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投票日恐難定輸贏:如果平手,或有人不認選舉結果怎麼辦?

美國大選投票日恐難定輸贏:如果平手,或有人不認選舉結果怎麼辦?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這次大選真的出現川普或拜登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的情況,無疑會影響美國民主選舉程序及結果的公正與公平,對美國民主體制的正常運轉帶來巨大衝擊。最終無論以何種方式決定勝負,無論誰勝出,下屆總統的合法性都將受到質疑。

文:黃奕霖、黃治金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讓2020年美國大選格外不同。傳統競選模式被打破、郵寄選票(mail-in voting)史無前例增加,隨之而來的是選舉系統不堪重負。從今年頻繁爆發的抗議示威及近來兩黨競選白熱化來看,一場選舉危機已在醞釀。

回顧四年前的美國大選,當時還是總統候選人的川普(Donald Trump)在最後一場大選辯論中,就曾拒絕在承認大選結果上做出肯定性承諾。今年7月,在被媒體問及是否會接受大選結果時,川普只說要等等看,自己現在說不準。之後,川普多次就郵寄投票質疑此次大選被操控,存在選舉舞弊和不公,甚至在無證據支撐的情況下,質疑郵寄選票當中會有20%的虛假投票,鼓動支持者「二次投票」,即郵寄投票和現場投票。

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發出這般言論,做出可能拒絕承認大選結果的姿態,在美國歷史上這還是頭一遭。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則是明確表示,川普可能會「竊取」大選成果,擔心川普不接受敗選,直言「我完全相信軍隊將護送他離開白宮」。毫無疑問,民主黨不會容忍川普拒絕承認敗選。

美國輿論普遍擔心,如果11月3日投票當天,兩組候選人在個別州的得票數差距較小,那麼在郵寄投票計票延遲的情況下,任何一方提前宣佈勝選,另一方都會拒絕承認敗選。雙方支持者若走上街頭,乃至暴力抗議,很可能讓美國陷入史無前例的選後危機。這對於政治和社會深度撕裂、政府機構信譽下滑的美國來說,無異是雪上加霜。

投票當日恐難定輸贏

目前全球進展最快的幾款新冠疫苗,已經進入三期臨床試驗,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在11月3日投票之前,美國無法實現大範圍接種,並因此控制住疫情,降低現場投票的風險。

早在6月,聯邦參議員懷登(Ron Wyden)就曾警告,各州如果不儘快採取措施解決疫情期間的投票挑戰,透過擴大郵寄投票,解決疫情引發的投票問題,美國將發生選舉史上的「車諾比」事件。懷登當時所提到的投票挑戰,主要指今年上半年初選當中出現的混亂局面。

shutterstock_16614156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9月,一些搖擺州已經寄出選票,比如北卡羅萊納、喬治亞、明尼蘇達、賓夕法尼亞、密西根和佛羅里達州。一些民主黨主政的州,如紐澤西州,也選擇提前向選民寄出選票。也就是說,從9月份開始,已有一定數量的選民根據9月前的選情做出決定,並寄出了自己的選擇。這部分選民一般都不是搖擺或未決選民。而那些搖擺選民,即便收到郵寄選票,通常也要等到最後一刻才寄出。因此,決定大選勝負的搖擺選票,從寄出、審核,再到計票,可能要持續好幾天。

加上郵寄選票數量之龐大和投遞延誤等因素,今年大選可能會出現一種局面:美東時間11月3日午夜前可能無法獲知誰是下屆美國總統。

假如一方以絕對的優勢勝選,自然沒什麼爭議空間。但是,假如拜登和川普得票差距小,並在郵寄選票尚未統計結束之際,即有單方面宣佈勝選,這將比2000年小布希(George W. Bush)與高爾(Al Gore)針對佛羅里達州「蝴蝶選票」爭議引發的長達1個月的選舉爭議和訴訟攻防更為嚴重,因為川普緊盯的郵寄選票遍佈全美各州。雙方即便要打法律戰,也可能是多州同時進行。這樣的話,這場選舉危機有可能持續到12月,甚至明年1月。

在此期間,雙方都會高調展開就職典禮的籌備和過渡政府的組建,美國民主選舉將面臨空前挑戰。對於這種可能的「末日場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一篇文章稱,川普和拜登雙方競選團隊必然備有方案,包括撥出專門的資金用於法律團隊的籌建,為大選後數星期、乃至數月的選票爭議而做好準備。

得郵政者得天下?

郵寄投票在美國已有100多年歷史,但它暴露的問題不新,也不嚴重。今年之所以格外受關注,主要還是因為疫情導致郵寄投票空前增加,這會讓選票站票務人員不足,郵政系統本身的功能性問題也更加突出。

美國各州都可選擇郵寄投票,只是不同的州規模不同。目前,完全採取郵寄投票的州有華盛頓、俄勒岡、夏威夷、科羅拉多和猶他等州。因為疫情而宣佈採取郵寄投票的州有加利福尼亞、佛蒙特、紐澤西、內華達和哥倫比亞特區。這九個州加上特區的選民接近4500萬。其他41州採取「缺席投票」,其中紐約、印第安納、德克薩斯、密西西比、南卡羅萊納、田納西和路易斯安納等等七個州明確要求選民提供除了疫情以外的其他特定理由,這部分選民大概4600萬。其餘的34個州申請缺席投票則無需任何理由,這些州涉及一億多選民,包括2016年的三個決勝州:賓夕法尼亞、密西根州和俄亥俄州。

