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延任是北京設下的圈套,讓泛民不團結是中共的目標

香港立法會延任是北京設下的圈套,讓泛民不團結是中共的目標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未來這一年香港將徒留一個「沒有民主意義的民主制度」,延任的議員中,建制派會聽命於中共中央,泛民派頂著「理非不割席」的理念也難發揮作用,香港立法會很有可能會成為中共治港下的橡皮圖章。

今年八月時,港府與中共合力連手將立法會改選至少延後一年,對於原本已滿四年任期的第六屆立法會議員確認延任一年,最快要到2021年9月5日才可能改選;換句話說,2016年選出的議員在沒有民意代議的基礎下,將接受北京中央的委任延續議員的職權。

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沒有民主意義的民主制度

未來這一年,或許至少這一年,香港將徒留一個「沒有民主意義的民主制度」,延任的議員除了建制派會聽命於中共中央,泛民派頂著「理非不割席」的理念,恐怕也難以在香港民主運動中發揮作用。在可以預見的未來,香港的民主抗爭將進入混沌不清的陰暗期。

泛民派對於現任議員的去留問題採取「半數民調」的方式因應,也就是議員身份的去留交由民調來決定,然而,9月底的民調卻顯示「支持、反對皆未過半」的結果,有47.1%的泛民支持者支持延任,以及45.8%的支持者表示反對意見。

「民意分裂」迫使15位泛民派議員必須做出政治判斷,其中只有公民黨的陳淑莊宣佈不接受留任,加上先前已確定不延任的本土派議員陳志全和朱凱迪,目前民主派在香港立法會剩下19席,席次不足三分之一,更難與建制派進行議事對抗,泛民的議會路線也幾近癱瘓。

先天制度的限制下,議場一直都不是民主派的戰場

未來這一年的香港立法會,是否會成為中共治港下的橡皮圖章呢?其實這正反映出外界對於香港民主前途的堪憂,因為香港民眾其實對於民主派是否留在議會並無定見,這一方面是路線的衝突,同時也是對民主議會的失望。

當然,接受留任的民主派議員可以繼續在議會上「拉布抗議」,也可以「占領主席台」進行議事干擾;然而,在過去這些看似可以進行的手段,其實早被占多數的建制派議會給一一阻斷,只要民主派議員採取激烈的對抗,議會主席就會動用「警察權」來進行議場秩序的清理,民主派往往難以在議事殿堂中「聲張己見」,更無法透過程序來干擾議會運作。

再看香港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因為並不是全部由選民進行區域的直接選舉,而保有一半來自「功能界別」的間接選舉席次,這是民主派在制度上處於不利的限制,讓建制派保有絕對優勢的席次來應和港府及北京。

至於議員的提案權部分,特首握有政府政策的「絕對否決權」,議員提案則必須先經得特首的同意;就算提案成功了,也要採取「分組點票」的表決方式,「地區直選」和「功能界別」都要過半同意才能通過,相當不容易,而其它如議員資格、發回重議、彈劾特首、修改基本法等的困難更高,需三分之二同意,民主派都難以撼動。

AP_2018933955504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延任是北京設下的圈套,讓「泛民」不團結是中共的目標

持平而論,過去所謂的泛民派,是街頭抗爭與議會路線相互支援的集合體概念,這包括立法會的民主黨派議員、走社會運動的擁武派及意識型態為主的本土派等等。這些人在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彼此相互支援搭配,不但讓港府處於被動,甚至消弱了林鄭月娥的領導威信,讓北京無法輕易掌握動態。

只是,今年6月底《港版國安法》正式施行後,諸多泛民組織宣示解散,對外宣布將「化整為零」,這樣的政治鋪陳其實就是為了集結社會運動的力量進入「議會」進行民主抗爭的延續,而且7月的泛民初選結果,實已讓港府與北京感到壓力,如今看來北京的一舉一動就是「弱化」與「分化」泛民的套路。

回顧過去泛民的分工合作,民主派可以在議會上提供政府文件與政治議題的攻防,以及保有一定傳遞政治資訊的能量,再加上街頭抗爭有民眾參與的動能,不但擴大社會的認同,也兼具了「合法性」與「正當性」的結合,進而贏得國際聲援的挹注。

諷刺的是,港府與北京的政治操作讓泛民派陷入「路線之爭」,參選資格被DQ(取消資格)、有意參選的人士被逮捕陷入司法困境、立法會延後選舉至少一年,這樣步步逼近是有備而來,目的就是要讓泛民分裂,而延任的民調結果正好讓民主派議員騎虎難下,泛民也難以「化整為零」,正中北京設下的圈套。

確保香港情勢能操之在己,攸關林鄭第二任期能否連任

不同陣營路線大相逕庭,讓港府與北京有趁虛而入的機會。泛民派面臨了「路線分歧」的壓力,雖然說不上至此分道揚鑣,但至少在傳統的議會抗爭中將會出現「席次拼不過建制派」的窘境,以及延任下的代表性問題,難保在未來議會中會因政治面貌或政治不正確,而被DQ取消延任。

RTS3ICP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無論是代議民主理論的獨立說及委任說來看,這一年的立法會沒有民意支持的底氣,無法在議事功防上取得代議的正當性;實際上,對於泛民的支持者而言,這些留任的議員也僅剩下議員薪資捐款支持的價值了,而香港的民主抗爭如何「化零為整」或重回過去的社運榮景,恐怕不是那麼樂觀。

可以關注的是,就政治議程上,2022年6月底是林鄭月娥續任的時間點,當前立法會是「被北京中央委任」的立法機構,本來權責就不平衡的府會關係將合為一體,符合「香港三權是中央所授予」的政治命定,如何讓立法會掌握在北京手裡,這也攸關著林鄭能否獲得高票支持順利連任。

也難怪乎,對北京而言,香港走向「議行合一」才是中共眼中的「港人自治」,「以港治港」就是要完全服膺於北京中央的政治利益。此外,「立法會明年是否如期改選」恐怕也是未知數,「至少一年」成了北京對外的政治伏筆,這端看這一年「香港情勢」能否操之在已(北京),以及習近平能否跨過二十大順利連任也是關鍵,香港的未來,可能還是中共說的才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