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葉之庭》的原著小說中,雪野作為「世界的秘密」帶來的除了傷害還有什麼?

《言葉之庭》的原著小說中,雪野作為「世界的秘密」帶來的除了傷害還有什麼?
Photo Credit: 言葉之庭官方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生或許會經歷孤獨與毀滅,但只要繼續走下去的話,這一切都可以過去。

「在我看來,她彷彿就是這整個世界的秘密」。在動畫版《言葉之庭》裡,孝雄以這句獨白,道出了自己對雪野的愛慕,以及隨兩人之間的年齡差距而來的焦躁、不安,以及孤獨感。同樣的獨白也在小說版的《言葉之庭》裡出現,並成為了小說第4章的標題。

但在接近400頁的《言葉之庭》小說裡,窺見過「世界的秘密」的人,可不止秋月孝雄一個。由新海誠親自執筆的小說版《言葉之庭》,其故事被大幅增寫,不單敘述了男女主角的過去,補完了兩人在4年後的再遇,甚至各個在動畫中只出場過幾次的角色,在小說裡皆有專屬的章節,描寫他們的內心世界。

這些乍看之下沒甚麼共通點的角色,在故事裡都有過這樣的經歷——他們在偶然的機會下,遇見了「世界的秘密」,並對其產生嚮往。只不過,當踏進了「那一邊」的世界以後,他們到最後要不無功而還,只感孤獨;要不就因此而備受傷害,甚至帶來毀滅。

「我害怕知道,她在我遙不可及的世界裡」。秋月翔太,也就是孝雄的哥哥,一個在動畫裡本無名字的配角在小說裡這樣自白。

遙不可及的世界

翔太口中的「她」,所指的是他的女朋友梨花。同樣地,這個角色在動畫裡並沒有名字,亦只出場過不到一分鐘。但在小說版《言葉之庭》中,在以翔太為主視點的章節裡,她卻是有著重要戲份的角色。表面上,梨花處於翔太觸手可及的位置,但在翔太眼中,她其實永遠身處於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

梨花是一個業餘的舞台劇演員,還在讀大學的她,正一邊努力打工讀書,一邊向著演員的夢想進發。而26歲的翔太,則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兒時的足球員夢想早已被他徹底放棄。雖然沒甚麼特別傑出的成就,但在旁人眼中,有著穩定工作與收入的翔太,理應是比較踏實,比較「成熟」的那一人才對;甚至類似的說話,翔太也曾親口說過。

可是實際上,翔太卻羨慕著梨花。事實上,他不單羨慕著梨花,他還羨慕著那個比他小11歲的弟弟,甚至那個看似不中用的母親。在故事中,翔太有這樣的獨白: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認真做起鞋子的弟弟、不顧一切想當演員的梨花、和比自己小一輪的中年男人認真交往的母親 — 這些人怎麼都那麼蠢…他們奮不顧身朝著不可能到達的目標衝去,彷彿除了終點,再也沒有其他地方了…我好羨慕他們…。」

這些位於「遙不可及的世界」的人,對翔太,以及故事中的各個角色而言,都是無比耀眼的存在。自己所欠缺的,都能夠在這些人身上找到,亦因此,這些人都充滿魅力,讓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接近。但真的與他們接觸過後,卻又深切感受到自己與他們之間的遙遠距離,結果反而更感孤獨。「世界的秘密」就是如此矛盾,他一方面令人產生愛慕,另一方面也可以令人受傷。

相互的毀滅

在小說版《言葉之庭》裡,那曾經為雪野帶來傷害的兩個人,也就是雪野的前男友伊藤,以及在學校中帶頭欺凌她的相澤,在故事裡都有專屬的章節,從他們的視角出發,描述他們的經歷,以及他們的心路歷程。新海誠在小說中補完了這些角色的故事,並非為了「洗白」他們,而是想帶出這樣的結論:「世界的秘密」不只帶來孤獨,更可以帶來相互的毀滅。

無論是伊藤還是相澤,他們在一開始,都是被雪野的美貌與氣質所吸引。但到最後,他們之所以會迷上雪野,卻是因為在對方身上找到了自己一直渴求,卻終究無法得到的東西。

言葉之庭雪野
Photo Credit: 言葉之庭官方網站

在學校裡只能當「黑臉」,掛著兇惡的面相斥責學生的伊藤,心底裡羨慕著能夠游刃有餘地與學生打好關係,卻又懂得保持適當距離的雪野。對伊藤而言,雪野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的教師。一直以化妝與打扮武裝自己,厭惡那互相以外貌評價對方的「生存競爭」,卻又不得不參與其中的相澤,則羨慕雪野的天生麗質,更對對方不以外貌評斷他人的態度為之傾心。對相澤而言,雪野就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女性。

遇見了「世界的秘密」的兩人,到最後都無法抑壓自己的慾望,各自向雪野展開了追求。對雪野抱持猶如戀愛情感的相澤,開始像跟班般一直跟在雪野身後,結果也真的如願以償,得到了對方友好的回應。至於徹底迷上了雪野的伊藤,則在校外開始和雪野約會,最終也得償所願,成為了對方的男朋友。二人鼓起勇氣,碰觸了「世界的另一端」,最終成功把「世界的秘密」捧在手中,看似是完美的結局。可惜的是,他們的故事並沒有就此完結。

