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瘋狂自尊大遊行:傾聽全世界因為疫情、精神障礙與汙名化而受苦的心靈

首爾瘋狂自尊大遊行:傾聽全世界因為疫情、精神障礙與汙名化而受苦的心靈
圖片來源:第二屆首爾瘋狂自尊大遊行廣宣海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要透過瘋狂自尊大遊行,找回我們的語言,改變大眾的意識。我們將帶來一場慶典,讓(精神障礙)當事者和支持者都能享受,開心地表達自己。」

文:王雅芳

第二屆「首爾瘋狂自尊大遊行」(Seoul Mad Pride)即將於本(10)月10號登場。原本預計在首爾市區進行的活動,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不得已改在網路上進行。

2nd_seould_mad_pride
Photo Credit: Antica提供

主辦單位Antica解釋:「現在正是需要瘋狂自尊大遊行的時候,我們希望傾聽全世界因為疫情、因為精神障礙及汙名化而受苦的心靈。許多人正經歷『COVID-19憂鬱』,甚至做出極端選擇而被送到急診室。正在閱讀此文的你或許也很辛苦。在此艱難時期,我們想要感受活著,想要親近彼此的心,想要跳著舞與絕望對抗。我們邀請大家,一起瘋狂吧(Shall we mad?)。」

去(2019)年10月26日,首爾第一屆瘋狂自尊大遊行(Mad Pride)在韓國精障者藝術文化創作團體Antica主辦之下,在光化門舉辦盛大上演,這也是該活動首度於東亞地區舉行。罹患各種精神疾病的當事者直接走上街頭,成功讓韓國社會直視一直以來隱晦、不被看見的精神障礙者。

今年人類面臨百年來最嚴峻的全球性大流行病的威脅。新冠肺炎疫情在1月爆發之後,快速擴散至全球。韓國也在2月爆出第一波感染,當時首當其衝的,就是精障者。

位於慶尚北道清道郡的大南醫院,其附設精神醫院收容了103名精神疾病住院患者。2月19日,其中一名63歲的男性患者感染新冠肺炎死亡,成為韓國第一起受害案例。不過,更大的悲劇還在後頭。

首起案例發生後,因為公共醫療資源不足,韓國政府下令大南醫院精神病房區實施區域隔離(cohort isolation),也就是將全部精神病患集中隔離在同一區域。結果造成病毒在短期內迅速散播,最後103名患者幾乎全部感染,其中更有7名死亡。

消息傳出後,引發韓國社會抗議,在韓國「全國廢除障礙者歧視團結」等12個市民團體的要求下,韓國政府才將大南醫院精神病房的感染者,轉送國立精神中心機構等地治療。

經過媒體報導,大南精神病院封閉式病房的惡劣環境終於曝光。院方為節省空間,每間病房未設病床,而是採打地鋪的方式,每房至少收容六名病人以上,房間通風不良。另一方面,病患住院時間相當久(根據報導,此次死亡的七名患者皆住院達兩年以上,第一位死亡患者更住院達20年以上),長期運動不足,免疫力下降,再加上24小時生活在一起,因此只要病毒侵入就極易擴散。

Antica的成員大部分都有遭強制住院的經驗,大南醫院事件爆發後,他們引用客觀數據,分析悲劇發生的原因:包括醫院封閉式的構造、狹小空間收容過多的病人、限制病人會客和手機使用等導致無法掌握疫情資訊、醫療給付的問題導致醫生開立過時副作用大的藥物,以及社區精神醫療資源不足,對精障者或其家庭支援不夠,導致精神病患只好把醫院當家。

「因為疫情關係,許多韓國人減少外出,有憂鬱症狀和去精神科就診的人數激增。這也讓我們思考,我們應如何看待『被隔離』這件事。大南精神病院新冠病毒犧牲者生前最需要的,是社會共同體的關心,不是嗎?我們必須確保精神障礙者可以在社區中,和大家共同一起生活的位置。」Antica將今年瘋狂自尊大遊行的主題訂為「隔離與封閉式病房」,就是呼應南醫院凸顯的問題。

