幣制委員會,改由最高層面的國務會議來討論幣制統一問題。最後決定採用銀本位制,以「元」 為單位,發行新的銀幣。

一九一四年二月七日,袁世凱簽署大總統令,正式頒布《國幣條例》十三條以及《國幣條例施行細則》十一條。這是中國首次提出「國幣」的概念,並且對國幣的單位、種類、重量、成色、鑄造發行權以及流通辦法等方面,都做了明確的規定。其中,銀幣四種、鎳幣一種、銅幣五種,都是十進位,以壹圓銀幣為主幣,其餘的都為輔幣。

根據《國幣條例》第五條「壹圓銀幣,總重七錢二分,銀九銅一」的規定,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及次年二月,先後由天津造幣總廠及南京造幣廠鑄造正面為袁世凱頭像和鑄造年分,背面為嘉禾紋飾及「壹圓」字樣的銀幣,通稱為「國幣」,也就是俗稱的「袁大頭」。新幣最初的成色定的是百分之九十為純銀,後來為了便於收換舊幣,就將成色降為純銀占百分之八十九。規定一切稅收和財政收支都要用國幣,不許用外國的鈔票以及舊有的銀錠。雖然在少數地區准許暫時沿用舊的銀幣、銀角以及銅圓、制錢等,但是也都必須要按照市價折合成國幣後使用。

《國幣條例》的頒布實施以及「袁大頭」銀幣的鑄造,是中國幣制史上的一件大事。它因為要統一全國的幣制,就必須裁撤各省的造幣廠並收繳銷毀各省此前自行鑄造的各式銀圓;同時,它又要保證滿足全國的流通需求。這樣僅僅依靠天津造幣總廠和南京造幣廠來生產,顯然不能滿足全國的需求。因此,北洋政府在將各省銀圓局一律裁撤的前提下,又保留了奉天(瀋陽)、南京、湖北、四川、廣東、雲南六個分廠。長沙和重慶因為金融與軍事上的原因也被保留了下來。這些分廠統一由天津造幣總廠發給雕刻好的模具,按照統一的標準來生產,就近投放市場,滿足流通的需求。

新幣因為形式統一,圖案新穎,容易識別,成色、重量又能嚴格遵照規定來生產。因此,很快就在全國各地暢通無阻。一九一五年首先在上海金融市場取代了龍洋的地位,並逐步排斥了鷹洋以及其他外國銀圓;一九一七年,財政部根據財政會議決議,發布推行國幣辦法,國幣於是又成為當時流通銀幣中唯一的主幣,各種交易都以此幣為標準。中國的白銀貨幣才算是第一次在國幣的名義下實現了形制、重量和成色的統一,這為後來的「廢兩改元」奠定了基礎。

由此,符合現代標準的銀圓制逐漸代替了傳統落後的銀兩制,中國跨入了現代幣制國家的行列,這是中國幣制上的一大進步,是自明朝正統元年確立白銀的主幣地位以來,首次實現了銀幣的統一,這為後來建都南京的國民政府於一九三三年成功推行「廢兩改元」的幣制改革奠定了基礎。

三、國幣的鑄造

北洋政府於民國三年(一九一四)鑄造的國幣之所以被俗稱為「袁大頭」,是因為銀幣的正面鑄有時任大總統袁世凱的戎裝左面側身免冠頭像,該側身像幾乎三分之二部分為頭像,因此,民間俗稱為「袁大頭」。頭像的上方鑄有「中華民國某年」字樣,背面的圖案為兩株交叉的嘉禾花紋,下繫結帶,當中襯托著豎寫的「壹圓」面值。除了「壹圓」的主幣之外,另外還鑄有面值為中圓(五角)、貳角、壹角三種輔幣,圖案與壹圓的主幣完全相同。但是,平常大家所說的「袁大頭」銀幣,主要指的都是面值壹圓的主幣。

「袁大頭」銀幣自一九一四年開始鑄造,直至一九二八年南京國民政府建立後才正式停鑄。因為以北伐推翻北洋軍閥統治為目標的國民政府,不可能再繼續鑄造帶有袁世凱頭像的國幣,而是於一九二八年將上海造幣廠改稱中央造幣廠,於一九三三年開始鑄造新的國幣。新國幣正面用孫中山側面像代替了袁世凱的側面像,背面用帆船圖案代替了嘉禾圖案,面值「壹圓」改為橫書,這枚新國幣被民間俗稱為「船洋」。「袁大頭」銀幣持續鑄造了十五年,船洋僅僅鑄造了三年,到一九三五年施行法幣改革時就停鑄了,此後使用的都是紙幣,再沒有鑄造過流通用的銀幣。

