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爭:第二波疫情風雨欲來,歐美為何對封城猶豫再三?

封城之爭:第二波疫情風雨欲來,歐美為何對封城猶豫再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政治爭議之外,最近英美醫學界對封城做法也出現更多質疑的聲音。例如最近英國醫學界出現立場截然相反的兩封連署公開信。

另一方面,牛津大學醫學教授格林哈格(Trisha Greenhalgh)領銜起草、刊登在《英國醫學期刊》(BMJ)的聯署信,則支持政府針對全體人口壓制病毒的防疫方向,他們認為雖然不同群體的重症與死亡風險不同,但不同年齡層都有重症與死亡的案例,而且還有感染後遺症長久無法痊癒的病人(所謂的Long COVID)。此外,社會是開放的,這場疫情迄今還沒有任何國家能成功將脆弱的高風險群體隔絕起來保護。

再加上群體免疫的目標不一定能達到,因為不能排除痊癒者重新感染的可能,目前也不明瞭痊癒後的免疫力能維持多久。最後,他們認為重啟經濟與壓制病毒這兩個目標是連動的而不是分開的。

除了醫學界對防疫方向的看法分歧,疫情發展也出現一個仍待解釋的謎題,那就是目前確診人數雖然節節高升,但死亡人數卻沒有隨之上升。關於這點目前有許多猜測,例如,各國檢測量的提高,找出了許多輕症與無症狀的患者而拉低了死亡率;醫界對COVID-19治療照護的改進,減少了住院患者的死亡率。

也有人認為這是防疫奏效的結果,由於老人和慢性病患受到較好保護,近來增加的感染者主要是死亡率較低的年輕人,死亡人數自然減少;或是社交距離使得感染者吸入的病毒量較低,減少了重症與死亡的機率。這些猜測都有待進一步研究釐清,也讓未來疫情衝擊的預估平添更多不確定性。

不確定下的科學與政治

各國政界與醫學界之所以出現上述的封城爭論,有其政治與科學的背景。就政治而言,第一次的封城帶來巨大的經濟與社會衝擊,各國相當比例的民眾不願意再承受這樣的代價;加上COVID-19起先因為陌生未知而引起的恐懼,隨著時間日久而淡化,許多民眾與政治人物都逐漸將此一疾病「常態化」,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視之為不受歡迎但不得不與之共存的風險,就像面對許多其他較為熟悉的疾病一般。

另一方面,醫學上隨著關於此一疾病的科學知識增加,目前帶來的並不是科學共識與防疫標準做法的建立,而是更多有待釐清的研究課題。專家社群對疫情的判斷與防疫方向的看法反而出現更公開的分歧。

這種不確定的狀態或許要等到今年冬天傳言已久的第二波疫情是否到來,乃至到來後的災情如何,情勢才會逐漸明朗。至於防疫的政治鬥爭,乃至醫學知識立場和政治立場的關聯,恐怕也有待時間距離帶來較明確的視野,才能從歷史與社會科學的角度進行更深入的探究。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