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博弈業勒贖暴增,語言障礙及被害人願和解是警方最大挑戰

菲律賓博弈業勒贖暴增,語言障礙及被害人願和解是警方最大挑戰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魯瑪托德說:「為了我們國民和你們國民著想,我們一直希望並祈禱博弈業綁架案不再發生。」他也呼籲外籍人士,若在菲律賓不幸遭綁,立即向各自駐菲使館求助,由使館通報反綁架小組,才能發揮最大效益,迅速救出被害人。

(中央社)菲國博弈業擄人勒贖案近年暴增,菲律賓國家警署反綁架小組發言人魯瑪托德說,這類案件嫌犯和受害者大多只講中文,語言障礙及多數被害人寧願和解,是警方面臨的最大挑戰。

今年初以來有9名台灣人在菲律賓遭博弈業者綁架或限制人身自由;累計從2018年到今年9月底,有32名台灣人因博弈公司糾紛、賭博高利貸等原因遭綁架或拘禁,並向中華民國駐菲代表處求助。

魯瑪托德(Rannie Lumactod)上週接受中央社專訪,談博弈業擄人勒贖案近年來在菲國數量激增及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下犯案型態是否有所轉變。

魯瑪托德說,反綁架小組將菲律賓發生的擄人勒贖案分為3類:不涉及賭場和博弈業的一般綁架案;鎖定中國或其他外籍賭客、引誘對方欠下鉅額賭債後,拘禁要求償還的案件;不肖博弈業者綁架、拘禁有意離職員工的案件。

他說,今年以來,反綁架小組已處理14起博弈業相關綁架案,逮捕26名嫌犯,並救出19名受害者。嫌犯皆為中國籍,被害人多為中國籍,也有台灣和馬來西亞人受害。

魯瑪托德說,疫情期間許多博弈業者從大馬尼拉遷移到較遠的班巴加省(Pampanga)、拉古納省(Laguna)、安格利斯市(Angeles)等外省地區。

他說,今年3月,4名馬來西亞人來到菲律賓應徵賭場技術員和發牌員,但他們抵達馬尼拉後,護照被5名中國籍人士拿走,並被帶到馬尼拉西北的克拉克地區(Clark),而非原先談妥的賭場工作。

魯瑪托德說,由於被害人拒絕工作,嫌犯不給被害人食物、毆打他們,並將照片傳給他們在馬來西亞的家人,要求支付贖金。經馬來西亞駐菲大使館通報反綁架小組,才救出被害人。

Wider Image: High Stakes in Manila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位於菲律賓馬尼拉的賭場。

駐菲代表處警政祕書王智勇告訴中央社記者,這起案件中,除了4名馬來西亞被害人,還有一名24歲的台籍民眾受害,他3月9日由新加坡搭機抵達馬尼拉後,隨即遭歹徒帶到克拉克地區,13日才被反綁架小組救出。

他說,對菲國警方來說,由於嫌犯和被害人大多只講中文,處理博弈業勒贖案最大的困擾是語言障礙。即便請來口譯員,有時仍然不能精確表達辦案人員的問題,或完整傳達嫌犯和被害人的意思。

魯瑪托德說,有鑑於此,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菲大使館向反綁架小組提案,邀請菲國警察到中國學中文,也有幾位警官已前往中國,相信有朝一日,菲國警察可以跟博弈業綁架案涉案者直接對話。

魯瑪托德說,反綁架小組也發現,博弈業擄人勒贖近來出現新手法,先以優惠匯率吸引中國或其他外籍人士跟他們換匯,再藉機綁架被害人。最近一次營救行動中,除了獲報得知的2名受害者,反綁架小組還救出另2名被害人。

另一方面,他表示,這類勒贖案被害人多數傾向不提告,直接跟嫌犯和解;這種情況下,嫌犯之後往往再度犯案。反綁架小組員警至少逮捕過5名嫌犯過去曾犯下類似案件,獲釋後再次被捕。

魯瑪托德說:「為了我們國民和你們國民著想,我們一直希望並祈禱博弈業綁架案不再發生。」他也呼籲外籍人士,若在菲律賓不幸遭綁,立即向各自駐菲使館求助,由使館通報反綁架小組,才能發揮最大效益,迅速救出被害人。

新聞來源:菲律賓博弈業勒贖暴增 被害人願和解是警方挑戰(中央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