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如果身為同志會下地獄,那我寧可去地獄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如果身為同志會下地獄,那我寧可去地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Biridy先去招惹阿漢的,怎麼阿漢想要勇敢時,那個瘋狂的Birdy反而退怯了?因為,Birdy才是最膽小的人。那不是曖昧的你前進我後退,而是真正的害怕。

2020年10月,金曲獎甫落幕,最佳作曲獎得獎人余佩真上台感謝自己的太太、最佳新人獎持修亦男亦女的風格讓觀眾大讚「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從近幾年的大型頒獎典禮上,可以逐漸看到台灣的風氣慢慢改變,同性婚姻不再需要彷彿赴死地鄭重出櫃,女性化的性別氣質不容易再被貼上噁心、敗俗的標籤。

而在此風氣下上映的國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更是挑選了一個好時機,就像要一舉衝破所有枷鎖般,告訴大眾是時候了──是時候看看過去的成見對社會做了什麼,是時候讓所有的戀情都只是普通的愛,而非虐戀無法如願。

(以下含有電影劇透)

兩個好朋友,一個很正常,一個瘋瘋的

2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一個角色要夠精采,不能單看他大動作的表演,而是由細節發現角色的真實樣貌。兩個男主角都演繹地十分精湛,雖然場場嘶吼,有時顯得過於賣力,看得觀眾腦神經快被扯斷,但倒也符合高中生張狂的氣息。

飾演阿漢的陳昊森,有一場戲很棒:阿漢看著跑到自己家的Birdy,衝著他吼:「我敢說我喜歡誰,你敢不敢?!」話語中夾著哽咽與顫抖,淚水也從眼眶中甩了出來。阿漢他想要做到神父說的Profiter du moment(活在當下),陳昊森讓我們看到阿漢的決心,充滿了義無反顧的勇氣。

飾演Birdy的曾敬驊,在電視劇《做工的人》中,就以有別於其他演員的特殊眼神抓住觀眾的目光。導演本來擔心個性和Birdy反差很大的曾敬驊,是否能演好這瘋瘋的角色?而在電影中一場被舍監狂揍屁股的戲,Birdy用亦邪亦狂的視線,一邊看著阿漢一邊挨棍子,我想應該讓導演放了不少心,他就是那個瘋癲的少年,無庸置疑。

如果身為同志會下地獄,那我寧可去地獄

3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這是導演柳廣輝的故事,他是阿漢,高中時曾經也有一個Birdy讓他陷入。如今他邁入知天命的年紀,直至拍完電影他才敢向母親坦白:「我是一個同志。」民風保守的年代,讓想愛的人不敢說愛,導演將情感融在對白中,隱晦、深刻地傳達自己的心情,因此也句句擊中核心。

我有一位堅決反同的親戚,幾年前同婚公投時大力在家族群組中拉票,理由是「家庭傳統不能改變」、「神不容許同性結合」、「不正確的性傾向需要矯正」等等。我在表達我的立場後,便退出這個令我看得頭疼的群組,換得耳根子清靜。

上天堂、落地獄,由誰來決定?阿漢對神父哭吼道:「如果這樣我會下地獄,那我寧可下地獄,那裡的人還比較懂我!」好像一旦承認了同志身分,身而為人的價值就不再值得討論;好像一個人無論道德品行,性向正確就可以上天堂。

神父希望救贖阿漢,不要讓他吃自己吃過的苦、走過坎坷的路,那是「為你好」的包袱,那是道德的綑綁。但是,上天堂或落地獄,都應該由我自己來決定。

或許相見恨早,也是好的

4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隨著劇情的發展,彷彿拉緊的琴弦再多轉一圈就要斷線,緊繃的氛圍扯著觀眾的喉結,連吞口口水都覺困難。阿漢看著Birdy和學妹親暱互動,心口揪緊難以直視。他問道:「我以為世界繞著我們兩個轉,怎麼突然間我就成了別人?」

是Biridy先去招惹阿漢的,怎麼阿漢想要勇敢時,那個瘋狂的Birdy反而退怯了?因為,Birdy才是最膽小的人。那不是曖昧的你前進我後退,而是真正的害怕,怕獨子的自己是咖仔(同性戀)、怕那不是真正的感情,而且也怕只是年少的輕狂不羈。

2016年電視劇《上癮》在中國上映,帶動原著小說大賣,小說中兩個主角自從高中闊別8年後再次重逢,最後依舊走到了一起。主角白洛因說:「或許這個時間才是最好的,年輕時的我們如果沒有分手,或許也無法走得長久。」這可能也是阿漢和Birdy的寫照。少年時戀情無法如願可能也是好的,那時的愛雖然純粹,但也有太多不安在裡面,能夠走到最後的又有幾個?

可以在最後聽到Birdy說:「當時我真的很愛你。」我想,對阿漢來說也就夠了。

晚安,晚安,晚安

5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片尾曲一下,讓觀眾知道電影落幕了,這時電影又再釋出更多片段。原本電影以阿漢為視角說故事,讓觀眾為阿漢感到不平,甚至有被Birdy這個「渣男」騙入感情之感。但隨著盧廣仲唱出的片尾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釋出以Birdy為視角的故事,也為他洗了白,那時的感情是確實的。

晚安(WANAN)是電影中的密語,意思是「我愛你」。中年阿漢和Birdy在加拿大相隔30年再重逢,準備道別時,兩人說的不是再見,而是那句「晚安」。

「晚安,晚安,晚安。」阿漢看著Birdy說道。Biridy應該懂那句晚安的重量,所以也回道「晚安」。

從高中的壓抑情感,到中年的放心釋然,導演刻意將場景拉到神父的故鄉加拿大,用大場面將這段初戀收尾。電影前半的暴戾之氣,後半都被尼加拉瀑布納入湖中,兩人坦承相對,真正地做到了Profiter du moment(活在當下)。

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