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桃園電影節】專訪《任天堂死ㄐㄧ了》編劇暨製片:共享九零年代類似的成長經驗

【2020桃園電影節】專訪《任天堂死ㄐㄧ了》編劇暨製片:共享九零年代類似的成長經驗
Photo Credit: 編劇暨製片瓦樂麗.馬丁尼茲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天堂死ㄐㄧ了》今年初於柏林影展首映備受矚目,即將在十月的桃園電影節與台灣觀眾見面,本次特別訪問到編劇也是製片之一瓦樂麗.馬丁尼茲(Valerie MARTINEZ)與讀者分享本片的創作歷程與心得。

文:許耀文

興奮地把遊戲包裝拆開,取出卡帶,插上遊戲主機之前,先拿到面前嘟起嘴唇先吹一下——如此一連串充滿儀式感的動作是許多人童年共同擁有的任天堂回憶,菲律賓與美國合製的青春成長電影《任天堂死ㄐㄧ了》(Death Of Nintendo)在九零年代的菲律賓時空中也共享了類似的成長經驗。

本片今年初於柏林影展首映備受矚目,即將在十月的桃園電影節與台灣觀眾見面,本次特別訪問到編劇也是製片之一瓦樂麗.馬丁尼茲(Valerie MARTINEZ)與讀者分享本片的創作歷程與心得。

Valerie_Martinez
Photo Credit: 編劇暨製片瓦樂麗.馬丁尼茲提供
Valerie MARTINEZ

瓦樂麗表示自己對於九零年代的童年最深刻的印象是經歷了1991年馬尼拉皮納圖博火山大爆發,她親眼目睹火山灰如雪般飄下,感到非常超現實。她表示:「我只有在電影裡看過雪,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雪摸起來、看起來原來(可能)是這樣,我當時覺得整個大自然環境都在與我對話。」這也成為瓦樂麗創作劇本初稿的靈感主要來源,她試著浪漫化自己童年的經驗,透過文字讓自己置身那些夏日回憶中。

她表示自己成長於任天堂世代,對於那些充滿儀式性的動作再熟悉不過。她小時候時常和男生們混在一起,和朋友還有哥哥一起打電動,不過她常常是杵在旁邊看大家玩的那一個。她對於任天堂世代的定義是:「一整個世代的小孩受新科技深深影響,逐漸佔據也充實了他們的青春歲月,直到長大後聊起這段時光,他們仍會以神聖的口吻講得神采飛揚。」這般活靈活現的生命經驗都在《任天堂死ㄐㄧ了》魔幻再現,帶領觀眾走進奇趣繽紛的時空膠囊。

聊起導演拉亞.馬丁(Raya MARTIN)這位曾經被加拿大權威電影雜誌「Cinemascope」評選為全世界五十位最重要青年導演之一,瓦樂麗表示自己和拉亞在同一個鄰區長大,擁有許多共同的童年記憶,因此整個合作過程是非常自然有機的,故事就這樣逐步形塑出來。

1BTS_Val_Raya
Photo Credit: 編劇暨製片瓦樂麗.馬丁尼茲提供

事實上,拉亞自20歲起踏上電影創作之路,過去作品探究菲律賓歷史記憶與國族認同,作品曾入選坎城、柏林、鹿特丹等國際影展,21歲完成的首部長片作品《一部關於印度國族的短片》(A Short Film about the Indio Nacional)內容觸及菲律賓歷史事件與被遺忘的默片史,曾風光名列法國《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雜誌年度十大佳片之一。

本次在《任天堂死ㄐㄧ了》導演拉亞挑戰劇情片與大眾通俗文化主題,對此瓦樂麗表示導演拉亞不願囿於任何標籤或分類,總是勇敢地每次都嘗試不同的類型與主題,總是充滿創作能量。

瓦樂麗說導演拉亞「總是順從自己的本意創作,而這就是我們這部電影所需要的,在電影中他不放大作者身份,所以這部片充滿了愛與真誠。」她還透露整個籌備過程了充滿歡笑,他們前期花許多時間觀賞多部九零年代的經典電影作品包括《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獨領風騷》(Clueless)以及菲律賓經典電影《Rollerboys》,這些都是非常大眾取向的電影,對他們來說有強烈的情感連結,甚至在電影中致敬。瓦樂麗說拍片現場大家也像小孩玩在一起,歡笑不斷,主要幾個小演員之間也發展出深刻友誼,讓片中表演充滿真實性。

本片另一個出人意料的影響是與台灣電影的深刻連結,不只片中對楊德昌的作品致敬,本片攝影師程安德(Ante Cheng)即是在好萊塢發展的台灣人,瓦樂麗表示《任天堂死ㄐㄧ了》可以說是透過台灣人視野觀看的世界,程安德提供一個迷人的旁觀視角——與觀眾一同化身在旁邊看著大家玩任天堂並等著輪到他的那個男孩,讓整部片增添許多魅力。瓦樂麗說:「我相信台灣和菲律賓同樣位在亞洲,記憶裡有一樣的悸動,一定能意味這部電影中的細微之處。」

DON_group_bts_(1)
Photo Credit: 編劇暨製片瓦樂麗.馬丁尼茲提供

所有青少年冒險故事都有一項終極任務、一個要打敗的大魔王,在《任天堂死ㄐㄧ了》中除了談戀愛追女生、墓地大冒險,還有一個任務就是男生登大人要做的割禮(割包皮)。聽起來有點傻有點不可思議,不過沒錯,男主角保羅就是和男生死黨約好了,要一起完成最傳統的割禮。

瓦樂麗表示菲律賓男生之間散佈許多迷信和謠言例如:「如果你不去割包皮就不是真男人」,甚至會說「割過包皮會讓你長得更高更壯」,而男生們一起完成甚至是一種社會儀式,讓死黨間的友誼更堅固。她說這確實是菲律賓特殊文化,與民間傳統迷信緊緊連結在一起。

電影中唯一的女性主角咪茂,一個不溫柔、不太打扮,男主角被欺負時甚至會勇敢跳出來嗆聲,男人婆般總是和男生混在一起的小女生,令人聯想到編劇瓦樂麗本人的成長經驗。她透露導演在劇本階段一直鼓勵她將女性角色咪茂帶出來,瓦樂麗坦承:「一開始我很害羞,因為這表示我要暴露自己很私密的一面。」

電影中咪茂經歷了戀愛的悸動與幻滅成長,最終選擇走上自己未來的道路,相較於其他留在家鄉的男生,頗有女性自主的意味。瓦樂麗也透露以自己的成長經歷來說,總是和男生混在一起確實影響了她的認同發展,也讓她往後在社會中自我定位充滿挑戰。

她說:「我想到女生也可以有自由選擇意志,就讓我覺得充滿力量,儘管這種自由對男生而言是天生賦予的權利。我並不是想說咪茂去了比較好的地方,而是她有了選擇,這對她而言或許是最好的。」

對瓦樂麗而言成長意味著什麼?她說:「成長是一個永無止盡的過程。意味著你不斷意識到在你個人的感受之外,還存在著異己的另一端。」

活動資訊

  • 名稱:第7屆桃園電影節
  • 日期:10月9日至10月23日
  • 欲知詳情請點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