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族群深藍支持者「親共」的程度,遠遠比不上國民黨深藍本土派

外省族群深藍支持者「親共」的程度,遠遠比不上國民黨深藍本土派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市場就會有需求,既然藍綠主流都沒有人願意親共,那麼就會有來自藍綠的過氣人物,或者無法觸及權力核心的政治新人出來整合這些底層的親共聲音。

自從洪秀柱2015年宣佈參選總統,提出「一中同表」的論點,加上韓國瑜2018年當選高雄市長後訪問香港中聯辦,都讓中國國民黨難以撕下「親共」的政治標籤。可事實上,指控整個國民黨「親共」是不公平的,因為國民黨的領導階層大多並不親共,不要說江啟臣、馬英九、郝龍斌與朱立倫等建制派,嚴格來講就算是吳敦義、韓國瑜和洪秀柱也絕對不認為自己是在「親共」。

不過我們不得不承認,國民黨或者整個泛藍族群內,確實存在著不小的「親共」市場。尤其是國民黨眾多的中常委、黨代表,還有新黨、親民黨、中華統一促進黨及藍天行動聯盟等廣大的深藍側翼政黨,在立場上已經極度傾向中共。之所以像徐正文這樣的親共人士,在標榜捍衛中華民國的藍軍內部還能生存,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藍軍底層支持者中發自內心支持中共的人還真的不少。

為什麼過去接受反共抗俄教育,將兩蔣視為神主牌的深藍族群,如今卻成為在台灣高舉五星紅旗的先鋒?而且即便知道這樣的行為會讓國民黨輸掉選舉,他們還把五星紅旗舉得越來越高?今年4月,筆者寫了一篇《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的文章,介紹了深藍族群對兩蔣父子的複雜情緒。

蔣經國在白色恐怖時代的恩威並施,徹底剝奪了外省族群公開反抗蔣家政權的勇氣,讓他們藉由整天對蔣家父子歌功頌德來確保自己生存。久而久之,就跟金家祖孫三代壓迫下的北韓民眾一樣真的相信了自己,或者自己祖父輩強迫自己信的神話。然而蔣家的社會控制程度終究比不上金家,關於蔣家父子或者國民黨的黑歷史,其實還是能在眷村內部暗中流傳。

所以絕大多數的外省人,尤其是外省第二代與第三代的內心,對蔣中正父子是同時存在著感激、崇拜、敬佩、質疑、不齒與厭惡等各種五花八門的情緒。不過在國民黨掌握政治優勢的時代,外省族群為了保住自己的政治、經濟或者社會地位,選擇隱藏後三種負面情緒。要等到中共實力逐漸壯大,還有民進黨成為台灣的優勢政黨之後,外省人才慢慢透露出他們對蔣家父子的真實看法。

今天我們要討論的,就是延續「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這個主題,但是探討的對象不只是外省族群,而是包括閩南人、客家人以及原住民在內所有的深藍支持者,尤其是底層支持者,並從中找到他們親近中共的原因。就筆者個人的觀察,雖然有為數不少的外省一代或者二代「親共」,可他們親共的程度和數量其實又遠遠比不上深藍群體中的本省族群。

統促黨立法院外抗議(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外省族群的「親共底線」

以目前筆者的觀察來看,外省族群是比較難以毫無底線的親近中共,原因其實沒有第二個,只因為他們或者他們的祖先都是被中國共產黨趕來台灣的。如《背景來自五湖四海的外省族群,為什麼都看似忠於蔣家父子?》探討的一樣,他們除了被拉壯丁的農民,或者接受中共指派來台從事地下工作者外,都是1949年紅色革命中被革命的對象。

如同1917年「十月革命」後被驅逐出俄羅斯的白俄,他們無論是否忠誠於蔣家父子,對早年中共的印象都是極度負面的。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使用的各種國號、旗幟與圖騰,都能勾起他們對中共革命的負面回憶。所以要他們發自內心100%的認同中國共產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是極度痛苦的一件事情,而且年紀越大者越是如此。

不過如同早年的白俄族群,或者今天流亡海外的南越遺民一樣,這些反共族群對把自己趕出家鄉的共產政權也不是完全沒有共同語言的。這個共同語言,就是民族主義。比如1941年6月22日德國入侵蘇聯,流亡海外的白俄領袖克倫斯基與鄧尼金都呼籲全球白俄人士暫時放下對史達林的仇恨,和蘇聯紅軍並肩對抗納粹侵略者。

1979年中共發起的懲越戰爭,還有接下來1988年的南沙海戰,甚至於近年來中共與越南在南海的爭端中,都可以看到旅居美國、法國還有澳洲的南越遺民支持越南政府的身影。對於外省族群而言,民族主義同樣是讓他們產生「親共」言行的最直接原因,尤其是涉及釣魚台問題、中日戰爭歷史遺留問題還有台灣統獨問題的時候。

外省族群其實比白俄和南越遺民更為複雜,一來他們並沒有在真正的意義上流亡海外,畢竟台灣還是當前法律認定下的中華民國領土。二來則是在中華民國的這塊領土上,他們卻面臨著與自己同文同種,卻存有完全不同國族認同的台獨派之挑戰。而李登輝與蔡英文等部份台獨領袖,又會以肯定日本殖民台灣的方式去挑戰國民黨過往的黨國史觀,強化老一輩外省族群在認同上的生存危機。

經歷了1979年的中美斷交,乃至於被外省族群視為「非我族群」的李登輝兼任中華民國總統與中國國民黨主席之後,他們產生了自己遭到盟邦、所支持的國家還有捍衛一輩子的政黨「背叛」的心態。馬英九當上總統後,也沒有對民進黨的台獨作為「撥亂反正」,更讓底層外省族群感覺自己被「高級外省人」背叛。高舉「國共合作」與反對台獨大旗的中共,成為了唯一向他們「送暖」的對象。

只是相比起蔡正元、邱毅以及黃智賢等本土的深藍支持者,外省族群面對中共時還會保持一些底線。比如對中共1949年的革命持全面否定的態度,並以1979年的改革開放為界,認定在此之前的中共100%是壞的,在此之後的中共至少80%以上是好的等等。這雖然說明了外省族群擅於自欺欺人,不過卻也顯示他們多數還是有一定的程度或底線,至少絕對不可能肯定毛澤東時代的中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