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屁股蛋好笑,因為原住民族無權決定什麼是莊重

朱家安:屁股蛋好笑,因為原住民族無權決定什麼是莊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angoyod穿著達悟族服,被媒體拿「屁股蛋」作文章,這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這顯示媒體藉由強調露屁股的好笑和趣味,在「怎樣才算是莊重」的討論裡,否定了來自原住民文化的看法。

文:朱家安

本屆金鐘獎「兒童少年節目主持人獎」由原住民族電視台節目《kakudan時光機》奪得,主持人Buya(陳宇)和Pangoyod(鍾家駿)穿族服上台領獎。若以主流服裝分類來描述,Buya的泰雅族服接近長袖裙,而Pangoyod的達悟族服則接近背心和丁字褲。隨後,媒體以「大露屁股蛋」等措辭下標報導Pangoyod的衣著,受到輿論批評,認為這樣做歧視原住民族、不尊重多元文化。

對一些人來說,用戲謔語言描述丁字褲暴露了媒體的無知,然而這些媒體並非真的對相關事情一無所知。媒體知道Buya和Pangoyod是原住民,以原住民節目主持人的身份上台領獎,穿的是原住民族服。媒體也知道不能僅用主流漢人觀點來規定場合服裝,所以他們的下標不是「扯!頒獎典禮竟穿丁字褲」(若是20年前你可以想像真的會有這種標題)。

然而這些知識並沒有阻止媒體利用主流觀點的情感反應來做新聞:露屁股蛋好笑,因為那不符合正式場合需要的莊重。反過來想想看:如果對大眾來說露屁股是一件莊重的事,那在頒獎典禮露屁股,一點也不值得寫新聞。

然而,裸露的屁股本身並沒有什麼先天的特性,讓它抵觸「莊重」之類的概念,讓它在正式場合最好別出現。「正式場合」是社會文化決定的,在正式場合該穿什麼,是社會建構的結果。穿上之後連手臂都舉不起來的三件式西裝能成為代表莊重的服裝,除了需要西方文化成功殖民,也需要現代人的頒獎典禮多半舉行在涼爽寬敞的安全場所。給定不同的文化歷史,充斥「正式場合」的可能會是另一種服裝。

傳統達悟族男性服裝的下半身是丁字褲,是因為台東外海的氣溫和捕魚的工作。若文化霸權的分佈顛倒,今天或許是穿西裝打領帶的得獎人受到媒體調侃「勇士不怕熱」。

當然,當今的你我可能真心難理解「勇士不怕熱」有什麼好笑,但我們可以延伸想像,居於熱帶有著豐富漁業文化的族群,若未受目前主流服裝文化影響,可能也會真心難理解丁字褲露屁股蛋有什麼好笑。這種文化差異導致的衝突很難避免,因為它需要我們不僅有對外在世界的認知(哪些族群有哪些傳統服裝?),還要有對自身內在世界的認知(我為何覺得這個好笑、那個不好笑?我如何判斷什麼是莊重什麼不是?)。

「覺得好笑」是直覺的情感反應,很難由意志控制。這是為什麼在許多不適合笑出來的場合,我們唯一的選擇是痛苦地拼命憋笑。如果你覺得莊重場合的屁股蛋好笑,這不是你的錯,我們也可以想像一些喜劇刻意設計相關橋段來引人發笑,這若不涉及文化歧視或傷害,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

Pangoyod穿著達悟族服,被媒體拿「屁股蛋」作文章,這之所以有問題,是因為這顯示媒體藉由強調露屁股的好笑和趣味,在「怎樣才算是莊重」的討論裡,否定了來自原住民文化的看法。這種排除會造成傷害,因為給定原住民族受殖民的歷史和現今的弱勢地位,若他們對於怎樣算莊重怎樣算輕蔑沒有足夠話語權,將難以保護自己的文化尊嚴,例如說明為什麼觀光客不能隨意闖入慶典。

背心丁字褲在正式頒獎場合受矚目並且可能顯得有趣,這聽起來不令人意外。但這些矚目和趣味反映的並不是丁字褲本身的特性,而是整個社會的特性。我們很難控制自己覺得哪些東西好笑,但我們可以注意是哪些因素決定我們覺得哪些東西好笑,並且避免這些因素繼續促進不公平。

延伸閱讀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