RTX7XZIS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川普自7月以來反對的是郵寄投票,而非缺席投票(Absentee Voting)。川普之所以反對郵寄投票,主要是因為郵寄投票應該對民主黨有利,可能提高民主黨支持者的投票率。

根據《紐約時報》8月的分析數據,今年大選將有8000萬張郵寄選票,這幾乎是2016年郵寄選票數量(3300萬張)的兩倍多。而2016年,郵寄投票的比例僅佔所有選票的四分之一。根據《華盛頓郵報》7月份評估數據,此次大選將有至少83%或1.9億多的登記選民可郵寄投票,是美國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也就是說,估計今年將有半數選民選擇郵寄投票,呈現「得郵政者得天下」的態勢。

這無形中加大了美國郵政局的壓力。該局近年處於運用虧損的狀態,負債高達1600億美元。新上任的郵政局局長德喬伊(Louis DeJoy)是川普支持者,他自8月起就開始推行削減成本的舉措,而這必然會延誤選票郵遞速度。一些郵寄選票很可能無法在開票日之前抵達選舉機構,導致選票失效。

為了確保郵寄投票的有效性,民主黨高層要求國會撥款30多億美元,用於支持疫情下郵政工作的順利運作。但遭到川普和共和黨拒絕。

有分析指出,川普壓制郵寄投票,也可能會給自己帶來負面影響。一方面,川普提出的郵寄選票結果被操縱或篡改的指控,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樣的說法;另一方面,他的支持者中有近20%考慮郵寄投票,這數量在選情膠著的情況下不可小覷。如果川普繼續否定郵寄選票,無疑會讓那些對疫情和郵寄選票都存疑的共和黨選民放棄投票,這反而會影響川普自己的得票率。

危機的「土壤」正在形成

也有觀點認為,川普誇大郵寄選票問題的真正原因,是為自己可能的敗選提前做好輿論鋪墊。而郵寄選票只是川普的一個著力點而已。

2016年大選初選期間,川普就曾指控當時的黨內對手克魯茲(Ted Cruz)在愛荷華州初選中作弊。當年大選川普在普選票方面輸給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後,他指控有300萬至500萬非法選民投票支持了希拉蕊,並對此展開了調查。

指控對手舞弊並進行所謂的調查,包括法律訴訟,是川普屢試不爽的策略。這種策略之所以有人支持,是因為美國當前的社會和政治輿論氛圍是撕裂的。只有在撕裂的輿論氛圍中,一方編造的謊言或引發的爭議才有可能得到關注,並不斷發酵。川普執政三年以來,沒有尋求政治共識和設法彌合社會分歧,反而在掌權後繼續宣傳所謂的「深層政府」(deep state),導致美國民眾越來越不信任美國主流媒體以及情報機構、國土安全部等政府機構。

在此情況下,如果川普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必然會有支持者響應和支持。而且,從選前的各種輿論鋪墊來看,他並不缺藉口。

比如,在技術層面,疫情下的新投票技術及設備程式的應用,都可能成為川普質疑選舉結果的理由;地緣政治層面,中國大陸明顯已經替代2016年的俄羅斯,成為2020年被指干涉美國選舉的最大力量。這一點從川普堅持將新冠肺炎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就可看出。即便是自己競選團隊出現的「錢荒」,川普也宣稱這和忙於應付針對「中國病毒」的假新聞有關。

AP_2027812109489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8月19日,白宮貿易顧問納瓦洛(Peter Navarro)聲稱民主黨與中方達成共識,尋求在11月總統大選中擊敗川普。這無異於提前就拜登「通華門」進行預熱。如果輸了,川普就可以將問題推給中國大陸,就所謂的「中國干涉選舉」質疑選舉結果,拖延交權。

「動盪四年」何時方休

四年前,通俄門、郵件門、竊聽門、性醜聞和假新聞等各種爭議充斥美國大選,最後川普意外勝出,但其執政合法性一直遭到部分民主黨人的懷疑。三年來,國會民主黨人藉各種調查制衡川普,包括利用通烏門通過彈劾案,8月份黨代會期間民主黨從人格、資質和能力等各層面對川普「全盤否定」。民主黨認定川普隱瞞疫情、拖延疫情防控,根本沒有資格和能力繼續擔任總統,寄望此次大選能夠「佐證」他們所作所為的正當性。而川普一直宣稱民主黨三年多的調查就是政治迫害,自己「理應」繼續執政四年。

如果這次大選真的出現川普或拜登拒絕承認選舉結果的情況,無疑會影響美國民主選舉程序及結果的公正與公平,對美國民主體制的正常運轉帶來巨大衝擊。最終無論以何種方式決定勝負,無論誰勝出,下屆總統的合法性都將受到質疑。

假如川普勝出,拜登拒絕承認大選結果,川普必然會利用執政優勢干擾權力過渡,甚至不惜濫用權力,這對總統權威又是一種損害。

假如拜登勝出,川普拒絕承認,那麼選舉結果的可信度持續受到質疑。拜登上台後,共和黨也會持續質疑其合法性,甚至採取和民主黨過去四年一樣的手段阻撓民主黨執政,作為報復。那麼,美國難免會陷入另一個更加動盪的四年。

身為大國,美國大選的外部性向來不容各界忽視。新總統的外交政策對世界影響重大,美國內政狀況也早就不是只關乎自身的內政,一個撕裂動盪的美國,對美國經濟、進而對世界經濟有何影響,值得全球幾乎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深思。

本文獲多維新聞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多維TW》月刊059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