另一方面,近年來韓國社會充斥對精神障礙者的偏見,甚至厭惡。尤其,2016年發生一起震驚韓國社會的隨機殺人事件。一名女性在首爾江南地鐵站出口附近的KTV廁所,慘遭一名疑似患有思覺失調症的男子殺害。雖然事後男子供述是因為遭女性無視,失控之下犯案。然而警調單位表示,這不是一起厭女案件,嫌犯是因為精神疾病而犯案。

媒體忽略事件發生的複雜背景,僅聚焦於精神疾病一點,強調精障者的危險性與不可預測性,創造出「思覺失調症犯罪(조현병범죄)」一詞,自此在韓國,精障者與犯罪被劃下等號。民眾要求公權力執行強制住院的聲浪高漲。

韓國一名長期關注此議題的醫師白在中,今年出版了韓國精神病患百年史《我們現在,在這裡》一書。他指出,民眾對於精障者的認知交錯在同情與厭惡之間,其根本上源自於不認識。精障者的犯罪率遠低於一般人,但自殺率卻高達平均的8倍。精障者源自孤立和挫折感而自殘的可能性,遠高於傷害別人。換句話說,媒體所塑造的精障者的形象與現實大相逕庭。

「瘋狂自尊大遊行」活動的另一主旨,就是透過當事人直接站出來與社會溝通的方式,消除歧視。

「我們要透過瘋狂自尊大遊行,找回我們的語言,改變大眾的意識。我們將帶來一場慶典,讓(精神障礙)當事者和支持者都能享受,開心地表達自己。」主辦單位Antica強調。

1
Photo Credit: Antica
第二屆首爾瘋狂自尊心大遊行準備會議(圖由Antica提供)

第二屆Mad Pride共同策畫者,同時也是精障患者的林大輪(임대륜,音譯)跟筆者分享自身的經驗:「我在第一屆Mad Pride時擔任志工,當時聽到許多精障者本身出來分享自己的故事,也感到受很多支持者的溫暖。我覺得可以貢獻一己之力,透過Mad Pride,以及創意活動,創造一個讓人更想活下去的世界,因此我報名擔任第二屆的組織委員以及實務工作者,一起和大家規劃執行活動。」

1
Photo Credit: 林大輪
第二屆Mad Pride共同策畫者,同時也是精障患者的林大輪(圖由本人提供)

其實因應本屆Mad Pride網路活動性質,主辦單位特別展延活動的觀看期間,自本月1號起,已陸續推出各式節目,包括精障者創作畫作展示、朗讀創作詩,以及精神科醫師和精障者組成的嘻哈團體M.O.M等七組團體的歌曲表演。內容大多是關於自己身為精障者遇到的歧視等親身經歷。

而將在最後一天(10號)登場的壓軸活動「精障者大遊行」,將改以串聯四台大卡車,以卡車上的大螢幕撥放參加者事前提供的遊行預錄帶,並一路繞行光化門。當天也會上演描述精神病房住院經驗的舞台劇。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第二屆Mad Pride節目介紹,圖右為精障者當事人朗讀疾病經驗創作詩的影片截圖

為了讓韓國以外的朋友也能一起透過網路觀賞活動,Antica也特別提供英語字幕和現場英文口譯。林大輪熱切地希望台灣等全世界的朋友共襄盛舉:「首爾瘋狂自尊大遊行不只是地區性的,更希望能成為世界性的慶典。特別像是台灣等東亞地區,和韓國在文化上同中有異,相信這些地區的朋友觀賞Mad Pride時會感到特別有趣。也希望將來可以和東亞的國家一起交流探討精神醫療服務使用的經驗以及相關政策。」

最後,筆者特地翻譯一首由Antica的精障者團員朗讀自己所創作的詩〈我所思慕的你〉的表演,希望帶給受傷的心靈些許溫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