就算滿足了自己對雪野的仰慕,但相澤仍舊感到不滿足,覺得自己的人生尚有缺欠。而她以為,能夠填滿自己生命的方法,就是與在地下鐵裡偶遇的牧野學長交往。可是,這個一直都抱著「玩玩而已」的心態和相澤交往,在關係中不斷傷害對方的牧野,到最後甚至還以戲謔的方式,向雪野告白。自覺因此而失去一切的相澤,最終無法制止自己遷怒於雪野。於是她展開報復,用盡方法欺凌雪野,讓對方在學校內再無立足之地。

就在雪野被相澤欺凌,因此而備受折磨,忍不住向男友伊藤求救的時候,伊藤卻選擇拒絕對方。他認為,這種師生之間的問題不過是小事,如果是一個成熟的老師的話,就應該要懂得勇敢面對,成熟地處理。當雪野抵受不住壓力,因此無法到學校上課的時侯,伊藤甚至覺得不過是在撒嬌。直到伊藤終於明白事態有多麼嚴重,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 雪野已經失去了味覺,也失去了面對他人的勇氣,只能夠陷於絕望,並孤獨面對。

結局就是這樣:雪野受到了徹底的傷害,終究要在那些曾愛慕她的人的眼前離開。那些曾愛慕她的人,分別成為了加害者與間接的加害者,卻沒有在這場風波中得到勝利或滿足,反而讓自己經歷了更大的痛苦。

為何相澤和伊藤的結局會淪落至此?我認為,這就是愛慕所帶來的反噬——他們以為,自己終於能緊握一直所渴求的事物,卻不知道自己處於「世界的另一端」以後,反而更會看清自己的缺欠。於是,相澤忍不住妒忌雪野的面面俱圓,就藉故展開了報復;伊藤也禁不住妒忌雪野作為老師的成熟,於是在對方備受傷害時,選擇了袖手旁觀。

「世界的秘密」令人嚮往,令人傾慕。但真的碰觸了這一「秘密」以後,最終得到的,卻可以只有相互的毀滅。

人生的路途

那麼,「世界的秘密」要不帶來孤獨,要不就帶來毀滅。既然如此,新海誠是想告誡我們,不要妄想去踏進這個不屬於自己的世界嗎?

不是這樣的。畢竟無論在動畫版還是小說版的《言葉之庭》裡,我們還有孝雄與雪野的故事。

最終在新宿御苑裡重遇的兩人,孝雄也終於無法仰壓對雪野的愛戀,把禁忌的那一句「我喜歡你」說出口。二人的情感已經覆水難收,但這次不再是只有相互毀滅的結局。27歲的雪野也終於鼓起了勇氣,把自己的想法與感受宣之於口。赤足的雪野穿上了孝雄的鞋子,雖然那雙鞋子尚未成熟,還不知道走下去的步伐會否蹣跚,但至少,她已經能夠重新出發了。

而小說版《言葉之庭》可堪玩味的,就是其故事沒有像動畫版一樣,以孝雄與雪野的雨中相擁作為尾聲。在這時候,小說的視點再度轉移,落在孝雄與翔太的母親怜美身上。

在翔太眼中,這個讓他傷透腦筋,卻又同時令他羨慕的母親怜美,從一開始就是自由的。

怜美在故事中回顧自己47年的人生:由她讀大學的時候懷了第一個孩子,並因此與當時的男友結婚、生孩子,才畢業沒多久就要一邊工作,一邊把孩子養大。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都養到唸中學的年紀,卻因為丈夫長期在海外工作,關係漸行漸遠,結果終究和對方離了婚,變成了自己必須獨力支撐著整個家庭的處境。現在兩個孩子都長大了,她終於決定尋回戀愛的自由,正和比自己小二十多歲的男友交往…...在動畫裡,這個看起來不太負責任的母親,在小說裡就多了一段有點傳奇色彩的經歷。

言葉之庭
Photo Credit: 言葉之庭官方網站

「自由自在」的怜美,有著堅毅的個性,願意為了目標奮勇向前;但她同時亦有軟弱一面,會為得不到別人的認同而憤恨和傷心。總結她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固然難言成功,但也遠遠稱不上失敗。

新海誠在最後的篇幅裡刻劃這個角色,我認為並不是想建立一個「勇敢與別人不一樣」的模範,而是只想導出這樣的結論:人生或許會經歷孤獨與毀滅,但只要繼續走下去的話,這一切都可以過去。如同怜美的人生回望一樣:現在的她,無論經歷過怎樣的高低起跌,得失悲喜也好,她都已經能夠淡然面對了。

這呼應了《言葉之庭》中,屬於孝雄與雪野的結局:穿上鞋子,邁步向前,就對了。不代表兩人就一定能得到美滿的結局,如同怜美在故事所言,孝雄所面對的,是「令人絕望的單戀」。

事實上,就算小說續寫了兩人4年後的再遇,也只把篇幅停在兩人見面前的片段,仍舊留下了開放式的結局。但我想,對多愁善感的新海誠而言,怜美的故事以及這樣的結局,已是他能夠給予的,最美好的祝福了。

本文經新‧鏡花水月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