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四十沒有不惑,反而更充滿疑惑,「你有真的為自己做過選擇嗎?」

蔡依林:四十沒有不惑,反而更充滿疑惑,「你有真的為自己做過選擇嗎?」
Photo Credit: ELL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ELLE全球75週年的封面人物,是今年9月迎接40歲生日的Jolin。40歲的她沒有不惑,對生命依然充滿好奇、質疑,持續和自己對話。

文:EDIE LAI、SANDY HSU

出道至今超過20年,蔡依林穩坐天后地位,外在一直保持巔峰狀態,內心早經歷過事業的、情感的、情緒的、自我的千錘百鍊與峰迴路轉。這些生命經歷豐富了她,讓她在舞台上與舞台下進化蛻變,更踏上了內在與身心探索之路,不斷自我超越與重生。

如同小雞破殼出生,你我都曾克服那樣的黑暗以及對未知的恐懼,終於撐裂了蛋殼,原本的世界瓦解,來到這個美麗新世界。毀滅與重生,一體兩面。摧毀舊的自我,將碎片重組、整合、轉化、吸收,讓新的自我在同一隻摧毀的手裡誕生。ELLE全球75週年的封面人物,是今年9月迎接40歲生日的Jolin。40歲的她沒有不惑,對生命依然充滿好奇、質疑,持續和自己對話,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是內在小孩的母親、也是兩隻愛狗的母親。對於未來,就讓我們聽聽蔡依林內在的聲音。

cover-story-3-2-1598931212
Photo Credit: ELLE

四十沒有不惑 反而更充滿疑惑

2020年,我得到很多意外的收穫。因為疫情,有了一段休息的時間,沒有設定很多目標,也沒有急著要做什麼,步調放慢下來,過著很簡單的生活,平常就是看劇、看書、學英語韓語、偶爾外出踏青。即將40歲……本來沒有覺得數字在我身上有太大的感覺,只是想到20幾歲時認為40歲是叔叔,有一種時間真的不多的感覺,而我對很多事物還充滿好奇、質疑。我沒有覺得「四十不惑」,40歲對我來說,反而更充滿疑惑,是對以前所接受的各種價值觀、社會觀開始充滿疑問的時間點。抱著「你有真的為自己做過選擇嗎?」的好奇,把這20年來所建立累積的東西一一拿出來審視思考。將舊我摧毀之後,重新拼貼整合,反而會有一個新的成長開始。

以為畢業後一定要工作,接著結婚、生孩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觀念,曾經如此肯定人生的路要這樣走,結果人生和你以為的不一樣。這段沒有工作的時間,你還是身體很輕盈、很健康,發現這才是生命的主軸。 這段時間想通了的就是:沒有什麼是可以百分之百依靠的,包括生命,有那麼多的無常,你相信的、你以為的……其實都沒有一定。彷彿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撕開了童話故事的表面,現在覺得,即使是白雪公主,也需要知道人生並沒有那麼完美

cover-story-5-1598932178
Photo Credit: ELLE

不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不是你以為的快樂才是快樂

之前很喜歡研讀心理學、莊子,最近著迷於老子的道德經和神秘學。前陣子複習蔡璧名老師和JT叔叔談的莊子,JT叔叔的莊子讓我覺得這是一本工具書,一開始簡單幾句引導,每篇故事有不同寓意,讓你明白為什麼會有情緒的起伏,遇到情緒起伏的時候,可不可以有俯瞰的能力?俯瞰的能力又來自什麼?這樣練習下來,覺察力會愈來愈敏銳,才發現原本自己覺得沒問題的地方其實漏洞百出。比如說,練習「不要去說服別人,不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這件事,就會發現日常對話裡常出現:「這杯咖啡很好喝,必喝!」這樣的話。我覺得在生活中覺察,對應到書的內容,是很有趣的事。

除了當下覺察,每天會用筆寫或畫日記。我有三本筆記,一本是自己和自己聊天,一本是專門記錄開心的時刻,一本夢的筆記。最近剛完成一本,記錄365天最開心的時刻,畫的內容像我拍的生活照片,留下每天印象深刻的一幕。365天畫下來,畫畫因此進步,寫完有個領悟——有時候失去也是一種快樂,不是只有得到才是快樂,某些失去所帶來的深刻感受也是一種得到,不是你以為的快樂才是快樂

8-9-拷貝-1598950702
Photo Credit: ELLE

之前研讀榮格學派的書試著解夢,現在偶爾做到特別的夢才會分析。某一天做夢發現自己醒在別的星球,夢是另一個星球的我發生的故事。就好比以前我是以地球人的身份到火星看火星的蔡依林,有次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就是火星的蔡依林,有其記憶和內心OS。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一種體驗吧,那個世界有自己的語言,她有自己的故事,夢按照她的想法進行,而我變成了她……讓我很好奇死亡後靈魂會去哪裡。

cover-story-10-1598931371
Photo Credit: ELLE

慢慢地找回內在的聲音,能這樣和自己的身體對話,是很幸福的時刻

回頭看過去的自己,我想還是得讓這孩子去經歷一些東西,才會豐富她自己,沒有什麼事是可以阻擋得了的。所有最深刻的東西,都必須自己走過,那是極其孤單的過程。我可以理解對很多憂鬱症患者來說,當內在的恐懼或情緒大到某個程度的時候,親友的陪伴有時反而是一種壓力。自己還是要嘗試著打開,我是因為開始寫日記才慢慢知道怎麼跟自己對話,以往情緒累積到某個程度,別人的陪伴或出去參加聚會感覺還是空的,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被封住不敢看或不能去想,在家人朋友面前彷彿一切沒事的樣子,漸漸那語言會消失。這三年每天寫日記和自己對話,一開始像是清理,慢慢地找回內在的聲音,自我對話愈來愈清晰、流暢。

以前只顧著情緒,把身體丟在一邊。經過這段時間的自我探索、對情緒的分析覺察,現在遇到狀況的時候,身體的反應往往比情緒上來的速度更快,比如呼吸困難、頭痛。最近在練呼吸、瑜珈拉筋的時候,身體會帶領我,在某些很緊很痛的地方,透過哭的方式釋放,那個大哭的強度跟音頻,是我從來沒有經驗過的,如同發現體內的新大陸一般,是很值得去探索的領域。我有多久沒有這樣吶喊地哭過?哭完分不出到底是在笑還是哭,能這樣和自己的身體對話,是很幸福的時刻

cover-story-4-1598931686
Photo Credit: 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