但是,解放軍進軍西藏的時候,為了照顧當地藏民用幣的習慣,又在一九四九至一九五一年間鑄造過一批「袁大頭」銀幣,專供進藏部隊使用。因此,「袁大頭」銀幣應該是中國近代鑄造的近千種機制銀幣中,鑄造時間最長、數量最多、流通最廣、影響最大、存世量也最多的銀幣。因此,它的版別也最為複雜。從鑄造年分看,有民國三年、五年、八年、九年、十年共五個年分;按鑄造地劃分,有天津、南京、奉天(瀋陽)、湖北、四川、廣東、雲南、甘肅等八處; 按鑄造工藝及齒邊紋飾劃分,又有鷹洋齒邊、T字齒邊、英文簽字、「甘肅」銘文等版別。

四、「袁大頭」的版別及收藏價值

「袁大頭」作為最有收藏群眾基礎的銀幣,哪種版別最有收藏價值呢?下面簡單做一介紹。

1. 鑄造年分

鑄造數量最多的三個年分分別是民國三年、九年和十年,它們大多都是普通版。民國五年版鑄造的數量較少,而民國八年版因為是用從英國伯明罕造幣廠新製的鋼模鑄造的,因此,品相較為精美,具有較高的收藏價值。銘文方面,民國三年版正面上的文字為「中華民國三年」,而其他年分的都在「年」字後面有一「造」字。另外,三年版「民」字中有一「點」,而其他年分上的「民」字則無「點」。三年版有老模和新模兩種模具,老模具為一百八十五道邊齒,新模具為一百七十道邊齒,鑄量都較多,屬於普通流通版。

2. 鑄造地點

「袁大頭」雖然在天津、南京、奉天(瀋陽)、湖北、四川、廣東、雲南、甘肅等地都有鑄造,但是,只有蘭州造幣廠鑄造的加鑄了「甘肅」兩字,稱為「甘肅」銘文版。它是甘肅蘭州造幣廠沿用民國三年版舊模,在袁像左右加鑄「甘肅」兩字而成。重量雖然僅有二十六克,成色也較低,花紋圖案更是不甚清晰,但是,因為只鑄造了數萬枚,存世稀少,反而成了「袁大頭」中的珍品。

3. 邊齒

銀幣的邊齒既有美觀的作用,也是防偽的需要。「袁大頭」銀幣外環邊齒主要都是直齒邊,這是最普通的邊齒。另外還有鷹洋邊、T字邊和光邊的,這三種都是比較少見的珍品,當前市價每一枚都突破了萬元大關,具有收藏潛力。

4.「簽字版」

「袁大頭」銀幣中最珍貴的品種當屬民國三年的「簽字版」試鑄幣,它不但在錢幣市場上難覓蹤影,就是在拍賣會上也很難見到。所謂「簽字版」試鑄幣,是指銀幣的正面刻有當時天津造幣廠聘請的義大利雕模師的英文簽名 Luigi Giorgi(中文譯為「魯喬奇」或「喬治」)。簽名在頭像的右下方,字呈凸狀。此幣為呈樣的試鑄幣,屬於樣幣性質,雕刻師在鋼模上簽了名字,鑄出樣幣送上級部門審核。待正式鑄造流通幣時,就將簽名抹去了。因此,「簽字版」傳世稀少,無論是壹圓的主幣,還是中圓、貳角、壹角的輔幣,都是珍稀品種,是近代銀幣中不可多得的大名譽品。

五、雕模師魯喬奇

講到「簽字版」,就有必要向大家介紹「袁大頭」銀幣的雕模師魯喬奇。與傳統範鑄銅錢中的錢範、印刷紙幣的雕版一樣,雕刻機制幣的祖模就是造幣廠最核心的技術環節。因為鑄造機制幣的技術源自西方,所以,早在清政府最初從西方引進鑄幣機器的同時,就開始從西方國家高薪聘請雕模師。清政府在天津建設戶部造幣總廠時,就於宣統二年(一九一○)透過義大利駐華公使介紹,從義大利聘請了雕刻師魯喬奇來總廠擔任首席設計師及總雕刻師。

魯喬奇出生於佛羅倫斯,是一位非常有天賦的雕塑藝術家,非常精於錢幣、獎章的雕刻。一九一四年《國幣條例》頒布之後,鑄造國幣就成為天津造幣總廠的當務之急,作為首席設計師及總雕刻師的魯喬奇自然承擔了設計和雕刻祖模的重任。因為魯喬奇為設計國幣「趕造祖模,尤能漏夜加工,不辭勞瘁,依限竣事」,順利完成了國幣的設計和雕模工作,一九一五年曾經受到北洋政府的嘉獎。這在一九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出版的第九六八號《政府公報》裡曾有報導。天津造幣總廠根據魯喬奇雕刻的祖模,複製出若干子模分發給各地分廠,按照統一的標準和要求去鑄造。這樣,國幣「袁大頭」就在全國推廣了。

據耿愛德編著的《中國幣圖說匯考》記載,魯喬奇自宣統二年(一九一○)應聘來華,直到民國九年(一九二○)被解聘,在中國前後共待了十年。每年天津造幣總廠給他的薪金超過一萬大洋,這真可謂是高薪聘請的洋專家!因為待遇太豐厚了,被解聘的魯喬奇根本不想走,甚至還透過義大利駐華使館給北洋政府外交部發函,希望能給予優待,再留用數年。但是,財政部最後還是沒有同意。這主要是因為當時天津造幣總廠已經度過了民國初年機制幣鑄造的高峰期,國幣的模式已基本定型,雕刻設計的技術含量已經降低。加之,培養的本土雕刻師也已經可以挑大梁了。

魯喬奇為中國近代造幣事業做出的貢獻是應該充分肯定的,尤其是他在天津造幣總廠帶了十名學生,對中國掌握雕刻雕版技術起了促進作用。這些學生雖然都學有所成,但是因為一直被魯喬奇的光芒所掩蓋,沒有展示的機會。直到南京政府成立後,中國金融中心南移,在上海新建的中央造幣廠開工之後,周志鈞等一批跟隨魯喬奇學習的本土雕刻師才有機會脫穎而出。

現存的有魯喬奇簽字版的試鑄幣,除了民國三年版的國幣即「袁大頭」之外,另外還發現有:宣統三年「大清銀幣」壹圓、袁世凱戎裝共和紀念銀幣壹圓,這些都是中國近代機制幣中的大名譽品。

「袁大頭」銀幣是因袁世凱而得名,一代梟雄袁世凱本來有機會成為「中國的華盛頓」而享譽世界、名垂千古。但是他卻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因為復辟帝制,逆歷史潮流而動,使得政治上全盤皆輸,成為竊國大盜。所留下來的正面遺產,可能就剩下國幣「袁大頭」了。歷史雖然如此雲譎波詭,但是,錢幣卻能還原一部分歷史,這可能也是收藏、研究錢幣的魅力所在吧!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鑄幣三千年:50枚錢幣串聯的極簡中國史》,聯經出版

作者:王永生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半兩錢、開元通寶、交子、元鈔、永曆通寶
乾隆寶藏、餉金金幣、袁大頭……
50種錢幣,讀懂3000年中國史

小小錢幣,乘載浩瀚歷史
我們的日常生活離不開錢
錢的意義,不只是交易用的貨幣
更是歷史的見證與文化的載體

在中國三千多年的歷史中,出現過的錢幣浩如煙海,從貝幣、金屬貨幣、紙幣演進到今日的虛擬貨幣,它們都曾是社會重大變革或發生重要事件的產物和象徵。任何一枚錢幣的鑄造,都有其特定的歷史背景和原因,同時也對社會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等諸多方面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體現了古代政治史、金屬冶鑄史、造紙史、印刷史、古文字發展史、書法演變史等。

但是,總有那麼一些錢幣,會是那個時代最好的見證者,比如秦代的半兩、漢代的五銖、唐朝的開元通寶、宋代的交子、清代的道光通寶。王永生以錢幣學家和史學家的眼光,挑選出不同時期最具有代表性的五十種錢幣。這其中,不僅包括中央政府鑄造的錢幣,也有地方政府、農民起義軍,甚至是反叛者鑄造的錢幣;除了「行用錢」之外,還收錄了反映民俗文化的「供養錢」和「花錢」。

一枚枚錢幣,看起來雖然很小,但它所承載、記錄、見證和包含的內容卻豐富多彩。這五十種錢幣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折射了一個個時代,串聯了三千多年的歷史,為我們提供一個了解歷史的新視角。

鑄幣三千年:50枚錢幣串聯的極簡中國史_-_ISBN9789570855975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